池中水妖-正文-格林童话-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池中水妖

    从前,有位磨坊主和妻子生活在一块,生活十分富足。他们有钱有地,光景一年好似一年。但不幸的事情突然来了,他的财富变得一年少似一年,最后那磨坊主连自己的磨坊几乎都不能维持了。他悲痛万分,每天干完活躺在床上,总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一天早晨,天不亮他就起床出了门,心想这样心情可能会好些。等他跨上水坝,太阳还刚刚升上地平线,突然他听到水中有潺潺之声,他回头一看,发现水中缓缓地冒出个美女。她用纤纤的玉手将一头长长的秀发理在两肩旁,遮住了整个身躯。磨坊主马上意识到她就是水池中的水妖了,情急之中他不知该留还是该走了。只听水妖柔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问他为何如此闷闷不乐,声音十分悦耳。起初磨坊主给吓怕了,但当他听到美女说话如此温柔可爱时,便赶紧定了定神,告诉她自己过去的生活如何富足,现在生活如何贫困潦倒、百般的无奈。“别着急,”水妖说,“我会让你过比以前更富足、更幸福的,但你必须答应把家中新降生的小东西给我。”“那除了小猫小狗之类还会有什么别的东西呢?”磨坊主心想,于是他答应了她的要求。听完这话,水妖沉了下去,他也乐颠颠地跑回作坊,心存安慰,神情格外舒畅。但他刚跨进门就见女仆跑出房子尖叫着向他道喜,说夫人刚生下个男婴。真是如五雷轰顶一般,磨坊主站在那儿,呆若木鸡,他意识到那狡猾的水妖早就知道这一点,而且还欺骗了他。他耸拉着脑袋,走到妻子床前,妻子对他说:“给你生了个胖小子,难道你还不开心吗?”他告诉她灾难已降临到他头上,接着便把许诺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财富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他又说,“如果失去了孩子,我该怎么办?”就是那些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们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以后磨坊主确实时来运转了,他所做的交易都兑了现。似乎一夜之间柜里自行装满了钱币,壁橱里的钱也都积得满满的。不久他的财富就大大超过了从前。但是他却不能高兴起来,因为他和水妖之间的交易让他伤透了脑筋。每当他走过池边,总担心女妖会从水中冒出来讨债,他也从不让孩子一个人走近水边,“记住,”他告诫孩子,“如果你碰到水,水里就会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你,把你拖下水去。”但年复一年水妖没再现身,磨坊主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放了下来。男孩长大成人了,在一名猎户手下当徒弟。当他学会了十八般武艺,成为一名出色的猎手时,村长便让他为村里服务。村里有位美丽的姑娘深为猎手钟爱,村长知道这一切时便给了他一间小屋,让两人终于结成百年之好,他们婚后过得幸福安乐,相亲也相爱。
    一天猎手正追赶一只雄鹿,当雄鹿从森林处拐进一片旷野后,他迅速追了上去,射死了它。但他却没注意到自己竟站在了水池边。他把鹿开膛破肚后,走到水边想洗洗那双沾满鲜血的手。不料一沾水,水妖便突然从水中钻了出来,面带笑容,用她那湿淋淋的双手抱住猎手,跌入水中,浪花倾刻淹没了他。时至黄昏,猎手还没回家,妻子焦急万分,便出去找他。因为丈夫曾一再说过要防范水妖的诱惑,不敢斗胆到池边去。她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便赶紧跑到水边。当她看到丈夫留在岸边的猎袋时,她证实了自己的猜疑。此刻她悲痛欲绝,芳心欲碎,一遍遍呼唤着爱人的名字,但听不到回音。她又跑到水池的对岸去叫唤,口中咒骂着水妖,但仍然没有人应声。水面平静,只有初升的新月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这可怜的女人没有离开水池,她一刻不停地围着水池跑,跑了一圈又一圈,时而默不作声,时而低泣。最后她筋疲力竭,倒在地上睡着了,不久便进入了梦乡。
    她梦见自己正在一大堆顽石间焦急地向上攀登,荆棘绊住了她的脚,雨点打在她的脸上,风把她的头发吹得七零八落,当她到达山顶时,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副从未见过的画面:天空碧蓝,空气新鲜,坡度平缓。一间精致小巧的农舍在一片绿草地上,周围长满了各色的花朵。她走上前去把门打开,发现里面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正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就在这时,可怜的女人醒了,天刚破晓,她马上按昨夜梦里见到的去做,不辞辛苦地爬上山顶,果真见到了和梦中完全一样的景色。老婆婆接待了她,给她指定一张椅子坐下。“你一定是遇到了麻烦,”她说,“否则你不会找到我这偏僻寒舍来的。”可怜的女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开心点,”老婆婆说,“我会帮你的。这里有一把金梳。等满月升起时,你就到池边去,坐在池边,用这把梳子梳理你那乌黑的秀发。梳完后再把它放在岸边,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女人回了家,但时间距离满月还早得很。最后她终于等到了满月升起,赶紧跑去池边,坐在岸边,用金梳梳发,然后再把它放在水边。不久水里就翻起了万千波涛,浪涛打到岸边,把金梳给卷走了。还没等金梳沉底,水面突然分开,露出了猎手的脑袋。猎手没说话,只是忧郁地看着他的妻子。同时,又一个浪涛打过来,他的脑袋被淹没了。倾刻一切都消失了,水面平静如初,唯有满月倒映在其中。
    女人满怀悲痛地走回家中,但她又梦见了那位村舍里的老婆婆。第二天早晨,她又去老婆婆那儿诉苦。老人给了她一只金笛说:“等到满月升起时,用这只笛子吹出一曲优美的曲子,吹完后再把笛子放在沙滩上看看会怎么样。”女人照着她说的话去做了。笛子刚放到沙地上就听见水里有一阵响动,一个浪涛打来把笛子卷走了。水路立刻分开,露出了猎手的头和半个身子,他伸出手臂想要拥抱她,但又一个浪头打过来把他给淹没了。“啊,她是怎么帮我的?”女人叫道,“为什么让我看到他又要失去他啊!”她又绝望了,但梦又把她引到了老婆婆的面前,这回老人给了她一只金纺轮,并安慰她说:“这一切并没有完,等满月升起时,拿这只纺轮坐到岸边,把这卷线纺完,再把纺轮放在岸边,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女人完全照着她的话去做了。当满月升起时,她拿着纺轮坐到岸边,一刻不停地纺啊纺,直到亚麻线用完,水池上满是纺好的线。同样的事情又出现了,只见一个浪头打来,把纺轮卷走了,很快,猎手头和整个身体都从水中脱水而出,呈现在女人面前。猎人赶紧跳到岸边,抓起妻子的手就逃。但没等他们走出多远,就听到池水一片喧哗,池水立刻漫及整个旷野。两人立刻意识到死亡的危险,吓呆了的女人乞求老婆婆暗中相助。过了一会儿,他俩便变了形,一个成了蛤蟆,一个成了青蛙。洪水吞没了他们但没能毁灭他们,只是把他们冲散,带到老远的地方去了。
    水退了,他们又踏上干地,重现人形,但彼此都不知对方在那里。他们发现自己身处陌生人中间,那些人都不知自己的家乡在何方。他们面前只有高山低谷,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去放羊。多年过后,他们仍一直赶着羊群穿行森林草地,无处可托相思,无可可托牵挂。
    春天来临了,一天他们都出去放羊,可能是命运的安排,他俩走得越来越近了,在峡谷中相遇了,但互不认识。但是他们高兴,因为他们不再孤独了。他们因此每天都把羊赶到一个地方,说话不多,但彼此心存慰藉。一天傍晚当满月升起时,羊儿也睡着了,牧羊人从袋中抽出一支短笛,吹出一支优美而略带伤感的曲子,等他吹完,他发现牧羊女正在悲伤地哭泣。“你哭什么?”他问。“啊!”她回答说,“当我最后一次吹起这根笛子时,天空升起满月,水中露出我爱人的脑袋。”他看着她,仿佛觉得他眼睛上的一层眼罩立刻脱落,他认出了她,同时她也看了看他,月亮正照在他的脸上,她也认出了他。他们相互拥抱着,亲吻着,谁都无需再问他们是否幸福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