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发穆台旺克鲁的故事-帝王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哈里发穆台旺克鲁的故事

    从前,在哈里发比拉执政时期,国泰民安。哈里发比拉素以意志坚定。豪爽大度著称,他处事谨慎。明察秋毫,他在全国各地安排了众多得力干将,仅在巴格达就有600多人,这些人分布在民间各地,详细了解各阶层人士中发生的大小事端,然后及时地层层上报。所以哈里发比拉对民间之事,不论大小,均了若指掌。
    一天,哈里发比拉带着亲信哈姆德化装成商人模样,深入到民间去私访,了解在民间发生的新奇信息。时值正午,天气十分闷热。他们汗流浃背地在大街小巷中走着,东瞧西望。当他们路经一条胡同时,发现这个胡同打扫得很干净,胡同口的一幢房屋结构精致。巍峨壮观。从这幢房屋的外观上看,能住上这种气派不凡的人家,绝不是等闲之辈。他俩坐在门前乘凉。休息,看到从里面走出两个年轻的仆人,看上去面目清秀。打扮不俗。他俩眉开眼笑地聊着:
    “到这个时候还不开饭,怎么回事儿?”
    “咱们主人一定要等两位客人到了以后,才能吃饭。但愿今天有人来求见,就可以开饭了。”
    哈里发比拉听了两个年轻仆人的话,觉得很奇怪,便对身边的哈姆德说:
    “看来这幢房屋的主人一定是个慈善。豪爽之人,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咱们应该进去见识一下此人,兴许会有不少收获呢。”
    他对那两个年轻仆人说道:“麻烦你们俩进去禀报一下,说有两个外来人要求见他。”
    两个年轻仆人进去禀报了主人,主人爽快地应允了,并亲自到门口来迎接客人。哈里发比拉打量了一下主人,见他长得十分英俊,穿着打扮非同一般人,他身着尼萨福尔生产的名牌衬衫。披着织金丝的斗篷,浑身散发着扑鼻的香味;手指上戴着名贵的宝石戒指,阳光下熠熠闪光。他满面笑容地说道:
    “欢迎光临,二位的到来使寒舍蓬荜生辉!”
    主人热情地把他俩让进门里。他俩进门一看,吃惊不小,里面的建筑。陈设并不亚于王宫!花园里生长着稀世罕见的各种花草树木,小桥下流水哗啦啦地作响,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小白兔。小花鹿在小树林中穿来窜去,令人感到目不暇接。走进屋里,只见所有的陈设,无不是举世驰名的丝绸细软。
    主人请客人坐下。哈里发比拉坐在椅子上,两眼却不由自主地环顾四周,仔细地观察屋子里的角角落落和每一个陈设。他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神态也显得有些不同往常。与哈里发如影随形的亲信哈姆德一直留意地看着他,惊奇地发现哈里发脸色不对,竟一时判断不出哈里发究竟是喜。是怒。是哀。是乐?
    这时仆人端来一个黄金脸盆,请客人洗手,又摆出一桌丰盛的菜肴,请客人用餐。哈里发看到餐桌是藤条编织的,桌布是丝织的,餐桌上的菜肴尽是山珍海味,厨艺精湛。只听主人说:
    “两位客人,请用餐吧,我等你们前来吃饭,已等待多时了。”
    主人殷勤地招待客人,亲手将鸡肉撕给他们,陪他们吃喝,他时而高谈阔论,时而高声大笑,时而引经据典,时而吟诗作对。由于主人的健谈。风趣。慷慨。殷勤,使宴席间充满了欢声笑语。乐趣横生。
    待客人们吃饱喝足后,主人请他俩到另一间客厅中就坐。仆人端来新鲜的时令水果。甜美的糕点和各色饮料,让客人尽情地享用。如此盛情,对一般客人来讲,足以使其忘乎所以,流连忘返,陶醉其中了。可是哈姆德一直观察着哈里发的脸色,却见他面对这一切,脸上少见笑容,反而时不时地皱着眉头。哈姆德心中更加纳闷了:哈里发这是怎么啦?在这种十分优美。令人悦目畅怀的环境里,谁都会和自己一样感到心旷神怡。喜笑颜开的,而他却愁眉不展。不苟言笑?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仆人又用托盘送上来各种酒类,只见酒杯颇为讲究,有纯金的,有水晶的,有白银的,供客人按个人的喜好自行选用。大家正喝得起劲时,主人用藤杖往一个侧门一敲,那道门便豁然洞开,从里面走出来三个美丽的女郎,其中一个女郎手持琵琶,一个女郎打着铙钹,还有一个随着优美的乐曲翩翩起舞助兴,她的舞姿十分柔美,时而舒曼如轻云,时而激烈如飞星,令观者眼花缭乱。一群婢仆缓步上前,给客人桌前摆好各色水果。干果和各种小吃,有的婢仆在客人和三个女郎之间挂起一个有金环。丝穗的缎子帐幕,这样在客人眼中,舞女的身姿如梦似幻,格外精彩动人。看来主人待客确是下了一番苦心的。如此苦心孤诣。别出心裁,一般的客人一定会感激不尽。印象良好,但是哈里发比拉对于眼前这一切却显得熟视无睹。毫无兴趣,给人一种不屑一顾的感觉,与热烈的气氛格格不入。正当哈姆德在沉思遐想之际,只听哈里发问主人道:
    “你是贵族世家吧?”
    主人说:“不,尊贵的客人,我只是商人的后代。人们都叫我阿布。哈桑。阿里,先父伊本。艾哈默德,原籍是呼罗珊。”
    哈里发又问:“那你认识我吗?”
    主人直言不讳地说:“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二位贵宾。”
    这时哈姆德向主人介绍哈里发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众穆民的领袖。哈里发比拉陛下,先帝穆台旺克鲁。阿隆拉是他的祖父。”
    主人阿布。哈桑。阿里一听,才知面对面坐着的竟是哈里发比拉陛下,大吃一惊,慌忙一下子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说道:
    “众穆民的领袖啊,我实在不知陛下光临,如果我对陛下有失检点或不礼貌的地方,千万求陛下大发慈悲,饶恕小人才是。”
    哈里发比拉说:“你对我们的招待,可以说是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但是我对你从一开始就心存疑虑。如果你能如实地把真实情况说出来,我就把我的疑虑告诉你;假若你对我有所隐瞒的话,那么你就要受到最严厉的。我还未曾用过的刑罚!”
    阿布。哈桑。阿里说:“愿安拉保佑我不撒谎。不知陛下能否将您疑虑之处告诉小民?”
    哈里发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我一进你的家门,就觉得在这幢宏伟壮观的建筑里,从家具摆设到装潢布置,从你穿戴的衣冠到请客的排场,无不载有先祖父穆台旺克鲁。阿隆拉的徽号,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阿布。哈桑。阿里见哈里发一语即中要害,更加诚惶诚恐地说:
    “众穆民的领袖啊,您的头发是真理的象征,您的衣服是诚实的象征,在您的面前,没人敢说假话。”
    哈里发见阿布。哈桑。阿里浑身发抖。胆战心惊的样子,认为此人还不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之人,便让他坐下来慢慢说。
    阿布。哈桑。阿里遵命,小心翼翼地坐下来,对哈里发说道……
    众穆民的领袖啊,愿安拉保佑陛下。我要把真实情况告诉陛下,原来我和先父在巴格达城里,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豪。说来话长,恳请陛下听我慢慢道来。
    先父是专门从事兑换银钱。买卖香料和布匹等行业的大商人,几乎在所有的行业中,都有他的铺面。委托人或股份。在金银街中的银铺后面有一间内室,他经常在那里休息。由于他经营有方,生意日渐兴隆,利润不断增加,财物积累得很多。家父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对我格外疼爱,我从小受到他无微不至地关怀。爱护。他临终之时,对我千嘱咐。万叮咛,要我好好侍奉母亲,敬奉安拉,做一个正直的。勤奋的人。
    但是在家父撒手人寰之后,我不听母亲的管教,受到社会上不正之风的影响,变成了一个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的人,我每日沉溺于歌舞淫乐之中,专门结交一些狐朋狗友,经常和他们在一起鬼混,大肆挥霍家父遗下的产业,使家境日渐拮据。家母见我学坏了,便好言规劝我,让我继承父业。认真经营生意,别和那些坏孩子来往。可是我却把母亲的话当作了耳边风,不听她的忠告,一个劲儿地玩乐下去。不久,家里的钱财都叫我给挥霍完了,只剩下自己居住的一幢房屋。我的恶习难改,吃喝玩乐需要钱花,便想把这惟一的居屋变卖掉,便对母亲说:
    “妈妈,我没钱花了,得把这幢房屋卖掉了。”
    母亲潸然泪下,苦苦地劝我说:“孩子,你终日胡混,把你父亲的产业都折腾完了,你不悬崖勒马。就此打住,却还要变卖这惟一的房屋。你想想,你把它给卖了,你就没地方住了,我的老脸也被你给丢尽了!”
    我强辩道:“妈妈,您想啊,这幢房屋价值5000个金币,我卖掉它,用1000个金币买一幢小房子居住,其余的钱还可以用来做买卖呢。”
    母亲说:“你执意要卖,那你愿意以这个价钱把这幢房子卖给我吗?”
    我急忙说:“那好吧,我愿意。”
    母亲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陶瓷罐子,里面装着5000个金币。我一看,心想,家里不是还有钱吗?一个陶瓷罐子里就装着5000个金币,那么家里角角落落还不知存放着多少钱呢!
    母亲看出我的心事,便对我说:“孩子,你以为这笔钱是你父亲留给我的吗?不是的,它是你外祖父留给我的,我多年来一直把它保存着,就是为了在急需时才用的。你父亲在世时,他辛勤经营,家中的经济状况很好,我的生活很富裕,因此这笔钱才得以保留下来。”
    我从母亲手中拿到5000金币,却并没有按与她说好的办法去做,而是耐不住享乐的欲望,又去吃喝玩乐,挥霍掉了。花完了5000金币,我还是要继续与那些酒肉朋友来往,还需要钱。于是我又对母亲说:
    “妈妈,我还得卖那幢房屋。”
    母亲说:“孩子呀,我不让你卖掉它,是因为你无论如何得有一个栖身之所吧,你把它给卖掉了,你又住在哪儿呢?”
    我不耐烦地说:“您就别嗦了,我一定要把它给卖掉。”
    母亲无可奈何地说:“这样吧,你一定要卖,就卖给我吧,我给你一万五千金币,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由我来替你管理这笔钱。”
    我答应了母亲的条件,把房子卖给她。母亲找来了先父的代理人,给他们每人1000个金币,委托他们继续经营。她把大部分钱,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谨慎处理,妥善使用。母亲也给了我一些本钱,对我说:
    “你拿这些钱到你父亲的铺中,好好经营,你一定要把生意做好,才能对得起你的父亲!”
    这时我已逐渐觉悟到父母为了这个家是很不容易的,自己再像以往那样胡混下去,确实对不起父母。于是我拿着本钱,到先父当年开的铺中认真经营,向商人们学习做生意的手段,苦心经营,生意慢慢兴旺发达起来。
    母亲见我一改往日的恶习,比任何时候都勤奋了,生意也搞得不错,便对我另眼相看,高兴地把她一生的积蓄。珍藏着的珠宝。玉石和金银全拿出来给我看。
    家境好转,我的心情也格外舒畅,经营生意更加卖力气了,赢利非常可观,我以往挥霍掉的钱财,也逐渐地赚回来了。后来我掌握的财富,终于恢复到先父在世时的境况,过去与先父过从甚密的代理人,继续与我交往。我信任他们,把货物批发给他们去经营,扩大了铺面,增加了营业额。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地坐在铺子里做买卖,忽然有一个女郎来到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立即被她的姿色所倾倒,只见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是我从未见到过的美女。她问我:
    “这是阿布。哈桑。阿里的铺子吗?”
    我说:“是的,你有何贵干?我就是阿布。哈桑。阿里。”
    女郎大大方方地坐下,从从容容地跟我说:
    “你去让人给我称300金吧。”
    我只顾欣赏她美丽的姿色,顺从地让仆童去称好300金,交给了她。她接过金子,转身就走了,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当时我只是两眼发直地盯着她,呆呆地坐在那里,对于发生的事情,脑海里一片空白。仆童见我的神态有些失常,便问我:
    “老板,你认识她吗?”
    “不,我不认识她。”我回答着,两眼仍紧盯着她那美妙的背影。
    仆童奇怪地说:“老板今天是怎么啦?既然不认识她,干吗让我称给她那么多金子呀?”
    我这才猛然惊醒过来,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我被她的姿色给迷住了,至于她对我说了什么话,我如何回答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仆童一听这话,拔脚就去追赶女郎。可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哭哭啼啼。泪流满面地回来了,脸上明显印着手掌的五个指印。我问他:
    “你这是怎么了?”
    仆童哭着说:“我去追踪那个女郎,被她发现,她回过身来,抡圆了胳膊就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真痛。”
    尽管如此,我对那女郎一直存有好感,总是期盼着能再见到她。可是她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也没来,直到快一个月了,她才又一次出现。我望见她姗姗而来,走到我跟前时主动地对我说:
    “你好呀,阿布。哈桑。阿里,我问你,你这么长时间里是不是一直在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呀,耍的什么花招呀?怎么拿了钱就一去不复返了呢?”
    我见到她,快活得不知说什么好了,忙说:
    “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的钱财和生命都是属于你的,听任你的调遣!”
    女郎含笑坐了下来,她揭下面纱,露出美丽的面容,显示出她佩戴的首饰。项链。手镯等饰物,把她衬托得如同人间仙女般美丽动人。她似乎并不理睬我对她的青睐,只是说:
    “老板,给我称300金吧。”
    “好的,好的。”我满口答应,亲自称300金给她。
    她接过金子,扬长而去。这回,我很想了解一下她的住所,便让仆童跟踪而去。仆童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却愕然哑口无言。
    又过了一些日子,那女郎又出现在我面前,大大方方地跟我聊天,然后说:“再给我称500金吧。”
    我心里想问:“你几次来称金,我都不知道原因何在,你到底到我这儿来干什么呢?”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怎么也说不出来。我在她面前,紧张得很,脸色苍白,说话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才好。我给她称500金,她转身又走了。我这回亲自出马,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珠宝市场上,看见女郎在向珠宝商人买项链。她发现我跟在她身后,选好项链后,干脆向我提出要求说道:
    “你替我付500金吧。”
    珠宝商人以为我就是她的家人,便起身向我致意。我说:
    “项链让她拿去吧,把钱记在我账上好了。”
    女郎拿走项链,也不跟我打招呼,径自离去。我远远地跟踪着她,一直走到底格里斯河畔,河边停着一只小艇,她迈步走进小艇,飘然而去。我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看着远去的小艇,见小艇在对岸停下,女郎上岸走进一个宫殿里。我远远地打量着这个宫殿,才知道这原来是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的一个行宫。
    知道了这个情况,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觉得这世间一切苦恼都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了。这个女郎是哈里发行宫里的人,对她我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了。她已经从我这儿拿走了3000金,这令我懊悔不及,她拿了我的金钱,又搅得我头昏脑涨的,说不准下一步她会因为爱情而使我性命难保呢。
    我闷闷不乐。心情沉重地回到家里,把这一切情况都告诉了母亲。她听了,心情比我还要沉重,反复告诫我说:
    “孩子,这种人咱们高攀不起呀,以后别跟她交往了,否则难免有杀身之祸呢!”
    听了母亲的话,我便静下心来,照常到铺中做买卖。一天我在香料行业中的代理人来看我,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对我说:
    “你现在的神情可比以前大不一样了!你以前是那样活泼好动,而如今却是这样的沉默呆板。垂头丧气。心事重重,你这是怎么啦?”
    我便把自己同那个女郎几次相遇的情况,对他详细地诉说了一遍。他听了,对我说:
    “原来如此。我告诉你吧,那个女郎原是王宫中的一个宫女,如今成了哈里发的宠妃了。她花钱如流水,而且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的,她花你的钱,你就当作是你为安拉的贡献吧。今后你应该拒绝同她来往,并把情况告诉我,让我来给你出主意,免得继续受她的影响。”
    老人家的话语重心长,让人沉思。可是他走后,我心中那种想再见到女郎的愿望,却不仅未能因老人家的离去而减退。消失,反而却更加强烈了。到了月末,女郎又翩翩而至,对我说:
    “我要问你,那天你为什么跟踪我呀?”
    “我跟着你,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我难以抑制住心中的这种情感。”我很激动,说着说着,竟不禁哭了起来。
    女郎见我如此动情,也洒下了同情的泪水,她哽咽着说道:
    “说实在的,我早已看出你心中的这份情感,而我对你的情意,其实比起你来要更深一层!而且我心中的苦恼,你是不知道的,我现在只能每个月抽空来看你一次,却没有别的办法。说完,她递给我一张字条,对我说:“在这张字条上,写着我的委托人的名字,我欠你的钱,你尽管去跟他要好了。”
    我忙说:“我可不需要钱,我的钱,乃至我的整个生命不都是你的吗?”
    女郎说:“让我来安排一个你可以接近我的好办法吧,当然这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女郎走了。我按我的代理人出的主意,到香料市场上去找到他,并把女郎前来看我,我们交谈的情况告诉他。代理人无可奈何地起身陪我到底格里斯河畔去,我将上次女郎从何处登艇离去,到什么地方下船,进入哪幢宫殿,都讲给他听。我这样做,是为了从他那儿得到一个好主意。代理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是好。后来他发现附近有一家裁缝铺,它的窗户正好对着河对岸的宫殿,裁缝和学徒们正在裁缝店里埋头干活。代理人指着裁缝铺对我说:
    “有办法了,你的目的可以达到了!现在你听我的安排行动吧,你故意将衣服扯破,到裁缝那儿去找他给你缝缝好。待他缝好后,你给他10个金币,或者拿布让他做衣服。”
    “我一定按你的吩咐去做。”我答应着,与代理人分手后,我先回到家里,取出两匹罗马锦缎,带到裁缝铺中,对他说:
    “请你用这两匹布料给我做四件衣服,两件对襟的。两件套头的。”
    裁缝按我的要求给我剪裁。缝纫,做好了衣服,我付给了他工钱,比其他人给的多出好几倍。但是当裁缝给我衣服时,我不收,对他说:
    “这几件衣服我不要了,请你把它分给你的帮工们穿吧。”
    我这样做,拉近了我和裁缝的关系,从此,我成了他的常客,我们在一起聊天,有时一聊就是好几个钟头。我不断地让他做衣服,对他说:
    “你把为我缝制的衣服都挂在铺子前,让南来北往的人观看,让他们购买。”
    这样一来,他挂在铺子前的衣服,招引得很多人前来观看。购买。凡是从行宫里出来的对这些衣服感兴趣的,都送一件衣服给他,不管是谁,都一视同仁,连门卫也不例外。我持续不断地这样做下去,时间长了,那裁缝就感到惊奇。一天他对我说:
    “你这人真奇怪,你到现在已经在我这里做了上百件衣服了,每一件衣服的成本都不低,你花那么多钱做了那么多的衣服,却白白地送给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们。这种事情,一般商人是绝对不做的,因为商人以赚钱为本,他们一般对金钱都很计较。谁像你呀,你这样慷慨施舍,到什么时候算一站呀?你有多少本钱?你一年中能赚多少钱呢?我看你这么做,肯定是有极为特殊的原因的,你应该把其中的实情告诉我,我也好帮你一把,使你的愿望得以实现呀。”
    听了他的话,我低下头来说道:“是的,你说的是那么回事儿,我有心事,我恋爱了。”
    他关切地问:“你恋爱的对象是谁呢?”
    我说:“哈里发行宫里的一个宫女。”
    裁缝一听,满脸的不高兴,嘟囔着说:“行宫里的这些宫女,不知勾引了多少男人,愿安拉惩罚她们,让她们丑态百出!你说的这个宫女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说。
    裁缝想了想说:“那你说说她的模样吧。”
    于是我便把那女郎的装束。打扮。身段。模样详细地描绘一番。他听了,大吃一惊,说道:
    “你这个家伙可真该死!你知道她是谁?她是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最喜欢的一个歌女,也是行宫里弹琵琶的能手,此人知名度极高,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要想结识她,谈何容易?不过,她有个仆人,你可以通过他来接近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设法让你跟他认识,就可以达到接近她的目的了。”
    裁缝正和我谈话,恰巧那个女郎的仆人从行宫里出来。裁缝便指给我看,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那人生得一表人材,面容清秀。身段漂亮。我一直盯着那个仆人看,见他从裁缝铺门前经过,看到裁缝刚刚为我做成的绸缎衣服,很感兴趣,便站住脚在那里翻来覆去地欣赏。我趁此机会,忙走上前,跟他打招呼。问候他。他问我:
    “请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个商人。”
    他问:“这些衣服做得不错,你卖吗?”
    我说:“卖。”
    他认真地挑选了五件衣服,问我:“这五件衣服,你卖多少钱?”
    我笑着对他说:“这五件衣服,我就不要钱了,送给你吧,作为咱们相识的见面礼好了。”
    他先是一怔,继而满意地笑着收下了衣服。我让他等一下,我跑回家去,为他取来一套绣花。镶珠玉。价值3000金币的名贵衣服。他越发高兴了,欣然收下了名贵衣服,主动提出把我带进宫里去,到他居住的地方做客。他问:
    “你说你是个商人,可是我觉得你不像是一般的商人,你的行为举止使我感到不可理解。”
    我故意问他:“那是为什么呢?”
    他说:“你慷慨地送给我这么多的礼物,使我大为震惊。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一定是阿布。哈桑。阿里吧?”
    他准确地提到我的名字,我吃了一惊,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他知道我的名字,就一定会知道我的心情。想到这里,我不禁伤心起来,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掉下来。
    他颇有感触地说道:“你如此难过,殊不知有人比你更难过呢!你为她而哭泣的那个人,她思念你的心情,比你思念她的心情更深切。更动人呢。关于她钟情你的事儿,早已在宫娥彩女中流传开了。”他停顿了一下,问我:“你希望我能帮你什么忙呢?”
    我急切地说:“你一定要帮我的忙,让我早日免除思念之苦。”
    “好吧。”他答应了。他约我第二天见面。
    第二天一大早,我如约来到那个仆人的住处。他对我说:
    “昨天晚上,她伺候完哈里发之后,我到她的屋里,把你对她的思念和你急切想见她的情况全都告诉了她。她听了,甚为感动,表示一定要设法同你见面。这样吧,今天你就呆在我这儿,一直等到夜晚。”
    我听了,又是心焦,又是高兴,耐心地一直等到天黑。这时,那个仆人来了,带来了一件金丝绣的衬衫和一套哈里发的御用宫服,让我穿戴起来,还给我熏香(熏香是阿拉伯人的一种生活习惯,有钱人家常用香料点燃的香炉在衣服周围摆动,让香气侵入衣服里。如同现代人往衣服上洒香水似的。),把我打扮成哈里发的模样。然后,他把我带到一个走廊上,指着两排门户相对的房子,对我说道:
    “你看,这些房屋里都住着受宠的嫔妃。你拿着这些蚕豆,从这儿一直走过去,每经过一道房门,就在门前放一粒蚕豆,你要知道,哈里发习惯于每天晚上都这样做的。记住,当你走到右手边的第二道走廊时,就会看见一间以云石为门限的房间,那就是你所钟情的女郎的卧室,你尽管推门进去。此后我会帮助你离开这里的。”
    仆人给我指点清楚了,便匆忙离去。我按照他说的办法,数着房门向前走,边走边在每道门前放下一粒蚕豆。我眼盯着那个以云石为门限的房间,一步一步地向它走近,快了,快走到了!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片喧哗声,我回头一看,发现有灯光在闪烁,并且在缓缓地向我跟前移动!我赶忙躲到一个房角,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一看,大事不好了,越来越近的灯光照耀下,出现了哈里发的身影!真的哈里发来了。在他前后左右簇拥着无数个宫娥彩女。这时我耳边传来一些宫女的议论声:
    “真是奇怪极了,难道我们有两个哈里发吗?刚才有一个哈里发已经从我的房门前过去了,他身上的熏香我都闻到了,在门口我也看到了他放的蚕豆,这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可是现在哈里发的烛光在闪烁,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确实是一桩今古奇事,哈里发是众穆民的领袖,我们只有一个哈里发,又有谁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身着御衣来伪装哈里发呢?”
    听了她们的议论,我的心顿时紧张起来,因为我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怀疑,也就是说,我已经处于极端的危险之中,随时都有杀身之祸。烛光继续在朝我跟前移动,离我藏身之处越来越近了。我浑身上下禁不住抖动起来,两腿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坚持不住。倒到地上了。这时,哈里发突然停了下来,用手推开身边一道门,走了进去,宫娥彩女们也随之一拥而进。我趁机急忙改变位置,躲到一处哈里发已经走过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哈里发在宫娥彩女们的簇拥下,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又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我要去找的那个宫女的房前,说道:
    “叫顿鲁出来吧。”
    宫娥彩女们一声呼唤,顿鲁开门走了出来,向哈里发行大礼,跪下去吻哈里发的脚。哈里发问:
    “今晚上你能陪我喝几杯吗?”
    顿鲁含笑答道:“尊贵的陛下,您大驾光临于此,使我在小舍得睹龙颜,我即使是今晚毫无酒兴,也应该陪陛下喝几杯。”
    哈里发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命令一个侍从到库中取一串名贵的项链赏给她,然后走进她的寝室。这时有一个站在后面的宫女一回身,刚好发现我在探头探脑地偷看,便跑到我跟前,问: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
    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将她拽到屋角里,然后跪下去向她求饶,说道:
    “小姐呀,请你看在安拉的情面上,怜悯我。同情我。饶我一条命吧!”
    宫女说:“你这样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不是刺客,就是窃贼!”
    我一听此言,吓得浑身发抖,泪流满面地说:
    “小姐请小声点,您听我说,我既不是刺客,也不是窃贼!您仔细看看,我像吗?”
    她看了看我的打扮,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
    “你还真有胆量,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伪装成哈里发!我问你,你有几个脑袋?难道你就不想活命了吗?你说吧,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只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痴情人,是爱情使我不顾一切地如此打扮跑到这儿来的。”
    宫女听我这样一说,似乎明白了。她对我说:
    “我看你不像一个坏人。现在你的处境很危险!这样吧,你就躲在这儿别动,我去去就来。”
    她去了,没过多一会儿,她回来了,带来一套女人服装。她为我做掩护,让我赶紧换好衣服。她示意让我跟着她走,把我带到她的寝室里去,对我说:
    “到我这儿来,你就别害怕了。我问你,你是不是那个阿布。哈桑。阿里?”
    我瞪大了眼睛,惊奇地说:“你怎么会知道?”
    宫女说:“你和顿鲁之间的恋情,我也听说了,看你这模样,我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不是刺客,又不是窃贼,那我就放心了,否则的话,我非置你于死地不可!你这人也真有胆量,居然敢穿上哈里发的宫服,装扮哈里发到这儿来!你要知道,此事如果被哈里发知道了,你的小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现在好了,你基本上已经脱离了危险,因为你是顿鲁的恋人,她又是我们的好姐妹,我岂有不救你之理?她是个十分痴情的姑娘,常在我们面前提到你的名字,所以我们都知道你。她告诉我们,她如何到你的铺子里去看你,她每次都拿你的钱,你怎样跟踪她到河边,等等,可以想象,她对你的爱意比你对她的爱意要强烈得多。但是我想不出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是她叫你这么做的吗?你也许想不到,你这是拿生命来冒险的呀!”
    我说:“尊敬的小姐,促使我到这儿来的动机,是我心中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是我自己甘愿冒生命危险,前来看她。听听她说话的。”
    宫女说:“你们男人啊,向来说话都是这么好听!”
    我忙说:“小姐,有安拉作证,我说的全是心里话!我对她从来未生邪念,而只是一种痴情。”
    “这么说,”宫女沉思一会儿,说道,“你是真心爱她的了,我对你们也产生了怜悯之情。”
    她说完,推门出去,对她的丫环说:“你去到顿鲁小姐那儿去,就说我向她问好,说我今晚上心情不好,让她闲下来时,到我这儿来玩。”
    丫环去了,一会儿转回来说:“小姐,顿鲁小姐说她很愿意到你这儿来玩,但是事不凑巧,哈里发犯头痛病了,她得到哈里发那里,好生侍候哈里发,所以难以抽出身来陪你;她还说她在哈里发御前的地位,你是知道的。”
    宫女听了,脸上挂了相,又吩咐丫环说:“你再去一趟,看准机会,对她耳语说,我有十分紧要而非常机密的事情,非得要她今晚上到我这儿来不可。”
    丫环不敢违抗自己主子的命令,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去请顿鲁小姐。过了一会儿,顿鲁小姐才跟着丫环姗姗而来。宫女让我躲在屏风后面,起身迎接顿鲁。两个好姐妹一见面,就欢天喜地地相互拥抱。亲吻,亲热了一阵。顿鲁问道:
    “好姐姐,你这么紧急地叫我来,到底有什么紧要。机密的事情呀?”
    宫女只是格格地笑个不停,也不回答她的问话。她冲着屏风,轻轻地叫道:
    “喂,我说,现在该你出面了。”
    我迫不及待地从屏风后面闪身出来,顿鲁一见到我,先是一怔,继而忘情地扑到我的怀里,激动得热泪盈眶。她问我:
    “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于是我便把自己受到恋情的促使,决心冒险到这儿来看她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她听。她一边听,一边流泪,哽咽着说:
    “你为了能看到我,受了不少惊吓,吃了不少苦头,我心里又高兴,又难过。我要赞颂安拉,是他使你转危为安。如愿以偿的。”
    说完,她谢别宫女姐姐,把我带到她的寝室里去。正当我和她坐在屋里,互诉衷肠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喧哗声。顿鲁一听,便知道哈里发因为偏爱她,又一次亲驾光临她的寝室了。我当时吓得屁滚尿流,门也出不去了,不知躲到什么地方才好,如果地面有裂缝,我情愿变成一只小虫子,钻进去,也不能给心爱的人招来杀身之祸!顿鲁想了个办法,在她的屋角有一个地道,她让我钻了进去,盖好地道门,伪装了一下,这才出房迎接哈里发。她请哈里发进房。坐下,吩咐丫环拿好酒来,她自己站立一旁,不时地为哈里发布菜。斟酒。
    说来话长,哈里发最初最宠爱的妃子,名叫芭芝突,是王子比拉的生母。后来,哈里发和芭芝突之间发生矛盾,感情破裂了。芭芝突生性倔强,凭着自己倾国倾城的姿色,不肯对哈里发示弱,以求哈里发主动与她和好如初。而哈里发认为自已身为众穆民的领袖。一国之君,岂能在一个妃子面前甘拜下风?于是他与她针锋相对。僵持良久,互不相让。哈里发贪色,决心从众嫔妃中找一个与芭芝突的姿色相仿的妃子,以取代芭芝突。哈里发发现顿鲁不仅人长得很美,而且能歌善舞,所以常常把她唤来,让她歌舞一番,从中取乐。这次,哈里发又来找她,让她弹唱,以解头痛之苦。顿鲁应哈里发之命,怀抱琵琶,略调琴弦,引吭高歌,唱道:
    命运使我和他两相依令人称奇,
    感情的破裂使人恋情销声匿迹;
    我不愿意听你在人前说我白痴,
    只盼望你对人说我只缺乏耐力;
    对她的渴望使我难熬夜夜日日,
    翘盼与她消遣娱乐到世界末期;
    她的皮肤如丝绸头发柔软奇异,
    适度悦耳的辞令使人难把话提;
    秀眉明目传情披露着内心隐秘,
    豪饮之后理智不清我掩面泣啼。
    顿鲁那美妙的歌喉。动人的乐曲,哈里发坐在太师椅上听了,乐得前仰后合,而我蜷缩在地道里,也不禁轻轻拍手称道。我真想揭开地道门,钻出地面,当面向她表示自己的激动之情。这时,上面又徐徐传来顿鲁的歌声:
    度过漫长的恋期我把他拥抱怀里,
    但愿这期盼的结束从此朝暮相依;
    痛吻他的嘴唇但心中烈焰却不熄,
    甚为炽烈的痴情使我对他更翘企;
    胸中的怨尤依恋与日俱增共朝夕,
    若想心满意足除非两个灵魂合一。
    听了这段弹唱,哈里发快活得几乎忘乎所以,高兴之余,哈里发问顿鲁:
    “你唱得太好了,你使我高兴快乐,说吧,你指望我给你什么呢?”
    顿鲁见哈里发兴奋了,要奖赏她,连忙说:
    “我别的什么都不指望,只盼哈里发陛下能给我自由。”
    哈里发笑着说:“看在安拉的情面上,你从此解放了。自由了!”
    顿鲁日夜盼望得到的自由,如今终于得以实现,她跪倒在地吻着地面,对哈里发表示千恩万谢。哈里发还想听她弹唱,便对她说:
    “起来吧,你再给我弹唱一曲,把我所迷恋的女人描绘一番。”
    顿鲁知道哈里发的心事,便又抱起琵琶,唱道:
    使我心满意足的美人儿,
    你离不开我主权范围儿;
    你要我对你卑躬屈节儿,
    与你共叙旧情好如初儿;
    我的君权帝位要泡汤儿,
    其实并不附合你心气儿!
    哈里发听了这段弹唱,兴奋得又是拍手顿足,又是高声叫好。他仍不满足,又说:
    “再弹一曲,分析一下我自己以及摆布我。使我失眠头痛的那三个女人的情况吧。我这里所说的三个女人,其中有你和跟我翻脸的那个人,至于另外一个么,我暂不提她的姓名,因为和她类似的人是找不到的。”
    顿鲁略微想了想,便抱起琵琶,唱道:
    三个歌姬牵着我的马缰前进,
    在我心中留下不可磨灭印记;
    我对宇宙间英雄豪杰不满意,
    若依顺她们只能是自流放任;
    爱的威力任何力量难以抵御,
    至高无上王权也会威风扫地。
    哈里发听了,觉得歌词中的含意与自己的心境际遇是吻合的,深感惊异,顿时情动于衷,决心与那个无比美丽,却又无比傲慢的芭芝突和解。重归于好。他离开了顿鲁,径直去找芭芝突。他刚动身,眼疾腿快的丫环就抢先到芭芝突那里去报喜抢功去了。芭芝突听说哈里发大驾亲临她的寝室,受宠若惊,以往的怨恨恼怒一笔勾销,赶紧打扮一番,迎出门来,跪下去吻了地面,又吻哈里发的脚,表示自己的敬意和诚恳和解。恢复旧情的态度。
    顿鲁见哈里发走出她的寝室,喜不自禁,高高兴兴地揭开地道盖,让我走出来。我来不及伸伸腰。直直腿,她就把我紧紧抱住,说道:
    “我太高兴了,我获得解放了,从此成了自由人,在安拉的援助下,我们终究会如愿以偿的。”
    这时,她的仆人来了,我们把事情的发展情况向他作了介绍。他对我说:
    “愿你们平安无事!现在的问题是要设法让你平安地出去,那样,事情才算是尽善尽美呢。”
    顿鲁的姐妹们都很关心她,见哈里发离去,都不约而同地来到她的寝室。顿鲁让她们坐下,拿出许多好东西给她们吃。她向她们请教说:
    “好姐妹们,你们快替我想个好办法,以便让他安全出宫呀!”
    有个叫法蒂尔的宫女说道:“现在看来,让他平平安安地出宫,也只有让他继续男扮女装。蒙混过关了。”
    大家都赞同这个主意,便七手八脚地把我打扮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成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了。顿鲁看我打扮好了,便打开房门,探出头去,朝门外看了看,见外面没有闲杂之人,便朝我挥挥手,让我这就出宫。我小心翼翼地从她的寝室里走出来,迈着轻盈的脚步,扭动着姑娘般的腰肢,径直向王宫大门走去,心里想,这多么有意思,我穿着哈里发的宫服混了进来,现在又打扮成宫女模样走出去。我正高兴地遐想着,突然间耳边传来一声断喝:“站住!”我停住脚步,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原来,我刚离开顿鲁的寝室不久,途经一个小亭子时,正巧哈里发坐在许多宫女之间,他发现了我,看出了我形迹可疑,便吩咐侍从把我叫住,带过去。侍从们将我喝住带到哈里发面前,揭开我的面纱。哈里发一看,便知道我是个假冒的宫女,便责令我从实招来,争取宽大处理。我急忙跪倒在地,毫不隐瞒地把自己的一切都坦白交待出来,说到动情处,止不住泪如雨下。哈里发仔细地听着,沉思不语。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向顿鲁的寝室走去,见到顿鲁,便责问她道:
    “原来你要求自由的目的是为了委身于一商人之子!难道王宫不如民宅好吗?”
    顿鲁见事情已经败露,立马跪倒在地,索性将事情的真相。自己的真实情感,全都吐露出来。哈里发听了,认为两个青年人相互依恋,已经到了舍生忘死的地步,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成全他们呢?于是对顿鲁和我的作为予以赦罪,当场释放,不予追究。
    哈里发走后,顿鲁的仆人前来安慰她,对她说:
    “看来没有什么危险了,阿布。哈桑。阿里在哈里发面前招供的,与你对哈里发所说的完全一样,陛下是通情达理之人,他会宽恕你们的。”
    哈里发从顿鲁的寝室里出来后,又来到小亭子,把我叫到跟前,问我:
    “你这个人太大胆了,你怎么敢私闯王宫?!”
    我又跪倒在地,把自己对顿鲁的强烈感情表述一番,说得非常动情,说得哈里发本人也动容了。
    “我宽恕你们二人了。”哈里发终于发话了。他让我坐下,并吩咐人找来法官,为我们办理订婚手续,让我和顿鲁结为夫妻,并在她的寝室里举行婚礼,还吩咐把顿鲁的所有摆设。家具,统统作为妆奁陪嫁。
    我们结婚后,在宫中住了三天,才把她的嫁妆全都搬到我的家中。
    陛下所看到的。并引起陛下怀疑的这些摆设。家具,全是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陪嫁顿鲁的妆奁呀。
    我与顿鲁过着相亲相爱。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一天,顿鲁对我说:
    “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是个宽宏。仁慈之人,但是他对我一向十分看重,对我的弹唱倍加羡赏,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忧愁烦闷之时,还又会想起我来;再说了,他周围也有奸诈小人。嫉妒我们自由自在生活的人,所以,我们得想个办法,可以防患于未然,以便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我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这一切呢?”
    她说:“我打算请求哈里发恩准我到麦加朝觐,借此机会忏悔一番,以后不再弹唱了,这样就可以解除后顾之忧。”
    我同意顿鲁的想法。正当我们在积极谈论此事时,哈里发派人来了,说是哈里发要听顿鲁弹唱,让她马上就去。顿鲁不敢违拗哈里发的命令,即刻动身随来人进宫去了。哈里发见到她,满心欢喜地对她说:
    “你的弹唱总是令我难以忘怀,以后你要常到宫里来,省得我老是想着你。”
    顿鲁只好当面答应下来。此后她有请必到宫中去侍候哈里发。不料,有一天她刚走了不久,就又哭哭啼啼地回来了,衣服也撕破了,我大吃一惊,以为是哈里发龙颜大怒,责打她了,或者是下令要抓我们,忙问她:
    “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哈里发生我们的气了?”
    她哭着说:“快别提哈里发了,他的江山丧失了!”
    “怎么了?”我一下子闹懵了,问她:“你快说明白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说:“事情糟透了!哈里发穆台旺克鲁。阿隆拉和他的宠臣在帷幕后面吃喝,听我弹唱。正当他们得意忘形时,王子木台隋鲁和一群土耳其士兵冲了进来,当场将他杀死了!宫中顿时大乱,刚才还是歌舞升平。一片欢声笑语,一下子变得鲜血淋漓。哭声震天,快乐被凶险所取代,幸福被苦难所替换,刚刚还眉开眼笑的人们,都嚎啕大哭起来。由于我熟门熟路,趁乱和丫环夺路逃了出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顿时晕头转向,落荒而逃,乘船顺流而下,逃到巴士拉避难。不久,我听到京城传来消息,说是木台隋鲁王子和穆斯台尔努王子之间为争夺哈里发位置,大动干戈,致使京城内外大乱,庶民百姓居无定所,四处逃避动乱。我看京城不是久居之地了,便把顿鲁。财物全都迁到巴士拉来,以保住性命。财产,从长计议。
    就这样,阿布。哈桑。阿里在哈里发穆尔基德。比拉面前,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他听。又说:
    “陛下,这就是我的全部经历。我在陛下面前实话实说,毫无保留和隐瞒。陛下在我这里看到的摆设。家具什物上有先帝穆台旺克鲁。阿隆拉的徽号,因为那是他赏赐给我们的珍贵礼物。可以说,我们今天的幸福全是陛下家族赏赐给我们的。”
    哈里发穆尔台基德。比拉听了阿布。哈桑。阿里的叙述,十分高兴,又很惊奇。阿布。哈桑。阿里叫妻子顿鲁及子女们出来谒见哈里发。哈里发见顿鲁确实生得美丽动人,一时高兴,让笔墨侍候,挥笔为阿布。哈桑。阿里写了一张免收20年房地产税的免税执照,从此待他如知己,经常邀他进宫陪他聊天,使他由此飞黄腾达。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