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的死神-帝王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公正的死神

    从前,有个国王为人十分傲慢,爱出风头,好大喜功,讲排场,故弄玄虚。一天,他突发奇想:自己是赫赫有名的一国之主,绫罗绸缎都穿遍了,山珍海味都吃腻了,终日呆在富丽堂皇的王宫里,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乏味了;何不率领满朝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到全国各地去巡游一番,让庶民百姓们欣赏欣赏他的威武富豪,赢得人们的赞誉和喝彩呢?
    想到就要做到,国王当即命令文武百官,分头准备好旅途中所需要的一切用品,吩咐保管服装库房的人精挑细选出最华丽耀目的盛装,叫管理车马的人牵出良马骏骑,作为狩猎用。
    圣旨下达,文武百官不敢怠慢,诚惶诚恐地急忙做准备。他们从衣服库房中挑出最好的衣帽,从骡马厩中挑出许多匹良种骡马。之后,国王又亲自筛选一遍,吩咐将自己认为最豪华。最骏壮的集中到一处,自己穿戴打扮起来,跨到配有镶满珠宝。玉石的金鞍银辔的骏马上,率领文武百官和精壮兵士,浩浩荡荡。前呼后拥地出发了。一路上,他傲视一切,洋洋自得,显得矜骄。高傲。自负。飘飘然自以为是天下最荣华富贵的人,并暗自夸赞道:“世间还有谁敢与我比个高低呢?”
    国王自我陶醉了,脸上泛着目空一切的神色,吩咐手下继续往前走,好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高贵。荣华。突然,在国王高大的骏马前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拦住了国王一行。只见这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举止不恭。他表示要和国王说话,国王却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欲继续扬鞭催马前行。那个怪人不仅不给国王一行让路,反而伸手紧紧地抓住国王坐骑的马缰不放,国王这才大吃一惊,平时在王宫里,文武百官对他只能低声下气。惟命是从,谁也不敢说个不字,至于平民百姓,那就根本见不着他的面,更不敢靠近他。可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怪人,难道吃了豹子胆?发疯了?不要命了?怎么敢阻拦国王!国王龙颜大怒,喝斥道:
    “快撒开手,你这个贱民,难道你不知道你抓住的是谁的马缰吗?”
    “我有话对你说。”那人从容不迫地说。
    国王发觉那怪人说起话来不同凡响,心中不禁纳闷了,便说道:
    “你有什么话要说,也不能如此莽撞!”
    那人并不理会国王的气恼,一手紧抓马缰,一手将国王扯下马来,对着国王的耳朵说:
    “听着,我是死神,你的寿限已到,我是特地来取走你的灵魂的!”
    国王一听此言,不禁大惊失色,那种骄横劲儿一扫而光,浑身颤抖起来,国王的威严早已不见了。这时,国王垂下头来,低声下气地哀求死神道:
    “事到如今,那就请慢一步,且让我打道回宫,与王后。王子。公主们做最后话别吧。”
    “不,你不能回王宫了!”
    说完,死神从容取走了国王的灵魂,扬长而去。失去了灵魂的国王,则如同一捆干柴,扑通一下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去炫耀自己的风采了。
    死神取走了国王的灵魂,继续上路,去执行新的任务。他找到了一个清贫。廉洁。本分。正直。公道的人,露出亲切的笑容,向这人致意,坦然地对他说:
    “这位廉洁。公道的好人,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有什么事,请明说。”
    “我是死神,是奉安拉之命,前来取走你的灵魂的。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就请快去做吧。”
    “我的末日已到(末日已到:根据《古兰经》,穆斯林的信仰中,有”信末日“内容,即末日审判。死者复活。天堂(天园)地狱(火狱),是先知穆罕默德早期传道的要点,在麦加时期的启示中,对此有具体而生动逼真的描述,当世界末日到来时,每个人都将复生,其功过簿就会打开,其信仰和行为也要受到最后的审判,或者进入天园,或者被罚入火狱。),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啦。”
    “我奉命必须要按照你的意愿取走你的灵魂,那么,你愿我怎样取走你的灵魂呢?”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沐浴熏香(沐浴熏香:穆斯林宗教义务中,规定在做礼拜时,必须要保持宗教仪式上的洁净,必须要将全身洗净。熏香。),做最后一次祷告吧,请你在我叩拜之时,取走我的灵魂好啦。”
    “那我就照你的意愿去执行我的任务啦。”
    廉洁。公道的人心地坦然。面不改色地认真沐浴。熏香后,虔诚地做祷告。死神在他叩拜之际,遵照他的意愿,从容地取走了他的灵魂。
    死神完成了第二个任务,又继续往前走,去完成新的任务。他来到一个王国,要见国王。
    这个国王素以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为己任,还在王宫里囤积世间珍奇古玩异宝,供自己挥霍。享用。为了显示自己的富有和权势,他别出心裁,广招天下能工巧匠,耗尽数不胜数的金钱,为自己建筑一座高耸入云。极其富丽堂皇的宫殿,特制两扇坚固无比的大门,并在宫墙内外。每个屋前装配岗楼。广布警卫。王宫内侍卫成队。奴仆成群。他深居简出。养尊处优,与民隔绝,终日吃着山珍海味,过着奢侈。荒淫的生活;而不顾敌国环伺。经济凋蔽。民不聊生。众叛亲离。
    这一天,国王照例吩咐厨役准备山珍海味,名馔美肴,大宴家人。厨役。奴仆们免不了又大张旗鼓,使出浑身解数,以取悦国王。他斜坐在宝座上,依着锦缎靠枕,眼见手下人等穿梭似的忙碌着,暗自庆幸自己的大福大贵,心想:作为一国之主,世间应有的荣华富贵,我都享受到了,人们吃不到的珍馐美味,我都吃腻了!我要永远吃喝玩乐。尽情享乐下去。
    正当国王沉醉在自悦目享之中时,死神叩响了王宫的大门。侍卫开门一看,脸上立即堆满了怒容,喝道:
    “你是什么人,竟敢叩响王宫的大门?你瞧你这副模样,衣服破烂不堪,肩上挂个破褡裢,你一个叫化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拉住王宫大门的门环不住地敲,你想找死啊?!”
    面对门口侍卫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死神根本不予理睬,依然紧紧拉住门环用力地敲门,那敲门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响彻了整个宫室,也震动了国王的宝座。侍卫。婢仆们惊呆了,急忙奔到门前,怒不可遏地指着敲门人骂道: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连点礼仪都不懂,别敲了,等国王宴罢,我们拿点残汤剩饭赏给你。”
    “你们去转告你们的国王,叫他立刻出来见我,就说我有顶要紧的事告诉他。”
    “你这个卑贱的家伙,你凭什么敢让国王移动龙体出来见你!识相些,快点滚蛋吧!”
    死神正色道:“这里没你们多嘴多舌的份儿,快去通告国王出来见我!”说完,又继续把大门敲得山响。
    侍卫。婢仆们见说他不动,轰他不走,便无可奈何地向国王如实禀报。国王一听,龙颜大怒,喝斥众人道:
    “你们这些无用的家伙,对一个如此无理。胆大妄为的叫化子,你们为什么不打跑他?为什么不剥掉他的衣服。打他个头破血流?!”
    随着国王的怒斥声,敲门声更响亮。更激烈。更急促了。侍卫。婢仆们操起兵器。棍棒,群起涌到门前。死神见众人来势凶猛,便大吼一声,喝道:
    “站住!我告诉你们,我是死神!看你们谁敢动我一根汗毛!”
    侍卫。婢仆们一听说死神到了,都惊呆了,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有的傻站着,有的举着兵器。棍棒一动不动,犹如一个个雕塑,呆若木鸡,失去了理智。其中有一个仆人哆哆嗦嗦地回去禀告国王。国王一听说那是死神,也着实吓了一跳。可是,他心想:我毕竟是国王啊,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便信口吩咐道:
    “死神来找我,我是一国之主,就让他随便取一个人作我的替身好啦!”
    仆人如实传话。死神却说:“我是专门为国王而来的,与他人不相干,你去正告国王,我现在就要让他与他平时横征暴敛。搜刮剥削来的民脂民膏诀别!”
    国王听了死神的话,自知大势已不可扭转,又无计可施,便长吁短叹,禁不住伤心的泪水潸然而下。他这时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善有善终,恶有恶报”。这时,他只有埋怨的份儿了:
    “都是这些不义之财害了我呀!我原以为,钱能通神,万能的金钱能使鬼神推磨;可如今,我才明白,正是这些金钱财宝害了我!我这一死,再好的东西也享受不到了,什么东西也带不走了!”
    奢侈。荒淫的国王悲痛欲绝,后悔莫及,只好任死神取走他的灵魂,然后,颓然倒地,成为一具僵尸。
    死神继续赶路,去完成新的使命。他来到以色列,见到以色列权势无边。暴虐成性的国王,不顾国王正坐在宝座上得意忘形地发号施令,劈头就对他说:
    “你应该停止发号施令。暴虐臣民了!”
    国王先是一怔,继而怒斥道:“你是什么人?敢来顶撞我?!”
    死神十分坦然地说:“我可以告诉你,我呀,我要到哪儿去,没有什么人能阻拦我,我去见帝王将相,也不需要预先征得他们的同意。我不怕国王的权威,再骄狂强横的人也不能欺负我。落到我手中的人,谁也休想逃脱掉!”
    国王一听,心里明白,眼前却一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国王醒来,大气也不敢出,只是低声说:
    “你是死神呀。”
    “是的,我就是死神!”
    “死神呀,我知道你的来意,求你宽限我一日,以便让我有个忏悔的余地,向上帝求饶,把金库宝箱中的财宝物归原主,免得清算之日,我负债累累,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死神断然说,“这是毫无办法的事情,你的寿限已有规定,连你的呼吸也包括在内,我又怎能推迟它呢?”
    “那就求你宽限一个钟头吧!”
    “一个钟头也在规定的时限之内,而且也已经消逝了。怪就怪你平时昏庸。糊涂!你已享受过你生存的全部时间,现在只剩下最后的一次呼吸了。”
    “我死了,有什么能和我在一起吗?”
    “你的功德或罪恶呀。”
    “可是我没什么功德啊。”
    “那你就只能下地狱了。”
    死神取走了国王的灵魂,国王倒地,横尸地上。霎时间,王宫里充满了悲哀的哭泣声。死神回首看了一眼,冷静地说:
    “哭吧,如果你们知道他的归宿,还会哭得更凄惨呢!”
    阿布。格尔和阿布。素尔
    洗染匠和理发师
    从前,在亚历山大城里的一条街上,有个洗染匠,名叫阿布。格尔,他的邻居是个理发师,名叫阿布。素尔。他俩的名字叫起来,似乎挺相似,然而彼此的品德。性格却大不一样。
    洗染匠阿布。格尔是个好逸恶劳又无恶不作的坑蒙拐骗成性的人。他撒谎不带脸红的,脸皮比石板还要厚,就像是用以色列教堂的门板雕成的,在人们面前丢尽了脸。出尽了丑,却不知耻。当有顾客上门拿来布料让他洗染时,他总是先提出要买颜料,让顾客掏钱。他拿了工钱后,并不去买颜料,而是用这些钱大吃大喝一通,任意挥霍,每顿饭都要有鱼。肉,他吃饱喝足了,顾客的钱也花光了。当顾客到时候来取活时,他就用瞎话来哄骗人家说:
    “这些日子活儿太多了,你的布料还没染好呢,这么着吧,明天你早点儿来,我保证你能取走给你染好了的衣料。”
    第二天一早,顾客果然准时来取活儿,他又推辞说:
    “活还没得呢,昨儿个家里来了客人,我净忙着招待客人了,没能腾出功夫来给你洗染。你明天来吧,肯定能给你染好的。”
    顾客毫无办法,只好第三天又去。可是他又找借口说:
    “真没办法,昨天我老婆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我这一高兴,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忙得我呀,晕头转向的,没功夫洗染。只好再烦劳你明天跑一趟了,我一定会让你取走染好的衣料!”
    遇到这样的店家,谁拿他也没办法,顾客气急败坏地说:
    “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店老板,拿顾客的活儿当儿戏。你一天推一天的,明日何其多,你还有完没完了?算了,你把我的衣料还给我吧,我不在你这儿染了还不行吗?”
    他却不把顾客的衣料还给人家,继续编造说:
    “我真对不起你呀!我这人向来是实话实说,因为我认为凡是损人利己的人,都会受到安拉的严厉惩罚的。”
    顾客惊讶地问:“你这是怎么说的,出了什么事了?”
    洗染匠故弄玄虚地说:“告诉你吧,这几天我抽空儿把你的衣料染好了,你的衣料好,我染得十分认真,染得好极了。染好后我把它晾在绳子上,可是万万没想到,你的衣料却被小偷给偷走了,我在周围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他几乎对所有的顾客,都来这一套。如果这个顾客是老实巴交的人,就会信以为真,不和他计较,只是自认倒霉;如果顾客脾气暴躁,比他还厉害,便跟他大吵大闹一番,有的索性把他揪到法官面前,但是最终没有一个人得到赔偿。被欺骗的顾客便四处宣扬,说他的染店是个黑店,大家都对他防着一手。这样一来,他的臭名远扬,上门找他洗染布料的人日益减少,他的生意自然也就惨淡起来。他没有活干,就挣不了钱,连骗钱的机会都没有了,他没有钱,甭说挥霍了,就连吃饭的钱都少得很,眼看生活难以为继。
    走投无路的洗染匠阿布。格尔溜出洗染店,站在邻居理发师阿布。素尔的店门前,呆呆地盯着洗染店。他见有不了解情况的生人拿着布料。衣服前来洗染,他就从理发店门前走到洗染店门前,截住人家,说道:
    “你是来洗染衣服的吧?你想染成什么颜色的,就给你染成什么颜色的,保证让你满意!而且,在我这儿洗染,今天送活儿,明天就得!不过,你得先把工钱付了才行。”
    顾客见他显得很热情,便毫不迟疑地付了工钱,放心地走了。顾客刚走,他就转身把人家的衣服拿到市场上卖掉了,接着用卖得的钱买些肉。菜。水果等,大吃大喝起来。第二天,当顾客按时来取衣服时,他就躲在理发店门后,不去见顾客,一直等到顾客垂头丧气地离去,他才走出来。利用这种办法,他坑蒙拐骗了不少顾客的钱。
    一天,一个顾客又送来衣料,他走过来,用同样的办法,将顾客的工钱骗到手,照例将布料拿到市场上卖掉,把钱挥霍光了。这个顾客第二天来取布料时,阿布。格尔从理发店门后溜走了。这个顾客不是好惹的,他左等右等不见染匠出现,知道自己上了他的当,便把他告到大法官那儿去了。
    大法官久闻阿布。格尔的恶名,便想整治他一下,便派人跟着顾客到洗染店里去看个究竟。他们来到洗染店里,只见店里除了几只破染缸之外,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于是他们便按规定查封了洗染店,并将钥匙带走。临走时,他们对邻居说:
    “你们告诉洗染匠,让他按价赔偿顾客的衣服。布料,然后再到法院去取店门钥匙。”
    理发师阿布。素尔眼见邻居阿布。格尔的洗染店被查封了,心里挺可怜自己的邻居的。阿布。格尔偷偷摸摸地跑回来,一看,店门被查封了,阿布。素尔就让他先到理发店里坐坐,关心地询问他:
    “你这人还真有些怪哩,怎么人家送来的衣服。布料怎么会都没有了呢?”
    洗染匠阿布。格尔说:“他们的衣服。布料都让小偷给偷走了!”
    理发匠阿布。素尔说:“这就奇怪了?小偷和你有仇吗?你晾一件,他就偷一件?你也许是在编瞎话呢!你是我的邻居,你应该跟我说实话才对呀。”
    阿布。格尔见阿布。素尔对他以诚相待,便对他说“唉,老实私下爱上艾尼斯,而自己身为母亲却毫无察觉,不禁百感交集,气得浑身颤抖,难以平静。换了钱又被我大吃大喝花光了。”
    阿布。素尔听了,大吃一惊,说道:“你干下这种没良心的事,难道是安拉允许你这样干的吗?”
    阿布。格尔叹息道:“我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穷吗?我的生意萧条,本来又没有什么家底,叫我拿什么赔偿人家呢?”
    他的话勾起了阿布。素尔的心事,他也叹息着说:
    “你知道我的理发手艺是人所共知的,在这个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可是只是因为我也很穷苦,没钱来装修门面,许多人就不愿意到我这儿来理发了。我的生计难以维持,我讨厌干这个活了。”
    阿布。格尔说:“看起来这个城市咱们是没法子再呆下去了。我们干脆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谋生吧,树挪死,人挪活嘛,反正我们的手艺出在自己的手上,到哪儿都能铺得开。撑得起的。我们到新地方,兴许会时来运转,反而会发达起来呢!”
    在洗染匠阿布。格尔的怂恿下,理发师阿布。素尔也跃跃欲试,对外出谋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欣然吟道:
    为追求人生更高的享受,
    离开故乡到外地去奋斗;
    摆脱困境去把自由追求,
    增长知识礼仪广泛交游;
    有人说旅行是离散骨肉,
    使人忧郁困倦一无所有;
    岂不知为嫉妒者所左右,
    不如在奔波中自我解救。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