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曼和马康历险记-帝王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宰曼和马康历险记

    国王努尔曼打猎归来,突然想到要去看看伊波丽莎公主病情是否有所好转,可是却发现人去屋空,无人知道她的去向!他不禁感叹道:
    “这成什么体统?这么随便就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王国的法纪何在?!”
    这时太子苏尔克从宿营地归来,得知伊波丽莎公主失踪的消息,甚为吃惊,疑惑不解。
    国王努尔曼因伊波丽莎公主出走而忧闷了一阵子,他决定把精力集中到对公主宰曼和王子马康的培养上,并以此为乐,不仅请专家学者来专门培养他们,而且经常去看望他们,对他们关怀备至。苏尔克看到这种情况,心中顿生妒意,终日恼恨不已。由于他为此长期郁结于心,终于得了忧郁症,脸色苍白,神情恍忽。国王见他这样,便关切地问他:
    “我看你精神不振,身体日见瘦弱,你到底是怎么啦?”
    苏尔克直言不讳地说:“父王,说老实话,您对弟弟。妹妹的亲近。关怀,本是人之常情,但是我看在眼里,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我担心自己的这种情绪日后不断扩大,难免会产生不轨行为,加害他们,那就要招致您的惩罚了。因此我心中充满了矛盾,不知如何是好,身体也就垮下来了。我想,正如俗话所说:"眼不见则心不烦,,我不愿再看到这个情况,您就把我派去镇守边疆。要塞去吧,让我离开这里吧。”
    国王努尔曼听了太子的由衷之言,对他深表同情,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你的要求,也许这样对你会更好些。我所管辖的地区,大马士革是最大的要塞之一,我就把它分封给你吧。”
    说办就办。国王召来大臣,写下委任状,当众宣布分封太子苏尔克为藩王,负责镇守大马士革,并派宰相丹东同去,辅佐太子治理内政。
    苏尔克领命,不久便与宰相丹东率领人马,辞别国王和朝臣,前往大马士革走马上任去了。
    国王努尔曼送走了太子,转回身来又专心致志地培养王子马康和公主宰曼。他们姐弟俩在名师的教导下茁壮成长,马康长到14岁,身材高大,好骑射,经常参加宗教等活动,与学术界人士来往频繁。他能上能下,与庶民百姓的关系也很好,人们都很喜爱他。国王看在眼里,心中无比快慰。
    这时,伊拉克的朝觐团在巴格达举行盛大游行,仪式十分隆重。壮观。马康看到这种情景,深受感染,对于参加朝觐团游览穆圣的故乡和陵园(穆圣即穆斯林心目中的“安拉的使者和先知穆罕默德”。穆圣的故乡是在麦加。他于公元632年6月8日溘然辞世于麦地那,陵园即在麦地那。)很感兴趣。于是他对国王说道:
    “父王,我想随朝觐团到麦加朝觐去,恳请父王同意。”
    国王却说:“孩子,今年你不要去了,明年我带你一块儿去好了。”
    马康急不可耐地要去朝觐,他觉得等到第二年时间太长了,便跑去跟姐姐宰曼商量此事,说:
    “姐姐,我要上麦加朝觐去,并游览穆圣的陵园。可是父王不同意我今年去。我想筹备一笔旅费,悄然出走,不让父王知道。”
    宰曼很赞同马康的想法,不仅赞同,而且她也要去游览穆圣的故乡和陵园。马康听了,她去也好,这样就有伴了。他对姐姐说:
    “你既然决心要去,那也好,等到天黑以后,你从屋里悄悄地溜出来,别让任何人知道,咱们一块儿走。”
    姐弟俩商量好了。半夜里,宰曼带上旅费,身着男子服装,悄然走出内宫,来到宫外,见她弟弟马康已备好骆驼。姐弟俩骑着骆驼,赶上朝觐旅行团,跟他们一起跋涉,终于来到圣城麦加。他俩履行朝觐的程序,在阿拉法特山中住过,游览了穆圣的陵园,完成了所有的朝觐功课。临到该回家时,马康对姐姐宰曼说:
    “姐姐呀,我想趁机到耶路撒冷去一趟,也好游览圣亚伯拉罕的故乡。”
    宰曼一听,她也要去,俩人正好同行。可是马康突然得了疟疾,发起烧来,时而昏迷不醒。一路上,姐姐一直耐心地看护他。姐弟俩克服了许多的困难,终于来到耶路撒冷。他们投宿在一家旅店中,马康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了。宰曼发现身上带的钱花得差不多了,只好拿衣服去变卖,不久他们除了身下一张破席子外,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已濒临绝境,难以维持生计。宰曼绝望了,只好默求安拉救护。这时,马康突然开口说道:
    “姐姐,我想吃东西了,很想吃烧肉呢!”
    宰曼一听,这是弟弟病情好转的征候,心情也好转了些。她对弟弟说:
    “弟弟,我是不好意思出面去乞讨的,但是咱们已穷途末路,我只好到有钱人家去做临时工,这是为你治病,不得已而为之啊!咱们到这儿来已有一年了,没人照顾我们,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呀!”
    宰曼用驼夫扔掉的破外衣捂着头,吻别弟弟,泪流满面地走出旅店。马康耐心地等着她回来,可是他躺在床上等了两天,却不见姐姐回来。他饿得要命,扶着墙一步一步地挨到门口,喊道:
    “差役,麻烦你把我背出去吧!”
    差役不耐烦地把他架到街上,扔到地上不管了。街上的行人围拢上来看热闹,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好打着手势,表示想吃东西。好心的行人买来几块饼和水,让他吃喝,可是他把饼放在嘴边,却难以下咽,因为他惦记着姐姐,不知她在哪里?不一会儿,他又昏过去了。善良的行人们凑了30块钱,雇下一匹骆驼,对牵骆驼的人说:
    “劳驾你把这个病人带到大马士革的医院去治疗吧,但愿他会好的。”
    “好吧,”牵骆驼的人满口答应下来。可是当人们散去后,他却自言自语道:“这个人不是已经饿死了吗?干吗还要送医院去呢?我可不愿意费那么大的力气,拉他跑那么远的路!”
    说着,他把马康从骆驼背上拽下来,扔到澡堂子的灰堆上,便溜走了。
    第二天清晨,澡堂子烧火的人起来生火,偶然发现马康躺在灰堆上,吓了一跳,又奇怪这个人怎么会死在灰堆上?他用脚踢了他一下,发现他还能动弹,走近一瞧,见是个年轻小伙子,认定他是得了重病的异乡人,便自言自语道:
    “怪可怜的人,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患病也没亲人照料。穆圣不是说了嘛,我们应该尊重异乡人,尤其要关怀贫病的异乡人呀!”
    他把马康背到自家屋里,让老婆帮忙给他铺好床,服侍他躺下,烧一锅热水把他洗了洗,火夫拿蔷薇水和甜食,把蔷薇水洒在他脸上,拿甜食喂他,又给他干净衣服穿。经过火夫一家人的精心调理,马康的病情奇迹般地好转了。几天后,马康能坐起来了,脸上的气色也好多了。火夫见他精神好了,买回十几只母鸡,让妻子每天宰两只母鸡煮给他吃。这样一来,马康康复得更快了。火夫又到市上去买回紫罗兰。玫瑰汁等果品给他吃。一个月后,马康的病完全好了,体质也得到了恢复。火夫带马康到澡堂里洗了澡,又带他回家,让他吃好喝好。马康对火夫深表谢意,对他说:
    “好心人,你是安拉派来照顾我的恩人,在你无微不至的关照下,我已经全好了。不过我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
    火夫说:“你在耶路撒冷城呀。”
    马康问:“从这儿到大马士革有多远?”
    火夫说:“有五六天的路程。”
    马康说:“我想回大马士革去。”
    火夫说:“孩子,你这么回去,我是不放心的,我得送你回去。我和妻子商量一下,她如果愿意的话,我们也要到那里去安家。”
    火夫跟妻子一商量,他妻子满口答应。火夫马上动手准备,卖掉家具,买了一头骆驼,雇了一头毛驴,便带着妻子和马康上路了。他们走了六天,夜里到达大马士革。火夫在城里住了五天,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妻子水土不服,患了急病,不治而亡。火夫和马康怀着极度的悲伤,掩埋了逝者的遗体。然后双双来到大街上,看到一队骆驼驮着许多的箱笼和丝绸,他们一打听,才知这是大马士革地方政府准备连同税收一起运往京城献给努尔曼国王的贡礼。马康得知这个消息,想到姐姐宰曼杳无音讯,不禁悲从心来。马康急于回家,火夫表示一定要把他送回去。
    再说那天宰曼披着驼夫扔掉的破大衣,离开马康,走出旅店去找活儿干,好赚几个钱给弟弟买烧肉吃。她走在街上,举目无亲,想到自己的遭遇,伤心极了。这时,刚好有一个乡下老头路过这里,他带着五个人。他看到宰曼长得那么漂亮,却顶着一件破大衣,觉得很奇怪,想道:
    这个小女孩,生得白白净净的,不像咱乡下人,可是她却又不像城里那些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她实在太寒酸了。不过不管她是什么人,我都要把她拐骗到手,没准儿还能卖个好价钱呢!想到这儿,他便对宰曼说:“小丫头,你是什么人呀?”
    宰曼不想跟这个老头搭腔,免得惹麻烦。可是乡下老头却不肯丢掉她,又说:
    “我对你说,我生过六个女儿,其中夭折了五个,到如今只剩下一个女儿了。我想带你回家,陪我女儿住在一起,也好使她不至于因为丧失姐姐而感到忧闷,我也可以把你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照顾呢!”
    宰曼听了乡下老头的话,心想:跟这个老人在一起,也许更安全些。于是对老头说:“老人家,我是个异乡人,现在跟我在一起的只有患病的弟弟。我可以到你家里去,但是只能是在白天伺候你们一家人,晚上我得回旅店去照顾我那可怜的弟弟。我们姐弟二人是来朝觐的,在归途中弟弟病了,我们的钱也花光了,才变得如此凄惨。”
    老头听了,满口答应:“可以,可以,就照你说的去做好了。你还可以把你弟弟搬到我家来住嘛,那样照顾起来,岂不更好?”
    乡下老头花言巧语,好话说尽,宰曼上当了,答应跟他去找他带来的那几个人。这个乡下老头其实是一个老奸巨猾。无恶不作的强盗头子,他根本没有女儿,只是胡编乱造一通,让宰曼上钩。天真的宰曼跟着他走出城门,一直走到郊外他的帮凶们等候的地方。他让宰曼骑上早已备好的骆驼,便动身了。她跟着这伙人趁黑夜赶路,走到半夜,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头,心想这老头说要带她回家,怎么尽往山里钻呢,上当了!她急得大哭起来。这时老头子恶狠狠地说:
    “你这个小丫头,你哭什么?你再哭,我就打死你!”
    宰曼不甘示弱,怒斥道:“老头子,你耍手腕,欺骗一个小孩子,这也算是能耐吗?”
    老头子恼羞成怒,不由分说,举起手杖,边打她,边骂她,残酷地折磨她。宰曼挨了毒打,又想着弟弟马康还不知是死是活,心里伤心极了。
    老头子不敢在路上久留,怕别人发觉。揭穿他的阴谋,便继续赶路。他们晓停夜行,赶了三天的路程,来到大马士革,住进旅店。宰曼在极度的痛苦中,忍饥挨饿,弄得形容憔悴。身体枯槁。老头子怕她哭闹,惹人注意,把她锁在屋里不让出去。他找到商人们,要把她卖掉。这时一个商人说:
    “我得去亲眼看看货色,如果合适,我就买她。”
    老头子对商人说:“这个丫头挺好的,只是近来不吃不喝,瘦了许多,姿色大减。不过,你还是可以把她买去献给巴格达国王努尔曼的儿子苏尔克,那样的话,你会得到许多好处呢!”
    那个人贩子想了想,说道:“对呀,我正想要得到一张免税执照和一封介绍信,以便我好去谒见国王努尔曼陛下,恳求得到他的关怀照顾。我要把这姑娘献给太子苏尔克!”
    双方谈妥,一齐来到旅店中,喊宰曼出来,她只是一个劲地痛哭流涕,不理睬他们。他们破门而入,人贩子见她生得非常漂亮,便决定买她。宰曼看到商人,心想,我老留在这个老头子这里,肯定会被他活活折磨死,不如将计就计,走出牢笼,另谋出路!于是她对人贩子说:
    “我的情况不堪回首,你如果设身处地地为我着想,你是会同情我的。”
    商人听她这么奉承他,乐不可支,要出200个金币买下她来。可是老头子见人贩子对小姑娘很感兴趣,便索性抬价。两人讨价还价一番,价钱直线上升,最后议定以十万金币成交!
    老头子收下十万金币,高兴得差点儿没晕过去。他想,我一定要到耶路撒冷走一趟,没准儿能在那里找到她弟弟,再弄到这儿来,还能赚一大笔钱呢!他骑上骆驼,直奔耶路撒冷去找马康,却落了一场空。
    商人把宰曼带回家中,让她洗漱一番,拿许多好吃的给她吃,又给她买来新衣服穿,买了一些首饰,打扮起来。对她说道:
    “小姑娘,我在你身上花费的钱,你是知道的,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在我把你献给大马士革国王的时候,你把我花了多少钱,告诉他。他若愿意从我手中买下你,你要对他说说我对你的这些好处,并替我讨一张通行证,让我带着上巴格达,请求国王努尔曼发给免税执照,以便将来买卖货物,免缴各种捐税。”
    人贩子一提到巴格达,宰曼就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他觉得奇怪,便问她:
    “这可真怪了,怎么一提到巴格达,你就泣不成声?难道你就是巴格达人?果真如此,你说说看,那里的商人。官吏我都认识,你的父母是谁呀?”
    宰曼哭着说:“我除了国王努尔曼,谁也不认识?”
    人贩子更奇怪了,追问道:“莫非从前有人把你送进王宫里去充当贡献不成?”
    “不,”宰曼机敏地说,“其实我是在国王卵翼下,跟公主在一起教养成人的。我在宫中受到国王另眼看待。你不是说希望国王赏你免税执照吗?好吧,我来给你写封信,你拿着到巴格达去,呈给国王努尔曼,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你要对国王说说宰曼遭遇灾难。被人买卖,说她十分怀念陛下。如果陛下问起我在何处,你就说我在大马士革王宫里。”
    商人听了她的话,大喜过望,心想,这个小姑娘还真有通天的大本领呢!他很喜欢她,问她:
    “看起来你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我来问你,你能背诵《古兰经》吗?”
    宰曼说:“当然能,我不仅能背诵《古兰经》,而且还能解释它的意义。我在哲学。语法。修辞。圣训。伦理。几何。算术。解剖。符咒等学术方面也都有较深的造诣。除此之外,关于希波革拉第所注格林诺斯的《药典》。伊本。彼塔尔的《姆费勒多图》。伊本。西纳的《戈努尼》和沙斐尔派的神学等,我都有所研究。我还读过《台其克勒图》,并给《布尔赫尼》作过注释,而且对伊本。西纳的《戈努尼》有不同的见解,我还编过历书。解析谜语,曾与许多学者辩论过呢!”
    商人听呆了,张着大嘴。瞪着眼睛,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想,可别小看了这么个小丫头,还真有大学问呢!
    他取来纸笔,让宰曼给国王努尔曼写信。他又跑出去,买回来更多好吃的,让宰曼享用。
    次日清晨,商人唤醒宰曼,送给她一件高档的薄绸衬衫。一个价值千金的华丽头巾。一身土耳其绣花衣服。一双盘红金线镶珠宝的绣花鞋。一对价值千金的珍珠耳环。一个金项圈。一串用龙涎香镂成十个圆珠。九个月牙,圆球和月牙上都镶满红宝石。红刚玉,价值三千金币的长项链,让她穿戴打扮起来。他带她出去,要献给国王。两人一齐来到大马士革王宫,跪在国王苏尔克面前。商人奏道:
    “尊敬的国王,庶民不揣冒昧,前来敬献一件礼物。这件礼物是稀罕之物,世间仅有,集中了世间美好的东西。”
    苏尔克感兴趣地问:“让我看看吧。”
    商人让宰曼上前,请国王过目。苏尔克虽然是与宰曼同父异母兄妹,但向来只闻其名,却未见其人,所以并不认识她。他把弟弟马康和妹妹宰曼视为王位的竞争对手,所以一直抱敌视态度。而且当时叫宰曼的女孩很多,他也没想到这个宰曼就是他的妹妹。商人进而介绍道:
    “这个小姑娘不仅具有倾国倾城之美色,而且知书识礼,学问非常渊博,凡是上自宗教。哲学,下至世俗。政治,她都有独到的见解呢。”
    苏尔克见宰曼长得确实很漂亮,便说:“好吧,我收下了,按她的身价如数兑给你好了。”
    商人借机说:“谢国王龙恩。另外,希望国王能对庶民恩上加恩,赏我一张免税执照,使我在今后做买卖时免缴各种捐税吧”
    苏尔克说:“可以,这也算是破例了。你在这个姑娘身上,总共花了多少钱?”
    商人说:“她的身价支出十万个金币,她身上的服饰也支出了十万金币。”
    苏尔克说:“好吧,我给你32万个金币,使你有12万金币的赚头。”他还发给商人一张通用于全国各地的免税执照,并加上执照人所到之处应该享受特权和保护的批示,还赏给他一套名贵衣服,当上宾招待。
    苏尔克用重金买下宰曼,随即召四个法官进宫,对他们说:
    “你们来做证人,我要释放这个丫头,恢复她的自由,让她成为一个平民。我还要娶她为妻。你们先给她写一张恢复自由的证据,再替我们证婚,写一份结婚证书。”
    法官们遵命行事,写了释放证书和结婚证书,替他俩证婚,举行结婚仪式。
    婚礼结束后,国王苏尔克留下四个法官和商人。他对法官们说:
    “这个商人夸赞姑娘知书识礼。我现在要你们与她谈一谈,看她的学识究竟如何?”
    说完,他吩咐放下垂帘,让宰曼和婢女们坐在帘后。消息传到宫外,宰相。朝臣们的夫人小姐听说国王重金买下一个知书识礼的绝代佳人。恢复她的自由。选她为王后,并举行了婚礼,现在召集四个法官,当面测试一下她的真才实学。她们怀着极大的好奇心,纷纷相约着前来凑热闹。她们来到宫中,见婢女们围着宰曼,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她们说:
    “这个姑娘不像是丫头。使女出身的,倒像是帝王将相的千金小姐。”她们对宰曼说:“你的到来使我们这里顿时生辉,我们多么希望能看到你的芳容呀!”
    宰曼听到她们的夸奖,心中十分高兴。这时帘外国王苏尔克对她说:
    “人们都说你学识渊博,那么,现在请你把每门学术简单扼要地讲给我们听听吧。”
    宰曼答道:“好吧,我现在就按要求说说。
    “第一门是关于政治。我来说说对王法。执政者的职责与修养方面的见解吧。善良的品质是从宗教和人世两方面磨炼出来的。人世是通往来世的一条康庄大道。人类分工分士农工商等四种职别,他们各司其事。各尽其职。群策群力,促使人世前进。士为四民之首,身为士宦之人,尤其是掌握政权的帝王将相,他本身应具备英明的政治头脑。正确的鉴别能力。他还应给庶民自由生存。活动的权利,不可贪得无厌,要求过高。如果执政者公正廉明。大公无私,那么人世中形形色色的罪恶。仇恨便可防止。消除,那就会形成太平盛世。相反,如果执政者贪赃枉法。暴虐自私,那么就会给人世带来混乱。灾难。如果没有王法,人世就会发生以强凌弱。胆大妄为者占便宜的局面。身为国王者,必须具备优良品质才能强国富民,长治久安,从而博得庶民拥护爱戴。穆圣说过的"有德者治其国,无德者乱天下。,就是这个道理。有一位哲学家说:"万民之上只有一个国王,王国境内却有千千万万黎民,他们的情况各不相同,头绪很多。因此,执政者要治平天下,必须洞察民情,然后驾轻就熟,赏罚分明,为人民分忧解难,这样才能博得民众的拥戴。,羞耻是信仰的根源,谦恭是高尚的特征,学问是尊荣的实质。先贤欧麦尔说:"妇女可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信仰坚定。性情贤淑。多情多谊而会生育的贤妻良母;平时夫唱妇随,埋头家务,不怨天尤人,而是逆来顺受;一类是只会替丈夫生男育女,其他什么也不会;一类是争风攀高,是男子脖子上的枷锁。男子也大致可分为三大类:一类是聪明伶俐。足智多谋;一类是平凡无奇,但能虚心听取别人意见;一类是不知好歹。不辨是非。不听忠告的。,先贤的言行说明公平合理是待人接物必不可少的原理。
    “谈到礼教问题,范围可就广了,它是集各部门之大成。传说先贤欧麦尔一贯节俭朴实,待人十分宽厚,宁可自己吃粗饭穿布衣,也得让婢仆们穿好的。吃好的。他赏罚分明,让别人充分享受应得的权利。一次他优待烈士家属,除了家属应领的四千恤金外,他又增加一千元。有人对他说:"您手里掌握着那么多的恤金,难道您就不想赏给您的孩子一点吗?,欧麦尔说:"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之所以优待烈士家属,是由于人家父兄在战役中用鲜血和生命赚来的。,一次公款解到宫中,欧麦尔的女儿对他说:"爸爸,您手中有这么多的钱,干吗不拿出点儿来分给亲戚朋友呢?,欧麦尔说:"孩子,安拉吩咐我拿自己的钱来照顾亲戚朋友。公款我是不能随便开支的。你的建议,亲戚朋友们听了,会打心眼里高兴的,而在我听来,会气不打一处来的!,相传哈里发阿曾子执政期间,一位学者到宫中拜访他,见他递12块银币给侍从,吩咐送入国库。学者说:"众穆民的领袖啊,您老人家公而忘私,丢下一家人,让他们过着穷苦的生活,您为什么不吩咐一下,从国库中拨笔钱作为接济子女。救济亲戚之用呢?,阿曾子说:"你的说法是错误的,安拉是我的代理人,我把自己的亲友都交托他了。将来他们要么安分守己,要么为非作歹,都会受到安拉的处理的,我不能助长他们的依赖情绪。,他把12个儿子叫到面前,说:"孩子们,我作为你们的父亲,只有两件事可做,要么为你们挪用公款,使你们成为富人,过花天酒地的日子,那我将来是要下地狱的;要么我坚持原则,保持廉洁公正。公私分明,让你们自食其力,过节俭朴实的日子,这样我将来就会进天堂。我们好自为之吧!,这些都是关于劝善禁恶的实例,人们从中可悟出一些道理来的。”
    在座的法官听了宰曼的言论,无不钦佩她。称赞她学识的高深。苏尔克很高兴,让婢仆们准备丰盛宴席,款待夫人小姐们。晚上王宫里灯火辉煌,人们都围着国王苏尔克,向他表示祝贺。
    苏尔克和宰曼成了一对新婚夫妻,新婚之夜,宰曼就怀孕了,苏尔克后来知道了,更加高兴。他写了封信,把这一切告诉给父母,并表示送宰曼进京让父母看看。一个月后,送信人从巴格达回到大马士革,捎来一封信,苏尔克打开家信,一看,父王努尔曼在信中告诉他,他的弟弟马康和妹妹宰曼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讯,让他帮助家里寻找他们,说这是关乎王族名誉的大事。苏尔克读完了信,不禁悲喜交集。悲的是他父王为走失儿女而伤心,喜的是他的异母弟妹失踪,对他单独继承王位是一件好事。
    时间过得很快,宰曼妊娠期满,生下一个女孩,到第七天,按习俗要给孩子取名字。苏尔克满心欢喜,俯下身去吻他的女儿,无意间却发现她脖子上戴着一颗珠子,他认出来了,那是伊波丽莎公主从罗马带来的三颗珠子中的一颗。他大为震惊,忙问宰曼:
    “这颗珠子怎么会在这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宰曼说:“这颗珠子是我父王送给我的,告诉你吧,我是一个公主,是国王努尔曼的女儿呀!”
    真是晴天霹雳!苏尔克一下子惊呆了:原来自己所钟爱的妻子是自己的异母妹妹!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浑身不寒而栗,差点儿失去理智。他觉得此事过于古怪离奇,简直是不可思议!他要好好问问她的情况,把事情弄个明明白白。于是他问道:
    “你真的是国王努尔曼的女儿吗?”
    “是的,这还会有错吗?”宰曼肯定地说。
    苏尔克追问:“那你干吗要离开父母,到头来被人当作奴隶出卖呢?”
    于是,宰曼便将她和弟弟马康背着国王努尔曼,离开王宫以来的情况,详详细细地叙述一遍。苏尔克这才最后证实,眼前的这个宰曼正是他的异母妹妹!他心中连连叫苦:
    “这算是什么事儿呀!我身为大马士革国王,怎么能与自己的妹妹结婚呢?这个真情实况传扬出去,就会贻笑大方了!总得想个办法来补救才对呀!对了,我把她转嫁给我的侍从武官吧,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和她发生关系之前,就已办过离婚手续。”他干脆将此事对宰曼挑明了,也好进行下一步。他怀着无限遗恨的心情对她说:“宰曼,我对你实话实说了吧,你与我之间是有血缘关系的,你是我的妹妹,我是你的哥哥呀!我叫苏尔克,是国王努尔曼的长子呀!我们由于最初不明真相,犯了这么个大错误,现在只有安拉来饶恕我们的过失了。”
    听了苏尔克的话,宰曼犹如五雷轰顶,晕头转向,她瞪大着眼睛,怔在那里,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哇!”地哭出声来,拼命用手抽打自己的脸,撕扯自己的头发。过了好长时间,她才哭哭啼啼地说:
    “这可怎么办呀?我们犯了天大的错误,又生下这个女儿,将来父王母后问起来,我们怎样交代呀?”
    苏尔克安慰她道:“事到如今,我们要弥补过失,只有不让人知道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我想把你许配给我的侍从武官为妻,以掩人耳目。我们的女儿,依然由你暂时随身带去教养,以后的事,再从长计议吧。”
    别无他法,只好如此。他们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斐康。苏尔克找来他的侍从武官,一商量,那武官满口应承。这样,苏尔克就顺利地把宰曼转嫁给了武官为妻。
    一天国王努尔曼派钦差大臣从巴格达赶到大马士革,送给苏尔克一封信,让他把妻子带到京城,去跟几个罗马女郎比赛,看谁的学识更为渊博。苏尔克读了信,甚为着急,忙将武官和宰曼叫来,商量处理方案。宰曼说:
    “请哥哥派我丈夫送我赶回巴格达,以便当面禀告父王。到时候我把自己的遭遇,如何受乡下老头拐骗卖给商人。哥哥怎样从商人手中买下我,让我跟侍从武官结婚的情况说给他们听吧。”
    “好吧,这样说是最适宜不过的了。”苏尔克同意了。
    他开始着手做宰曼回京的必要准备工作,他领回女儿斐康,指派保姆看护,同时清理赋税,让侍从武官负责上缴京城,并护送宰曼回京。
    再说马康和澡堂火夫在市里看到一个驼队,有成群结队的人打着灯笼火把,行色匆匆。他上前询问这是谁的人马货驮。谁负责押队?
    有人告诉他说:“就是那个娶了学问渊博的使女为妻的侍从武官。”
    马康触景生情,对火夫说:“我思乡心切,想跟这个驼队回京城去。”
    火夫说:“从这里到巴格达,路途很远,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还是让我陪着你去吧。”
    马康同意了。火夫准备好了行李,和马康一起跟着驼队启程。他俩相依为命,亲如骨肉,彼此照应。驼队走了一夜,白天天气太热,侍从武官吩咐停下来休息,人们有的忙着喂骆驼。饮马。休息。他们这样走几天。休息一天,终于来到离巴格达不远的城市贝克尔。越是走近京城,马康思念失散的姐姐宰曼的心情就越是沉重,便面对巴格达方向大声哭泣起来,在他附近帐篷中休息的宰曼听到他的哭声,引发她对弟弟马康的深切思念,也忍不住伤心哭泣起来。她对女仆说:
    “我听到帐篷外有人在哭泣,你把他叫来,我要问清他哭泣的原因。”
    女仆走出帐篷,见到马康,对他说:“我们夫人请你去说话。”
    马康跟随女仆向帐篷走去,宰曼早在帐篷里看见了他,大叫一声:
    “你就是我的亲弟弟马康呀!”
    说着,她从帐篷里冲了出来。马康也认出了姐姐,于是这对相依为命的姐弟俩久别重逢。邂逅于旅途中,抱头失声痛哭一阵,又感到异常欢喜。马康和宰曼先后将自己的遭遇诉说一番。这时宰曼的丈夫回来了,宰曼便对他说:
    “官人,你所娶的并非是丫头。使女,而是国王努尔曼的女儿呀!这是我的弟弟马康。”
    侍从武官听了,恍然大悟,没想到自己成了国王努尔曼的东床驸马,顿时欣喜若狂。宰曼说:
    “官人,我要好好地跟弟弟叙谈一番,你要很好地款待那个好心的火夫,是他救了弟弟的命呀!”
    侍从武官派人找来火夫,给他换一匹高头大马,供他骑用,还派专人侍候他。一路上,驼队成行,人喊马叫,煞是热闹。他们加快步伐赶路,最后到达离巴格达只有三天路程的地方,停下来休息。
    次日清晨,他们从梦中醒来,正要整装赶路时,突然看到前方地平线上腾起一片烟尘。侍从武官让大队人马在原地等着,自己骑上马率领护队士兵,迎上前去察看情况。只见前面出现一支部队,扛着军旗,擂着战鼓,约莫有500多人,比自己的人马多五倍。侍从武官说:
    “你们是什么人?”
    对方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到哪儿去?”
    侍从武官说:“实不相瞒,我们是大马士革国王苏尔克的人,奉命进宫缴纳地方税赋,要面见国王努尔曼陛下。”
    一提起努尔曼国王,那些人个个痛哭流涕地说:
    “国王努尔曼陛下已经过世了!他是被人毒死的。现在你们快去见宰相丹东吧。”
    他们说完,把侍从武官带到宰相丹东面前。侍从武官向宰相丹东叙述他奉命护队进京缴税的情况。宰相丹东听了,泪流满面地说:
    “国王努尔曼陛下不幸身亡,国内发生这样不幸的事件,对于谁来继承王位的问题,朝野看法不一,争论不休,甚至引起械斗。朝中那些德高望重的文臣武将力挽狂澜,出面调解,制止了骚乱,劝庶民们听候四大法官根据法律作出指示,从而解决继承人的问题,才使争论平息,同意我们去大马士革去接先王的太子苏尔克回京继承王位。也有人主张先王的次子马康来继承王位。但是他在五年前和他姐姐宰曼前往麦加朝觐,一去不返,至今下落不明。”
    侍从武官对宰相丹东说:“事情真凑巧,我带着王子马康和他姐姐宰曼公主来了!”
    宰相一听,忙问:“你快说说他俩的情况吧,他们同你在一起?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于是侍从武官便把马康和宰曼的事情叙述一遍。宰相立即召集文臣武将和大小官员们,告诉他们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大家很高兴,经过一番议论,决定选马康为继承人。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