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的故事-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渔夫的故事

    从前有个老渔夫,终年靠打鱼为生,但常常手头拮据,勉强能养活老伴和膝下的三个儿女。一天中午,渔夫来到海边,他习惯每天打四网,不管有鱼无鱼,都收网回家。
    他撒下第一网,等了一会儿,便往上拉网,觉得鱼网很沉重,使很大劲也拉不上来。于是,他在岸边打下一根木桩,把网绳系在桩上,然后脱掉衣服,潜入海底,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网顶了起来,原来落入网中的是一头死驴!鱼网也给撕破了。他觉得很丧气,真想收网回家。可是他想到家中的妻子儿女还在等着他打鱼换钱买面包充饥呢,便迅速扔掉死驴,补好鱼网,向大海撒下第二网。
    渔夫紧紧拉住绳索,待网落到海底好一会儿,才往上拉网。这次感到比第一网还重,心想,这回肯定是条大鱼。于是系起网绳,潜入海底,拼着老命往上顶。原来是一只灌满泥沙的大瓮。他不禁感到一阵悲伤,嘴里念叨着:“真主啊,发发慈悲吧,我的衣食已断绝来源,总不会让我走投无路吧!”
    渔夫抛掉大瓮,洗好鱼网,郑重地祈祷一番,第三次撒下鱼网,待鱼网沉下多时,才动手收网。然而,这第三网打上来的却是一些骨头。石头和各种贝壳。此时,他已伤心到了极点,摇头叹息不止。他仰望无尽的天空,喊道:“真主啊,我每天只撒四网,这您是知道的。现在我已打了三网,却没有打上来一条鱼,最后这一网,你就开恩赐给我一线希望吧!”
    渔夫喊着真主的大名,向大海撒出第四网,他好久都不敢往上拉,惟恐这最后一次落空,绝了他的生路。过了好长时间,渔夫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收网,生怕鱼儿漏网。这回鱼网并不那么沉重了,他拉上来一看,又是一条鱼也没有,只有一个胆形的黄铜瓶。只见瓶口用锡封着,锡上盖着苏里曼大帝的印章。他望着这个胆瓶,心想,尽管没打上鱼来,只要有了这只古瓶,到集市上去也是能够卖几个金币的。他举起胆瓶摇了摇,沉甸甸的,里面肯定有东西,说不定还是金银呢。于是,他抽出带在身边的小刀,撬去瓶口上的锡封,拔去盖子,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他又把胆瓶倒过来摇了摇,以为能把瓶中的东西倒出来,可是什么东西也没有。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把胆瓶放到沙地上。这时,瓶中冒出了一股青烟,飘飘悠悠地升到了半空,弥漫开来,最后凝聚一处,变成一个魔鬼。只见他披头散发,青面獠牙,吊车似的手臂,桅杆似的长腿,山洞般的大嘴,喇叭样的鼻孔,灯笼似的眼睛,模样无比凶恶丑陋。渔夫见了,吓得浑身发抖不止,牙齿磕得卡卡直响,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听魔鬼说道:
    “真主是惟一的主宰,苏里曼是他的使徒。真主的使者呀,你别杀我呀,以后我再也不违背你的旨意了!”
    渔夫定了定神,越听越不明白,奇怪地问:
    “你在说什么呀?苏里曼已经逝世一千八百年了,他的时代早已过去了。我们信仰的是继他之后出现的先知穆罕默德的宗教。你这个妖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钻进这么个小瓶子里?”
    听了渔夫的话,那魔鬼立即挺直了身子,一改刚才那种卑躬屈膝。惟命是从的样子,说:
    “渔夫,我来给你报喜来了!”
    “你给我报什么喜呀?”
    “给你报马上杀掉你的喜!我可以让你选择死法!”
    “这又是怎么回事呀?我把你从海里打捞上来,又把你从胆瓶中放出来,救了你的性命,还你自由。怎么,你却恩将仇报,不仅不感谢我,反而要杀我,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少废话,快说说你到底想怎么个死法,我马上要执行了!”
    “不管怎样,你也得告诉我我犯了什么罪,也好死个明白呀!”
    “渔夫,听完我的故事,你就明白了。”
    “说吧,快说,我都要急死了!”
    “渔夫,我原是一个天神,只因违背苏里曼的教义,触怒了他。所以他派宰相阿斯福把我抓去。苏里曼劝我皈依正道,服从他的指教。可是,我不愿意,仍固执己见。于是他吩咐取来这个胆瓶,把我关在里面,用锡封了口,盖上印,投入海中,让我永世不得翻身。当我度过第一个世纪时,心想,谁若在这个世纪救了我,我就让他终生享受荣华富贵。到了第二个世纪,我就想,谁若救了我,我就替他开发地下宝藏。到了第三个世纪,心想,谁若救了我,我就满足他的三种愿望。可是,整整四百年过去了,始终无人救我。到这时,我怒火中烧,发誓谁要是这时救我,我就要杀死他,不过,可以让他自己选择死法。渔夫,你正是在这个时候救了我,快说吧,你想怎么死呢?”
    “真倒霉,我在这时救了你!不过,你也该想想,我把你从囚牢里解救出来,你却以怨报德,难道你一点儿情面也不讲吗?”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你在我生气发誓以后救我呢,你命该如此,快快受死吧!”
    渔夫想,对于这种恩将仇报的恶魔,不能硬顶,只有智胜。真主既然赋予我思想,作为一个堂堂的人类,应该用计谋和智慧,来压倒恶魔的狂傲和妖气,从危难中解救自己!
    于是,他对魔鬼说:“凭着刻在苏里曼戒指上的真主的大名起誓,我来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对我照实说。”
    魔鬼一听到真主和苏里曼的大名,就吓的哆嗦起来,惊慌失措地说:
    “是,请说吧,我保证如实回答!”
    “你说你当初呆在这个胆瓶里,这是不可信的,这瓶子这么小,而你却那么大,别说容下你整个身子了,就是你的一只手。一条腿也容不下呀!因此,你必须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情,我才让你杀我。”
    “你难道真的不相信我当初就是住在这个小瓶子里的吗?”
    “眼见为实,否则,我绝对不信。”
    “好吧,让你看个明白!”魔鬼说着,摇身一变,变成一股浓烟,徐徐钻入瓶内。渔夫等到最后一丝烟云也进入胆瓶,就迅速捡起盖印的锡封盖子,牢牢地塞住瓶口。
    渔夫见魔鬼已上了他的圈套,马上来了精神,大声对着胆瓶喊道:
    “忘恩负义的恶魔,现在该你说了,你想怎么个死法?我可以告诉你,我决心把你投入大海,让你永生永世不见天日,我还要告诉所有到这里打鱼的人,这里有个魔鬼,谁若是救了它谁就会倒霉!”
    魔鬼听了渔夫的话,才知道上了渔夫的当。他急了,在胆瓶中东闯西撞,却徒劳无功。他明白瓶盖上加封了苏里曼的印章,自己是无法出去了。便低三下四地哀求渔夫道:
    “渔夫,求你快放了我吧,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该死的恶魔,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我曾把你从无望中解救出来,可你却恩将仇报,存心害我,所以我才再一次将你关进瓶子里,让你不再去害人,也使你永世不见天日。”
    “渔夫,你说得有道理,我明白了,你救了我,我却恩将仇报,这是不合情理的。我不该以一时的气恼,使自己头脑发昏。现在,我以真主的名义发誓,今后不会伤害你了,就请你把我放出来吧,我会报答你的。”
    “别瞎许愿了,我不能相信你!”
    “我向你发誓,一定报答你,我要使你不仅吃穿不愁,而且财运亨通!”
    渔夫见魔鬼一再发誓,动心了,想释放他,却又担心魔鬼反悔,真是左右为难。于是,他仰天长叹道:
    “真主啊,假如魔鬼违背誓言,那就让你为我做主。”
    渔夫念着真主的大名,打开胆瓶,一股青烟如旋风般滚滚而出,然后凝在一处,变成魔鬼。他刚在地上站定,便扬起一脚将胆瓶踢到大海中去。渔人见状,十分害怕,后悔莫及。魔鬼却笑着安慰他说:
    “别害怕,我说到做到,现在我就报答你的恩情,请跟我走吧!”
    说完,魔鬼就带着渔夫在广漠的荒野上走着,来到一处宽阔的山谷。他们翻过山,来到山脚处,见那里有一个清澈见底的大湖,波光粼粼。魔鬼走到湖中,对渔夫说:“随我来呀!”待渔夫也走到湖中,魔鬼这才站住,让他张网打鱼。渔夫低头一看,只见白。红。蓝。黄四色鱼在水中游来游去,觉得很新奇。他从肩上取下网,撒向湖中,一网打上四尾鱼,各色一尾。魔鬼说:“渔夫,你回去把这四色鱼送到王宫献给国王,他会送给你发财致富的东西。现在我该告辞了。”说罢,魔鬼一顿足,地面裂开,他便消失了。
    渔夫收拾好渔具,把四尾鱼放进鱼篓提了回来。回到家中,取个钵盂,装上水,把鱼养起来。次日晨,渔夫把鱼送进王宫,侍卫见鱼色泽奇特,连忙报告国王。国王传旨将渔夫唤至御座前,一看,不禁拍案称绝,遂命令司库官赐给渔夫四百金币。渔夫大喜过望,高高兴兴地返回家里。
    国王吩咐宰相,让三天前希腊国王当礼物送来服侍国王的女厨师去烹调四色鱼,也好显显她的本领。
    女厨师遵命,即刻动手。她往锅里倒上油,刚要把洗好的鱼下锅时,厨房的墙壁突然裂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窈窕美丽的妙龄女郎,手中握着一根藤杖。她把藤杖戳在鱼盆里,说道:“鱼呀,你们守约吗?”鱼儿都抬起头来,用响亮的声音答道:“是的,是的!”这时,女郎把鱼盆翻倒,走回原地,厨房墙壁霎时合拢,恢复原状。女厨师回头再看那几条鱼,一条条都变成了像煤炭样的黑石头。她见此状,吓得魂不附体。
    这时,宰相来到厨房,令她快快将煎好的四色鱼端上御席。女厨师悲悲戚戚地哭个不停,边哭边让宰相看那木炭般的黑石鱼,并讲述了事实经过。宰相半信半疑,让人将渔夫抓来。渔夫被带来了,宰相令他再去捕四色鱼来,要亲眼看看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景。
    渔夫只好从命,又捕来四色鱼。女厨师再一次煎鱼时,又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宰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这种怪事不能瞒国王。”于是禀奏圣上。
    国王更为好奇,决定亲眼见见,限渔夫三天之内再交来四尾鱼。渔夫诚惶诚恐,当即飞奔湖中,捕上四色鱼各一条,呈送圣上。国王又赐给渔夫四百金币,让他回家。然后转身对宰相说:“现在你亲自在我面前煎鱼吧!”
    宰相领命,马上洗好鱼。当他正要往锅里放鱼时,墙壁突然裂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黑奴,壮得犹如一头牛。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根绿树枝,粗声粗气地冲着鱼盆说:
    “鱼呀,鱼,你守约吗?”
    鱼儿抬起头来,一齐回答:“是的!是的!”
    话音刚落,那黑奴就用绿树枝将鱼盆弄翻,原路回去。国王再看那几条鱼,都变成了黑石头。他对宰相说:
    “此事实在蹊跷,我们一定要弄个明白。”
    随即传令渔夫进宫。国王问:
    “你是从哪儿打来这几尾鱼的?”
    “从一个群山环抱的湖里。”
    “那个湖离这里有多远?”
    “大约半个时辰。”
    国王愈发感到疑惑,遂下令王宫卫队整装出发,随他到湖边去看个究竟。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跟在渔夫后面爬山越岭地来到湖边,只见那里青山围绕,湖中果真有红。白。黄。蓝四色鱼游来游去,国王和卫兵们惊诧万分。
    国王站在湖边,问所有的卫兵和侍从:“你们之中有哪个曾见过这个湖?”
    “没见过。”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么,”国王说,“我决定不回宫了,什么时候弄清楚了这个湖和四色鱼的秘密,什么时候再回去做国王。”
    于是,国王吩咐部下,依山扎营。他对宰相说:
    “今夜我要独坐帐中,专门研究这个湖和四色鱼的奥秘。你守在帐外,对要求见我的大臣公侯或仆从说:"国王太忙,无暇接见。,”
    入夜,国王脱下朝服,换上便装,佩上宝剑,悄然离开营帐,趁黑夜爬上高山,一直跋涉到天明,又从早晨走到中午,冒着炎热的天气,不顾疲劳,再走了一昼夜。到了第三天早晨,他发现远处有一线黑影,十分高兴,心想,也许那里有人能告诉我这个湖和四色鱼的来历呢!黑影逐渐变大,走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一座用黑石建筑的宫殿,两扇大门一闭一开。国王喜出望外,忙走上前去敲门,却不见有人应声,他又敲了两次,里面依然沉寂无声。他想,毫无疑问,这是一座空殿。于是他鼓足勇气,走进大门,来到廊下,提高嗓门叫道:
    “宫殿的主人呀,我是一个异乡人,路过此地。你们有什么吃的东西,可以给我充饥吗?”
    没人回答,他接连喊了三四遍,都是如此。他又鼓起更大的勇气,由廊下一直走到堂屋里。屋里还是没人,可是里面的摆设却整整齐齐。屋外一个宽敞的院子,被四周矗立的拱形大厅环抱着,院中有石凳和喷水池,池边蹲着四个红金狮子,口中喷着珍珠般的清泉。院子上空张着金网,网中禽鸟飞鸣。国王眼见这优美如画的景象,心中顿生疑惑,怎么这里就无人说说这旷野中的山岳。湖泊。宫殿和四色鱼的来历呢?想到此,他感到十分惆怅。便颓然坐在门前,陷入沉思。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哀怨的悲叹。他立刻站起身来,循声找去。只见大厅门上挂着帘幕,他伸手掀起帘幕,发现里面床上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红光满面。体魄健美的青年。国王一见青年,欣喜若狂,忙跑过去问候主人。青年人也问候了国王,并说:
    “欢迎你,只是我行动不便,不能起身迎接你。”
    “青年人,”国王说,“我到这里来,只是想问问你,这个湖和四色鱼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另外,这么宏伟的一座宫殿,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住?你穿得如此豪华,为什么又这样闷闷不乐?”
    青年人听了国王的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下,他放声大哭起来。国王更觉不解,便进一步追问:
    “青年人,你这样伤感,究竟是什么原因?”
    “您看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我为什么伤心了!”青年说着,撩起衣服,让国王看他的下身。
    国王低头一看,才知道这青年从腰部到脚已经化为石头,只有上半身还有知觉。国王看在眼里,愁在心头,跟着青年人一起长吁短叹。他说:
    “青年人,你把新愁添在我的旧愁上面了。我原是为弄清这湖和四色鱼的来历才到这儿来的,可眼下,你的经历又给我一层疑云。毫无办法,一切只有按伟大的真主的安排了。青年人,请先把你的经历告诉我吧!”
    “好吧,”青年人说,“我的经历和四色鱼有着一段离奇古怪的遭遇,如果把它记录下来,对于后人倒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呢。我父亲是这个国家的国王,名叫麦哈穆德。他是这个黑岛的主人。先父执政七十年后死去,我继承了王位。我娶了叔叔的女儿为妻,她非常爱我,如果我不在她面前,她就不思饮食。我们的恩爱生活经历了五个年头。有一天她去澡堂沐浴,我吩咐厨师准备晚饭,待她回来时一同享用。随后,我走进卧室,躺到床上休息,并命令两个宫女在旁侍候。这两个宫女一个坐在我的头前,一个坐在我的脚边。由于妻子不在身边,我心绪不宁,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时,我闭目养神间,听到两个宫女低声细语地聊起来:
    “"哎,麦斯欧德,你看我们的主人有多可怜,他这样年轻有为,竟娶了一个邪恶的女人为妻!,
    “"是呀,愿真主惩罚那个邪恶的女人!我们的主人也太糊涂了,竟一点儿也不去管她!,
    “"你说这话可真该死,如果我们主人知道她每晚都到别处过夜,还能不管吗?只是她每天晚上都用麻醉品使他昏迷过去,他一点儿也不知她的作为罢了。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溜出宫门,直到黎明才回来。她点香在主人鼻前一熏,主人才清醒过来。你说,主人一直这样被蒙在鼓里,又怎么去管她呢?!,
    “听了宫女的窃语,我怒火中烧,顿时头晕脑涨。傍晚,妻子从浴池回来,与我一起吃饭。饭后我们坐了一个时辰,我照例准备睡觉。这时,妻子吩咐仆人给我端来一杯茶水,并亲自递到我的手中。我接过茶,却没喝,趁她不注意时,迅速倒在床底下。然后抹抹嘴,像往常一样倒身睡去。这时,我耳边响起了妻子自言自语的声音:"你就睡你的觉吧,但愿永远不再醒来。我早就讨厌你了,我跟你过够了,你死了才好呢!,说完,她急匆匆地梳洗打扮了一番,换上最华丽的衣服,背上一把宝剑,破门而去。
    “我当即一跃而起,跟踪着她。只见她穿过街道,来到城门前,口中念念有词地说了些什么,铁锁便掉了下来,城门洞开,她便走了出去。我穷追不舍,一直来到一个土墩中,里面有一幢用泥土堆砌的圆顶建筑。她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我轻手轻脚地爬上屋顶,居高临下,密切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原来她是来与一个上下嘴唇突出。奇丑无比。穿着污秽潮湿衣服。躺在甘蔗叶上的黑奴幽会的。
    “她在黑奴面前跪下吻了吻地面,显得畏首畏脚。可是那个黑奴却极傲慢地微微抬头,斜着眼睛,骂道:"该死的东西,为什么迟到了!,
    “"我的主人哟,您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呀,一切都不那么自由!不过,我早已讨厌我的丈夫,不愿意与他共眠,若不是为了您的安全,我早就把他的城市变成一堆废墟了,那时只有猫头鹰和乌鸦在叫唤,只有狼狐横行。,
    “"你这个该死的东西,你不用拿话来搪塞我!我发誓,假如今后你还来得这么晚,我就不再跟你来往啦!,
    “耳听他们这样对话,眼见他们这样肆无忌惮,我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当时,妻子跪在黑奴面前失声大哭,苦苦哀求说:"我的心肝宝贝儿呀,您就是我的主人,若是您恼恨我,那还有谁可怜我呢?要是您遗弃我,还有谁收容我呢?请您可怜可怜我吧,以后我再也不迟到了……,
    “她一直这样苦苦哀求着,一直到黑奴饶恕了她,她才收住眼泪,露出笑容,说:"主人,您这里有什么给我吃的吗?,
    “"你去打开那个铜盆,,黑奴说,"里面有煮好了的老鼠骨头,你拿出来啃去吧;那边土罐里还剩了点汤,拿去喝一口吧!,
    “妻子唯唯喏喏地啃了骨头,喝了残汤,然后爬到黑奴身边。
    “看见妻子那卑鄙下流的行为,我这才认定她原来是个邪恶的家伙。我气得浑身发抖,从圆屋顶上溜下来,冲进屋去,夺过妻子背来的利剑,一剑刺向黑奴,要砍断他的大静脉和大动脉。可是,我的利剑只刺破了他的皮肉和喉管。见他倒地喘气,我就匆匆离去了。不想,待我走后,妻子又把黑奴给救活了。
    “我回到京城,走进王宫,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当我被妻子唤醒时,天已大亮。只见她已剪去头发,换上丧服,对我说:
    “"丈夫,我这样做,不能怪我,因为有人告诉我,说我母亲病逝,父亲战死,我的两个兄弟,一个被毒蝎蜇死,一个持续发高烧,医治无效而死。遭遇这么多的不幸,我怎能不哀悼守孝呢?,"我不想再管你了,,我平心静气地对她说,"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从此她终日伤心地哭个不停。一年后,她对我说:"我想在王宫里建筑一座像陵墓似的圆顶房屋,让我独自在里面守孝,并为之取名为哀悼室。,
    “"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于是,她就在宫中建了一座圆顶的房屋,取名为哀悼室。然后,她把那个被我用利剑刺伤的黑奴弄到里面养伤。那黑奴虽然还活着,却成了一个不中用的残废,自从挨了我的剑后,他只能喝些汤水,病弱得不能开口说话。可是,我妻子却每日早晚低三下四地送汤水侍候他。我一直置之不理,让她这样又过了一年。一天,趁她没注意,我尾随她走进哀悼室,看见她跪在地上悲哀地哭泣,说道:
    “"我的心肝宝贝呀,您为什么离开我?您如果去了,我也不再活在人间,因为除了您,这里我无人可爱。无论您走到哪里,请带走我的灵魂和躯体;无论您安居在哪里,请在您的身边埋下我的躯体;当您站在我的坟前呼唤我的时候,我的骨头就会发出呻吟与您的呼唤对应。,
    “听了她的祈求,我闯到她面前,愤怒地斥责道:"你这是忘恩负义的荡妇之言!,
    “她一骨碌站起来,狂叫道:"好呀,是你砍伤了他,让他三年来不死不活地受苦难!,说完,她连念咒语,我听不明白,只听她最后说:"凭着我的法术,你的下半截身体变成石头吧!,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我的下身果然变成了石头。从此,我站不起来,也睡不下去,既不是断了气的死人,又不是行动自如的活人。我的下身变成石头后,整个京城,包括街道。庭园,也都中了她的魔法。原来住在京城里的信仰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和拜火教的四类教徒变成了四种颜色的鱼。伊斯兰教徒变成白鱼,拜火教徒变成红鱼,基督教徒变成蓝鱼,犹太教徒变成黄鱼。城周围的四个岛屿变成了四座山,围绕着湖泊。
    “打那以后,她千方百计地折磨我,每天来抽我一百鞭,打得我鲜血淋漓,不省人事。不仅如此,她抽打我之后,又在我身上披一块毛巾,再把这件华丽的衣服罩在外面。”
    年轻人讲到这里,伤心得几乎气绝。国王抬头看着他说:
    “年轻人,你的话解除了我的疑虑,却又为我的旧愁增添了一重新愁。不过,你告诉我,那个女人在哪儿?受伤的黑奴住在哪儿?”
    “我的妻子住在隔壁的大厅里,黑奴就住在哀悼室中的坟墓里。她每天日出时到这儿来,先脱掉我的衣服,抽我一百鞭,打得我痛哭流涕,高声惨叫。待我不能动弹时,她才到黑奴住的哀悼室里去侍奉他。”
    “年轻人,我一定要替你做一件功德无量而又永垂青史的好事。”
    国王陪着年轻人说话,直到深夜。次日黎明前,国王起床,脱掉衣服,光着身子,手执宝剑来到哀悼室,只见里面点着蜡烛和香,桌子上放着药膏。他走过去,一剑砍死黑奴,把他的尸首背出来,扔进宫中的一眼井里。之后,他又回到室内,把黑奴的衣服裹在身上,手中紧握宝剑,倒身睡去。
    大约一小时后,天色微明,那个恶毒的妖妇来了。她先脱去丈夫的衣服,用鞭子抽打他,把他打得血肉模糊,苦苦哀求:“求你别再打了,这已经够我受的了!可怜可怜我吧!”
    “你可怜过我吗?你曾为我而谅解我的情人吗?”随着他的哀求声,她打得更厉害了。她打累了,才给他披上毛巾,又把锦袍罩在外面。然后,她端起汤水向哀悼室走去。
    一进到哀悼室里,她就放声痛哭起来,边哭边热切地说:
    “我的主人呀,你有什么心事,请对我讲吧!”
    国王压低了嗓音,模仿着黑奴的口吻说:“哎呀,哎呀,毫无办法,只求伟大的真主援救了。”
    她猛然听到黑奴开始说话了,欣喜若狂,大叫一声,昏过去不省人事了。过了一会儿,她苏醒过来,说:
    “我的主人呀,您真的能够说话了吗?”
    “你这个讨厌的东西,是你使我病到这种地步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
    “因为你每天鞭苔你的丈夫,他的哭喊哀告声搅得我无法睡觉和休息,他的诅咒和祈祷声也使我终日不得安宁。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我早就恢复健康了!也正是为了这个,我才不想理你的。”
    “既然如此,看在您的面子上,我饶恕他吧。”
    “你就饶了他,恢复他的原形,也好让我安静些。”
    “遵命!”说着,她匆忙走进宫去,取来碗,装满水,念了咒语,碗中的水便咕嘟咕嘟地沸腾起来。她把水洒在她丈夫的身上,口中念道:
    “凭着我的法术,让你恢复原形吧!”
    她说罢,年轻人顿时恢复了健康,站立起来,显得十分高兴的样子。她却厉声喝道:
    “滚出去!以后不许你再到这儿来,否则我就杀掉你!”
    待青年离开宫殿后,妖妇才从从容容地走进哀悼室,娇声说:
    “出来吧,我的主人,让我好好看看你,为你的健康而高兴吧!”
    “你都干了些什么?”国王仍用微弱的声音说,“你这样医治我,解脱了你丈夫,只是治标,却并未治本呀!”
    “我的心肝宝贝呀,您说吧,怎样才能使您彻底恢复健康呢?”
    “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城里和四个岛上的居民都叫你变成了鱼类,还在苦难中,每天夜静更深之时,湖中的鱼都从水中伸出头来,大声祈祷和诅咒你,使我根本无法安睡,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健康又如何能恢复呢?去吧,你快去解救它们,再来找我吧!”
    “主人呀,”妖妇高兴地满口答应,“以我的头颅和眼睛发誓,我马上就去。”
    她飞快地跑到湖边,掬起一捧水,念了一段咒语,湖中的鱼便把头伸出水面,摇动起来,不一会儿,都变成了人。人们摆脱了魔法,城市和岛屿也都恢复了原状,街道和市场顿时兴旺繁荣起来。
    这时,妖妇回到哀悼室,叫道:“亲爱的,一切都遵照您的意愿办妥了,把您那高贵的双手伸出来吧,让我拉你出来。”
    “靠近点!”国王低声说道,旋即抽出宝剑,猛然一剑刺穿她的胸口,接着将她斩为两段。国王走出哀悼室,来到宫外,找到青年王子。他们欣喜万分,热烈拥抱。国王祝贺青年摆脱了魔法,青年感激国王拯救了他们,除恶安良。
    “你愿意留在本国,还是愿意随我到敝国去?”国王问青年王子。
    “陛下,您知道我们两国之间的距离吗?”
    “两天半的路程吧。”
    “陛下,您该明白了,从这儿到贵国去,即使不停步地走,也得走整整一年的时间。您当初到这儿来只用了两天半,是因为敝国受了魔法的缘故。陛下,今后我永远也不离开您了!”
    “我还没有孩子,今后你就是我的儿子了!”
    两人进了王宫,青年王子吩咐他的侍臣替他准备行装,尽快把国王在旅途中需要的一切都准备齐全。青年王子这才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挑选了十名精壮的侍从,携带许多贵重的礼品,与国王一块儿动身。
    他们日夜兼程,整整走了一年,终于到达国王的京城。
    国王平安归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全国各地,使绝望中的臣民百姓精神为之一振。人们欢呼雀跃,纷纷出城迎接。他们跪倒在国王面前,吻着地面,祝他平安归来。国王在宰相和众臣的簇拥下进入王宫,坐在御座上,向宰相和在座的侍臣们谈了青年王子的遭遇。随后,国王命令设宴招待青年王子。席间,他吩咐宰相把那位渔夫叫来。
    宰相领命,找到那个因他而使一个国家的人民得到解救的渔夫,带他进宫拜见国王。国王询问他的情况,问他有几个孩子。他回答说,家中有一儿两女。于是,国王选他的大女儿为王后,把他二女儿许配给青年王子,派他的儿子掌管国库。同时,国王委派宰相去做黑岛国的国王,吩咐同来的侍从跟随回去。同时,还选派了其他掌管各部门事务的官吏。宰相奉命,吻了国王的手,立即动身上任去了。
    从此,渔夫一跃而成为国戚,一家人过着高贵的生活,享尽荣华富贵。国王和青年王子公正地治理国家,使百姓们安居乐业。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