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法和哈里发-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哈利法和哈里发

    从前,在巴格达住着一个渔夫,名叫哈利法。他一贫如洗,连一日三餐都难以保障,更谈不上娶妻成家了。
    一天,他照例起得很早,背起鱼网,出城来到底格里斯河边,抖擞精神,向河里连撒两网,却毫无收获。他毫不气馁,又继续撒网,连续十次都一无所获。这时,他才感到悲从心中来,一种无可言状的失落感,促使他仰天长叹:
    “我的伟大的。至高无上的安拉啊,我已经竭尽全力,还是无食饱腹。无衣裹身,叫我如何是好?我知道真主是无所不能的,凡是真主要的,就一定会出现,凡是真主不要的,就一定不会出现,谁也不会阻止他的意愿。我恳求真主赐给我所急需的衣食吧!”
    说着,他又用力向河里撒下鱼网,紧紧地拉住绳子,耐心地等待了一会儿,然后充满信心地收网。这次鱼网似乎挺沉,他小心翼翼地把鱼网提出水面,一看,网中一条鱼也没有,却有一只瞎了一只眼的跛脚猴子。
    毫无办法,渔夫把猴子拉到河边树下,把他的脖子用绳子套住,牢牢地拴在树干上,然后,他举起干树枝,就要打猴子出气。正在这时,那独眼猴子突然说话了:
    “哈利法,你别打我,因为,打我对你来说是徒劳无益的。你应该抓紧时机,赶快去撒网,真主会赏赐给你衣食的。”
    听了猴子的话,渔夫觉得它说得有理,便扔掉树枝,抓起鱼网,继续向河里撒去。这次他觉得鱼网比上次还沉重,不禁高兴起来,心想,也许这是一条大鱼呢!他使出更大的力气,更加小心地拖网上岸,一看,鱼网中又是一只猴子!只见它龇牙咧嘴。流着眼屎。穿着一件褴褛衣衫。他气极了,把第二只猴子拉到树下,也牢牢地拴在那里,举起干树枝,就要狠狠打去,以解心头之怨气。
    “哈利法,”第二只猴子也说话了,“你狠命地打我,肯定是无济于事的,倒不如再继续撒网,也许会有更好的收获。”
    渔夫无可奈何地又回到河边撒网,这回他感到更重,便使出全身力气往上拽。结果,还是一只猴子。只见他浑身上下的毛皮都是红色的,身穿蓝色的小袄,手脚还染了指甲,描了眼眉,画了眼影。渔夫哀叹道:
    “今天我这是怎么啦,仿佛我不是来打鱼的,而是来捞猴子的!”
    他正要去拉猴子,把他拴到树干上去,那猴子就开口说话了:
    “哈利法,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我怎么会认识你呀?”
    “我是钱商赛尔多的猴子呀。”
    “你在他那里都干些什么?”
    “我上午陪伴主人,帮他赚五元钱;午后也陪伴他,再赚5元钱。”
    听了这只猴子的介绍,渔夫对第一只猴子说:“你瞧瞧人家,多少还能帮主人赚些钱;你呢,只会给我带来晦气!”
    说着,又要用干树枝打它。这时,第三只猴子说:“哈利法,请高抬贵手!请随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渔夫又扔掉树枝,跟它来到河边。
    “你不必着急打我们,”它说,“我们在这儿等你,你再去撒网,不论打捞上来什么,你都拿到我们跟前来,那时,我还有话对你说。”
    渔夫半信半疑地将鱼网向河里撒去,等了好久,才慢慢收网。捞上来一看,是一条圆头大尾巴鱼,头像胡芦一样圆,眼睛像金币在闪烁着光芒。虽然他从未见过如此怪模怪样的鱼,但总算捞上鱼来了,还是高兴得不得了。他把这条鱼拿到那猴子面前,猴子问他:
    “哈利法,说说看,你打算拿这条鱼做什么用?你又怎样处置我们呢?”
    “我觉得你这只猴子还算有用,打算留下你,每天供你吃喝。而那两只猴子什么用也没有,我想打死它们算了。”
    “你既然选择了我,准备将我留下,那么你就该照我的话行事。你用一根绳子,把我拴在树上,然后你走到河的中游,把网撒在河中。等会儿收网时,你将会捞到你从未见到过的。非常美丽的鱼儿。你把鱼儿带来见我,我自有话说。”
    渔夫依照猴子的话去做了,结果打上来一条绵羊般大的白鱼,头像羊头,尾如羊尾,只有身体像鱼,形状异常稀奇古怪。他带着大白鱼来到那只猴子面前,猴子对他说:
    “你甭管我们,快去打些嫩草来,在篮子底部铺上一些,把鱼放在草上,上面再用草盖好,然后把鱼背到城里去,一直走到钱市,到钱商赛尔多的铺子前。你把篮子放到他的面前,就说这是专门为他捞的鱼,并对他说,你从河边一直走到他的铺子里,别人并没发现。他若收下鱼,给你一枚金币,你千万不要接受,他给你两枚金币,你仍不要。总之,他无论给你什么,你都一概拒绝,就是给你跟鱼儿同等重量的黄金你也不要。那时,他就会问你到底要什么?你就对他说只要他说两句话,让他当众宣布把他自己的猴子和运气同你的猴子和运气交换,作为鱼儿的代价。如果这样做了,从今往后,我日夜陪伴你,每天让你净赚十枚金币。同时让这个瞎了一只眼的跛脚猴子陪着钱商,让他倒霉。蚀本。哈利法,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吧!我保你以后财运亨通,日益发达起来。现在,我的话说完了,你就把我们全都扔进河里去吧!”
    渔夫依照那猴子所说的话,把所有的猴子都推到河里去。将鱼洗干净,打些嫩草,将鱼放进篮中。然后,背着装鱼的篮子,一直走进巴格达城中。不管谁打听什么,他一律不予理睬。
    渔夫径直来到钱商铺子前,见那钱商坐在铺中,斜靠在丝绣的大圆枕头上,前面摆着两个钱柜,一个金质的,一个银质的,手下婢仆成群,俨然一副帝王的派头。
    他正上下打量着钱商,不料,钱商对他像久别重逢的好友般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啊,哈利法!欢迎你!你有何事尽管说,我包你满意!”
    “是这么回事,今天早晨我到底格里斯河去打鱼,一网打得这条鱼。”说着,鱼夫将篮中的嫩草拨开,将鱼儿放在钱商面前。
    “太好了!”钱商一见那条鱼,高兴得拍手叫好,说:“你背着这条鱼从河边来,路上有人瞧见了没有?”
    “除你之外,没有任何人瞧见过它!”
    “好吧,这条鱼我要了。”钱商说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递给渔夫,说:“,给你这枚金币,作为报偿吧!”
    渔夫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黄灿灿的金币,高兴极了,接过金币,回头就走。可是,他刚走了几步,猛然想起猴子对他说过的话,便转回来,把那枚金币扔到钱商面前,说:
    “怎么,你想奚落我吗?还我的鱼儿吧!”
    钱商认为他嫌钱少,又掏出一枚金币给他。
    渔夫不接受。钱商灵机一动,说:
    “你是不是不喜欢金币?要不,把金币兑换成银币,你就会满意了吧?”
    “我既不要金币,也不要银币,只要你还我那条鱼!”
    钱商又掏出三枚金币,往渔夫手里塞。可是,渔夫却死活不接受。钱商气得浑身发抖,暴跳如雷地吼道:
    “哈利法,你这人真不识好歹,你这条鱼是一钱不值的,我花了五个金币收买,算是大大地抬举你了。怎么,你还异想天开!好吧,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多少钱吧?!”
    “多少钱我都不卖,只要你说两句话就行了!”
    钱商认为渔夫的这个要求,无异于是对他人格的污辱,气得浑身发抖。他唤来几个膀大腰圆的仆人,说:
    “来呀,你们给我狠狠地揍这小子!”
    仆人们不敢怠慢,一齐动手,把渔夫翻倒在地,拳打脚踢地把渔夫打了一顿。钱商以为他被制服了,又问他:
    “现在怎么样了,该听从我的吩咐了吧?”
    “不管你如何折磨我,我始终还是那句话,要么你把鱼儿还我,要么你到闹市上,当众宣布,说你愿意拿你的猴子和运气跟我的猴子和运气交换,就成了。”
    “这有何难!我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求呢!原来是这么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于是,他和渔夫来到市中,当着众人说:
    “诸位商贾小贩们,请各位作证,我拿自己的猴子和运气跟这位渔夫的猴子和运气相交换!”
    宣布完毕,钱商对渔夫说:“我已当众按你的要求宣布啦,你还有什么要求?”
    “没有啦。”
    “那就再见啦!”
    渔夫带着鱼网和篮子又回到底格里斯河边,继续打鱼。他撒下网,等了一会儿,收网时觉得很沉重,便用力把网拖上岸来,一看,网中装满各种各样的鱼,他高兴极了。
    这时,不少人围拢来,争着抢着买他的鲜鱼,一人买一个金币的鱼,当天共挣了十个金币。从此,他每天打鱼。卖鱼,每天总有十个金币的收入。这样,十天后就积蓄了一百个金币。
    这位渔夫居住的巷子里,住着许多富商巨贾。一天夜里,渔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总在想,我在这个巷子里是穷得出了名的人,如今时来运转,每天打鱼卖鱼,竟也得了一百金币,实际上已跻身于那些富人的行列之中。可是,这种突然富裕起来的现象终有一天会被人们发现,而且总有一天会传到统治者哈里发拉施德的耳中。也许哈里发要来找我,向我借贷呢!那时,我只好对他说:“众穆民的领袖啊,说我有一百金币,那简直是一种谣言,我是个穷人,哪能有那么多的钱呢?”哈里发听了我的话,也许很扫兴,也许很忌恨,他会把我交给总督。那时,总督就会命人对我严刑拷打,逼我招供,交出金币,说这么多钱来路不明,没收充公。我若辩解,必遭更加严酷的毒打,不如现在早做准备,用鞭子抽打自己,也好适应总督日后命人鞭打我。
    渔夫这么想着,还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拿出皮鞭往自己身上抽打,边抽边呻吟。哭诉:
    “哎哟,以真主的名义发誓,我是个穷渔夫,多少年来打不上什么鱼,拿什么去卖钱呢?”
    这时正值夜深人静,渔夫鞭打自己的声音和痛苦的呻吟声,被附近的富商巨贾听到了。人们以为他家里遭了劫,盗贼正在折磨他呢,便纷纷赶到渔夫的陋室前,人们从门缝和窗户惊诧地看到渔夫正在赤裸裸地鞭打自己呢!众人忙敲门入室,问道:
    “哈利法,你这是怎么啦?”
    “诸位,”渔夫忙穿好衣服,十分悲伤地说,“我多年来省吃俭用,节衣缩食地好不容易积下几个钱,可是我就怕传到哈里发拉施德耳中,他必令我进宫,向我索钱。那时,我必然矢口否认。在这种情况下,他必让总督差人严刑拷打我。因此,我不如早做准备,鞭笞自身,以适应不测呀!”
    众邻里听罢,个个忍俊不禁,埋怨道:“你这无异于"杞人忧天,,自寻烦恼,反而吵得我们心烦意乱,不得安宁。你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否则你的财产和生命真的不保险了!”
    渔夫听了邻居的劝告,丢掉鞭子,解衣就寝。翌日晨,他刚要出门打鱼,突然想到这十天来辛勤打鱼得来的一百金币摆在家中,万一被盗,岂不遭殃。于是,他把金币取出装进钱袋中,系在腰间。可又一想,这样也不妥,因为系在腰间万一被人看到,小偷会窥探我的行踪,到时会对我下手,那时岂不人财两空。他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把金币缝在长袍的衣领上。一切安排妥当,他才带着鱼网。篮,出门打鱼去了。
    到了底格里斯河边,他撒下网,却一条鱼也没打上来,他换了个地方撒网,仍然一条鱼也没打上来!于是,他沿着底格里斯河一直打下去,直至离巴格达城很远的河段,还是什么也打不上来。最后,他气急败坏地说:“不管怎样,今天我只打这最后一网啦!”他怒气冲冲地用尽平生之力将鱼网向河中撒去,不料,他穿着的长袍的衣领开线了,里面装着的一百个金币的布包撒落河中,瞬间被河水冲走。他见钱袋被冲走,便不顾一切地脱掉衣服,跳进河中,跟踪而去,沉浮数次,弄得精疲力竭,却一直未捞到那包金币。他万分沮丧地回到岸上,一看,他那鱼网。篮还在,可衣服却不翼而飞了。他坐在岸边,悲泣一会儿,没办法,只好将鱼网披在身上,像一匹掉队的骆驼似的,在迷途中漫无目的。失魂落魄地走着。
    话说哈里发拉施德有个朋友叫卡尔努,是巴格达名闻遐迩的珠宝巨商。由于卡尔努充任哈里发拉施德在生意场中的代理人,所以,上自巨商大贾,下至普通掮客,无论是古玩名画的交易,还是奴隶婢仆的买卖,无不走他的门路,经过他过目点头后,方能成交。
    这一天,一个经纪人带着一个身材窈窕。面如芙蓉的绝代佳人来到卡尔努的铺中,要他估价。卡尔努仔细观察。询问了姑娘的情况,发现她不仅相貌美丽,而且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所不晓。卡尔努当即出五千金币买下这位姑娘,又用一千金币为她制备了衣冠首饰,然后,带她进宫,献给哈里发拉施德。
    哈里发拉施德顿时就被姑娘的美丽所吸引,继而用各种问题来考验她,得知她才华横溢,不同凡响,便将她留下,共赏卡尔努一万金币。
    从此,哈里发为姑娘取名卡尔白,撇开王后和其他宫娥妃嫔,终日沉溺于卡尔白,寸步不离。除每周星期五匆匆到清真寺参加聚礼外,其余时间都在后宫混日子,疏于朝政。朝臣们惴惴不安,劝谏无效,只好向宰相张尔蕃诉苦。宰相也只能在聚礼日到清真寺里,趁机谒见哈里发,耐心地劝说他不要荒疏朝政,而只迷恋女色,说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最后说:
    “陛下应该知道,古往今来,公子王孙们引以为荣的寻乐方法,不外上山狩猎。陛下若能外出打猎,欣赏大自然的风光,对贵体必有益而无害。”
    哈里发低头沉思良久,觉得宰相言之有理。便说:“那好吧,明天我们就去上山打猎吧!”
    翌日清晨,哈里发和宰相各骑一匹骏马,出发狩猎。前面有侍卫开道,后面有卫队守护,一行人马一直开到山中。哈里发骑在马上,手搭凉棚,往山上看去,猛然发现山顶上有个人影,不禁失声叫道:
    “你们看,山顶上有人!”
    “是的,那人也许是个看山人,我们可以向他要点水喝,今天可太热了。”
    哈里发快马加鞭,率先跑到山顶上,把宰相和众侍卫甩在后面,发现山顶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渔夫哈利法。只见他蓬头垢面,神志恍惚,身上只披着一张鱼网,人不像人,兽不像兽,好生奇怪,便问:
    “你是何人,为什么如此模样地独自坐在这儿?你的衣服呢?”
    哈利法听了哈里发的问话,疑心他是从岸上拿走他衣服的人,便猛然抓住马缰,说道:
    “你这人,别开玩笑了,快把衣服还我!”
    “凭着真主发誓,我从没见过你的衣服,也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哈里发说着,脱下自己的绣花袍子,递给哈利法说:“你先穿上这件大袍吧!”
    哈利法接过哈里发递过来的绣花袍子,不屑一顾地说:“谁希罕你这件斗篷,我那件大袍比你这件要贵十倍呢!”
    他穿上绣花大袍,觉得太长了些,便从篮里取出剪刀,不由分说,咔嚓几剪刀,把漂亮的绣花大袍弄成了个齐膝长的短裙。他问哈里发:
    “看起来,你穿着豪华。面色红润,不知你每月能挣多少钱?”
    哈里发见此人疯疯癫癫,便开玩笑说:
    “每月十枚金币。”
    “哈,真可怜,十枚金币这区区小数,只抵我一天的收入呢!这么着吧,因为我可怜你,愿意为你指出一条生路,我收你做我的仆人,随我到山后底格里斯河里打鱼,让你每天赚五枚金币,怎么样?”
    “那太好了!”
    哈利法领着哈里发来到河边,教哈里发如何撒网。久居宫中的哈里发觉得渔民生活甚为有趣,便耐心地学着。他鼓足勇气将鱼网撒向河里,等了一会儿,开始收网,觉得十分沉重,怎么扯也扯不动。哈利法跑上来,帮他拉网,还是扯不动。他急中生智,让哈里发将他的坐骑牵过来,把绳子的一头拴在马上,牵着马一拉,那鱼网才被拖上岸来。一看,呀,原来鱼网中满满的,各式各样的鱼儿欢蹦乱跳着。哈里发见此情景,不禁拍手叫好。哈利法却不屑一顾地说:
    “这算什么!真是没见过世面!这样吧,我在这儿看守鲜鱼,你骑马到市里去买几个大筐来装鱼,然后,我们将鱼儿驮进城里,去卖个好价钱。你负责掌秤,我来收钱,这么多的鱼,总可以卖上二十枚金币呢!”
    正在兴头上的哈里发对哈利法的话百依百顺,骑上骏马便往城里跑去,一路上越想越有意思。不觉,哈里发与赶上来的宰相和众侍卫碰上了。宰相问:
    “陛下去讨水喝,不知为何去了这么久?”
    哈里发哈哈大笑了一阵,遂将他与渔夫哈利法的交往经过诉说了一遍。最后对宰相说:
    “那个渔夫还在河边等着我呢,这么着吧,我打鱼打累了,你让侍卫们到渔夫那里,谁从他手中给我拿一尾鱼来,我就奖赏他一个金币。”
    宰相把哈里发的旨意传达给侍卫队官兵们,众人一哄涌向河边,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渔夫的鱼一抢而光。还吵吵嚷嚷,几乎打起架来。渔夫见势不妙,便一只手捏住一条鱼,跳到河里避难。可是,有个侍卫队的官员因为他骑的马在路上撒尿,来晚了一步,见鱼儿已被抢光,正在懊恼之际,猛地看见躲在河中的渔夫手中有鱼,便让他上岸来。哈利法不干,他就抓起一根短棒,准备动武。渔夫见势不妙,只好将鱼儿扔给他。这侍卫官一下子得了两条大鱼,心中感谢,便上前对他说:“多谢你的鱼,等我得了赏钱一定分你一半。”
    待侍卫官兵们都举着鱼跑回去领赏,渔夫慢吞吞地从河里爬上岸来。他唉声叹气地掮起鱼网。提着篮子往回走。在巴格达城中,人们见他身穿哈里发的宫服,又羡慕,又惊奇,不解其意。待他走进巷口,一个经常替哈里发缝纫的御用裁缝发现他身上穿的这件价值千金的宫服,便对他说:
    “哈利法,你的运气不小呀,能穿上这样的大袍!”
    “你这人真是少见多怪!这是从一个跟我学打鱼的人手里得到的。他拿了我的衣服,这件斗篷只是一个抵押罢了!”
    哈里发原来不过是听宰相的忠言,外出打猎消遣,不期而遇渔夫,打了一网鱼,快乐了一阵子,恢复正常状态,认真临朝听政。治理国家大事。美女卡尔白为此声名大振。
    王后对此却不以为然,因为她眼看哈里发被卡尔白迷住,心中燃起了嫉妒的火焰,终日如坐针毡,惴惴不安。她一直在伺机等哈里发离宫时,要给卡尔白一点颜色看。
    这次,她听说哈里发要外出打猎,喜不自禁地吩咐婢仆收拾打扫,使宫室焕然一新,她令人将宫内布置得富丽堂皇,并准备了各种山珍海味,还专门制作了一盘可口的甜食,在里面放入烈性的麻醉药。一切准备停当,她便差人去请卡尔白来赴宴。
    卡尔白听说王后有请,便立即动身,赶来赴宴。她在跪拜了王后,说了些赞美颂扬之词后,便谦和地站在婢仆群中,小心翼翼地侍候王后。
    王后坐在正中,大模大样地抬头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哈里发所宠幸的这位美女,只见她月儿般秀丽的脸颊,洁白如同凝脂的额头,细腻而丰满的双腮,柳叶般的眉,鲜红的唇,明眸皓龄,眉喜眼笑,楚楚动人。她的言行举止,又十分得体,致使所有与她见面的人对她无不肃然起敬,顿生爱意。可是,这一切对王后来说,如乱箭穿心,难以忍受了。
    “你好,卡尔白小姐,”王后脸上强颜欢笑地说,“竭诚欢迎大驾光临,快过来坐。听说你技艺超群,何不就此良机,为我们弹奏演唱一曲呢。”
    “只要王后喜欢,我也只好献丑了。”
    说完,卡尔白坐下,拿起小鼓,边敲边唱,她的歌声抑扬顿挫,十分动听。唱了几曲,她又换上横笛,吹了几曲;又换上七弦琵琶,边弹边唱,一口气弹唱了二十四个调子。在场的人无不屏声静气,飘飘然被陶醉了。继之,她又起身,施了大礼,翩翩起舞,举手投足,美妙无比。王后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感叹,难怪哈里发宠爱她,原来她不仅长得美,而且技艺超群。
    卡尔白表演完毕,坐在一旁,婢仆们为她摆上宴席,陪王后一起吃喝。最后,王后示意为她端上甜食,她只吃了一口,便立即栽倒在地,昏迷不醒。王后当即令人把卡尔白抬到另一间屋子里。此后,王后令仆人准备个木箱,又让人赶砌了一座假坟,同时安排人到处散布卡尔白噎死的消息。
    王后的阴谋诡计刚刚布置完毕,哈里发一行打猎归来。他一进宫,首先关切地询问卡尔白的情况,一个受王后指使的侍从回禀道:
    “卡尔白噎死啦!”
    “什么?!”哈里发一听,龙颜大怒,一脚将那侍从踢倒在地,叫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发疯似的在宫里东跑西闯,逢人便问卡尔白的下落,答案都是一样的。他又问:
    “那她埋在什么地方?”
    侍从带他来到那座假坟前。哈里发狂吼似的大叫一声,扑倒在地,悲哀啼哭不止。
    王后一直窥探着哈里发的举止,明白自己的阴谋已经得逞,便让心腹侍从把昏迷中的卡尔白装进木箱,关锁起来,抬出去卖掉。侍从领命,不敢怠慢,偷偷地抬着木箱到市上拍卖。
    渔夫在家中稀里糊涂地睡了一夜,天已大亮了,他才醒来,自言自语道:
    “今天最好先去找那个侍卫官,也许他拿了两条大鱼,会赏我几个钱呢!”
    于是,他来到王宫门前,恰好碰到那个侍卫官在那里指手画脚地让侍卫们干活呢。他上前打招呼,那侍卫官果然认得他,彼此寒暄一番后,侍卫官就把手伸进口袋里,刚要掏钱给他,恰好宰相走来,他只好马上迎上前去,陪宰相去了。渔夫等了好一阵子,也不见他转来,便壮着胆子走上前。侍卫官见机行事,问宰相:
    “相爷还认得此人吗?”
    “不认识。”
    “相爷有所不知,他就是昨天在底格里斯河里打鱼的那个渔夫。”
    “原来如此,那我知道此人。今天他来找你,一定有什么需要,你应该帮他解决才对。我可以告诉你,他还是哈里发陛下打鱼的师傅和伙伴呢。今天一早,陛下就焦虑不安,十分忧伤苦闷,我们都束手无策。也许这位渔夫能为陛下排忧解难。这样吧,你先留住他,待我去禀告陛下,再带他去谒见陛下,但愿他能给陛下带来快乐,忘掉失去卡尔白的痛苦呢!”
    宰相进宫禀告哈里发。侍卫官留下渔夫,那渔夫埋怨道:
    “这算什么事呀,我是来找你讨点什么奖赏的,你倒好,不仅不给钱,反而把我给拘留起来了!”
    说着,渔夫站在宫前又哭又闹。
    宰相回到王宫,见哈里发依然愁眉不展,便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说道:
    “陛下,刚才我在宫门外,碰见那个名叫哈利法的渔夫,他面有难色,对陛下颇有微词。他说:"我辛辛苦苦地教会他打鱼,结果获得了丰收;我诚心诚意地让他去市里买几只筐来装鱼再去卖,他却一去不返。如此不讲信义的人,真不够哥们儿!,陛下倒不妨再找他聊聊,否则,就让他去找新伙伴算了。”
    “你说那可笑的渔夫现在就在宫门外吗?”哈里发一听到宰相提起渔夫,就觉得好笑,心头的郁闷一下子解开了,身心为之轻松了许多。
    “是的,他站在宫门外没走呢!”
    “宰相,他是个很有趣。也很诚恳的人,我们不能亏待他,他如有什么困难,我一定要帮助他。作为一国之君,我可以使他遭遇灾难,终生受苦,也可以使他一帆风顺,坐享其成。”
    说着,哈里发拿起一张白纸,将它撕成小片片,然后递给宰相,说:
    “你在纸片上写明二十种级别,从最低拿一枚金币的差使起,直至拿一千金币的一国之君止;同时,你替我规定二十种惩治条例,从最轻的革职起,直至最重的处死止。你把这些都分别写在小纸片上吧。”
    宰相遵旨照办。哈里发又对宰相说:“你去把那个渔夫叫过来,让他从这些纸片中抽出一张,然后按照纸片上所写的指示来决定他的命运。”
    听了哈里发的话,宰相心中不禁一阵紧张,他想,这种游戏未免过于轻狂草率了,万一渔夫抽到的纸片上写明应得到哈里发的御位怎么办?难道堂堂的一国之君,就凭这小小的纸片,就轻易地易位吗?转念一想,兴许那个可怜虫抽到的纸片上写着绞死或割头之类的处罚条例而遭杀身之祸呢。不管怎么说,是祸,是福,都只好听凭伟大真主的安排了!于是,他来到宫门外,一把扯住渔夫,就往宫里走。那渔夫高声叫道:
    “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们无理拘留我不说,还要把我抓进去!”
    渔夫被带到哈里发的御座前,惊奇地发现昨天跟他学习打鱼,与他谈笑风生的人,如今正襟危坐在宝座上,便百思不得其解。
    “过来,”哈里发向他招招手说,“你从这些纸片中抽一张吧。”
    “怎么,”渔夫更奇怪了,说,“你昨天跟我学打鱼,今天又改学星相占卜了?不过,你得明白,朝三暮四不务正业的人,到头来将会一事无成的。”
    “少废话!”宰相忙上前制止他,说,“陛下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渔夫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走上前去,随便抽出一个纸片,递给哈里发。哈里发接过纸片,又转递给宰相,让他去看看上面写着什么?
    宰相忐忑不安地展开纸片。哈里发问:
    “快说呀,上面写的什么?”
    “重责一百大板!”
    哈里发表示一定要按纸片上的指示,一丝不苟地去做。于是,宰相令仆人们翻倒渔夫,狠狠地打了他一百大板。渔夫平白无故。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痛打,心中实在委屈得很,爬起来,高声叫道:
    “这种万恶的把戏,必遭天诛地灭!”
    “启禀陛下,”宰相进言,“希望您开恩,再让他抽一张纸片,也许他走运,能得到什么奖赏呢。”
    哈里发恩准。渔夫怒气冲冲地又抽出一张纸片,宰相接过来,一看,念道:
    “什么也不给渔夫。”
    “那就让他到别处去试试运气吧。”
    “陛下,请您再让他抽一张吧,也许他时来运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好吧,那就让他再抽一次吧!”
    渔夫抽出第三张纸片,上面写着:“给渔夫一枚金币。”
    宰相对渔夫说:“我竭力让你获利,可是真主却只给你一枚金币。”
    “是啊,”渔夫感叹道,“挨了一百大板,得一枚金币,这个买卖倒也不错啊!真是妙不可言呀!”
    听了渔夫的话,哈里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宰相把渔夫带到宫门外。那位侍卫官见渔夫出来,便迎上前去,问道:
    “渔夫,陛下赏你啦?快把陛下赏你的礼物拿出来让我们也开开眼!”
    “你算说对了,我挨了一百大板,得了一枚金币的报酬。好吧,你和我一块儿分享吧!”
    渔夫说着,把金币扔给侍卫官,挥泪而去。侍卫官明白他受了委屈,连忙追过去,伸手掏出一个红色钱袋,里面共有一百金币,他把钱袋塞进渔夫的手里,说:
    “渔夫,这些金币是给你的鱼钱,你都拿去吧!”
    渔夫收下侍卫官给的一百金币,拿着哈里发给的一个金币,高兴地往回走。当他路过集市时,恰好遇见一大堆人围着,便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人群当中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头站在那里,旁边放着一个木箱,箱上坐着一个仆人。只听老人用沙哑的声音叫道:
    “各位,这个锁着的木箱是从王后那里抬出来的,谁能出个好价钱,真主就会赐给他吉祥如意!”
    “我出二十个金币。”一个商人出价。
    “这是一桩冒险的事情,我愿出五十个金币。”另一个商人说。
    “我出七十个金币。”
    “我出一百个金币!”
    这时,渔夫挤到前面说:“我出一百零一个金币!这是我的全部财产!”
    商人们听了渔夫的话后,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有人说:
    “得了,一只箱子,一百零一个金币卖给他好了!”
    老人说:“好吧,渔夫,就这么成交了!你来付款吧,这箱子归你了!”
    哈利法付了钱,办了交换手续。仆人回宫向王后汇报了详情。王后听了甚为高兴。
    渔夫把木箱顶在头上,一步一停地好不容易才把它弄回家。他放下箱子,喘着粗气,心想,自己真是鬼使神差,花那么多的钱,买只木箱回来。他见木箱锁着,又想,兴许箱中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然,不会这么沉呀!
    他想打开木箱,却怎么也打不开。夜深了,他困乏极了,想睡觉,可是斗室里全被木箱塞满,只好爬到木箱上休息。可是,他刚躺下,就听到木箱中有响动。他这一惊不小,睡意全无,便一骨碌爬起来,自言自语道:
    “这里面一定有妖怪,幸亏我在这里,没能打开箱子,否则,他们兴妖作怪,我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呆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了,他又要躺下休息。不料,他刚躺下,箱子里又响动了起来,比头一次响动的时间还长。他害怕极了,打开门,跑到街上,狂呼乱叫:
    “街坊邻居们,快来呀!”
    邻居们从梦中被吵醒,推窗。开门问:“哈利法,半夜三更的,你又怎么啦?”
    “不得了啦,我被妖魔给缠住啦!”
    邻居们觉得又奇怪,又好笑。有的举着油灯来到他的陋室,见地上放着一只大木箱,哈利法躺在木箱上浑身颤抖不止。邻居留下油灯,走了。哈利法又跟邻居借来斧子。锤子。锯,这才把木箱弄开。一看,里面不是奇丑无比的妖怪,而是如花似玉的美丽姑娘。原来,卡尔白误吃拌有麻醉药的甜食后,一直昏迷不醒,被抬到哈利法家中后,药力已过,方才醒来,在箱中折腾。
    哈利法见箱中躺着一个美人,顿时惊喜万分,忙趋前问道:
    “你是何人?怎么被关锁在这个木箱里呢?”
    “怎么,这儿不是拉施德的后宫吗?”
    “什么拉施德,他算什么东西!你是我今天花了一百零一个金币买来的。”
    “我实在渴极了,你有水吗?”
    “有一点水让我给喝光了。”
    “我实在饿极了,你有吃的吗?”
    “我自己还饿着肚子呢!”
    “那你有一块钱吗?去买点什么?”
    “为买这只箱子,我倾囊而出,如今一贫如洗,一无所有了!不过,你等着……”
    哈利法跑到巷子里,大声呼喊:“邻居们,行行好吧,请给点吃的喝的吧!”
    邻居们刚刚躺下入睡,又被他吵醒,很不耐烦,可担心他继续吵下去,连觉也甭想睡了,便给他面饼。碎面包。干酪。甜瓜。水。他把食物抱在怀里,转回屋里,对姑娘说:
    “好啦,咱们有吃有喝的啦,说说你的来历吧!”
    “我叫卡尔白,是哈里发拉施德的妃子,”卡尔白边吃边喝边说,“不幸遭到王后的嫉妒,她假意邀我赴宴,却暗中用迷药麻醉我,把我装在这只木箱子里,送出宫来。你抖光了口袋买下这只木箱,实际上你是交了好运了!你一定会从哈里发拉施德那里发一笔大财,一跃而成为大富翁的!”
    “就是那个把我拘禁在宫中的拉施德?”
    “对,就是他!”
    “他身为哈里发,却对我如此无理,我教会他如何打鱼,获得了丰收,他不仅欺骗我,令人把我的鱼全部抢光,而且还设法让我挨了一百大板,末了却只给了我一枚金币。他真叫我伤心透了!”
    “但是,你和他见面时,一定要心平气和,那样,你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了。”
    听了姑娘的话,哈利法如梦初醒。“一切都听你的安排!”他兴奋地对姑娘说。
    翌日晨,卡尔白让哈利法到邻居处借来笔和纸,她用工整的字体。流畅的语句,写了一封信,信中详细地叙述了她到哈里发宫中后如何受宠幸。如何遭嫉恨,如何被卖到渔夫哈利法家中的情况,并发出呼吁。求援。她把信交给哈利法,让他到珠宝市中,亲自交给卡尔努,但不必多说什么。
    哈利法满口答应,一路小跑地来到珠宝市场,打听到卡尔努的铺子,找到他本人。卡尔努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问:
    “你有什么需要吗?”
    哈利法一言不发地把信递给他,他却不看信,他认为来人是由于穷困潦倒,前来乞讨的,于是,极其傲慢地吩咐仆人道:
    “来呀,赏这个送信的半块钱吧!”
    “我不需要你的钱!”哈利法按捺不住了,说:“你快看信吧。”
    卡尔努见哈利法表情极为严肃,便开始看信,他开始很欣赏,继而惊讶,最后张口结舌。他看完了信,亲吻了一下信件,又把它放在头上顶了顶,然后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问道:
    “亲爱的,你家住在哪儿?”
    “你问这个干吗?你是不是打听我的住址,然后设法偷走我的姑娘呀!”
    “不,不,我是想送些礼物和吃的给你们。”
    听到有好吃好喝的,哈利法便老实地说出自己的住址。
    “啊哈,太好了,你这个人呀,你的事已经办完了,”说着,他从抽屉中取出一千金币,放到哈利法的面前,又说:“这是给你的报偿,你可以走了。”
    卡尔努令仆人牵来一匹价值千金的大骡子,他骑在上面,让哈利法骑着一匹鞍辔齐备的骡子。哈利法不会骑骡,怕从上面摔下来。但是,卡尔努坚持让他骑上。哈利法迫不得已,只好战战兢兢地跨了上去,倒骑在骡背上,双手紧紧地拽着骡子尾巴,吓得狂喊乱叫。骡子本来被他拽得很难受,他再一吼叫,立刻受了惊吓,便狂跳起来。哈利法没坐稳,一个斤头从骡背上栽了下来,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卡尔努并不理睬他,把他撇在街头,独自带着众仆人到王宫里报告消息,并转到哈利法家里,带走了卡尔白。
    哈利法从地上爬起来,蹒跚奔回家中,在门口碰到众邻居在对他说短道长。一位邻居见他回来,便说:
    “你怎么才回来呀,刚才有一群人拥进你家里,把你偷来的那个姑娘给带走啦!”
    “什么?他们凭什么要带走我的姑娘,我非得把她找回来不可!”
    哈利法当即转身直奔珠宝市场,见卡尔努还骑在骡子上,便问道: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骑骡子,却坚持让我骑,使我摔了个嘴啃泥,趁我追不上你们时,你却暗中指使仆人们跑到我家中,把姑娘拐走,你这真是欺人太甚了!”
    “你不要在街头闹市区大喊大叫好不好?来,跟我来吧!”
    卡尔努将哈利法带进一幢非常华丽的屋子里,见卡尔白正坐在一张金质的床上,有十个美丽的少女在侍候着她。她一眼就认出了哈利法,让他在一旁坐下,问毕恭毕敬站立一旁的卡尔努:
    “他是为了买下我和木箱而倾其所有的人,你一定不要慢待他。”
    “启禀王妃,我已经给过他一千金币了!”卡尔努说着,又把哈利法的情况向她介绍了一番。
    “他是个穷苦而善良的好人,”卡尔白说,“我这儿还有一千金币,是我给他的。他还可以从哈里发那里得到一笔足以致富的巨款呢!”
    这时,哈里发已经得到了消息,特派人前来卡尔努家中,带卡尔白回宫。
    卡尔白执意与哈利法一起到王宫去。见到哈里发后,卡尔白痛诉离别之情。哈里发亲切地安慰她,并询问了她跟买她的人之间的情况。
    卡尔白说:“那人自称渔夫哈利法,现在还候在门外呢。据他说,他曾同陛下合作打鱼,而且尚有一笔未理清的账目,需要与陛下另行结算呢。”
    哈里发吩咐人将哈利法带进宫来。哈利法便向哈里发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他自从接受哈里发赠给的一枚金币后,在宫门口侍卫官又给了他一百金币,路经市场,巧遇卖箱,便倾囊买下木箱等等情景。哈里发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哈利法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趁着兴奋劲儿,下令赏他金币五万枚。宫服一套。骑骡一匹。婢仆数名,还规定每月发给津贴五十金币。
    从此,渔夫哈利法从一个穷光蛋,一下子变成了一位地位崇高。受到哈里发尊崇信任的富翁。
    他大摇大摆地走出王宫,来到王宫门前,看到侍卫官还在那里,便掏出一千金币送给侍卫官。可是,侍卫官却婉拒了,他认为在哈利法穷困潦倒时接济他,是雪中送炭,在哈利法发财致富时退回他这笔钱,是为他锦上添花。因为哈利法正需要钱干一番事业哩。
    在哈利法回家的路上,闻讯赶来的市民们成群结队地分立街头两侧看热闹。他先在一家旅馆住下,接着物色居室,买了一幢豪华房屋,并进行精心装饰,将房子修饰得富丽堂皇,如同乐园。他还捐资修了一下鱼市场,为市民买卖底格里斯河中打上来的鲜鱼提供了方便。此后,他娶了有名的绅士的女儿为妻,从此成家立业,丰衣足食,享尽人间快乐。他还经常进宫谒见哈里发,成了王宫的座上宾。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