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国乘虚侵入-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邻国乘虚侵入

    国王瓦尔德所统治的这个国家物产十分丰富,尤其是各种珍贵的矿产品,如金矿。银矿。宝石等矿藏遍布全国各地,人称风水宝地。对于这些矿产品,一些邻国向来羡慕不已,在老国王在世时,国富民强,邻国只有嫉妒的份儿,到了瓦尔德当国王时,这些邻国都采取观望的态度。当他们听说国王瓦尔德荒淫无道时,就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观望着,恨不得他众叛亲离。国败家破,以便自己从中渔利。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国王瓦尔德大开杀戒。残害忠良的消息传到邻国,他们都窃喜不止,巴望着国王瓦尔德彻底完蛋,以便举兵进犯,掠取丰富的矿藏。其中有个国王多年来一直在盯着瓦尔德所占据的那块宝地,只是由于找不到出兵占领的借口,也缺乏相当的实力,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当他听说瓦尔德众叛亲离。国力衰败。国人对他切齿痛恨的消息后,便高兴得手舞足蹈,认为这真是个天赐的良机,自言自语道:
    “我一定要把这片大好江山夺过来!瓦尔德已将对他忠贞不二的宰相。文武百官和足智多谋的学者。绅士,以及骁勇善战的武将。勇士都杀掉了,曾经拥护他的人都死了,身边只剩下一些只知对他献媚取宠。阿谀奉承的马屁精,虽然能出坏点子,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嫔妃们,而且此人毫无政治远见,羽翼未丰,缺乏作战的经验,可以说他这个国王已形同虚设。在这种情况下,我发兵兴讨,一定能呈破竹之势。现在,我先写封信去戏弄他一番,斥责他残害忠良的罪过,看他作何反应,同时也好探探他国中的虚实。”
    他想到这些,胸有成竹地命侍从取来笔墨,奋笔疾书,写下一封问罪书:
    印地艾格萨国王凭慈祥的安拉的名义,致书印度国王瓦尔德殿下:
    惊悉你暴虐成性,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竟将国中德高望重的宰相。文武百官。学者。勇士残杀殆尽,你的作为真可谓祸国殃民,罪大恶极!你的倒行逆施只能给你自己招致灾祸。任何一个国家若没有忠贞精明的贤臣良将,其国力势必会削弱,民怨鼎沸,社会混乱不安,在此种情况下,一旦外敌入侵,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你的罪行已是不可饶恕,你作恶多端,失去了人心。所以,我一旦得到安拉的帮助向你兴师讨伐时,必定会大获全胜。这里的利害关系,我已说得非常明白,你也是个能识时务的人,趁早交出你的王位,乖乖地听从我的指挥。我这就派你去为我做一件事,在海中建造一座坚固的城堡,以便我在危急的时候有个避难之所。倘若你不能完成此项任务,我劝你不如现在就离国而去,不准再回来!假如你不想交出王位,企图负隅顽抗的话,那么我就将从印地艾格萨派出十二个骑兵营,每营有一万二千名装备精良的战士,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将开赴到阵前,我想凭你现在的兵力和国力,肯定是不堪一击的。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认真掂量一下自己现在还有多少能耐!我打算任命我的宰相白迪尔为总司令,全权负责讨伐一事。我举兵灭你的决心已定,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今天我向你下战书,两天之后,我派去的信使将带回你的决定,何去何从,你要当机立断。我这样做,对你来说,真可谓是仁至义尽了。
    写完书信,国王盖上大印,将信交给信使,命他即刻动身,去向瓦尔德下战书。信使不敢怠慢,带着书信,当即登程,昼夜兼程地赶到国王瓦尔德的京城,径直进入王宫,谒见国王瓦尔德,把战书呈上。
    国王瓦尔德接过战书一看,顿时感到五雷轰顶,蒙头转向。他浑身无力地瘫倒在王座上,他万万没想到印地艾格萨国王会突然向他下战书!他揉揉眼睛,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觉得信中字字确凿,火药味十足,方才感到亡国之日不远了!他举目四望,朝廷中空无一人,昔日能为他分忧解难。出谋划策的宰相。文武百官。谋士。学者们都被他杀光斩尽,当此大难临头之际,已无人同他商讨对策,更无人支持他。辅佐他,事到如今,方才感受到孤家寡人的滋味。他急得抓耳挠腮,真是呼天天不应,入地地无门,不知所措了。他神志不清地走下王座,东倒西歪地转回后宫,颓废地倒到床上。宠妃见他面无人色,吓了一跳,忙问道:
    “陛下,您过得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
    国王瓦尔德有气无力地说:“完了,我完了!我很快就要失去王位,成为别人的奴仆了!”
    说着,他把印地艾格萨国王的信拿给宠妃看。宠妃读着信,浑身禁不住瑟瑟发抖,吓得手足无措,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她神经质地边用手抽打自己的脸,边气急败坏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国王瓦尔德满以为宠妃会镇定自若地给她出主意。安慰他,没成想她比自己还狼狈,便问她:
    “你以前不是很精明聪慧。善于计谋的吗?今天怎么比我还束手无策了呢!你快替我想个万全之策吧!”
    宠妃连忙摆手,说道:“您怎么不明白呀,这是要打仗啊,打仗可是你们男人的事,我一个妇道人家,可是无能为力了。”
    在此国难当头。大敌将临之际,这个昔日足智多谋的宠妃却打退堂鼓!国王瓦尔德大失所望。他痛定思痛,躬身自省,这才真正清醒过来,对自己不顾一切地屠杀宰相。大臣。学者。勇士的行径,感到万分懊悔。他觉得自己听信宠妃之言,糊里糊涂地杀害忠良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他想到国将破。王朝将覆灭,恨不得能以死来赎罪!然而,现在一切都晚了。他悔恨交加,但又深感回天乏力,便凄然地对闻讯集聚到他身边来的嫔妃们说道:
    “我平时在你们身上白白耗费了太多的精力,这正是我犯错误的根本原因。可惜我悔悟得太晚了!目前,我与你们的这种情况,让我想起松鸡在乌龟群中的遭遇。”
    “我们与您的情况,怎么能与松鸡在乌龟群中的遭遇相比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于是,国王瓦尔德开始讲松鸡和乌龟的故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