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躬亲乔装出访-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国王躬亲乔装出访

    国王瓦尔德身处绝境,分外痛悔自己的罪过,也越发怀念自己以前的臣僚,对自己以往的荒唐和愚昧。野蛮的杀戮,感到万分内疚。他自言自语道:
    “如果那些贤臣良将们重新出现在我面前,那该有多好啊,即使是暂时出现一下也好,我就可以当面向他们认罪。道歉,可以把我目前的心情。处境和发生的一切,向他们诉说一番。”
    他边这么念叨着,边心绪烦乱地踱到卧室,又满腹焦虑地走了出来。此时的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东奔西窜,不知如何是好。
    夜幕降临了,他望着慢慢显现在夜幕中的星星,决定独自到王宫外面去走走。他脱掉宫服,换上一套便装,乔装打扮一番,形同一个平民百姓,然后溜出王宫。他要到百姓中去微服私访,想从他们中间,得到一些启迪,或许能找到摆脱困境的出路。
    他漫无目的地信步在城外走着,来到一条小巷中,见到两个十几岁的小孩正坐在一堵墙前聊天。那两个小孩正聊得起劲,谁也没注意有人已经悄悄地挨近他们。偷听他们的谈话。国王瓦尔德索性躲在暗处,听他们谈话,只听他俩说道:
    “兄弟,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昨天我爸爸说,地里的庄稼因为久旱不雨,又因为王宫里发生罕见的人祸,还不到成熟的季节,就全都枯萎。干死了!这种情况多少年都没有发生了,听说这是因为触怒了安拉,他才降灾于人间来惩罚这个国家呢!”
    “是啊,王宫里发生人祸,真是人间的一大悲剧!据我爸爸的一个朋友说,我们的国王无端地一日之内就把他的宰相。大臣们一个不剩地杀掉了!其实他们都是忠臣,并没有犯什么死罪,只是由于国王十分好色,离不开美女宠妃,忽视了国家大事,宰相。大臣们从国家利益和爱护他的角度出发,尽责劝谏他;国王不但不听,反而一意孤行,甚至听从了宠妃的谗言,残害忠良,即使是那位做过两朝宰相。极力帮助。辅佐他。帮他出谋划策的赫马斯,都未能逃脱噩运!正是因为国王昏庸无道。屠杀无辜。罪孽深重,所以他很快就受到安拉的惩罚。人们都在说,公正无私的安拉会为死者报仇雪恨呢。”
    “既然宰相。大臣们都已经死了,事情也就无可挽回了,安拉又能把国王怎么样呢?”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谁也扭转不了的规律。这不是吗,现在印地艾格萨国王非常蔑视我们的国王,据说给他送来一封信,信中把我们国王奚落挖苦了个够,把他说得一文不值,还命令国王替他在海中建筑一幢宫殿,若不照办,就派他的宰相白迪尔率十二个骑兵营,向我国兴师问罪,夺取国王的江山。我还听说,他们又传出话来,若是我们国王胆敢抵抗,就要把我国的男人们全部杀光,然后再把国王本人和我国的妇女抓去作战利品。印地艾格萨国王的信使到达之后,只呆三天就要把国王的决定带回去。兄弟,听我说,那个印地艾格萨国王是非常骁勇善战的,他的威力可大了!他国内人多势众,如果我们的国王不能拿出足够的魄力下决心阻止敌人的话,那么我们肯定就会家破人亡,最倒霉的将是我们的百姓了。万一国王死了,我们就肯定会沦为印地艾格萨国的俘虏,我们的父兄也一定会没法活命,这个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在暗地里听两个孩子谈话的国王,越听越感到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他浑身颤抖着,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他暗自思忖:
    “这个孩子一定是个预言家,他竟然知道得如此详尽。印地艾格萨国王的来信,我收在王宫里,除了那个宠妃知道之外,无人知晓,而这个孩子对这个非常机密的事情,竟了如指掌,说得有凭有据,难道他就是安拉派来拯救我的人?看来我必须与他接触,跟他好好地谈谈,求安拉默助,让我能从这个孩子那里得到解脱。”
    主意已定,国王瓦尔德便从暗处走出来,挨到孩子跟前和颜悦色地对他说道:
    “好孩子,我刚才路过这里,无意间听到你说的关于我们国王的事,使我感到很震惊,你所说的那些事,莫非都是真的吗?我也听说他杀了他的宰相。大臣,弄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这事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说实在的,国王干出这样的事,不仅糟踏了他自己,更主要的是祸国殃民!好孩子,你所说的关于印地艾格萨国王写信咒骂我们国王,还有意命令他做他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这些消息,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那个孩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些,我都是从古圣贤的判断中推知出来的,因为任何秘密都不可能瞒过英明的安拉。而作为亚当的后裔,其中有人具备某种灵感,他能知道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国王瓦尔德又说:“你说得对,好孩子,凭我的直觉,你是有办法让我们国王摆脱目前的危机,使我们的国家不至于沦入敌国之手的。”
    那个孩子说:“是的,我有办法。若是国王派人来找我,向我问起如何抵御和战胜敌人的办法,我是可以把如何解围的计谋告诉他的。听说他正在物色有经验阅历的人,来替他出谋划策。若是他派人来找我,我就会去见他,我相信我的计谋足以帮助他避免灭顶之灾。但是,若想让我这样做,得有个条件,那就是国王必须要下定决心痛改前非,不再沉溺于酒色,彻底改变以前那种荒淫无度的糜烂生活。果真如此,那我才去见他,为他出点子。假如他依然如故,还是像从前那样昏庸无度。不问国家大事和百姓疾苦的话,那我就绝对不去见他,更谈不到为他出点子了。这个道理是很简单的,因为我不会像他以前的臣僚那样白白地去送死!我并不是那种头脑简单。不识时务的人。在我没有弄清楚他是否真的改变了自己之前,是不能没头没脑地去见他,如果我那样做了,说不定就会死在他的刀下,那岂不是又要贻笑大方?”
    这个孩子年纪虽小,但是见解却比大人还要深刻得多!国王瓦尔德听了孩子的话,感触颇深,对这个孩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深深地感到这个孩子不同凡响,绝对不是个简单。寻常之人,因为他不仅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而且对国家的安危表现出了一般人绝对不会有的关注。他认为这个孩子正是安拉派来解救他自身和国家的人。于是他便问这个孩子:
    “你是从哪儿来的?家住哪里?”
    孩子指着眼前的墙壁,说道:“我就住在这堵墙的隔壁。”
    国王瓦尔德听了,抬头看看这周围的环境,默默记下那所房子后,便和孩子分手,回到王宫。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