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弄帝王将相的女人-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戏弄帝王将相的女人

    有个商人的女儿,自从嫁给一个年轻的商人后,总觉得丈夫经常外出经商,使自己受到了冷落,心里很不痛快,认为人生失去了意义。
    一次,她丈夫又外出经商去了,而且要去很远的地方,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她在家中深感寂寞,眼望四壁,心中感到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她家中的仆人,年纪不大,为人聪明伶俐,原来也做过买卖,只是不得志,只好委身到她家中来帮工。因为这个仆人在家里干活挺勤快的,颇得女主人的青睐,主仆关系不错。这天,仆人在外面与人吵架,被人家告了,抓到官府中去,被省长囚禁了起来。家里少了帮手,一时弄得乱糟糟的,她看什么都不顺眼,想尽快把仆人设法弄回来。
    她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迈着姗姗脚步,去见省长,对省长说:
    “我弟弟在外面跟人争吵了起来,被人告到衙门里,如今被阁下囚禁了起来。其实他是冤枉的,只是证人偏袒对方,无理搅三分!阁下,您看看我一个妇道人家,体弱多病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我丈夫外出经商去了,家里的活儿全要靠我弟弟干。如今他身陷囹圄。失去了自由,家里面就没人帮我干活了。我抛头露面地前来恳求大人开开恩,把他放了吧!”
    省长是个好色之徒,见她颇有几分姿色,便起了歹心,一心想调戏她,便对她说:
    “好说,好说!你先到我屋子里呆一会儿,我派人去把他给带来,你再领他回家就行了。”
    她忙说:“我来到大堂上,已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了,又怎么好穿堂入室呢?这不方便吧。”
    省长说:“方便。方便!只要你进到我的屋子里去,我马上就放你弟弟回家。”
    她想了想,对省长说:“既然省长大人有这个意思,倒不如劳您大驾,光临寒舍去玩一天,岂不更好?”
    省长忙说:“那也好,那也好!你家在什么地方?”
    她把家里的地址告诉给省长,并与省长约定了会面的日子。然后她又到法官那里去求情,对法官说:
    “法官大老爷呀,您是最公正的人了,您得为我做主呀!”
    法官见她长得挺漂亮的,心中很喜欢,便笑容满面地对她说:
    “别着急,别着急!你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说出来好了,我为你做主!”
    她说:“唉,还不都是为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的事情吗,他在外面与人争吵起来,证人向着对方,作了伪证,被省长囚禁了起来。法官大人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说话有分量,我恳求你到省长那儿去说说情,尽快放了我弟弟吧!”
    法官一直盯住她看,听她说完,便开口道:
    “你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话也说得那么动听。这么着吧,你先到隔壁房子里呆一会儿,我这就派人去见省长,传句话去,请他放了你弟弟不就行了吗。”
    她说:“如果法官大人真能帮助我说服省长马上释放我弟弟,那么我就不再怨天尤人了。”
    法官说:“这你放心,不过你得听我的话,到隔壁的房子里呆一会儿,否则的话……”
    她说:“我到您这儿来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我不能再……”
    法官说:“不行。不行!你得按我的安排行事才成呢,如若不然,你就请吧,你弟弟也甭想解除囚禁!”
    她想了想,对法官说:“既然法官大人有这个意思,不如请阁下光临寒舍去玩一天吧。”
    法官听了,欣喜若狂,忙问清她家的住处。她与法官约了会面的时间,与省长会面是同一天。
    她从法官那里出来后,便向宰相府走去。她要求见宰相,申诉自己的冤屈,求宰相出面为她说话,以便省长能马上释放仆人。宰相接见了她,见她长得如同花儿般的美丽,便动了约见她的心思,跟她的谈话和省长。法官跟她的谈话如出一辙。无奈何,她只好约宰相到她家里去,约定的时间跟省长。法官是同一天。
    她看这些人都不是办实事的人,都不能替她排忧解难,便横下一条心,非要找个说理的地方不可。于是她来到王宫,求见国王,请国王陛下亲自出面为她主持公道,命令省长尽快放人。国王见她姿色不凡,心里喜欢她,便让她先到后宫去等他,他派人去跟省长说一声,让他放人。她听了国王的话,大失所望。心想,怎么这些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全是一个德性!她想了想,便对国王说:
    “陛下若蒙不弃,奴婢敢劳请御驾光临寒舍,将不胜荣幸之至。”
    国王忙说:“你家住哪里?”
    于是她把家庭住址告诉了国王,并与他约定了会面的日子,与她跟省长。法官。宰相约定的是同一天。
    她奔波了半天,找了省长。法官。宰相和国王,却一无所获,反而惹了麻烦。如何收拾这个难堪的场面呢?她绞尽脑汁,终于计上心来,她要整治一下这些帝相达官!于是她找到一家木匠铺,对木匠说:
    “你给我制作一个大橱柜,上下共分为四层,每一层要能容一个大人躺在里面,各开单独的一个门,每个门有一把锁。你要尽快给我做好!”
    那个木匠见她长得好看,便嬉皮笑脸地说:
    “做这么大的一个橱柜,至少得要四个金币,这是优惠你了。不过,你若肯赏脸,让我到你府上去拜望你的话,这工钱就不要了,这个大橱柜就算白送给你了。”
    她想,这个男人和帝王将相。达官贵人是一样的!于是她毫不犹豫地说:
    “那好吧!不过,你得给我制作一个五层的大橱柜。”
    木匠如同得到喜帖子一样地咧着大嘴,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那我哪天去看你呢?”
    她与木匠约了会面的时间,与跟省长。法官。宰相和国王是同一天。木匠一高兴,对她说:
    “夫人,为了在那一天准时去看你,我看我最好现在就给你制作大橱柜吧,反正也不复杂,不就是五层。单开门。都加锁吗?你就等着瞧好吧!”
    她想这样也好,省得木匠单独送到家里去,找她的麻烦,便索性一屁股坐在木匠铺里,等着木匠打制大橱柜。木匠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很快便打制好合乎要求的大橱柜。她雇人将大橱柜运到家中,放在客厅的边上。然后,她又找出四套便服,带到洗染房去,让染匠把这四套衣服染成四种不同的颜色。
    约会的日子到了,一切都准备停当。这天一大早,她早早就起来了,先去买了肉。菜和饮料。果品,回家后,她麻利地烹调出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然后她坐在梳妆台前,精心地梳妆打扮一番,她边细细地描眉画眼,边仔细地盘算着如何对付即将出现的极为复杂的场面。因为这天她要接待的不是一般的客人,而是执掌着国家大权的帝王将相。达官贵人等,她得认真对待。
    她正在琢磨着,法官先来了,她急忙走出内室,笑脸相迎,将法官请到客厅里,请他坐下,摆出各色各样的果品和茶点,对他说:
    “老爷,您先宽宽衣,摘掉缠头,换上这身黄便服,包上这块小头巾吧,这样起坐吃喝不就方便多了吗。”
    平时显得无比严肃的法官,这时对她惟命是从,乖乖地按她的指点,脱掉缠头,换上黄便服,戴上小头巾,样子颇像个小丑。她把法官的衣服收拾起来,藏好了,坐下来与他说话。
    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法官吃了一惊,忙问:
    “是谁敲门?”
    她装作吃惊的样子说:“是我丈夫回来了!”
    法官一听,吓得浑身发抖,忙问:“那,那我怎么办?你这儿有地方可以躲一躲吗?”
    她把手指往嘴上一放,说道:“嘘!小点声!别着急,你就先委屈一下,暂时到这个橱柜中躲一下吧,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一定不要出声呀!”
    法官此时此刻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堂堂一个法官,怎么能丢这个人。现这个眼呢?他忙说:
    “好吧,好吧,就听你的吧!”
    她把法官拽到客厅墙边的大橱柜前,拉开最下边的一层,把法官塞了进去,关好,上了锁。她转身去开大门,一看,原来是省长大人到了。她笑脸相迎,将省长让到客厅里,请他坐下,对他说:
    “省长大人,您大驾光临,使寒舍顿时生辉,您别客气,到我这儿来了,就像到自己的家里一样的,您就安安心心地在我这儿玩上一天,让奴婢好好侍候您。我想为了您起坐吃喝方便,您最好宽宽衣服,换上这套红色的便服吧。”
    平时省长在省里是一把手,呼风唤雨,谁个不听?谁敢不从?可是此时他像个乖孩子,对这美丽的女人俯首帖耳,她成了说一不二的大人物。他按她的吩咐急忙换好红色的便服,顿时觉得十分轻松愉快。她让他重新坐好,让茶点果品,陪他说话。她把他的衣服收好,藏起来后,对省长说:
    “省长大人,您来了,我真高兴极了!能不能求您行个方便,写一张命令释放我弟弟的便条吧,因为您写了条子,我就高兴。放心了。”
    省长恨不得这个漂亮的女人提出更多的要求,他都会毫不迟疑地满足她,让她高兴。他马上在她早已备好的信纸上写道:
    狱吏:
    见到此条时,立即释放日前因口角而被关押的青年,不得有误,此令。
    省长写完后,脱下戒指,盖上印章,把字条交到她手中。她看了看,笑了笑,将字条收好。省长刚要和她说话,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省长一惊,脸色大变,忙问:
    “这是谁在敲门?”
    她装作惊慌的样子,说道:“是我丈夫回来了!”
    省长一听,大惊失色,惊恐万状地说:“哎呀,这下可糟了,我该怎么办?”
    她说:“你就藏在这个大橱柜中吧!”
    说完,她就把省长塞进橱柜第二层中,加上锁。这一切情况,法官在橱柜中听得明明白白,心中只是连连叫苦。布置好了,她才从容不迫地去开门,一看,见是宰相来了。她忙笑脸相迎,让座。沏茶,热情地招待。她笑容可掬地对宰相说:
    “相爷大驾光临,使寒舍顿时生辉,这是我三生有幸!为了相爷起坐聊天方便,请相爷换上这件便服吧。”
    说着,她给宰相递过来一套蓝色便服。宰相见她如此亲切热情,乐得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了。他听从她的安排,乖乖地换上蓝色便服,戴上一只红色的尖顶帽。她把宰相的官服收起来,边藏边说:
    “相爷的官服应该在上朝办公事的时候穿,您到我这儿来了,就要换上便服,因为现在是吃喝玩乐的时候,身着宽松的衣服,就方便舒服多了,是不是?”
    宰相连声夸赞她说:“你说得对,说得好,只有你才为我想得这么周到。”
    宰相拉着她的手,异常亲热地与她交谈着,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宰相脸色一沉,忙问:
    “这,这是谁来了?”
    她装作十分惊慌地说:“不好了!是我丈夫回来了!”
    宰相的脸色更难看了,浑身发抖,忙问:
    “那,那我怎么办呢?”
    她故作镇定地说:“别慌!您先在这个大橱柜中委屈一下,我来应付他,待我把他设法打发出门后,再来好好地侍候您吧!您就耐心地等着吧!”
    说着,她打开第三层橱柜,把宰相塞了进去,加上了锁。这一切情况,被锁在第一层的法官和第二层的省长,都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明明白白,个个叫苦不迭。她安排好了,便沉着自如地去开门。这回是体魄高大。十分威严的国王来了。她见到国王陛下,急忙跪倒在地,吻了地面,向国王三呼万岁,恭恭敬敬地将国王让进客厅,大声说道:
    “国王陛下御驾亲临寒舍,奴婢不胜荣幸之至!同时奴婢心中委实诚惶诚恐,因为即使奴婢将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呈献给陛下,还远抵不上陛下走一步路的代价呢!陛下,现在能否容奴婢再说一句话呢?”
    国王在首席坐好后,笑着说:“你说的话很好听,我就爱听你说话呢,别说你要说一句,就是千句万句我都应允!”
    她说:“启禀陛下,为了使陛下能在寒舍玩得痛快,奴婢敢请陛下宽宽龙袍,换上便服,不是更舒服些吗?”
    国王听了,乐得几乎要笑出声来,他极其顺从地在她的服侍下脱掉价值连城的龙袍,换上她递过来的值不了几块钱的便服。她请国王坐好,故意提高嗓门跟他说话,用尽花言巧语。使出阿谀奉承的手段,逗得国王喜笑颜开。心花怒放。她高声与国王谈话,故意让被关锁在橱柜中的人都听清。果然,失去了自由。又不便出面的法官。省长和宰相知道国王也大驾光临了,想到自己的举止。处境,仿佛感到世界的末日来了!他们一个个痛不欲生,后悔莫及,可是此时此刻,他们谁也不敢吱声,只能在心里叫苦。她兴奋地说:
    “陛下穿上便服,就请随便一些,让我们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天吧!”
    国王咧开大嘴,“哈哈”地笑着。可是他的大嘴巴刚咧开,就猛然停在那里不动了。因为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国王慌了,忙问:
    “这是谁在敲门?”
    她又装作十分惊慌的样子,说道:“陛下,不好了,这是我丈夫回来了!”
    国王脸色都变了,用颤抖的声音说:“啊,这种场面真令朕不好对付呢!我该怎么办呢?这样吧,你去传令,让他离开吧,要不然,我亲自让他滚蛋!”
    她说:“陛下请息怒,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息事宁人。奴婢请陛下暂时躲一下,我用三言两语把他支走,再来全身心地侍候陛下,不是更好吗?”
    国王说:“这样也好,不过,朕应该在哪里暂避一时呢?”
    她说:“陛下,您看寒舍小得很,只好请您委屈一下,暂时躲在这大橱柜里了。等我把他给支使走了以后,再好好侍候您吧!”
    在这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国王只好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后,走到大橱柜跟前。这时橱柜的下面三层已塞进法官。省长和宰相,只能把国王塞进第四层了,堂堂一国之君,何时受到过这般待遇?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不得不委屈一下自己了。国王体形高大。又很笨重,她费了全身的力气才把国王塞进第四层,照例加了锁,把国王“禁闭”起来。她安排好了,这才去开门,一看,是那个木匠来了。她一见到木匠就用埋怨的口气对他说:
    “你是怎么搞的?我让你做大一些,每一层都得容下一个人,可是你却做小了,不合乎我的要求!”
    木匠满心欢喜地来看她,没成想一进门就被她抢白几句,忙为自己争辩说:
    “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呀,我这柜子是按你的要求订做的,每一层都能容得下一个人。”
    她说:“光说是不能服人的,你钻进去试试,如果真的能容下你,那我就心服口服了。”
    木匠为自己打抱不平,真的要钻进去试试,她打开第五层,把他塞了进去。木匠在柜子里说:
    “怎么说这柜子不宽大呢?我这一试,不仅能容一个人,两三个人都可以容得下呢!”
    她并不想听木匠嗦,自管把锁扣好,然后拿着省长亲笔写的信,匆匆离开家门,来到省里的监狱,找到狱吏,把信递给他看。那狱吏一看是省长大人的亲笔信,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即将她的仆人放了出来。她把自己为救他到处奔走。设计“禁闭”了法官。省长。宰相。国王和木匠的情况,全都告诉给仆人,最后对他说:
    “目前的情况十分严峻,我们得想法躲一躲。”
    仆人问:“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她说:“这个地方,我们是不能再住下去了,我看,三十六计走为上,还是尽快逃走吧!”
    主仆二人协调一致,回到家中,将值钱的东西都驮到骆驼背上,然后远走他乡自寻活路去了。
    再说被锁在橱柜里的法官。省长。宰相。国王和木匠,都失去了自由,三天三夜没吃没喝,饥渴难耐,又出不来,索性在柜子里大小便,每个人身上都沾上了粪尿,尤其是在底层的,更是饱受恶臭之苦。他们心中有数,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过,法官终于忍不住了,放大胆子诉苦道:
    “喂,我说上边的,你们忍着点好不好?别那么随意大小便了!你们的臭粪骚尿全弄到我身上。脸上。脖子上了!我受不了啦!”
    这时,省长发话了:“我说法官大人,这是安拉对你格外赏识呢!”
    省长正讽刺法官呢,不料上面的尿又滴到他头上。嘴里了,他大声叫道:
    “我说上边的,怎么你又撒尿了!”
    宰相如法炮制,讥讽省长说:“省长大人,这才是安拉对你的加倍赏赐呢!”
    省长正说着,上边的尿滴到他的脸上,他愤愤不平地说:
    “我说上边的,你怎么啦?干吗要随时随地大小便呢?”
    宰相上面是国王,他是一国之君,他要保持自己作为国王的崇高威严,所以他耐着性子,默不作声,任宰相在下面叫骂,恨得牙根咬得格格响。宰相听不到上面的声音,恶声恶气地咒骂道:
    “都是那个该千刀万剐的泼妇弄的坏,想出这么个坏主意,除了国王,把我们这些政府首脑都愚弄个够!害得我们太惨了!”
    听了宰相的讥讽,国王再也忍不住了,他在上面大声叫道:
    “快给我闭嘴!你说得不够全面,其实我才是被那个十恶不赦的娼妇愚弄得最惨的人了!”
    这些帝王将相都发泄了自己内心的愤懑不平,木匠听了,认为他们说的不符合实际情况,而且也太不公平了!于是他声嘶力竭地说道:
    “国王陛下,宰相阁下,省长大人,法官先生,你们如此说是很不全面的。因为除了你们之外,我不仅也属于被那娼妇愚弄之列,而且我的损失是最为惨重的,我为那娼妇订做了这只大橱柜,累得我要死,甚至连工钱还没拿到手呢!而你们各位又干了些什么呢?”
    听了木匠的话,国王。宰相。省长。法官这才明白他们心爱的妇人,原来是有计划。有预谋地坑害他们的人,他们都上了她的大当,满心欢喜地来看她,却受到了她的戏弄,落得如此丢人现眼的地步。
    这个房门几天都紧紧地关锁着,邻居们平时总看得到女主人进进出出的,而这几天却始终不见开门,就产生了疑虑,纷纷议论开了:
    “咱们的这家邻居怎么了,为什么几天都不见她出入?”
    “是啊,门锁着,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她出门了,为什么连续几天都不见回来?”
    “咱们作为她的邻居,如果她出了事情,可是咱们却什么也不知道,闹出事情来,传到省长或国王那里,把我们抓去坐牢,咱们就说不清楚了。”
    邻居们议论了一番,决定破门而入,探个究竟。他们进门一看,屋里没人,却发出一股恶臭的气味,仔细一听,发现在客厅一侧的大橱柜中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声,就更觉得奇怪了。邻居们发现了这些情况,不知如何是好,便又议论道:
    “这真太神了!门锁着,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却有恶臭味,又有奇怪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恐怕这屋里有神呢!咱们取柴火来烧吧!”
    一听说要用柴火烧,被锁在橱柜中的人都急了,这一烧,谁也活不成了。法官忍不住大声说:
    “别烧,你们要放火,就得负法律责任!”
    邻居们听到橱柜中发出人的说话声,都紧张了,说道:
    “还真有神啊!神是神通广大的,他们不仅无影无踪,还会说人话呢!
    “那就快烧吧,否则咱们就真的遭殃了!”
    邻居们下决心要放火烧橱柜,被关在橱柜里面的人更急了,拼命喊叫救命。法官说:
    “喂,你们靠近些,听我们把真实情况告诉你们吧!”
    邻居们都用手捏住鼻子,凑到橱柜跟前,问里面是人还是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法官不得不把他们如何见到这家女主人,又怎样被她一个个骗进这橱柜中的详细情况诉说了一遍。邻居们听了他的话,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忙找来一个木匠,把橱柜弄开,逐个把法官。省长。宰相。国王和木匠都放了出来。
    这些被关在橱柜中好几天的人,一个个从又脏又臭的橱柜中爬了出来,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一件颜色不同的衣服,就像小丑似的,显得十分狼狈,面面相觑,十分尴尬。国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严肃地表示要严惩这家女主人。可是女主人和她的仆人早已远走高飞,不见了踪影。而且把他们所有的官服都席卷而去了。他们万般无奈,只好认倒霉,让人到各自家中取来新衣服换上,才低着头匆忙离去。
    大臣讲了《戏弄帝王将相的女人》的故事后,说:
    “陛下,这就是女人的阴谋,她们甚至可以戏弄帝王将相呢!她其实只是略施小计,就使国王。宰相。省长。法官上了大当,落得贻笑大方的下场,由此可见女人的刻毒与阴险!而这个例子还只是女人愚顽。丑恶。阴毒的一个方面而已。陛下不该听信妃子的谗言而处决王子,如果陛下真的听信了她的谗言,那么,陛下的江山将后继无人,到那个时候,陛下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大臣的话很有道理,国王听了,立刻回心转意,毅然收回成命,宣布不处死王子。
    妃子知道了,第七天又大哭大闹起来,闯到国王御前,哭诉道:
    “陛下这又怎么啦?我决心维护自己的权利!我已经写下了遗嘱,我死定了,让陛下像虐待廉洁的人的国王那样地懊悔不及吧!”
    国王忙问:“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妃子接着讲下面的故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