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魔法师的弟弟-神魔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非洲魔法师的弟弟

    那个魔法师还有一个在法术上远不如他,行为上比他更为奸诈阴险的弟弟。兄弟俩约定每年在非洲的老家相聚一次,然后再分手各奔东西。
    这一年,他们相聚的日子又到了,魔法师的弟弟回到家乡,等了许久却不见哥哥到来。他对此非常担心,便急忙用沙子来占卜哥哥在什么地方,发现活人中没有哥哥的踪迹,他又在死人中占卜,知道哥哥已经死去,而且尸体被秃鹫啄食了。他继续占卜,终于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他怒火中烧,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不顾千难万险,为哥哥报仇雪恨。
    二法师日夜兼程,奔往中国,来到了阿拉丁所在的京城。在那里,他周密地策划了一个刺杀阿拉丁的卑鄙的计划。
    他从一些人那里打听到在城郊住着一位虔诚的修女法蒂玛,为人乐善好施,会医治各种疑难杂症,不知救活过多少个身患绝症的病人,深受百姓尊敬。他还得知,这位修女一个人住在一间茅庵里,每逢星期二。五给人看病。
    一天,二法师来到城郊,潜伏在修女的茅庵后面,待夜深人静修女睡觉后,他毫不费力地撬开了她的房门。
    法蒂玛睡得很熟,她并不怕有人偷东西,因为她知道,在她这个凄凉贫苦的茅庵里,并没有什么值得偷的东西。
    二法师摸进屋,见修女睡在一块破旧的长木板上,屋子连房顶也没有,在这个月色溶溶的夜里,四周一片明亮。他走近修女,拔出匕首,把她摇醒。
    修女睁开眼睛,猛然看见眼前站着一个手握匕首的高大男人,便惊恐地坐起身来。只听二法师喝道:
    “起来!照我说的去做,不过,你要小心点儿,假如你叫喊或者违背我的命令,我就让你立即去死!如果你乖乖地听我指挥。我也绝不会亏待你的。”
    修女定了定神,见眼下没什么办法,只好问道:
    “你想让我干什么?”
    “把你的衣服脱给我,你把我的衣服换上。”
    修女只好照办。二法师将法蒂玛的衣服穿上后,又命令她:
    “照你的模样给我打扮一下,使我完全像你。我发誓,待事情办成功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修女把他带进一间小屋,点燃油灯,取出各色染料,为他化装,她把二法师装扮得与自己一模一样。修女又把她那一串长长的念珠挂在他的脖子上,将一根长棍放在他的手里,然后递给他一面镜子。二法师接过镜子一照,惊喜地发现自己已完完全全变成了法蒂玛。善良的法蒂玛原以为她这样做就会使这个凶恶的男人饶过她,然而她完全想错了。就在她转身要收拾一下东西时,二法师乘她不备突然用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年迈力衰的修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一会儿便死了。二法师将她的尸体扔进一口深井里。狡猾的二法师没用匕首杀她,以免血溅衣衫,暴露痕迹。干完了这一罪恶的勾当,二法师躺在茅庵里一直睡到天亮。
    穿戴整齐的二法师走出茅庵,到街上闲逛,行人以为他就是那个可怜的法蒂玛呢,都纷纷走过来吻他的双手和衣角,向他致意。当他走到阿拉丁的新宫前时,人们已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白德尔公主从窗口望见这一情景,便差使女下去看个究竟。使女回报说,修女法蒂玛路过宫前,人们出于对她的尊敬便围住了她。公主对这位善良的修女仰慕已久,早就想亲眼见见她,于是派人请她进宫。那伪装成修女的二法师一进新宫,公主便迎上前去亲吻他的手,并盛情邀他在宫中小住。二法师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经公主再三邀请,才答应下来,还装模作样地为自己在宫中选了一间条件最差的小屋子居住。中午,公主请他一道吃饭,他担心摘下面纱会暴露真面目,便推辞道:
    “我是一个修女,不习惯吃你们的山珍海味,请给我一点椰枣或水果,让我在自己屋子里吃就行了。”
    公主没有强求他,就按照他的要求派人去做了。
    第二天,白德尔公主邀他参观楼上那间有着二十四扇门窗的豪华客厅。二法师看了,装作对厅内的摆设和装饰很欣赏的样子,说:
    “这间美丽的大厅只缺一样东西,如果公主能够弄到,那么真可称得上是十全十美的客厅了。”
    公主急切地问:“纯净高尚的母亲,您说还缺什么?”
    二法师说:“如果能在大厅中央挂一个神鹰蛋,这客厅就成为天下无双的了。”
    公主立刻说:“这事今天就能办到!”
    公主一见到阿拉丁,就要他去弄一个神鹰蛋来,说这样就会使客厅完美无缺。
    阿拉丁走到另一间屋子里,从怀中取出那盏神灯,擦拭一下,巨人出现,阿拉丁命他取一个神鹰蛋来。不料,那巨人没等他说完,便高声咆哮起来,把阿拉丁吓得魂飞魄散。
    巨人见状,怒容稍敛,对阿拉丁说:“您真该死呀!难道这就是您对我的忠心的报答吗?我为您带来那么多的好处,您还不满意,还非要神鹰蛋不可吗?那是我的主人神鹰的蛋啊!您知道吗,所有的神仙都尊崇神鹰为圣鸟,宁愿为保护它而献身。如果这个主意是你出的,我立即就杀掉你,然后烧毁你的新宫!可是,我知道这个主意是那个设下圈套加害于你的卑鄙的非洲魔法师的弟弟出的。”
    阿拉丁恍然大悟,急切地问:“谁是非洲魔法师的弟弟?”
    巨人把发生的一切向他披露后,阿拉丁十分感谢,并向巨人道歉。巨人原谅了他,随后飘然而去。
    过了一会儿,阿拉丁装病卧床不起。白德尔公主急忙请住在宫中的“修女”为丈夫看病。她曾向丈夫详细地介绍过这位修女如何德高望重,医道高明。
    二法师得知要他去为阿拉丁看病,窃喜不已。他来到阿拉丁的床前,靠近他装作探视,阿拉丁警觉地注意到他的手正伸向腰间,说时迟那时快,阿拉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的一下从腰中拔出匕首,一跃而起,将二法师摔倒在地,不由分说,手起匕首落,正中二法师的心脏,二法师一命呜呼。
    随之而来的白德尔公主见状,不禁失声惊叫道:
    “真主啊,你怎么能杀死贞洁的修女法蒂玛呢?!”
    阿拉丁冲她笑了笑,向她揭示了事实真相。公主如大梦初醒,频频感谢真主从坏人手中拯救了她和丈夫的性命。
    阿拉丁战胜敌人之后过了两年,皇帝去世了,阿拉丁和妻子白德尔公主接过治理国家的重担,公正地治理国家。
    幸福在向他们微笑,未来在向他们招手,国家的繁荣富强和安定团结,使他们受到人民的拥戴。“脚夫与巴格达姑娘”脚夫与巴格达姑娘
    很久以前,巴格达城中住着一个孤苦伶仃的脚夫,由于很少有人雇用他,他的生活十分窘迫。一天,他靠着背筐等生意,突然发现一个头戴面纱。腰系丝绣围裙。婀娜多姿的妙龄女郎来到他的面前,用甜蜜清脆的声音对他说:
    “背起筐,跟我来吧。”
    脚夫连忙答应,当即跟随女郎走进市场。
    女郎在熙熙攘攘的市场上,飘然穿行,在水果店买了叙利亚苹果。阿曼梅子。埃及柠檬等水果,在肉店里买了十磅肉,用芭蕉叶包好,放在脚夫的筐中,在食品店里买了糕饼。面包等许多甜食,在香水店里买了用玫瑰。睡莲。垂柳等十种香花制成的香水,用麝香。乳香。沉香。龙涎香精制成的香水精以及亚历山大的蜡烛等。她把买到的东西一一放进脚夫背着的筐里,让他给她背回家。
    脚夫顺从地背着筐,跟在女郎身后来到一座住宅前。这是一座巍峨宏伟的建筑。女郎举手轻轻敲了几下门。大门开了,现出一个面颊红润。窈窕轻盈。唇若珠玉。眼含秋波。美似天仙的少女。她把两人让进门里,转身把门关上,然后带着两人沿着铺有大理石的走廊,来到一间宽敞的大厅。只见大厅里陈设堂皇。上方摆着一张镶金玉。挂绸帐的象牙床,床上坐着一位笑容可掬。举止大方的姑娘,满头秀发飘散在肩头。见来人,她从床上一跃而起迎上前去,帮助两位姑娘从脚夫的肩上卸下沉重的背筐。她们把筐中之物一件一件地取出来,摆放好后,将两个金币交到脚夫的手中,对他说:
    “谢谢你,辛苦了,请回去吧。”
    可是,那脚夫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三位姑娘和那馨香扑鼻的花果以及各式各样的丰盛食物,呆若木鸡。姑娘们见他不动窝,以为他嫌钱给少了,其中一位便问:
    “你为什么还不走?是不是还想跟我们多要点钱?”
    另一位也说:“那就再给他一个金币好了。”
    “不,不!”脚夫连连摆手说,“我的脚钱实际上还不值两个金币呢!我只是奇怪,你们这里为什么只有女士,而无男士?一张桌子必须有四条腿才能摆得起来,可是你们只有三个人呀,为什么不找一个聪明。能干的男士来侍候你们呢?”
    听了脚夫的话,姑娘们不禁失声笑了起来,说:
    “谁替我们去找这样的人呀?我们这座宫殿里的一切都要严格保密,我们不能把秘密告诉不守信用的人!”
    脚夫忙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们别看我孤身一人,缺吃少穿的,我却是一个忠诚智慧。知书达理的人,我可以向各位小姐发誓,我绝不泄露你们的秘密。”
    姑娘们很快地商量了一下,然后对脚夫说:
    “如果真像你表白的那样,你可以留下来试试,或许会对我们有用呢。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就是你要懂得礼貌。掌握分寸,不要随便探听与你无关的事情,不要任意过问不该过问的事情。否则,我们就要驱逐你,打你!”
    脚夫忙不迭地点头说:“一言为定,从今往后,我就当哑巴了!”
    姑娘们一齐动手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大家围桌而坐,开始吃喝。突然,外面响起一阵轻微的叩门声,管门的姑娘急忙跑出去,一会儿回来说:
    “门外来了三个僧人,头发。胡子。眉毛都剃得光光的,而且都瞎了左眼。看上去他们像外乡人,风尘仆仆地来到巴格达寻求生计。我看,我们最好收留这些可怜的人,这也是善行(伊斯兰教提倡穆民对穷苦的。无家可归者行善,视为善良的行为。)呀。”
    其他两位姑娘也说:“那就让他们进来好啦。不过,我们得有言在先,叫他们别谈与他们自己无关的事情,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管门的女郎兴高采烈地跑了出去,把三个独眼人引了进来。他们刚一进屋,就说:
    “各位,我们带来了小鼓。琵琶和波斯竖琴,弹唱几首流行曲调,给各位略助雅兴吧。”
    姑娘们一齐拍手欢呼道:“太好了,我们都喜欢听悦耳动听的乐曲,那么各位请吧。”
    三人整鼓。调弦,随即演奏起来,那悦耳的旋律,悠婉的乐声在大厅中回荡,在座的人无不感到心旷神怡。
    这天晚上,正巧哈里发亲率宰相和掌刑官到民间察访。当他们一行走到市中心一条大街时,一座深宅大院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走近时,听到里面传出阵阵美妙的乐曲和爽朗的笑声。哈里发及其随从对此赞叹不止,同时也很奇怪,这么晚了,谁还在作乐?他们想弄个明白,于是走上前去叩门。
    姑娘们正在如醉如痴地欣赏着独眼人弹拨的音乐,忽听一阵叩门声,管门的姑娘又起身去查看。她一见是三个陌生人,便不客气地问:
    “你们有何贵干?”
    “我们是陀白勒来的生意人,到巴格达已经十天了,住在旅馆里。今晚本市一位商人邀我们前去赴宴,饭后我们又坐了一会儿才出来,不料迷了路,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们住的旅馆,只好前来惊动主人,也许你们能行行好,允许我们到你们家里投宿一夜。”
    姑娘请他们等一下,返身把他们的请求转告给其他两位姑娘。她们同情和体谅求宿者的难处,便欣然同意让他们进来。“不过,”她们又提出,“希望他们不要过问与己不相干的事情。”
    三人欣然接受了条件,一齐走进屋里,受到了殷勤招待。哈里发环顾左右,觉得这些人的穿戴举止大相径庭;看那三个僧人,都是外乡人打扮,而且都瞎了左眼;看那个脚夫,更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可是那三位姑娘则衣着华贵。举止不俗,美丽而善良。他越看越觉得纳闷,这样一些生活条件悬殊的人怎么会相聚一起欢宴赏乐呢?
    正想着,哈里发看见姑娘们站起身互相低语道:“好吧,来吧,让我们来偿还孽债吧!”说着。她们一齐动手,扫了堂屋,擦了地板,换了乳香,让三位僧人排成一行站在大厅的一边,让哈里发等三人也排成一行,站在另一边。采购的姑娘搬来一张椅子,放在堂屋里,继而打开一间密室,吩咐脚夫道:
    “你别傻站着,快帮我把两只黑狗牵出来。”
    脚夫答应一声,走进密室,从里面牵出两只脖子上套着链子的黑狗。女主人卷起袖口,拿起一根皮鞭,向狗身上抽去,她抽打完一只,又抽打另一只。那狗被抽打得嗷嗷惨叫,鲜血流了满地。女主人直打得手臂酸软,才丢掉鞭子,亲昵地把狗搂在怀里,不住地亲吻,然后把它们交给她的姐妹,让她们牵回密室。
    打狗的姑娘懒散地坐在象牙床上,另一位姑娘坐在她的身边,采购姑娘拿出一只琵琶,轻轻地弹奏着,并高声唱了起来。她的歌声刚停,第二个姑娘便说:“你唱得真好。”突然,她撕破衣衫,晕倒在地,不省人事了。哈里发和在场的人见状大惊失色,因为他们看到她身上布满了鞭伤!过了一会儿,那姑娘苏醒过来,抓起琵琶,又继续唱那首歌,唱完了,又晕了过去。如此晕过去三次。哈里发再也忍不住了,看了看对面的独眼人和脚夫,低声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也不知道呀!”
    “难道你们不是这所房子里的人吗?”
    “不,我们不是,但愿我们露宿野外,也不踏进这样奇怪的住宅!”
    这时,女主人听到他们在低声一问一答,便对他们说:
    “你们在说些什么?”
    “我们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大惑不解,你为什么凶狠地去抽打那两只黑狗,又为什么那么动情地把它们搂在怀里流泪亲吻?更奇怪的是,你的姐妹的身上突然出现那么重的伤痕,这到底都是为什么呢?”
    “你们这样问,就是侵犯我们,违反了我们双方的协议!”说着,她用脚在地板上重重地跺了三下,口中命令道:“快出来!”
    随着她的喊叫,一间密室的门砰地开了,从里面蹿出七个手持明晃晃宝剑的奴仆,一齐喊道:
    “请允许我们杀死这些多嘴多舌的人吧!”
    “慢着!”女主人说,“待我弄清他们的情况之后再杀不迟!”
    那些人慌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脚夫哭丧着脸说:“你千万别杀我们呀!这都是那几个独眼人闹腾的,他们这种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灾难。”
    女主人听了脚夫的话,暂收怒容,嫣然一笑,随即对在场的人说:
    “不消多长时间,他们就一命呜呼了,那就让他们把自己的经历给我们讲讲吧!”她转身问僧人:“你们是兄弟吗?”
    “不,不是兄弟,我们是异乡的穷苦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离奇的故事!”
    “那你们讲出来给我听,或许我会饶恕你们的。”
    这时,脚夫赶紧上前,说:“我先讲讲自己吧!我的故事最简单,一句话就能概括:我给你们背货物来的,在这里与三个独眼人偶然相遇,结果追悔莫及。”
    “摸摸你的头,去吧!”女主人命令道。
    “我不去,我要听完这些朋友的故事才走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