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人打败众官兵-神魔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仆人打败众官兵

    受命去请朱德尔的这个官员,为人十分鲁莽,而且还很狂傲自负。他率领五十名精悍人马,大摇大摆地来到朱德尔的家门前,只见一个仆人坐在门前的椅子上,一动不动,如同塑像。他张口便问:
    “喂,你家主人呢?”
    仆人答道:“他在宫里。”
    仆人随口回答着,仍然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官员觉得自己好像遭到冷遇,顿时火冒三丈,冲着他吼道:
    “你这个不长眼的狗奴才!你没看见我来了,还是没听到我在说话呢?王宫里的人见了我都惧怕三分,你怎么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仆人真的一点儿也不怕他,反而大声斥责道: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给我滚得远远儿的!”
    官员听到一个仆人竟敢如此冲撞他,气鼓鼓的,举起手中的利剑就要刺他。仆人仍然不动声色,当利剑逼到眼前了,他才闪电般地往旁边一躲,顺势将官员的利剑夺到手中,把官员按倒在地。那五十名官兵眼见带队的官员就要遇难,便急忙扑了上来,举起刀枪剑戟来围攻仆人。那仆人并不惊慌,从容地挥舞利剑,杀得众官兵招架不住,一个个抱头鼠窜。待官兵们跑远了,仆人才又若无其事地从从容容地坐下了。
    官兵们狼狈不堪地逃回王宫,纷纷向国王鸣冤诉苦道:
    “启禀国王陛下,我们奉旨前去请朱德尔,到了他家门前,见一个仆人大模大样。旁若无人地坐在那里,跟他说话,他爱搭不理,显得十分狂傲,我们气极了,要打他,教训他记住应该怎样对待国王的官兵。可是他却夺下我们的利剑,他一个人把我们五十个人杀得溃不成军。”
    国王闻听此言,十分恼怒,便吩咐宰相:
    “爱卿,此事只有你亲自出马了,你带上一百人去把朱德尔给我弄来,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宰相领旨,亲自挑选了一百名精兵强将,威武雄壮地来到朱德尔家门前,不料,那仆人又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逃回王宫。
    国王见宰相亲自带领一百人都打不过朱德尔家守门的一个仆人,便又增兵二百人去对付他。
    宰相领旨,又带领二百名官兵来到朱德尔门前,可是这么多人也不是那一个仆人的对手。他们败下阵来,逃回王宫。国王这回真急了,慌忙又点兵点将,说道:
    “这回我要选派五百名精兵强将,非要把那个仆人和朱德尔兄弟几个抓来不可!”
    宰相说:“陛下,不必携带人马,这回,就让我一个人去对付他们好了。”
    国王怔了一下,有点不相信宰相说的是真话,可是,事到紧急关头,他来不及多想,便挥着手,说道:
    “去吧,去吧,你见机行事吧,只要把事情办成就行!”
    宰相卸下宝剑,换上便服,手持念珠,独自一人前往朱德尔家。他见到仆人,显得彬彬有礼地上前行礼。打招呼,向他问好。那仆人见他与其他人不同,便问:
    “人啊,你来干什么?”
    宰相听仆人称他为“人”,心里明白这个仆人是属于神类的,浑身禁不住吓得哆嗦起来,他问:
    “请问,你家主人朱德尔在家吗?”
    仆人一本正经地回答:“是的,他在宫中。”
    宰相说:“烦劳你进去禀告一下,就说国王夏姆斯在王宫里设宴,请朱德尔大驾拨冗光临。”
    仆人不露声色地说:“你等着,让我去通报一下。”
    宰相见他的这一招真灵了,暗自高兴起来,耐着性子等着回话。
    国王到朱德尔家赴宴
    仆人走进宫殿,向朱德尔报告说:“主人,刚才国王派一个当官的,带领五十名士兵,前来见你,由于他们言行粗俗,被我打跑了;国王又派来一百人,又被我打退;接着又派来二百人,同样被我打退。现在,国王派宰相一人,好言请你到王宫去赴宴,他正在大门外等着回话呢。”
    朱德尔听罢,说道:“请宰相进来说话。”
    仆人应声而去,到大门口对宰相说:“相爷,我们主人请你进来说话。”
    宰相含笑点头,紧随仆人身后,进入宫殿里。宫殿里的摆设和派头,使他惊呆了。他看到朱德尔的坐位铺着世间罕见的毯子,他看到宫殿里到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不禁叹为观止,认为任何帝王将相的宫殿都比不上它。在这个无比宏伟壮丽的宫殿里,他这个堂堂的一国宰相显得十分寒酸。他毕恭毕敬地向朱德尔致敬,朱德尔问他:
    “阁下大骂光临,有何贵干?”
    宰相说:“夏姆斯国王陛下向您致意,他一向翘企着能与阁下见面,因此,特别为阁下设宴,恭请您赴宴。如果阁下能百忙抽暇。大驾光临,那将是国王最感荣幸的事。”
    朱德尔说道:“国王既然如此想见我,请你代我向他表示真诚的谢意。不过,为了表示我对国王陛下的敬意,我想邀请他能光临寒舍,做我的客人,你能转达我的邀请吗?”
    宰相略微想了想,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一定转达您的邀请。”
    朱德尔让宰相稍等片刻,自己转身进屋,将戒指一擦,仆人出现了,他命令道:
    “你去给我准备一套上好的衣服来。”
    顷刻间,仆人取来一套衣服。朱德尔把衣服拿出来,递到宰相面前,说道:
    “你身为一国之相,应该穿合乎身份的衣服。”
    宰相接过衣服一看,顿时为这套衣服质料的高档和式样的新颖所震惊。他欣然向朱德尔告辞,三步并作两步地回到王宫,向国王详细地禀告在朱德尔家中的所见所闻,并转达了朱德尔对国王的邀请。
    国王听了,喜出望外,立刻吩咐:“给我备车马,你们也都跨上战马,陪我去赴宴。卫队要穿戴一新,要显得威武雄壮些。”
    宰相马上细作布置。安排。国王骑着高头大马,亲自率领一班人马,浩浩荡荡地去到朱德尔家中赴宴。他来到朱德尔宫前,见宫殿宏伟壮丽。耀眼夺目,吃惊不小;又见宫中庭院里站满了粗壮。凶悍的卫士,更加为之惊慌。原来,朱德尔待宰相走后,便吩咐仆人:“我命令你为我组成一支队伍,卫士们个个要粗壮。凶悍,好让国王见了感到我的实力强大,从而感到畏惧。”仆人得令,旋即召来二百名助手,让他们扮成全副武装的卫士,显得雄赳赳气昂昂,这样的卫士,国王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国王大摇大摆地走向朱德尔,见他的坐椅十分考究,不是帝王将相所能享受的,心中不禁对他肃然起敬。国王向前问候他,他却摆出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坐在那里若无其事地不予理睬,也不请他坐下,国王一见面就碰了个软钉子,站在那里,显得十分尴尬。他想:“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我是一国之君,在王宫里说一不二。为所欲为,没有谁敢在我面前说个"不,字,眼前这个朱德尔,如果他对我有三分的畏惧,就不至于把我置之不理了,也许是由于我拷问他哥哥的缘故,让他记恨在心,现在要报复我!”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朱德尔突然对他说道:
    “陛下,您身为国王,怎么可以任意虐待百姓?又怎么能够随便没收别人的财物呢?”
    国王见朱德尔当众揭穿他的错误行径,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又深感自己身为国王,反倒不如一个平民品德高尚,内心深感惭愧。便卑躬屈膝地恳求谅解,说道:
    “这个,还请你原谅,我一时糊涂,贪图钱财,利欲熏心,做了愚蠢的事。”
    朱德尔见国王当众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实为难得,便表示原谅他。于是,请他入座,以上宾对待,并让他的两个哥哥摆出丰盛的宴席,殷勤款待。宴后,他还赠送给国王随行人员每人一套华丽衣服。
    宴会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国王率领卫队兴高采烈地转回王宫。从此,国王和朱德尔成为莫逆之交,彼此交往频繁,感情日渐加深,甚至于国王每天都到朱德尔宫中去见他,在一起吃喝,有时连朝拜仪式都在朱德尔的宫中举行。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