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骗者被卖作奴隶-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受骗者被卖作奴隶

    犹太商人眼见商界头目抱着儿子扬长而去,那份价值一千个金币的首饰等物白白地被骗走了,他心如刀绞。痛苦万分,但却又没什么办法。他问其他受骗的难兄难弟:
    “事到如今,你们几位有何打算?”
    他们说:“上了这么大的当,岂能善罢甘休,我们要去寻找那个骗子婆去。”
    犹太商人说:“对,我也跟你们一起去,你们有谁认识她?”
    驴夫说:“我认识她。”
    犹太商人想了想,说道:“咱们这些人一齐去找她,目标太大,打草惊蛇,她一见到我们,就会跑掉,想逮住她就难了。我们最好化整为零,分兵几路,最后咱们都到马格里布人的剃头铺那儿去集合,汇总情况。”
    大家都觉得犹太商人的主意可行,便各走一方,分头行动。这时候,贪得无厌的戴丽兰在家里闷得发慌,又走出家门,出来行骗了。驴夫刚好走在她的身后,觉得她的行迹可疑,便跟踪她,终于认出她就是大骗子戴丽兰,便上前一把抓住她,骂道:
    “该死的老婆子,你又在想耍阴谋。搞骗术吗?”
    戴丽兰装糊涂,说道:“你说的话,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明白呀!”
    驴夫怒斥道:“你别装傻充愣了,快把你骗去的毛驴还给我!”
    “你先放开手!”戴丽兰缓和一下口气说,“你只是要找到你的毛驴,并不过问其他事情吧?”
    驴夫从她的话中听出他的毛驴似乎有了下落,便肯定地说:
    “是的,我只要我的毛驴。”
    戴丽兰拍拍他的肩头,对他说:“那就好办了,你这个穷小子,还挺实在的。我告诉你,我把你的毛驴寄放在那个马格里布人的剃头铺中了。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到剃头铺去看看,让他把毛驴还给你好了。”
    戴丽兰让驴夫远远地站在街边等着她,她自己走进剃头铺,一变脸,痛哭流涕地对剃头匠说:
    “你看,街边站着的那个小子是我的儿子,他得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呢!我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说他已经神经错乱了,原因是他乱谈恋爱,以至于发展到着迷。发狂的地步。他长大成人后,不学无术,只好以养驴雇驴为生,自从得了精神病后,每次发病时,他就狂呼乱喊:"我的毛驴啊!我的毛驴啊!,医生说,要根治他的神经错乱病症,必须要拔掉他的两颗臼齿,并用烧红的烙铁在他两腮上各烙一次,才能使他恢复常态。这是一个金币,你收下它吧,你去把他叫过来,只要你对他提毛驴,说:"你的毛驴在我这儿呢!,他准保会跟你过来。”
    剃头匠听了戴丽兰的话,对她的“儿子”十分同情,表示愿意为他拔牙。烙腮,从而根除他的病患,把他从疾病的痛苦深渊中解救出来!他欣欣然收下那一个金币,即刻吩咐两个雇工赶紧做好准备,把烙铁烧得红红的。一切准备停当,剃头匠便信心十足地走出铺子,来到驴夫面前,对他说:“你的毛驴在我这里。”此话还真灵,他刚一说完,驴夫便眉开眼笑地跟着他走进剃头铺。剃头匠把他带进一间漆黑的屋子里,趁他还没有站稳,一拳将他打昏在地,随即在两个雇工的帮助下,一齐动手把他的手脚都捆绑得结结实实,然后毫不迟疑地拔了他的两颗臼齿,并用烧得红红的。发着蓝光的烙铁,在他的两个腮帮子上用力烙了两个烙印,这才放心地为他松绑,让他爬起来。
    驴夫只知跟剃头匠来牵他的毛驴,万万没想到毛驴没有牵到,反倒被拔了牙。烙了腮,他痛得“嗷。嗷”乱叫,声嘶力竭的责问剃头匠:
    “你发什么疯呀,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
    剃头匠奇怪地反问:“你怎么说我发疯呀,你妈说你是真正的疯子,你因为色迷而发疯。你妈说你坐着时喊毛驴,站着时喊毛驴,走在大街上也稀里糊涂地喊毛驴!”
    “去你妈的吧!”驴夫用两手捂着被烙红的两腮,又痛又气地吼道:“我妈在哪儿呢?”
    剃头匠说:“确实是你妈这么告诉我的。”
    接着他便把戴丽兰对他说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驴夫无奈地仰天大叫道:“愿安拉严惩这个无恶不作的大骗子!”
    他诅咒着戴丽兰,扭住剃头匠,把他拖到铺外,找人评理处治他。
    诡计多端的戴丽兰在隔壁听着驴夫和剃头匠争吵。扭打着走出铺外,便趁机闪身摸进剃头匠的里屋,把他的现金。贵重衣物洗劫一空,然后溜之大吉。她急急忙忙跑回家中,把欺骗驴夫和剃头匠的情况,告诉了戴乃白。
    剃头匠和驴夫在街上吵得不可开交,招惹得许多过往闲人围上来看热闹。剃头匠觉得两个人这么吵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便回头去锁好剃头铺,要和驴夫找法官去评理。可是当他走进铺子时,惊愕地发现现金和衣物不翼而飞!他想这一定是那个老婆子干的,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又转过身来,一把扭住驴夫不放,大声叫道:
    “赶快去把你妈给我找来!”
    驴夫说:“她不是我妈,她是一个大骗子,受她欺骗的人多着呢,我的毛驴就是她给拐骗走的。”
    剃头匠说:“我不管她是你什么人,反正她是和你一块儿来的,她跑了,我只能找你!”
    正当他俩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染匠。犹太商人和年轻商人赛义德。哈桑在四周找了半天,没有找到老婆子,便按原先规定的汇集到马格里布人的剃头铺前碰头来了。他们见驴夫和剃头匠在争吵,驴夫两个腮帮子被烙得红肿得厉害,便问道:
    “赶驴的,你这脸上是怎么弄的?”
    驴夫听到被骗的人们问他,便把自己刚才的遭遇诉说一遍。剃头匠也哭丧着脸,把自己受骗的情况说给他们听。他们听了,都又把各自受骗经过介绍一遍。剃头匠见受骗的人们都到齐了,便关上铺门,跟他们一起到省府去告状,请省长为他们做主,严厉地惩治坏人。他们来到省府,在省长面前陈述自己的冤情,异口同声地对省长说:
    “我们找也找不到她,什么好办法也想不出来,只好恳求省长大人为民做主吧!”
    省长深深地叹口气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巴格达城里的老婆子多的是,我总不能把她们都给抓来逐个审讯吧!你们之中有谁认识她?”
    驴夫仍然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说道:“我认识她。不过此人十分奸猾,请大人派十名衙役跟我们去,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抓住她呢!”
    派十个衙役,对省长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同意了。驴夫义愤填膺地带着十个衙役和受骗的人,走出省府,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街头,全力以赴地要去捉拿戴丽兰归案。他们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地过大街。穿小巷,把全城的胡同都找遍了,最后终于发现了戴丽兰的踪影!驴夫发现她探头探脑。鬼鬼祟祟地在街上走,便指挥衙役和受骗者们包抄上去,使戴丽兰束手就擒。他们把她围了个水泄不通,押解她来到省府,让她坐在窗下,静待省长大人出面发落,由衙役们紧密看管。
    这些当差的衙役在高温酷暑下,由驴夫指挥着,一会儿钻胡同,一会儿进小巷,早已疲惫不堪了。他们站在戴丽兰面前,不停地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困得很。诡计多端的戴丽兰看见押她的衙役们个个迷迷瞪瞪的。半睡不醒的样子,自己也眯缝起眼睛。假装睡着了。驴夫和其他受骗的人,见老婆子垂头缩肩在那里打瞌睡,也因为终日奔跑劳累。疲劳困乏过度,索性都呼呼地睡过去了。时机成熟了,戴丽兰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地离开那里,三步并作两步,离开那里,钻进省府后院,溜入省长夫人屋里。她彬彬有礼地上前吻省长夫人的手,问她:
    “请问,省长大人现在何处?”
    省长夫人说:“他在里屋睡觉呢,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戴丽兰灵机一动,对她说:“我丈夫是买卖奴隶的,如今他出门去了。他离家前,交给我五个奴隶,让我好歹把他们卖掉。这事我曾与省长大人谈妥了,他答应出一千个金币买下他们,另给我二百个金币的赚头,尽管利小了些,但我想是省长大人要买,就索性把他们低价甩卖出去算了。现在我把奴隶带来了,请省长过目。”
    省长夫人一听,这真是个赚钱的买卖,对戴丽兰的话坚信不疑,便毫不迟疑地点头同意,还对她表示衷心的感谢。省长夫人问:
    “奴隶在哪儿?”
    戴丽兰说:“他们正在窗户下面睡觉呢!”
    省长夫人走出门去,见窗户下面东倒西歪地坐着。躺着五个人,那个马格里布人穿着破旧衣服,其他四个人都是剃了胡须的,没有一个不像奴隶。心想,这几个人身体都挺健壮的,每个都值一千个金币呢!她立即从钱柜中取出一千个金币交给戴丽兰,对她说:
    “我先付给你一千个金币,至于那二百个金币的赚头,等省长给你吧!”
    戴丽兰此时显得十分大方地对她说:“夫人,这二百个金币中,有一百个金币应该属你所有,因为我进省府后喝了瓦罐里的凉水,而另外一百个金币先留在你手中,等我下次见到你时再取不迟。现在请夫人指点我从后门出去吧。”
    省长夫人果然听从戴丽兰的话,亲自护送她走出房门,闯过道道关口,一直把她送出省府后门,并与她依依惜别。戴丽兰手捧着一千个金币,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对女儿说:
    “我刚才又一次略施小计,从省长夫人手中骗得了一千个金币,把追捕我的驴夫。犹太商人。年轻商人。染匠和剃头匠当作奴隶卖给她了,她正在那儿高兴呢!现在对我来说危险性最大的就是那个驴夫了,因为他们五个人当中,只有他是认得我的。”
    戴乃白劝她妈说道:“好呀,您已经骗了那么多人,甚至骗到省府里去了,我劝您还是就此打住。洗手不干的为好!这种事终归有一天是要露馅儿的呀,与其那时倒大霉,倒不如现在见好就收吧。”
    再说省长一觉醒来,觉得浑身上下神清气爽,好不痛快!省长夫人向他报喜帖子,说道:
    “给你报喜啦,你要买的五个奴隶,那个老婆子给送来了。”
    省长揉揉眼睛,奇怪地问道:“奴隶?什么奴隶?我什么时候说要买奴隶了?”
    省长夫人一听,便讥讽他道:“你办的事情,怎么自己倒不承认了?你不是和那个老婆子讲好了,买进五个奴隶,付一千个金币,另外给她二百个金币的赚头吗?”
    听了夫人的话,省长立马觉得有问题,便急着追问:
    “你付钱给她了吗?”
    省长夫人又讽刺他道:“哪有买东西不给钱的道理!当然付过了。这回咱们可赚了大钱了,我看过了,那五个奴隶,每一个都值一千个金币呢。我让守卫好好看管他们,别让买来的奴隶白白跑掉了。”
    省长不想听夫人再说下去,急忙起身跑到窗户那里,只见驴夫等人懒洋洋地睡在那里,并无什么奴隶,便问衙役们:
    “我们出一千个金币买下的五个奴隶在哪儿?”
    衙役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摇头摆手地说:
    “报告老爷,这里除了这五个受骗上当的告状者外,并没有什么奴隶呀。我们遵大人命令,协助他们抓住了那个大骗子老太婆,一齐把她带到这儿。我们听说大人在睡觉,只好在此静候,无奈我们困乏极了,也都昏睡过去,醒来一看,那老婆子不见了。”
    省长明白了,两手一拍,大声吼道:“这个大骗子都骗到我头上来了!这还了得吗!”
    五个被骗的人见省长也上当受骗了,便一齐对他说:
    “省长大人家里也被骗了,我们是没办法的,骗子是从省府里溜走的,我们只好向省长大人讨还我们的财物了!”
    省长一听这些人来劲儿了,这不是要造反吗!他干脆向这些人摊牌,说道:
    “你们听着吧,骗你们的那个老婆子已经把你们当作奴隶卖给我了!”
    五个人一听,急了,忙说:“这是安拉所不允许的,我们全是自由民,不能说我们是奴隶,我们就一下子变成奴隶了,我们要进宫到哈里发那里去告发你!”
    省长也不让步,对他们说:“告发你们的应该是我。你们想想吧,那个老婆子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跑到本府里来?还不是你们把她带来欺骗本府的吗?你们这样做,又该当何罪?现在我只好把你们每人作价二百个金币,全都卖给西洋人,我也好捞回本钱!”
    正当省长和那五个受骗的人争论不休之际,那个外号叫做黑道哈桑的巡警总监来了。原来他从外面旅行回来,一进家门,他老婆霍突妮就哭天抹泪地把戴丽兰前来拐骗她的首饰和衣物的事情,从头到尾向他诉说一番。他听了老婆的哭诉,认为在本省发生这样的事情,省长是有责任的,于是便一口气跑来找省长。他一见省长就责问道:
    “你作为省长,怎么不管管这种惯于行骗的人,让她在城里到处行骗。危害良民呢?你怎么能让这般坏人骗人。骗财,危害人们的生命财产?我老婆的首饰衣服都被她给骗光了,你得赔偿我们才对!”他说着,又问那五个人:“你们在这儿跟省长吵什么?”
    那五人也把自己受那老婆子骗的经过向他诉说一番。黑道哈桑听了,对他们的遭遇感同身受,也可怜他们,说道:
    “省长,他们也同样是受害人,你干吗要拘留他们呢?”
    省长也有一肚子的苦水,便把他们带那老婆子来省府,自己的老婆也受戴丽兰欺骗的事情说给他听。那五人见省长对此事束手无策,便寄希望于巡警总监,齐声哀求他道:
    “大老爷,这事儿只能靠你替我们做主了!”
    省长此时为了挽回面子,也来个顺水推舟,对黑道哈桑说:
    “哈桑,你夫人被骗去的首饰衣物,就由我负责赔偿吧;我还要负责把那个老婆子逮捕归案。你们都认识她吗?”
    “我们这回都认识她了!”那五个受骗者说,“再派十个衙役跟我们去抓她吧!”
    省长同意再派十个衙役跟他们一起去抓那个老婆子。驴夫又自告奋勇,咬牙切齿地说:
    “这回你们跟我来吧,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认出她来!”
    驴夫带领大家又一次走上逮捕戴丽兰的征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