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图的经历-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白侯图的经历

    我这人从八岁起就开始说谎骗人,每年说一次大谎,欺骗奴隶贩子。说起来不是吹的,我每次说谎,还准能得逞,说得奴隶贩子惴惴不安,十分头痛。奴隶贩子不得已,把我带到奴隶市场上去,让经纪人卖我,并向买主说明我的缺点。这样,经纪人在市中就当众宣称:
    “谁要买这个有缺点的奴隶?”
    人们问经纪人:“他有什么缺点?”
    经纪人说:“他每年都说一次大谎,欺骗主人。”
    一个商人来到经纪人面前,问道:“现在有人出钱来买他的缺点了吗?”
    经纪人说:“已经出到六百元了。”
    那商人便说:“好吧,我买了,给你再加二十元的赏银。”
    经纪人同意了,让奴隶贩子和商人见面,促成交易,双方一手付钱,一手交人。这样,我便来到商人家中。
    商人给我一套粗布衣服,我对主人惟命是从,尽心尽力地侍候他。次年,到了丰收时节,家家户户都喜获丰收。我的主人也不例外,在城外的庄园中设宴庆丰收,请商界的朋友们前来大吃大喝,随意谈笑。
    正午时分,主人对我说:“白侯图,你骑骡子回家去向太太取一件东西,快去快回。”
    我遵从主人的指示,赶忙回家。赶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大吼一声,高叫哭喊起来,巷中各家各户,不分男女老幼,全都从家里出来,看个究竟。太太和小姐听到我的哭喊声,赶忙开门出来,问我发生了什么大事。我对她们说:
    “大事不好了!老爷和他的朋友们坐在一堵古墙下面吃喝。谈笑,不料古墙突然倒了,把他们都压死了!我就是为了这个,才赶回来报信的。”
    太太和小姐听了我的谎言,竟信以为真,便一起哭喊起来。左邻右舍的人知道了,都纷纷前来表示哀悼。慰问。太太痛苦万分,撕身上的衣服,打自己的脸,回到屋里,见什么就摔什么。砸什么,家具什物,都被她砸坏了,门窗。搁板也捣坏了,墙壁也污染了。她自己砸,还不解气,便让我帮她一起砸。我也来劲儿了,捧起瓷器就往天花板上摔,听响玩儿,我一边砸,还一边煞有介事地嘶喊着:
    “哎呀,我的主人哟,你死得好惨呀!”
    折腾了一会儿,家中的瓷器全被砸坏了,屋里一片狼藉。这时太太拉着孩子们,对我说:
    “白侯图,你这就带我们娘儿几个到老爷遇难的地方去,把他的尸体从土里弄出来,装进木匣中好好安葬吧。”
    我带引太太和她的孩子们,一路哭着朝老爷走去。巷中的邻居们全出来,跟在我们的后头,眼中流淌着伤心的泪水。我们这些人路过大街出城时,哭喊声惊动了更多的人,他们都走出家门来看热闹,关切地询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把谎言重诉一遍,说得就像真有此事似的。人们都对此深信不疑,有的人说:
    “这个商人德高望重,我们应该报告省长。”
    省长听到这一不幸的消息,大为震惊,立即做了紧急部署,指示人们拿着锄头。铁锨。篮子,并亲自骑着马,率领众人,紧随我们,前去抢险救灾。我一见来的人更多了,便哭得更厉害,叫得更响亮,这又吸引了另一些人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的队伍显得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头。
    快到庄园的时候,我疾步跑上前去,从地上抓了几把土撒到头上脸上,把头发弄散,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冲到主人面前,嚷道:
    “报告主人,大事不好了,太太死了!这下子再也没有人来疼爱我了,我可怜的太太呀,真不如我替你去死呢!”
    正和朋友们吃喝得痛快的主人,见我蓬头垢面。大哭小叫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吓得脸色苍白,忙问我:
    “白侯图,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大事?你倒是快说呀!”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哭诉道:“老爷打发我回家去取东西,我进了家门,见堂屋的墙壁塌了下来,压在太太和孩子们的身上!”
    主人忙问:“那太太。孩子们怎么样了?”
    我说:“全都压死了!”
    主人带着哭腔,又问:“我的那匹骡子呢?”
    我说:“甭提了,正屋和马厩的墙壁也都塌了,把骡子。鸡。鹅什么的全都压成肉饼了!”
    主人又问:“老太爷呢,他活着吗?”
    我说:“屋里所有人,一个也没剩下,全给压死了,而且踪影全无了。”
    主人听了我的谎言,震惊得张口结舌,昔日那满面红光的脸,变得灰暗苍白,腿软臂瘫,浑身失去了知觉,歪歪斜斜,支撑不住。过了一会儿,他才哭出声来,疯狂地撕扯衣服。抽打自己的脸颊,打得鲜血直流。他捶胸顿足,高声哭叫道:
    “哎呀,我好可怜的孩子。夫人。老爸呀!你们死得好惨呀!这是多么惨重的灾难呀!”
    在座的商界朋友,无不陪他落泪,陪他撕扯衣服,抽打自己的面颊,最后陪他走出庄园。
    主人和他的朋友们哭喊着走出园门,突然听到更大的一片哭喊声向他们袭来,竟被吓了一跳。他们站定一看,原来是省长率领一大批人成群结队地迎面而来,不仅如此,他的夫人。孩子被人们簇拥着跑来,一个个哭成泪人儿,悲痛欲绝。主人和夫人。儿女们走近了,面面相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他们彼此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触摸对方,生怕自己的眼睛看错了。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如梦初醒般地手拉着手,会心地哈哈大笑起来。主人问她们:
    “你们到底怎么了?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遭遇了什么不幸事件?”
    他夫人说:“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啊!我倒要问问你,你和你的朋友们是怎样摆脱灾难的?”
    主人被问糊涂了,说:“我问你,你却问我,你们到底怎么来的?”
    他夫人说:“我们在家里好好呆着,突然间,奴才白侯图光着头。撕破衣服,跑回家里,二话不说,就冲我大喊大叫道:"我的主人哟,大事不好了!,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老爷和他的朋友们都被墙给压死了!,”
    主人震惊了,说:“刚才,就是这个白侯图心急火燎地。哭哭啼啼地跑来对我说:"堂屋的墙壁塌了下来,压在太太和孩子们的身上……,”
    主人说到这儿,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他转过头来,见我站在一旁,便怒不可遏地说:
    “你这个该死的奴才,撒谎成性的鬼东西,是你干的好事,害得我们全家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非剥你的皮。割你的肉不可!”
    我听了老爷的话,却不紧不慢地回敬他道:
    “老爷,你不能惩罚我,因为这是我的缺点。当初你们买卖我时,不是当面说得很清楚吗,这是其中的一个条件,有公证人在场。你应该知道,我每年都要说一次谎,这次还仅仅说了一半,留下那一半,到年底再说,到那时才算是一次谎呢!”
    听了我的话,主人大发雷霆,高举两手冲我吼道:
    “你这个可恶至极的坏东西。罪该万死的奴才!你一手造成如此严重的恶果,却说什么只撒了一半谎!你太可恶了,你滚吧,滚得越远越好,我给你自由了!”
    可是,我不听他的,尽管他气得死去活来,我却有条不紊地说:
    “且慢,主人,你虽然宣布给我自由了,可我却不走。我要呆到年底,以便说完那一半谎,这样也好凑成一个全谎。那时候,你把我带到奴隶市场上去,声明我的缺点,照你买我的手续将我卖掉就行了。再说,你现在让我走,我无别的技能,也难以维持生计啊。”
    我一味对他胡搅蛮缠,他对我已很不耐烦。这时,许多人围拢过来,纷纷询问他,向他表示慰问。他向男女老少打招呼,又去迎接省长,对省长说明事情的真相,说造成如此恶劣影响,只是说了一半谎话的结果。省长和众人听了,都认为这个玩笑开得太离谱。太不像话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责怪我。咒骂我,说我这人实在太不地道了。然而,我却若无其事地笑着说:
    “主人怎么能处罚我呢?这是我的缺点,而这一点正是我预先声明过的,也正是由于我有这个缺点,他才买我的。”
    风波过后,主人回到家中,看到屋里的家具什物被砸得粉碎,其中大部分都是我弄坏的。太太把全部责任都推到我头上了,说所有的什物都是我砸坏的,她自己一点儿责任都没有。太太火上浇油,使我的罪过更大了,主人对我更加恼怒,拍着手。跺着脚说:
    “我这辈子还从来也没见到过如此坏的奴才,一手造成这么大的祸患,还说什么只不过是只说了一半谎话,如果说足了一次谎话,那还不闹个天翻地覆。毁坏一两座城市吗?”
    主人越说越气愤,索性将我拉到省长那里,让我饱吃了一顿鞭子。我被打得昏死过去,不省人事,并划破我的面颊,烙上火印后,把我带到市上拍卖。后来,我又连续在几个新主人家里作祟,因此不断被人辗转拍卖,但经常在王侯贵族家中转卖,最后竟被卖到王宫里来了。
    白侯图讲完自己的故事,点着另一个奴隶说:
    “卡夫尔,现在轮到你了,你说说你的故事吧。”
    卡夫尔说:“弟兄们,我要讲的故事太长了,现在不是讲故事的时候,你们看,天快亮了,这个木箱如果现在不赶快埋好,到了天亮后,必然被人发现,泄露了秘密,我们的性命就难保了。我的故事,等回到宫里,再讲不迟。”
    其他人觉得卡夫尔的话很在理,于是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在四座坟茔中间,按木箱的尺寸大小,挖了个大坑,他们有的用镢头挖土,有的用篮子运土,累得浑身冒汗。不久,坑挖好了,他们又合力将木箱搬到土坑里,再埋上土,坑面弄得平平整整,让人看不出破绽。一切安置停当,他们便一齐走出坟茔,关好大门,扬长而去。
    坟茔里瞬间变得一片沉寂。一直一动不动地呆在树上的俄尼尔,此时把全部身心都集中到被埋在那里的木箱了,他想不出这木箱里装着什么。待到天色微亮时,他看看周围毫无动静,便从树上跳下来,用双手挖开松软的泥土,取出木箱,用一块大石头砸开锁,掀开箱盖一看,只见里面藏着一个被麻醉未醒的女郎。他细细地打量一番,见那女郎面如桃花,浑身上下佩戴着稀世名贵的珠宝首饰。他用手在女郎鼻子前试了试,知道她还活着,便将她从木箱中抱了出来,让她仰卧在地上。不一会儿,女郎慢慢醒来,她的身子动了动,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她呕吐着,竟然从口中吐出一大块麻醉剂。他吃惊地想,这么大的一块麻醉剂,足以麻醉一头大象了!女郎恢复了常态,转动着明媚的大眼睛,用甜蜜的音调,喊着一些人的名字,命令他们上茶。送吃的来;见无人应声,便睁大眼睛,猛然发现自己竟置身于坟茔之中,不禁大惊失色,继而伤心地悲泣起来。当她发现身边蹲着一个陌生人时,便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儿?到底是谁把我从深宫闺阁中弄到这荒无人烟的坟茔里来的呢?”
    俄尼尔忙说:“请小姐安静些,我所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昨天深更半夜,有三个奴隶,抬着这只木箱,来到这里……”他将自己亲眼所见,详尽地细说了一遍。接着,他便询问她的经历和遭遇。她说:
    “我赞美安拉让我遇到你这样的好心人,不过,现在不是谈我的经历和遭遇的时候。这样吧,你现在仍把我装进木箱里,然后到路边上,等着有赶牲口的,你就雇匹骡子来,把木箱运回你家里。然后,我就会将我的经历和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俄尼尔按女郎的指点去做,他跑到马路上,见曙光照遍原野,马路上车水马龙。他雇了一匹骡子,带到坟茔里,驮木箱回家。
    来到俄尼尔家中,女郎从木箱中出来,举目四处观望,见住房体面,陈设富丽,马厩里骡驴马齐全,库房中货物充盈,便知俄尼尔是个巨商富贾。此时,她觉得自己饥渴难耐,便说道:
    “我的主人,能给我点吃的喝的吗?”
    俄尼尔说:“好的,请稍等,立马就好。”
    说着,俄尼尔一路小跑到市上买了烤羊肉。甜食。葡萄酒。蜡烛和其他吃喝熏香必需的东西,带回家里,陪女郎吃喝。他见女郎不仅长得秀丽,而且言谈举止十分文雅得体,便对她产生了爱慕之心,表示希望与她结为夫妻。不料,女郎却婉拒了他。他不解其中原由,便问她为什么?她说:
    “实不相瞒,我是哈里发的妃子,因为我天生丽质,又能歌善舞,颇得哈里发的青睐,可是哈里发对我的宠爱,却使得王后对我百般嫉恨,于是她便指使一个婢女,趁我睡熟时,将一块麻醉剂塞进我的嘴里,使我当即失去了知觉。王后让人把我装进木箱中,收买奴隶和门房,趁着夜色把我送到那块坟茔中,挖坑把我埋在那里。这些情况,都是你亲眼所见的。我命不该死,遇到你这样的好人,把我从死难中抢救过来,带我到你家中避难,当上宾款待,令我万分感激。这也就是我的经历和遭遇。我不知道哈里发日后对这件事如何发落,但你已知道了我的地位。身份和情况,这是绝密的,请你千万别泄漏出去。”
    得知女郎的身世情况后,俄尼尔知道了她身为哈里发的宠妃,慑于王威,吓出了一身汗,遂敬而远之,变得忧心忡忡。他觉得事情棘手,自身安危莫测,惶惑不安起来。
    一天,他照例到市里去为王妃采购美味佳肴。回到家里,他看到王妃正在伤心哭泣,见俄尼尔回来,她破涕为笑,说道:
    “你可回来了,你不在家,我就感到非常地孤单寂寞。”
    再说王后趁哈里发离开王宫外出巡视之机,谋害他的宠妃以解心头之恨以后,自己心中却并不安宁,她想,哈里发与王妃素日在宫中形影不离,他回宫后,见不到她,必然会问起来,到那时,我可怎么办呢?为了有个万全之策,她便把宫里一个诡计多端的老太婆唤来,把谋害王妃的秘密告诉她,并向她讨主意。老太婆说道:
    “王后,眼看哈里发就要回宫了,王后若想息事宁人,不如让木匠用木头造个假人,拿来挖一座坟埋在宫中,再盖一间屋子,里面点上灯烛,教宫里人穿起丧服。待哈里发回宫时,让人向他诉说王妃突发奇病。一命呜呼的消息,向他介绍王后厚葬王妃的情况。哈里发听后,必定大为伤心,要在坟前追祭。守陵。如果哈里发怀疑是王后因嫉妒王妃而陷害了她,王后不必惊慌失措,要装出十分伤心的样子,镇静自若地对付,可以让人开棺验看棺中丰殓厚葬的情况。万一哈里发提出要揭开寿衣看王妃时,王后须安排人一齐向前劝阻,就说是教律不许这样做。如此这般,就不怕哈里发不信以为真,让人原封埋好,并且会感谢王后的。这样,王后不就可以化险为夷。避过灾祸了吗。”
    王后听了老妖婆的诡计,觉得可行,便大加赏赐,给了她一套华贵衣服和一笔钱,命她照计行事。老妖婆受宠若惊,马上去找信得过的木匠,让他做了一具木人,送给王后,给木人穿起寿衣,又挖了坟埋葬起来,坟前燃起灯烛。一切安排停当,王后和众人穿起丧服,将哈里发爱妃急病死去的消息四处传扬开去。
    哈里发巡游回来,见宫中上下,全都穿着丧服,吃惊不小,便询问王后,听说爱妃急病而死,他自己竟也昏死过去了。
    他从昏迷中醒来后,便追问爱妃葬在何处,要亲自去追祭她。哈里发不顾一路劳顿,当即来到宫中坟前,见坟墓修得十分体面,心中反而对王后生出一片感激之情。然而,他又觉得爱妃死得不明不白,又怀疑其中有诈,便命人挖坟,开棺验尸。他看到尸体被厚重的寿衣包裹着,便命人揭开寿衣看看爱妃的面容,这时王后和老妖婆等人便上前劝说道:
    “启禀哈里发陛下,这样做是伤天害理的,是万万做不得的呀!”
    说完,她们便命人赶忙将棺木盖好。埋上。哈里发伤心至极,在坟前守陵一月,才回宫理政。一天,哈里发从睡梦中惊醒,仍躺在床上想着爱妃。这时在床头床尾为他扇扇子的两个宫女,以为他仍在酣睡中,便小声攀谈起来,哈里发索性侧耳细听起来,只听宫女说道:
    “这世界上真是无奇不有!”
    “你这话里有话,你不如明说了吧。”
    “有些事情办得冠冕堂皇,实际上是阴谋诡计。陛下在坟前守陵,那么诚恳。那么投入,但是他全然不知,坟中埋的是一具木人!”
    “照你这么说,坟中埋的不是王妃了,那么,王妃在哪儿呢?她究竟是怎么了?”
    “我告诉你吧,王后因嫉恨王妃受宠于哈里发,便趁陛下巡游之际,让人设毒谋害王妃,将她装入木箱,运到坟茔埋掉了。”
    “王妃就这么被害死了吗?”
    “善良的人总会有善报的。后来他被一个名叫俄尼尔的商人及时挽救,在他家里休养,到现在已经有四个月了,这一切都是王后吩咐不准向陛下透露的。”
    事情的真相原来如此!哈里发无意中获悉王妃的真情实况,原来宫中坟里埋的不是王妃,而是一块木头!他一个哈里发。一国之君,竟被王后戏弄了,被蒙在鼓里!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立即起身上朝,命令宰相张尔蕃晋见。宰相不知何故,诚惶诚恐地跪到哈里发面前,只听哈里发怒气冲冲地说道:
    “张尔蕃!听着,你快去到俄尼尔家中,把我的爱妃从他手中夺回来!把他也带来,我要重重地惩罚他。”
    张尔蕃连声说“遵命!”,便去叫来省长,带领一班人马,浩浩荡荡地来到俄尼尔家。这时俄尼尔刚从市上买回肉来,炖好了肉,同王妃正要坐下来大吃大喝,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聪明的王妃明白有大事临头,脸色变得苍白,她从窗户往外一看,只见房前屋后已被军队包围得水泄不通,她吓得几乎不省人事。她稍微镇静了一下,果断地对俄尼尔说:
    “你快跑吧,逃命要紧,否则就要人财两空了。”
    俄尼尔说:“我们已被重兵包围,怎能逃得出去?”
    王妃指点他说:“别害怕,我给你想个办法。”
    说着,她拿一件破衣服给他穿上,把那锅炖肉装在一只篮子里,上面放上一些碎馍。乳饼,对他说:
    “你就这样逃走吧,不必担心我,在哈里发面前,我自有应付的办法。”
    俄尼尔装作衣衫褴褛。贫穷不堪的下人,从从容容地打开门,在众官兵的眼皮子底下,混了出去。与此同时,王妃迅速整理了衣冠,把金银。首饰。珠宝和其他珍贵便于携带的什物,装满了一提箱,然后静静地坐下来,等着官兵们冲进来。宰相和省长率领众官兵破门而入,见王妃收拾齐整,端坐在那里,彬彬有礼地与他们相见。宰相对王妃说:
    “我们只是想把俄尼尔带走。”
    王妃沉着冷静地说:“很不凑巧,他已经带着货物到大马士革做生意去了。现在我可以跟你们回宫,向陛下作个交待了。”
    宰相带走了王妃,让人把她的衣箱带上,让士兵们仔细查抄了俄尼尔的家。他们一行来到王宫,哈里发命令将王妃安排在一间暗室里住下,派个老宫女侍候她;同时下一道诏书,命令大马士革国王从速缉拿俄尼尔归案。
    大马士革国王毕恭毕敬地接过诏书,吻了吻,把它顶在头上,随即派人去缉拿俄尼尔。国王还派人到城中四处散风,就说俄尼尔家中富甲一方,谁都可以去查抄,因为他是罪犯。官吏和差人们捷足先登,纷纷来到俄尼尔家,不料,却见俄尼尔的母亲和妹妹正坐在一座坟前痛哭流涕。原来自从俄尼尔离家之后,一直没有回来,他母亲和妹妹便以为他已不在人世了,便在家中做一座坟,将他的一些用品埋在里面,日夜对着坟悲悼哭泣。官吏和差人将她们母女俩押解到衙门审讯,可怜母女俩失去了亲人,又被抓了起来,却并不明白究竟是何原因?国王亲自审问她们,追究俄尼尔的去向,她们只说实在不知道。国王见始终问不出什么来,便把她们放了,可是她们的家已被封了,无家可归,只好四处流浪。
    俄尼尔自从离家出逃以后,到处颠沛流离,身边携带的食品不久就用完了,他开始乞讨,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浑身疲乏无力。一天夜里,他流浪到一个乡村里,靠在清真寺的墙壁上过了一夜。
    次日黎明时分,人们到清真寺里去做晨祷,发现他脸色苍白,形容憔悴,浑身瑟瑟发抖,已经气息奄奄。大家急忙围拢上来,关切地询问他。他睁开眼睛,说不出话来,只是伤心落泪。人们纷纷救助他,有的送来御寒的衣服,有的送来干粮给他充饥,并悉心照料他。从此,清真寺成了他的家,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人们可怜他,要把他送到巴格达医院里请医生为他看病。这时,村中又来了两个女乞丐,她们就是俄尼尔的母亲和妹妹,由于无情岁月的摧残,彼此面目皆非,近在咫尺竟认不出来。俄尼尔可怜她们,把自己的吃食分给她们吃。
    次日清晨,村里人雇来一匹骆驼,让驼夫把危病中的俄尼尔送到巴格达医院去看医生。驼夫将俄尼尔用绳子系在驼背上,正要出发,这时俄尼尔的母亲仔细看着他,终于认出他来,惊叫道:
    “俄尼尔!我的孩子,你原来还活着,怎么变得教我认不出来了。”
    俄尼尔被母亲的哭叫惊醒过来,他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看着母亲和妹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母亲见他病成这样,便同意让驼夫把他送到巴格达医院抢救,而自己又带着女儿踏上流浪之路。
    驼夫护送着病危的俄尼尔,在沙漠中不停地跋涉。终于来到巴格达,待他找到一家医院时,已是深更半夜院门紧闭了。一个商界的头目在外面游玩后回家的路上,见到俄尼尔气息奄奄,便把他弄回家中,让妻子好好照顾他,给他擦洗了脸和手脚,用玫瑰香水洒在他的身上,让他躺在床上休息。俄尼尔醒来,想到自己的不幸遭遇,心中积忧过重,病情不见减退。
    王妃被哈里发幽禁着,不准与任何人见面,也不听她作任何分辩,不知不觉,八十天过去了。一天哈里发从幽闭她的房前路过,听到她在房里自言自语道:“俄尼尔,你的为人多么正直。多么善良,你的性格多么纯洁。清正!冤枉你的人,你却以德报答他,轻蔑你的人,你却依然敬重他,糟蹋你的人,你却保护他的爱妃。我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会和哈里发一起站在公正的裁判者面前分庭抗礼的,你作为一个清廉之人,终会胜利的。”哈里发悉心听了她的衷诉,醒悟到是自己冤枉了她。于是他回到宫中,吩咐将她传来,当面问她:
    “你怎么能将我比作冤枉。轻蔑。糟蹋他人之人?今天你要当面给我说个明白,我冤枉了谁?轻蔑了谁?糟蹋了谁?”
    王妃说:“陛下,恕我直言,您下令要缉拿俄尼尔,可俄尼尔从来没有动我一指头,也从来没有凌辱我呀!”
    哈里发说:“那么,你现在有什么要求呢?”
    王妃说:“如蒙陛下恩准,我要跟俄尼尔结婚。”
    哈里发见她意志坚定,便叹息着说:“那好吧,如果能够找到他,我就把你无偿地赏给他。”
    她说:“请陛下恩准我去寻找他吧。”
    哈里发不耐烦了,说道:“随你的便吧!”
    于是,她谢别哈里发,带着一千金币上路了。她先去拜访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年人,并为俄尼尔而广施博济,救济那些生计无着的穷苦人;接着她又到市场上拜访商界的头目,把金币交给他,让他去救济流浪的异乡人。一天那个商界头目对她说:
    “你肯劳驾到我家中去看望一下异乡的流浪者吗?”
    她听了,毫不迟疑地跟那商界头目去到他家,问女主人说:
    “请问,住在你家中的异乡流浪汉在哪儿?”
    女主人带她到里屋去,她看到躺在床上的俄尼尔,却认不出他来,因为他已骨瘦如柴,面目皆非,教人认不出来了。但她对面前重病中的青年人十分同情,抑制不住激情,流下同情的泪水。她决定留下来,帮助女主人来照料他,每日为他递汤送药,百般呵护。几天后,她暂时告别女主人,又到市场上去探听俄尼尔的消息。
    这一天,商界头目领着俄尼尔的母亲和妹妹来见她,说道:
    “这母女俩衣衫破烂不堪,饿得东倒西歪,情况十分凄惨。可怜,我带她们来,是求你收留她们,做做好事。”
    她一见到她俩,便认出她们是俄尼尔的母亲和妹妹,彼此寒暄良久,问到俄尼尔的下落,都非常焦急。她决定暂且将她们母女俩送往商界头目家中去休息,待找到俄尼尔以后再说。她们相拥着来到商界头目的家中,她头一句话便是向女主人询问那个异乡流浪汉的病情,女主人说:
    “情况没有变,还是那个样子。”
    她说:“让我们去看看他吧。”
    于是四个妇人一齐来到俄尼尔面前,关切地看望他。俄尼尔的母亲一见到他,便首先惊叫起来:
    “俄尼尔,我可怜的孩子,我们又见面了!”
    王妃听说他就是俄尼尔,吃惊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继而含着热泪说道:
    “亲爱的俄尼尔,你真的是我要寻找的俄尼尔吗?你变得都让人认不出来了!”
    此时的俄尼尔虽然没有力气说话,但他的神志还是清醒的,他努力睁大眼睛,认出了王妃,精神为之一振,嘴角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
    王妃镇静了一下,对俄尼尔讲述了他们分手后的情景,最后说道:
    “我对哈里发诉说了我们之间的真实情况,得到了他的信任,而且他已表示愿意将我送给你呢!”
    她让所有的人安定下来,别走动,说去去就来。她回到宫中自己的房子里,取来一笔钱,交给商界头目,让他去给俄尼尔一家每人买回四套衣服。二十块手巾和其他日用品,并特别嘱咐为俄尼尔买来最名贵的药品。她陪着俄尼尔一家人,悉心地照料他们,使他们逐渐恢复了健康。这时,她才来到哈里发面前,报告说她已经找到俄尼尔和他的母亲。妹妹。于是哈里发命令宰相张尔蕃去把俄尼尔接到宫中来。
    俄尼尔来到哈里发面前,用极其动听的言词大加赞颂哈里发,使哈里发对他另眼相看,接着他又把自己在巴格达经营生意,在坟茔里过夜,从地里刨出木箱的经过,向哈里发作了详细报告。哈里发认真听了,认为俄尼尔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因而非常喜欢他,当即赏给他一些宫中用的衣服,并吩咐腾出一幢宫殿,给他居住,派婢仆侍候他,允许他接母亲和妹妹一起在宫中生活。哈里发兑现自己的诺言,允许王妃与俄尼尔结婚,使他们如愿以偿。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