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鲁夫被宰相伤害-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马鲁夫被宰相伤害

    打扮得如花似玉的宫娥彩女们,心满意足地在宫里走来走去,她们炫耀着自己的美丽,同时也四处传播着马鲁夫向她们慷慨赠送衣服。首饰的消息,还说公主被马鲁夫打扮得如同天仙。胜似天仙。不久,国王就知道了公主穿戴凤冠霞帔的事儿,他平时十分注意打扮女儿,便兴致勃勃地去观看。他这一看,吃惊不小,不仅公主穿得赛过天仙,就连宫女们也都犹如仙女下凡,她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他把宰相叫来,把心中的喜悦向他展露一番。宰相连日来被马鲁夫的言行举止搅得心神不安,他既十分羡慕马鲁夫的富有,又很妒嫉他受到国王和文武百官的恩宠。同时,他沉着冷静地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马鲁夫,对他的作为心存疑虑。听说国王要见他,便认为机会来了。于是他对国王说:
    “陛下,我从种种迹象来分析。判断,认定马鲁夫并不是什么商人。众所周知,天下的商人没有不以赢利为本分的,哪怕是一块破布,他们也要千方百计从中牟利而不会轻易送出去。但是马鲁夫却完全不是这样,他视金钱如粪土,不论对谁,一律大肆挥霍。不仅如此,他一个商人,怎么会具有连陛下都没有的宝物呢?这是不可能有的事情。看来,马鲁夫绝对不是一个商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他肯定有问题,陛下若是想弄清楚真相,我倒有个主意。”
    国王被他说疑惑了,便说:“你说说看。”
    宰相说:“请陛下设法接近他,您要不失时机地恰如其分地奉承他,然后约他到御花园去散步。届时我在御花园里摆下宴席,席间陛下和我轮番向他敬酒,将其灌醉,让他酒后吐真言。他说了真话,我们手中有了把柄,再对付他就好办了。老实说,我始终认为他无尽无休地施舍。吹破天的大话的背后,有什么隐秘。而且他是有阴谋的,也许他是为了陛下的江山而来的,陛下请想一想,他用那么多的金钱来笼络文武百官。收买士兵人心,用善良。豪爽的形象来迷惑百姓,其目的不是十分明显吗?那就是用潜移默化的手法,在不知不觉中把陛下的江山夺走!到了那个时候,陛下后悔也来不及了。”
    国王听了宰相的话,不禁害怕起来,他心惊肉跳地彻夜难眠。第二天一早他被一阵闹哄哄的声音给惊醒了,他看到一些仆人和马夫惊慌失措的样子,便骂道:
    “你们这些不知趣的东西,在这儿吵什么?”
    他们说:“启禀陛下,奇怪极了,运货来的那些骆驼。骡子。马匹,昨天好好地拴在这里,可是今早上一匹都不见了,赶马的马夫。奴仆们也都一下不见了。是不是都逃走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要逃走呢?”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把国王给打懵了,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些马夫。奴仆。骆驼。骡马都不是真的,只有气急败坏地大骂他的仆人们都是蠢货,一千匹骆驼。骡马和五百多名马夫。奴仆一夜之间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却不知道是何原因!
    马鲁夫一觉醒来,若无其事地从后宫走了出来,见仆人们一个个愁容满面,便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仆人们见他问起来,忙把夜间马夫。奴仆。骆驼。骡马失踪的消息告诉他。他听了这个消息,却出乎人们预料的镇静,轻松地说:
    “丢了就丢了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值得这么失魂落魄的吗?”
    那么多的人和骡马失踪了,马鲁夫却显得若无其事!这一消息传到国王耳中,他真的觉得马鲁夫不正常了。他召来宰相,对他说道:
    “他对奴仆和钱财无视到如此地步,确实令人感到奇怪!”
    马鲁夫来了,国王对他说:“我想请你和宰相到御花园里去散散心,你愿意陪我们去吗?”
    马鲁夫说:“当然,我很愿意奉陪。”
    于是国王。宰相和马鲁夫三人来到御花园。这个御花园建得小巧玲珑,园内硕果累累,清溪水潺潺,百花争艳。百鸟争鸣,令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他们三人边在园中欣赏美景,边随便聊天,不知不觉来到凉亭。宰相讲了许多动听的故事和笑话,以缓和大家的情绪,他请国王和马鲁夫在那里用餐,叫仆人取来好酒好菜,他先给国王倒了一杯,国王一饮而尽,然后他又为马鲁夫斟满酒,说道:
    “驸马,我敬你一杯,我十分敬仰你的为人和你的富有。”
    马鲁夫问:“这是什么酒?”
    宰相说:“这是最醇。最好的酒,喝了它,就会感到飘飘欲仙。”
    接着,宰相就开始讲几十种名酒的特色,还即席背诵了许多诗词中赞美酒的名句。马鲁夫听了,酒兴倍增,便在国王和宰相的劝酒声中,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但是马鲁夫究竟不胜酒力,不一会儿就喝醉了。宰相见马鲁夫已被灌醉了,便试探着用话来套他,问道:
    “马鲁夫,咱们都是在朝中为陛下服务的人,不妨说说心里话。你的事把人们都弄糊涂了。我这个人说话向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实话实说,绝不绕弯子。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金银财宝呢?你的一些珠宝就连波斯国王都没有!再说天底下哪有像你这样的生意人,做买卖不想赚钱,出手又那么大方!真正的商人是不会这样的,你比帝王还要慷慨大方!我希望你能对我说实话,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马鲁夫此时已经醉得神智不清,思维混乱,被宰相哄得晕头转向,便把自己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他把自己并不是什么商人,而是一个埃及的穷鞋匠,由于惧怕老婆的虐待而逃跑,如何到了这里……又偶然得到戒指的全部经过,统统如实地说了出来!
    宰相听了,惊异万分,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继续哄他:
    “这就对了,马鲁夫,说了真话,心里就痛快了。可是,你得把你说的戒指给我们看,才能让我们充分地信服你呀。”
    马鲁夫不由自主地举起手来,对宰相说:“这有何难,戒指就在这手指上,你取下来看吧。”
    宰相急忙取下他的戒指,仔仔细细地看着,问:
    “你的话当真?真是一擦它,那神王就会出现吗?”
    马鲁夫快要昏睡过去了,他喃喃地说:“信不信由你,你干吗不擦它试试呢?”
    宰相用手一擦戒指,耳边立即就响起一个声音对他说道:
    “新主人,您唤我,我来了,您有何吩咐就请尽管说吧!”
    宰相狂喜不止,马鲁夫说得果然不假!他迫不及待地说:
    “我要你把这个令人讨厌。无耻到极点的大骗子马鲁夫带走扔到荒无人烟的地方,饿死他!”
    神王艾比领命,不敢怠慢,他一把抓起马鲁夫,腾空飞起。马鲁夫一惊,酒被吓醒了,他一看自己被艾比抓走了,便惊慌失措地问:
    “艾比,你怎么可以抓我,你要带我到哪儿去呢?”
    艾比抓住他边飞边说:“你这个倒霉的家伙,新主人命令我把你抛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去,饿死你呢!你怎么这样笨呢,怎么可以随便让别人擦戒指呢?你既然拥有了这个难得的宝物,为什么又把它拱手让人呢?我真想现在就把你从天上抛下去,叫你粉身碎骨!”
    此时此刻,马鲁夫才完全清醒了,他知道自己上了宰相的当,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艾比只管服从戒指主人的命令,他抓住马鲁夫在天上不住地飞,飞到一处荒无人烟的上方,他一松手,马鲁夫便重重地摔到地上,昏了过去。
    宰相见这戒指真有神效,便戴在自己手上,他觉得自己有了戒指,便拥有了一切,他扬扬得意地对国王说:
    “怎么样?你为了这么个大骗子,把我骂得狗血喷头,这回你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国王发觉宰相的神色不对头,便急忙低三下四地对他说:
    “对,你说得对,早应该听你的,你真聪明,不愧是我的好宰相!这戒指如此神奇,快拿来给我瞧瞧吧。”
    “呸!”宰相脸色一变,无情地嘲弄着国王说:“你这个蠢家伙,难道你忘了你以前是怎样对待我的吗?现在我成了这戒指的主人,你就甭想再像以前那样地对待我,从今往后,你休想让我再做你的奴仆,现在该是我掌权的时候了!”
    宰相痛骂国王一通,一擦戒指,艾比来了,他下命令道:
    “我要你把这个老不中用的笨蛋带走,把他也抛到他那个骗子女婿的地方去!”
    艾比领命,一把抓起国王,腾上高空,飞向马鲁夫所在之处。国王在空中问艾比:
    “英明的神王,惩罚我之前,总应该让我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吧。”
    艾比边飞边说:“这个我就管不着了,我是戒指的仆人,只服从戒指主人的命令。”
    艾比继续带着国王在天上飞,不一会儿就飞到马鲁夫被抛下去的地方,放下国王,扬长而去。
    国王四处张望,四周一片荒凉,他举目无亲,心中十分悲凉。这时他听到了马鲁夫的哭声,便寻着哭声找到了马鲁夫,把自己的遭遇告诉马鲁夫。这时国王和驸马失去了一切,只有抱头痛哭的份儿了。
    宰相用计谋,几句花言巧语,几杯可口的美酒,就得到了戒指,并迅速地处理了国王和马鲁夫,十分得意。他马上离开御花园,跑到宫中,他召来满朝文武,当众将马鲁夫和国王的下场以及戒指的用途描述一番。他恶狠狠地对文武百官说:
    “你们都竖起耳朵好好听着,有谁胆敢不选我当国王,我就像对待老国王和马鲁夫一样地对待他,把他抛到荒无人烟的地方饿死他!”
    文武百官慑于他的淫威,被他的话吓着了,都从自身安全着想,纷纷表示服从他,选他当国王。于是宰相摇身一变,不费吹灰之力便成了新国王。
    公主得知父王和丈夫不幸遭宰相迫害,痛不欲生,顿时哭成了泪人儿。宰相当了国王,便派人去对公主说自己一直在深深地爱着她,决定当天晚上就与她成亲,让她打扮起来,迎接新郎。公主心急如焚,她不停地埋怨马鲁夫贪杯中计坏了大事,又埋怨父王对宰相姑息养奸,遗患无穷。她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应付这个局面,只好设法拖延时间。她让人回复宰相,求他宽限一个时期,让她守节后才能再结婚。宰相对公主早就心怀不轨。垂涎欲滴,哪里肯答应,说他不管守节不守节,也不想履行什么手续,他现在是国王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什么时候结婚,就得什么时候结婚!
    公主听了宰相的传话,思前想后,决定走一步险棋,便又回话说她答应了,愿意当晚结婚。宰相听说公主终于答应同他马上结婚,顿时心花怒放,忘乎所以了。他心想,公主以前再三拒绝他,如今总算如愿以偿了。于是他下令大摆宴席,并通知所有的人必须前来贺喜。
    教长得到通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宰相面前,告诫他说:
    “公主现在是不能同你结婚的,因为教法有规定,她必须守节,到期满后才能再结婚,否则就是不合法的。”
    宰相可不听他的,喝斥他道:“去你的吧,什么合法不合法,不用你管我的事情!”
    教长说出了自己应该说的话,又害怕宰相让神王惩罚他,便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只能悄悄地对他人说:
    “他这样做,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他心中没有安拉,他是个邪教徒!”
    太阳终于落山了。宰相把自己打扮成新郎的样子,高高兴兴地走进洞房。公主擦干眼泪,穿起一身最漂亮的衣服,戴上名贵的首饰,装作羞答答的样子,坐在房中。他看到这情景,高兴极了,几步奔到公主面前,就要搂抱。亲吻她。公主用手一挡,娇声娇气地对他说:
    “今晚上是良宵美景,只是美中不足,你为什么不杀死父王和马鲁夫呢?你把他们杀死了,我就更安心了。”
    “你真好!”宰相听了更为高兴地说,“你放心吧,我会杀死他们的。”
    公主坐在宰相身边,显得无比亲热地和他谈天说地,她妩媚地笑着,用纤纤细手轻轻地抚摸着宰相的肩膀。宰相做梦也想不到公主会对他这么好,受宠若惊,遂对公主起了淫心,便迫不及待地动手动脚。突然,公主起身闪到一边,惊叫道:
    “老爷,这是怎么说的,你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窥探我们调情呢?真是羞死人了!”
    宰相这时把眼珠子瞪圆了,怒声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他在哪儿?”
    公主故作惊讶地指着宰相手指上的戒指,说道:
    “这不是嘛,就在这个戒指里,我亲眼看到他伸出头来,直盯着我们看呢!”
    宰相一听,笑了笑,心想,一定是戒指之神在偷偷地看他们,便说:
    “公主放心,这是神王,现在成了我的仆人,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不行,”公主故作娇气十足的样子,说道,“我不理你了,让他看着,那怎么行啊!你得把戒指放得远远地才好。”
    “行,行,”宰相依从公主,脱下戒指,把它放到枕头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