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解 冻-正文-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25.解 冻
    四月二十八日  星期四
    翌日清晨,天高气爽,虽然西风劲吹,但是人们倒十分乐意,因为大风可以把前一
    天被绵绵大雨弄成一摊稀泥的道路快点吹干。
    大清早,两个斯莫兰省的孩子:放鹅姑娘奥萨和小马茨,就顺着从瑟姆兰省到奈尔
    盖省的大路走来了。那条路蜿蜒环绕耶尔马湖南岸,两个孩子一面走,一面看着那仍旧
    覆盖着大半个湖面的冰层。旭日冉冉升起,晨曦霞光四射,把冰面照得辉光耀眼,不再
    像春天解冻时候冰层常见的那样黑乎乎、脏兮兮的,而是白得刺眼,非常好看。他们举
    目望去,冰层又坚固又干燥,因为雨水早已顺着冰层的孔隙和裂缝流了下去,或者干脆
    渗进了冰层之中,所以在他们眼里冰层是完好无恙的。
    放鹅姑娘奥萨和个马茨正在朝北走,他们不禁盘算起来,倘若不是绕着湖岸而是从
    冰上直接穿过这个大湖,不知能少走多少路。他们俩都心里明白,春天的冰层是翻脸无
    情说变就变的。可是这湖面上的冰层看上去倒十分坚实,安全谅必还有保障。他们看到
    沿湖岸的冰层厚达好几英寸,冰层上还有一条被踩得平坦光溜的路可以走,况且对岸似
    乎并不远,走不了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
    “来吧,咱们去试试,”小马茨说道,“我们多留点神,不要掉进冰窟窿里去,那
    就啥事都没有啦。”
    于是,他们两个就从湖面上走过去。冰倒一点也不滑脚,踩在上面很轻松,一点也
    不费劲。冰面上的积水比他们看到的要多,有些地方冰上有大大小小的窟窿,噗噗地冒
    着水。那样的地方走起来要十分小心,好在大白天里太阳光把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
    两个孩子步履轻盈地往前走,他们讲的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全都是说他们怎么聪明,
    亏得没有走那条被大雨冲垮了的道路,径直从冰上过来,这有多省力气。
    走了不多久,他们就到了维恩岛附近。在岛上居住的一个老奶奶从窗户里瞧见了他
    们俩。她疾步走出屋来,拼命朝着他们摆动双手,嘴里还呼叫着什么,可惜他们听不清
    楚。他们很明白,她准保是叫他们不要再往前走啦。可是,他们既然已经在冰上走了这
    么一段路,而且眼下也不见得有什么危险,就这样顺顺利利的,反倒要离开冰面,岂不
    太愚蠢了。
    就这样,他们绕过了维恩岛,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块方圆十公里的冰面。冰
    面上潴着一汪汪的积水,他们不得不七拐八拐地兜着圈子走。但是他们反倒觉得挺开心
    的。他们俩甚至还比试,看看谁脚丫踩的冰最坚实。他们忘了疲劳也忘了饥饿。他们反
    正是只要在天黑之前走到就行,因此并不急着赶路。在碰到新的障碍的时候,他们就嘻
    嘻哈哈地大笑一番。
    有时候,他们也抬起头来朝对面的湖岸望望,尽管他们已经走了足足一个来小时,
    但是对岸非但没有靠近,反而更遥远了。他们不禁纳闷起来,怎么湖面竟然那么开阔。
    “我们往前走的时候,对面的湖岸也好像跟着往后倒退过去了,”小马茨说道。
    这里四面空荡荡,没有一点屏障可以挡风,而西风刮得一阵紧似一阵,他们的衣服
    紧紧贴在身上,使他们行动起来十分蹒跚,寒冷的大风是他们俩在行程中所遇到的最大
    的真正的不痛快。
    有一件事情使他们大为吃惊,就是风竟然能够夹着如此强大的声响,似乎搬来了一
    个大磨坊或者是五金工场发出的强烈轰鸣一样。然而在这茫茫一片的冰层上,既没有磨
    坊也没有五金工场。
    他们走到一个名叫瓦伦岛的很大的岛屿往西,现在他们看得出来离北岸不太远了。
    可是在此同时,大风给他们造成愈来愈大的麻烦。风中夹着的轰鸣也越来越响,这使得
    他们有点提心吊胆。
    他们忽然好像明白过来,他们听见的响声不是别的声音,而是白沫飞溅的激浪冲堤
    裂岸的声音。不过这也不大可能,因为湖上仍旧覆盖着冰层。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停下脚步朝四周细细望去。他们这才看到在西面很远的地方,
    正对着熊岛和布谷鸟半岛有一道白色的堤坝横贯湖面。起初,他们还以为那是道路旁边
    的积雪,可是他们马上看出来,那是泡沫飞溅的波浪正在朝冰块扑打过来。
    他们一看到这种情景,连一句话都顾不上说,就手拉着手飞奔起来。西边的湖面非
    常开阔,他们觉得那层喷吐着白沫的波浪正在朝东吞噬过来。他们不知道究竟是整个冰
    层会爆裂开来,还是要发生一些别的事情。可是他们感觉出他们已经身处险境了。
    忽然之间,他们觉得就在他们拔脚奔跑过去的方向冰层被掀了起来,先是掀了起来,
    然后再沉下去,仿佛是有人从底下往上顶一样,紧接着冰层里发出一阵沉闷的轰鸣声,
    裂缝就朝着四面八方伸展开来。两个孩子可以看到裂缝像利刃一般迅速地把冰层切割开
    来。
    现在又平静了片刻,可是马上就又觉得冰层在上升和下沉。在这以后裂缝就大得成
    为豁口,从豁口里可以看到水哗哗地冒出来。豁口又裂成了深沟,冰层分崩离析,裂成
    一块块巨大的冰块。
    “奥萨,”小马茨说道,“一定是解冻了。”
    “是呀,一定是那样,小马茨。”奥萨说道,“但是我们还来得及赶上岸去,赶快
    跑吧!”
    其实,大风和浪涛真要把湖面上的冰统统除掉,还着实要大费一番手脚。那厚厚的
    冰壳虽然已经四分五裂,最棘手的事情算是完成了,可是这些大大的浮冰还要再分裂开
    来,彼此冲碰撞击,变得愈来愈碎,再消融成水。所以眼前还是有许多坚实的冰块,而
    且组成了一个很大的、还没有被损坏的场地。
    可是最糟糕的是,那两个孩子无法看到冰层的全貌,这就是险上加险了。他们看不
    清哪里有他们根本跨不过去的大豁口,也并不知道哪里有可以载乘他们的大块浮冰。所
    以他们这里那里茫茫然地到处乱闯,他们跑过来又跑过去,莽莽撞撞也不看看哪里是湖
    岸。结果他们非但没有靠近岸边,反而越走越远离湖岸,朝向湖中心方向跑去了。冰块
    的不断拆裂声使得他们心惊胆战、六神无主。后来他们干脆直僵僵地站在冰上放声嚎陶
    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群大雁从他们头顶上呼啸飞过。他们俩放声大喊起来。奇
    怪的是在大雁的啁啾声中竟然发出了这样几句人话:“你们要往右边走,往右边走,往
    右边走!”
    他们毫不迟疑地照着这个嘱咐做了,可是走了不久,面前又出现一道很宽的裂缝,
    他们又没有了主意。
    他们又听见大雁在他们头顶叫喊,在凋嗽声中又传来了嗓音清脆的人话:“站在那
    里千万别动,站在那里千万别动!”
    孩子们对听到的话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乖乖地服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刚过了
    一会儿,那几块浮冰滑动得连接在一起了,他们一跳就跳过了裂缝。于是他们又手牵手
    拔脚飞奔起来。他们心慌意乱,不仅仅是因为身处险境,而且还因为得到了意想不到的
    搭救。
    不久之后他们又停下脚步,犹豫不决起来。但是,他们马上听到有个声音在头顶上
    高喊道:“笔直往前跑,笔直往前跑,笔直往前跑!”
    就这样断断续续走了半个多钟头,总算来到了狭长的伦格尔岬角,能够跳下冰块,
    膛着水上岸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多么害怕,他们脱了险一跑上陆地之后,就头也
    不回地拼命往前奔跑,根本顾不得回过头去看一看那湖里的波浪正在把浮冰块推来搡去。
    当他们在伦格尔岬角上走了一段路之后,奥萨突然收住脚步。“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
    小马茨,”她说道,“我忘记了一件事情。”
    放鹅姑娘奥萨又返身回到湖岸旁。她站在那里,把手探进口袋模来摸去,最后她掏
    出一只很小的本鞋。她把小木鞋放在一块十分显眼的石头上。然后她就回到了小马茨身
    边,连朝四周看都没有看一下。
    就在她转过身去往回走的时候,一只白色的大雄鹅像晴空霹雳般疾飞下来,叼住木
    鞋,然后又以同样快的速度冲上了天空。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