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在赫尔辛兰的一天-正文-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40.在赫尔辛兰的一天
    一片大的绿叶子
    六月十六日  星期四
    次日凌晨,男孩子飞翔到赫尔辛兰的上空,在他身下展示开来的是:大片针叶树林
    绽出了嫩绿色的幼芽,桦树林的树梢上刚刚披上了片片新叶,草地上青草绿茵茵、碧油
    油,农田里破土而出的新芽煞是喜人。这里是一片高山崇岭连绵不断的高原,然而在它
    的中央却有一条宽阔而颜色鲜明的峡谷纵贯南北,从这条峡谷又分出许多条小一点的峡
    谷,有些狭窄短小,有的宽阔而长大,这样就形成了很分明的脉络。“喔,我可以把这
    块地方比作一片大的叶子,”男孩子遐思翩翩,“它绿盈盈的就像树叶一样,还有这些
    大小峡谷就像一片叶子上的叶脉一样。”
    这地方的景色倒委实同他说的差不大多。在中央的那条大峡谷先是分出两条很大的
    峡谷,一条向东,一条向西。然后它朝北伸展,又分出一些窄小的峡谷。到了北方,它
    又分出两支很宽阔的峡谷,在这以后它又再向前延伸了很长一段,不过越来越细,渐渐
    消失在荒原之中。
    在那条中央大峡谷里,汹涌地奔流着一条气势磅礴的河流,它在沿途有好几个地方
    流淌成了湖泊。紧靠着河畔的草地上鳞次栉比地挤满了矮小的灰色棚屋。河畔草地的后
    面连接着耕地,在峡谷边沿树林杂长,草木丛前是一座座农庄庭院。这些庄院都很宽大,
    房屋建造得很坚固结实。这些庄院一个毗邻着一个,相连成行。一座座教堂高高地矗立
    在河畔,在他们周围庄院麇集成了很大的村庄。在火车站和锯木厂周围也围簇着大片房
    屋。锯木厂都是坐落在河流和湖泊边上,四周木材堆积如山,一眼就能够辨认得出来。
    同中央那条大峡谷一样,分出来的峡谷里也是湖泊相连,田畴成片,有不少村落和
    农庄。那些峡谷中的河流潋滟闪烁,波滚浪逐,流进深山幽谷,渐渐地在两边的山崖拥
    迫之下变得愈来愈狭窄,最后只剩了涓涓细流。
    峡谷两面的山岗上长着针叶林,那些树木不是长在平地上,而是长在崎岖不平的峰
    峦上,因而也高高矮矮,参差不齐,活像是一头瘦骨嶙峋的野兽身上披着一身蓬松纷乱
    的毛皮。
    从空中俯视下去,这地方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男孩子倒大饱了眼福,把这块地方
    一览无遗,因为老鹰在努力寻找老艺人克莱门特·拉尔森,所以必须从一个山谷飞到另
    一个山谷,低空盘旋,仔仔细细寻找那个人的踪迹。
    天光徐徐大亮,农庄的庭院里鸡叫牛哞,开始有了动静。在这一带地方,畜棚都是
    用粗大的圆木钉成的木棚屋,棚顶有烟囱,窗子又高又宽,那些畜棚的概门一打开,奶
    牛便蜂拥而出。这些奶牛毛色浅淡,花纹斑斓,个头都长得不大而且体态玲珑姣好,脚
    步十分娇健,走起路来还不时奔跑几步。牛犊和羊群也出来了。不难看出,它们都连蹦
    带跳情绪很高。
    庭院里一刻比一刻热闹起来。几个年轻姑娘挎着背包在牲口群里来回走动。有个男
    孩子手里擎了一根长鞭子,把羊群拢在一起。有只小狗在奶牛群里钻来跑去,对那些想
    要顶角较量的奶牛唁唁吠叫。农庄的男主人牵过马来,套好了车,车上装满了大罐大罐
    的黄油、大块大块的圆奶酪,还有各色各样的食品。人们又是说笑又是歌唱,人欢马嘶,
    院子里热闹非凡,就好像在迎接一个快乐的节日一样。
    过了一会儿,人们赶着牲畜朝山上的森林走去。有个姑娘走在最前面,用清脆悦耳
    的呼叫引领着牲畜前进,牲畜在她身后排成了长长一串。牧羊孩子和牧羊狗跑前顾后,
    不让一只羊儿跑离羊群。农庄主和他的长工们走在最后面。他们跟在马车旁边,防备着
    万一翻车,因为他们走的是一条顽石遍地的林间小径。
    说不定这是赫尔辛兰一带约定成俗的老习惯,所有的农民们都在这一天把牲畜赶进
    森林里去,不过也许纯属巧合,正好那一天大家凑到一起来了。不管怎么说,反正男孩
    子倒有幸开开眼界,见到人和牲畜的洪流欢腾地从每个山谷和每个农庄走了出来,朝着
    深山老林进发,使得那里热闹起来。男孩子整整一天都听得见那黑黢黢的密林深处传出
    来的放牧姑娘的歌声和牛颈脖上挂的铃铛发出的叮当声。他们大多数人都要长途跋涉,
    而且路很难走。男孩子亲眼看到,他们是如何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扎着走过潮湿的沼
    泽地。他们遇到被风刮倒的大树横倒在路上时,就不得不绕个大弯改道前进。还有好多
    次,马车撞在石头上掀翻了,车上的东西撒了一地。可是,大家碰到这些难处却并不生
    气,只是扬声大笑一阵,仍旧高高兴兴地前进。
    到了薄暮时分,这些赶路的人和牲畜终于来到森林里事先砍伐开辟出来的居住营地,
    那里早已修建了一个低矮的牲畜棚和两三幢灰色的小棚屋。奶牛走进棚屋之间的院子,
    禁不住哞哞地欢叫起来,好像他们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并且急不可
    耐地咀嚼起甘美鲜嫩的青草来。人们一边说笑打趣,一边把车上装的饮用水和木柴,还
    有所有别的东西全都卸下来,装到那幢稍大一点的棚屋里去。不久之后烟囱里就升起了
    袅袅炊烟。放牧的姑娘和男孩子们也都靠在大人们身边,围坐在一块扁平的大石头周围,
    开始在露天吃起晚饭来。
    老鹰高尔果深信不疑他一定能够在夏季来到森林里野外放牧的那些人中间找到克莱
    门特·拉尔森。于是,他一见到朝向森林里来的人牲队伍就急忙低飞下去,用他那双锐
    不可挡的眼睛去细细查看。可是一小时又一小时过去了,老鹰却没有能够找到那个老艺
    人。
    经过很长时间的盘旋翱翔,老鹰在黄昏时分来到了大山谷东面的一片顽石嶙峋的荒
    凉山地上空。他低头往下看去,那里又有一个夏季放牧的营地。人和牲畜都已经安顿就
    绪。男人们正站着劈柴,放牧姑娘们在挤牛奶。
    “瞧那儿,”老鹰高尔果嗥叫一声,“我想他一定会在那儿。”
    老鹰一个高空俯冲便飞速降落下去。男孩子大吃一惊,那老鹰居然从那么远的高空
    看得分毫不差。站在场院里劈木柴的那个男人果然是矮小的克莱门特·拉尔森。
    老鹰高尔果降落在离开棚屋不远的密林里。“现在我把对你许下的愿给兑现了,我
    可是说到做到的呀。”他说道,还得意扬扬地摇头晃脑。“你赶快想法子同他谈谈。我
    就留在这片稠密的松树林里等你。”
    动物们的除夕之夜
    夏季牧场一切安排停当。晚饭过后,人们尚无睡意,便闲坐着聊起天来。他们很久
    没有在森林里度过夏夜了,似乎舍不得早早就去埋头睡觉。夏天的夜晚非常短暂,直到
    这时还明亮得如同白昼一样。放牧姑娘手里不住地编结着东西,时不时地抬起头来朝着
    森林瞅上一眼,又心满意足地咯咯笑起来。“唉呀,我们总算又到这里来啦,”她们高
    兴地说道。人声嘈杂纷乱的村落从她们的记忆中蓦地消失殆尽,四周的森林一片静悄悄。
    当她们还在农庄上的时候,一想到将要寂寞地在茫茫林海里度过整整一个夏天的时候,
    她们几乎无法想像自己怎么能够忍受得住。可是她们来到夏季放牧场之后,却觉得这样
    的时候美妙得不可思议。
    附近夏季牧场的年轻姑娘和男人来看望她们了。这里围聚的人大多,屋里坐不下,
    大家就在屋前的草地上席地而坐。可是谁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提个头打开大家的话匣子。
    那几个男人第二天就要下山赶回到村子里去。姑娘们托他们办点小事情,要他们向村里
    的人捎个好。说完了这些就又找不到话题了。
    于是,姑娘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搁下了手上的活计,兴致勃勃地说道:“其实我
    们今天晚上大可不必这样一声不响地在夏季牧场上间坐着,因为我们当中有两个挺爱讲
    故事的人。一个是坐在我身边的克莱门特·拉尔森,另一个是苏南湖来的伯恩哈德,他
    正站在那边朝布莱克山上细看。我觉得,我们应该请他们每人给我们讲一个故事。我答
    应,哪个人讲的故事最使我们开心,我就把我正在编结的这条围巾送给他。”
    她的这个主意受到大家的一致欢迎。那两个要讲故事来比个高低的人自然要客气一
    番,推托说不行,可是没过多久也就同意了。克莱门特请伯恩哈德先讲。伯恩哈德当仁
    不让便答应了。他并不太认识克莱门特·拉尔森,不过他捉摸着那个人必定会讲一个妖
    魔鬼怪的老掉牙的故事。他知道大家通常都爱听这类故事,所以他想还不如投其所好讲
    一个这样的故事。
    “在好几百年以前,”他开始讲道:
    “戴尔斯布地方有个主管几个乡村的教区教士,他在大年三十的晚上策马驱骑匆匆
    在深山密林之中兼程趱行。他身上紧裹着皮大衣,头戴皮帽子,鞍桥上横放着一个小包,
    里面装着做临终圣事用的酒杯、祈祷书和法衣。白天的时候他被请到离这个林区的中心
    村落很远的一个教区村去为一个临终的病人做最后的祈祷。他在病人身边一直坐到晚上,
    现在他终于可以回家去了,不过他估摸着怎么也要到半夜以后才能够回到教士宅邸。
    “他不得不骑在马上颠簸赶路,而不能够躺在床上安详熟睡,好在那天晚上的天气
    还不坏,真是谢天谢地。虽然夜已深了,但是还不算寒冷刺骨,而且连一点风信都没有。
    尽管乌云层积,一轮又圆又大的满月却依然能够同云层竞相追逐,在乌云层上影影绰绰,
    把皎洁的清辉洒向大地。倘若没有那点月光映亮的话,那么他就连地上的林间小径都难
    辨认得出来,因为那是隆冬腊月,天地之间灰蒙蒙地一片。
    “教士那天晚上骑的是他最引为骄傲的一匹骏马,这匹马体格强健,脚力耐久,伶
    俐得几乎像人一样,而且在全教区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识途找回家去。教士已经屡次测
    试屡次灵验,所以他对马儿深信不疑,在骑这匹马的时候从来不去注意辨别方向。这天
    晚上也是如此,在黑沉沉的午夜时分,在茫茫林海之中,他仍旧若无其事地骑在马上,
    连缰绳都不握住,头脑里一门心思想着别的事情。
    “教士骑在马上颠来晃去,心里只是惦念着第二天要做的讲道之类的事情。就这样
    过了很久,他才想起来要抬头看看究竟离开家还有多远。当他终于抬头环顾四周的时候,
    他不禁暗暗纳闷,按理说他骑马走了那么长时间,早就应该到教区里有人烟的地方了,
    可是眼前却还是深山荒野,森林稠密。
    “戴尔斯布那块地方当时建筑分布格局同现在相同,教堂、教士宅邸、所有的大庄
    园和大村庄都在那个教区的北面名叫戴伦那一带地方。而南面那一带全是森林和高山。
    那个教士一看到他还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踽踽行走,他马上就想到他还在教区南部,而要
    回家去必须策马往北走。但是他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似乎自己并没有在朝北走。尽管没
    有星星和月亮供他辨认方向,可是他头脑里有方向感,他毫无疑问地觉得自己在朝南或
    者朝东走。
    “他本来打算马上勒住缰绳,调转马头往回走,可是他却没有那样做,既然这匹马
    过去从来没有迷过路,那么这一次谅必也不会。说不定是他自己糊涂了,只怪他一直心
    不在焉,没有看看沿途的道路。于是他又听凭马儿照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往前走,他自己
    又去想自己的心事了。
    “可是走不多久,一根很大的树枝狠狠地扫了他一下,几乎把他从马背上撞了下来。
    他这才猛醒过来,觉得非要弄清他究竟到了哪里不可。
    “他朝地上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原来他是走在松软的沼泽地上,根本没有什么可
    供踩脚的小路。而那匹马儿却疾走如常,一点也没有趔趄。这一次教士深信那匹马确实
    在错路上了。
    “这一次他毫不迟疑,抓起缰绳,勒回马头,重新朝着林间小路走回去。可是那匹
    马却作起祟来,刚刚跑到林间小路上,又绕了一个弯向荒山野岭奔去。
    “教士一看,完全肯定那匹马又往错路上走去了。不过他又想道,既然马儿如此固
    执,说不定是要找一条能够更快到家的近路,所以他也就听之任之了。
    “说也蹊跷,地面上根本无路可走,然而那匹马儿却照样疾走如飞。面前有山岗挡
    路,马儿就像山羊一般灵巧地窜了上去,在下陡坡的时候,马儿把四只蹄子并拢收紧,
    沿着嶙峋顽石滑行而下。
    “‘但愿能够在做礼拜之前赶回去,’教士心里盘算着,‘倘若我不能及时赶回教
    堂去,那么戴尔斯布教区的乡民们会有何想法?’
    “他还来不及思忖太多,就匆匆来到一个他所熟悉的地方。那是个很小的黑水湖,
    是他去年夏天曾经来钓过鱼的地方。现在他终于看出来了,这正是他最担心害怕的事情:
    他现在正在荒山野林的深处,而那匹马还在一味朝南走,似乎非要把他驮到离教堂和教
    士宅邸远得不能再远的地方去。
    “教士匆匆跳下马来。他不能够任凭这匹马将他驮到荒无人烟的旷野上去。他务必
    要赶回家去,既然这匹马那样执拗,非要朝相反的方向跑,他就下了决心自己徒步牵马
    而行,待到走到熟悉的路上再骑上去。他把缰绳绾在手臂上,开始步行起来。穿着一身
    厚厚的皮大衣在森林里徒步跋涉可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好在那个教士身体结实,能够
    吃苦耐劳,对于走这样费劲的长路倒也没有犯难发愁。
    “可是那匹马却给他平添了不少麻烦,它根本不听他摆布,四只蹄子蹬住地面纹丝
    不动,而且还尥蹶子,就是不肯跟他往前走。
    “后来教士怒火旺盛起来了。他过去从来没有鞭打过这匹马,这时仍旧不想动手打
    它。他反倒是气得扔下缰绳,自己从马身边走开去。‘哼,既然你硬要走自己想走的路,
    那么我们干脆在这里分手算啦,’他气咻咻地叫嚷说。
    “他刚举步走出了两三步路,那匹马就赶了上来,小心翼翼地咬住了他大衣袖口,
    想要拦住他往前走。教士回过头去,逼视那匹马儿的双眼,仿佛想要洞察出它为什么如
    此突兀反常。
    “即使在事情过后,教士也没有完全明白过来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而有
    一点倒是千真万确的。尽管夜色那么黑,他还是能够看得清那张长长的马脸,非但如此,
    还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心事,就像从人脸上的喜怒哀乐看得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他看
    得分明,那匹马是焦急无比,苦恼不已的。那匹马瞅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无比忧愁的光
    芒,既是在埋怨又是在哀求。‘我天天毫无怨言地充当坐骑为你出力,’马儿似乎在说,
    ‘难道你就连这一夜都不肯陪我去吗?’
    “教士被牲口的哀哀求告的眼神感动了。显而易见,那匹马在这个夜晚必定有什么
    事情求助于他。他身为堂堂男子汉岂能够袖手旁观,于是他当机立断,决定陪着马儿去
    走一趟。他不再迟疑,把马牵到一块石头旁边,踏着石头跨上马去。‘随你走到哪里去
    吧,’他对马儿说道,‘既然你要我陪你去走一趟,那么我就悉随尊便吧。这样就没有
    人可以责备说,那个戴尔斯布教区的教士竟在别人陷入困难之时拒绝助一臂之力了。’
    “在这以后,他就听凭马儿放开四蹄往前跑去,他自己只专心注意如何在马鞍上坐
    得牢靠稳当。这一段路崎岖不平而且险峻异常,再则一路都是上坡路。四周森林非常茂
    密,两步开外的地方他就看不见了,不过他感觉得到,他们是在朝着一座高山往上爬去。
    马儿呼哧呼哧异常吃力地爬上一个又一个陡坡。倘若此时教士自己能够作主行事的话,
    他是决计不忍心把马儿驱赶到这样陡峭的高山上来的。‘嘿呀,难道你不爬上布腊克山,
    就不死心嘛?’教士讥嘲地说道,还忍不住粲然一笑。因为他明白,布腊克山是赫尔辛
    兰省全境内最高的山峰。
    “就在他骑在马背上往前走的时候,他忽然觉察出来,那个夜晚在荒山野林里匆匆
    赶路的并非只有他和他的坐骑。他听到四周不断有动静,石头骨碌碌地在滚动,树枝劈
    劈啪啪地断裂。从声音上听起来,似乎有不少大动物穿行过森林。他知道那一带地方狼
    很多,他倒担心那匹马会不会使他卷人到一场同野兽的肉搏角斗中去。
    “向上爬呀,一股劲儿地向上爬,马儿往山上爬得愈高,森林就愈稀疏。
    “他们终于爬到了一个几乎光秃的山顶上,在那里他可以极目远眺。他放眼望去,
    举目所见的是连绵不断、峰峦起伏的群山和苍茫阴沉的森林。天色很黑,他无法看清楚
    周围的东西,但是他毕竟弄明白了自己在哪里。
    “‘嘿呀,原来我竟爬上了布腊克山,’他想道,‘一点没有错,不会是别的山。
    我认出来了,西面是耶尔夫舍山峰,东面是阿格岛一带的波光粼粼的大海。北面有块地
    方闪烁着灯火,那大概是戴伦镇。而在这个深峡里我见到的是尼安瀑布飞溅的像白烟般
    的水珠。对,一定没有错,我爬上来的就是布腊克山,这真是一次历险奇遇。’
    “他们爬到山上最高的主峰,那匹马儿就停下脚步,站在一棵枝茂叶盛的云杉树背
    后,似乎若有所惧地藏匿在那里。教士弓腰向前,双手拨开枝叶,这样他可以毫无阻挡
    地观看面前的一切。
    “布腊克山那濯濯童山的峰顶就赫然在他的眼前,不过并不像他预料的那样空荡荒
    凉。在面前的开阔地中央有一块顽石突兀屹立,四周密密麻麻围聚着许多野兽。教士看
    到这个架势,便揣摸着他们好像是到那里去召开动物大集会的。
    “教士举目望去,但见紧靠大顽石旁是好几头大狗熊,他们身体魁梧、颟顸笨拙,
    就像披了一层毛皮的大石头一样。他们都趴在地上烦躁不安地眨着小眼睛,叫人看得出
    来他们是为了来开这次会才从冬眠中醒过来一下,所以还很难保持清醒不睡过去。狗熊
    的后面是好几百只狼紧挤在一起,他们并不冬眠,因而没有一点睡意,在这漫长的冬季
    子夜时分反倒显得要比在酷热溽暑的盛夏更加生气勃勃。他们像狗一样蹲坐着,毛茸茸
    的尾巴籁簌地在地上刷来扫去,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大气,舌头长长地吐在嘴巴外面。
    在狼群背后是山猫,他们一刻不停地悄悄地转来转去。他们的模样很像形状被扭曲了的
    大猫一样,不过腿脚似乎有点跛,行走起来有点蹒跚。他们看样子很腼腆,不大情愿在
    众多动物面前露脸,因而一遇到别的动物走近,他们就会龇牙咧嘴,狠狠地发出嘶嘶声。
    排在山猫背后的是貂熊,他们面部像狗,而皮毛像熊。他们在地上站的时间一长就不大
    舒服,不耐烦地用宽厚的脚掌拍打着土地,一心想爬到树上去。在他们背后,一直排到
    森林边缘,这块地方密密麻麻全都是一些娇小伶俐、体态俊美的野兽,比如说狐狸啦、
    黄鼠狼啦、紫貂啦等等,他们身体虽小,可是性格要比那些大野兽更加粗暴凶残,更加
    嗜血成性。
    “教士对这个场面看得非常分明,因为那块地方全被熊熊的火光映得通明。在场地
    中央的那块高高隆起的大顽石上站立着一个森林女妖,她手里高擎着一枝很大的、红彤
    彤的火焰窜得很高的松明火把。森林女妖身材足足有森林之中最高的大树那样高,她身
    上披着云杉枝条编织成的衣衫,头发一络络卷紧在一起像是云杉果。她站在那里凝然不
    动,面孔朝着大森林,正在查看和倾听。
    “尽管教士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却惊骇非浅,他极力想对眼前的一切全都装作没
    有看见,因为他吃惊得连对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相信了。‘这一切根本是不可能的,’他
    想道,‘我骑马在荒山野岭里走得太久,一定是眼花缘乱,产生了幻觉。’
    “不过话虽这么说,他仍旧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这一切,急不可耐地想知道接下来会
    发生什么事情。
    “他等了没有多久,就听得山下森林里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小铃铛声,随后还听到杂
    沓的走路声和树枝折裂声,听上去似乎是有大群动物穿过这片荒山野林。
    “教士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大群家畜走上山来了。他们按照到夏季牧场去的次序排
    列成行,从森林里走了出来。走在最前头的是颈脖上垂着铃铛的领头奶牛,接踵而来的
    是公牛和别的奶牛,随后是幼小的牲畜和牛犊。绵羊挤成一团跟在后面走过来,再靠后
    的是山羊。队伍最后面是几匹马和马驹。牧羊狗循规蹈矩地跟在羊群旁边,但是既没有
    牧童,也没有放牧姑娘跟着。
    “教士眼看着那些家畜径直朝野兽走去,心如刀割一样。他本应当挺身而出站在牲
    畜群面前,对他们大喝一声,叫他们站住。不过他心里很明白,要在那样一个夜晚把大
    群牲畜驱挡回去,恐怕是非人力所能及的。因此他只好按捺住自己,留在原地不动。
    “很容易看得出来,那些家畜对于即将降临到他们头上的飞来横祸不是毫无所知,
    而是忍受着熬煎和折磨。他们都愁容满脸,垂头丧气,甚至颈脖上挂着铃铛的母牛也耷
    拉着脑袋,脚蹄有气无力地打着趔趄。山羊也没有心思玩耍或者相互抵角。马儿想要尽
    量装得气轩昂然,可是仍然吓得全身像筛糠一般籁籁发抖。最可怜巴巴的要算是牧羊狗
    了,他们尾巴夹紧在后腿之间,几乎是匍匐在地上爬行的。
    “颈脖上系着铃挡的领头奶牛把牲畜队伍一直引领到站在山顶的那块大顽石上的森
    林女妖面前。她围绕着顽石转了一圈,掉转身来就往山下森林走去,说也奇怪那些野兽
    纹丝不动地呆着,没有一只去袭击她。在她之后,别的牲畜亦从野兽面前经过,照样没
    有遭受野兽的攻击。
    “可是在牲畜队伍徐徐往前移动的时候,教士看到那个森林女妖把手里的火把移下
    来,指点出这只或者那只牲畜。
    “每逢到火把降落下来点出这只月D只牲畜的时候,野兽群中便会骚动一次,他们
    欣喜若狂地鬼哭狼嚎,尤其是火把对着一头母牛或者一头别的大牲畜点下去的时候,他
    们的嚎叫更加凄厉可怕。然而那些眼看火把点到自己身上来的牲畜不禁尖声呻吟起来,
    仿佛是尖刀刺进了他们的肉里,而别的牲畜也不免同类相借,一齐发出哀哀惨叫。
    “现在教士终于恍然大悟,明白过来他究竟亲眼目睹了什么情景。他过去一直听人
    说起,每到除夕之夜戴尔斯布一带的大小动物都要到布腊克山来聚集。森林女妖就在这
    里指点出第二年里哪些牲畜将成为野兽饕餮的果腹之食。教士对于那些难逃魔掌,指定
    将要被野兽吞食的牲畜大动侧隐之心,可是却又无力去救助它们,虽说这些牲畜的主人
    是人类而不是那些野兽或者妖精。
    “第一群牲畜几乎还没有走完,下面森林里又传来了领头奶牛的铃挡声,另一个农
    庄的牲畜又走上山顶。他们的队伍顺序同方才那一群排列得完全一样,而且也跟方才那
    一群一样地走向森林女妖。那女妖神态严峻、冷酷无情地把一只又一只牲畜点出来判处
    死刑。在这以后,一群又一群牲畜络绎不断地走到她的面前。有些牲畜群很小,只有一
    头奶牛和几只绵羊。也还有一些只有两三只山羊的。显而易见,这些牲畜是从家境清贫
    的农户那里来的。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得不到这里来充当献祭品。因为无论来自贫富
    贵贱之家,这些牲畜都是在劫难逃,不能幸免的。
    “教士想起了戴尔斯布教区的农民们,要知道他们是何等疼爱自己的家畜呵。‘要
    是他们知道了这种悲惨的场面,他们决计不会允许女妖继续这么胡作非为下去的。’他
    恨恨地想道,‘他们宁可豁出自己的性命,也不肯让他们的牲畜到熊和狼群里来,让森
    林女妖判处死刑。’
    “最后露面的一群牲畜是教士宅邸来的。教士从老远就分辨出了那熟悉的领头奶牛
    的铃铛声,他的坐骑谅必也听出来了。那匹马儿浑身冷汗湿透,每个关节开始抽搐起来。
    ‘唉,现在该轮到你去受森林女妖的判决了。’教士爱怜地对马儿说道,‘不过用不着
    害怕!我明白了为什么你要驮我到这里来,我不会舍弃你的。’
    “教士宅邸来的那些肥胖强壮的牲畜排成一长串从森林里走了出来,朝向森林女妖
    和野兽那儿走去。长队的末尾是那匹把自己的主人驮上布腊克山的马。教士身不离鞍,
    仍旧稳骑在马上,让那牲畜带他到森林女妖面前去。
    “他既没有猎枪也没有长刀来防身,但是他要去同妖魔鬼怪作殊死拼搏,便把祈祷
    书拿了出来,紧紧地按在胸前。
    “起初他一点都没有受到注意。教士宅邸上来的牲畜如同别的畜群一样从森林女妖
    身边走过。森林女妖却没有让手里的火把落下来点到其中的任何一头。惟独等到那匹善
    解人意的马儿走过来的时候,她这才挥动手臂要判决他的死刑。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教士把祈祷书高高举起。火把的火光投射到祈祷书上,
    把十字架映得闪闪发光。森林女妖一声惊叫,手中的火把掉落到了地上。
    “火把摔到地上马上就熄灭掉了。这突如其来的由明亮变为黑暗也是教士淬不及防
    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他身边万籁宁谧、寂静无声,就同平时的冬
    季荒野毫无二致。
    “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中密布的乌云阴霾蓦地分散开去,一轮满月从云缝之间露出
    脸来,把皎洁的清辉洒向大地。这时教士才看到在布腊克山之巅只有他和那匹马孤零零
    地在那里。那么多的野兽倏然一只都不见了。地面上连所有牲畜群踩过的痕迹都没有。
    但是他自己却将祈祷书紧紧捧在胸前,胯下的那匹马还在浑身颤抖,大汗淋漓。
    “当教士策马从山上下来回到家里以后,他再也弄不清方才见过的一切究竟是不是
    一场噩梦,到底是幻觉还是确有其事。不过这件事对他倒是一个启示,使他想到那些可
    怜的牲畜时时都蒙受着变成野兽果腹的美食的危险。于是他便不遗余力地向戴尔斯布教
    区宣讲保护牲畜安全的必要,这样在他生前这个教区里就再也见不到狼和熊的踪迹了,
    虽然在他去世之后或许还有狼或者熊会回到那一带去。”
    伯恩哈德把故事讲到这里便打住收尾了。他博得听众的许多夸奖喝彩,看起来那个
    奖品他大概可以稳稳到手了。大多数人几乎都以为,克莱门特要同他较量那未免是自不
    量力了。
    可是克莱门特却不动声色,毫不畏惧地开口讲了起来。“我说说我在斯德哥尔摩郊
    区斯康森公园工作的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有一天我非常想家,”他娓娓地讲述起
    来。他讲到为了不让小人儿关在笼子里,让人们咧着大嘴看稀罕,他便买下了那个小人
    儿。他接着又说到,他刚刚发了善心做了那件好事,便好心得了好报。他讲呀、讲呀,
    那些听故事的人越听越人神惊奇。后来,他讲到国王、侍臣和那本漂亮的书的时候,那
    些姑娘们个个把手里的活计搁在膝盖上,坐在那里屏息凝神,双眼直盯着克莱门特,想
    不到他竟然亲身经历过那么多怪事。
    克莱门特终于把他的故事讲完了。那个年纪最大的放牧姑娘宣布说他应该得到那条
    围巾。“伯恩哈德讲的是旁人碰到的事情,而克莱门特却自己经历了一个真正的传奇故
    事,我更喜欢他讲的这个故事,”她说道。
    大家都赞成她的话。他们听说克莱门特竟有幸同国王交谈过,不禁都肃然起敬,用
    另一种眼光看待他,而那位矮小的艺人却生怕把他的得意过分表露出来。然而,大家听
    得兴高采烈的时刻,竟然有人细心地问到他后来把那个小人儿弄到哪里去了。
    “我自己来不及给他去放个蓝碗,”他支支吾吾地说道,“不过我央求了一个拉普
    老头去那样做。至于他后来究竟办没有办成,我就不得而知啦。”
    克莱门特话音还没有落,就有一个小松果落下来,砸在他的鼻子上。非常离奇的是,
    他们当中并没有人扔过松果,而松果又不是从树上掉下来的。那么,松果是从哪里来的
    呢,这真叫人不可思议。
    “啊呀,啊呀,克莱门特呀,”那个放牧姑娘说道,“看样子那个小人儿还是个顺
    风耳,能够把我们在这里的讲话都听到。您真不应该叫别的人去放那个蓝碗呵!”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