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海岛宝藏-正文-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50.海岛宝藏
    出  海
    十月七日  星期五
    大雁们从秋季旅行一开始就直飞南方。但是当他们飞过费里克斯达他以后,却改变
    了方向,经丰姆兰西部和达尔斯兰向布胡斯省飞去。
    这是令人愉快的旅行。如今小雁们对飞行已经很适应,因而不再叫苦连天了。男孩
    子也恢复了他那极佳的情绪。他感到由衷高兴的是他和一个人讲了话,她对他说,只要
    他像以往一样对遇到的所有人都能乐意相助,他就会得到好报。她的这番话给了他很大
    的鼓舞。她虽然无法告诉他怎样才能使自己恢复原形,但是她给了他一线希望和信心,
    肯定是由于这一原因,他现在才想出了怎样阻止大白鹅回家的办法。
    “你知道,雄鹅莫顿,”就在他们高飞在空中的时候他说,“在我们经过了这样一
    次旅行之后,如果再让我们整个冬天呆在家里,我们一定会觉得单调、厌倦。我坐在你
    的背上正在想,我们应该跟大雁们到国外去。”
    “这肯定不是你的真心话!”雄鹅说,他的声调听起来令人觉得可怕,因为在证明
    自己能够和大雁们一起一直飞到拉普兰以后,他只要能够返回到豪尔格尔·尼尔森的牛
    棚里去就心满意足了。
    男孩子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俯瞰着下面丰姆兰省的大地。所有的桦树林、阔叶林和
    果园都已披上了秋天的盛装,有金黄色的,也有红色的。一个个狭长的湖泊在金黄色的
    堤岸衬托下显得湛蓝湛蓝的。“我觉得我从来没有看到我们底下的大地像今天这样美
    丽,”他说,“湖泊像蓝色的丝绸,而堤岸就像一条条宽阔的金丝带。我们如果在西威
    曼豪格住下,再也看不到世界上更多的东西,你难道不觉得这太可惜了吗?”
    “我原来以为,你想回家去,回到你的父亲和母亲身边,让你的父母亲看看你已经
    变成了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雄鹅说。整个夏天,他一直梦想着在豪尔格尔·尼尔森
    家门前的院子里落下,让鹅。鸡、奶牛、猫和女主人豪尔格尔·尼尔森夫人亲眼看看邓
    芬和他们自己的六只小雁,那该是多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时刻,所以他对男孩子的提议
    显得并不特别高兴。
    这一天,大雁们作了好几次长时间的休息。他们所到之处都是收过庄稼后遍地是食
    物的田地,使得他们无心离开那里而到别处去。因此,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们才
    进入达尔斯兰。他们掠过达尔斯兰省的西北部,那里的景色比丰姆兰省更加美丽、更加
    宜人。大小湖泊星罗棋布,大地就像崎岖不平的狭窄堤岸在湖泊间穿行。那里几乎找不
    到一块合适的耕地,但各种树木却长得分外葱郁,陡峭的堤岸宛如一个个秀丽的公园。
    天上或水中似乎有什么挽留住了阳光,即使太阳落山以后仍然显得非常的明亮。金色的
    波纹在深色、发亮的水面上嬉戏,浅红色的光焰在地面上跳跃,浅黄的桦树、浅红的白
    杨和杏黄的花揪树拔地而起。
    “你自己难道不觉得,雄鹅莫顿,以后再也看不到这样壮丽的河山了吗?”男孩子
    说。
    “比起这些贫瘠的山坡,我更喜欢看南部平原上的肥沃的耕地,”雄鹅回答说,
    “但是,你是知道的,如果你必须继续旅行的话,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我想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答复,”男孩子说,从他的话音中可以听出,他已经如
    释重负。
    当他们后来继续在布胡斯省的上空飞行时,男孩子看见底下山峦起伏,连成一片,
    山谷就像狭窄的山涧堕人万丈深渊,谷底上的那些狭窄的湖泊深蓝深蓝的,蓝得几乎发
    黑,就好像它们刚从地下钻出来似的。这真是一派巍巍壮丽的景色,但当男孩子忽而看
    到一丝阳光,忽而又见阳光钻入阴影的时候,他觉得这里的景色粗犷而又别致。他不知
    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总觉得从前这里曾经有过矫勇强悍的斗士,在这充满神秘色彩的地
    方经历过多次危险而勇敢的冒险。他固有的那种猎奇的兴致又复活了。“我以后可能会
    经常怀念过去那种冒险生活,”他想,“最好还是知足一点,像现在这样生活吧。”
    有关这些想法,他对白雄鹅一个字也没有说,因为大雁们正以最快的速度在布胡斯
    省上空飞行,雄鹅正喘着粗气,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太阳沉到了地平线上,忽而在这个
    山丘后面消失,不久又在另一个山丘后面隐藏起来,但是大雁们拼命地追赶着太阳,还
    不时地能见到它。
    他们终于看到西边有一道明亮的光线随着他们翅膀的扇动不断地扩展开来,而且越
    来越宽阔。那是乳白色的大海在闪着玫瑰红和天蓝色的光。他们飞过岸边的石岛以后,
    又看见了太阳。那太阳又大又红,正准备潜入波涛之中。
    晚霞闪射出柔和的光线,所以男孩子敢正视太阳。当他凝视着那广阔无边的大海和
    通红通红的晚霞时,他的内心感到极为宁静、坦然。“切莫忧伤,尼尔斯·豪格尔森,”
    太阳说,“世界是美好的,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大的和小的都可以各享其乐。自由自
    在,无忧无虑,整个宇宙任你翱翔,这也是一件好事。”
    大雁们的礼物
    大雁们站在费耶尔巴卡外面的一个小石岛上睡觉。但是,当接近子夜时分,月亮高
    悬在空中的时候,老阿卡摇晃脑袋赶走了困倦,叫醒了周围的亚克西和卡克西、科尔美
    和奈利亚、维茜和库西。最后她用嘴捅了一下大拇指儿,他就醒了。“什么事,阿卡大
    婶?”他说着惊恐地跳了起来。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领头雁回答说,“只是雁群里我们七个年纪大的想在今夜
    到海上去一趟,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跟我们一块儿去。”
    男孩子知道,如果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阿卡是决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的,
    因此他二话没说便坐到了她的背上。大雁们径直朝西飞去,他们首先飞过了一大群离岸
    较近的大小岛屿,接着又飞过了一片宽阔的水面,然后到了离海岸最远的那个大群岛维
    德尔群岛。群岛的岛屿露出水面不多,陡峭不平,在明亮的月光下可以看清所有岛的西
    侧都被海水冲刷得非常光滑。其中有几个岛相当大,男孩子隐约看见上面有几座房屋。
    阿卡找了一个最小的岛落下。那个岛只不过是一块高低不平的大花岗岩石,中间有一条
    很宽的裂缝,里面积满了海水冲上来的白色细沙和少数贝壳。
    当男孩子从阿卡的背上滑到地面上时,他看见身边有一个看上去像一块高高的尖石
    头的东西。但与此同时,他又发现那是一只很大的猛禽,他选择了这个石头岛作为栖身
    过夜之处。但是,还没有等他对大雁们这样粗心地落在一个危险的敌人旁边表示惊讶,
    那只鸟就纵身跳了过来,这时他认出了那原来是老鹰高尔果。
    可以看出,那次会面是阿卡和高尔果事先约好的。他们俩谁也没有对见到对方感到
    惊奇。“这件事你办得很好,高尔果,”阿卡说,“我真不敢相信,你会先于我们来到
    约会地点。你来这里很久了吗?”
    “我是今天晚上到达这里的,”高尔果回答说。“但是,我想,我除了希望准时到
    达这里等候你们外,并不指望得到别的夸奖。你让我办的那件事,我办得很糟糕。”
    “我敢肯定,你办得一定很出色,只是你不想炫耀,”阿卡说,“但是在你讲述你
    旅途中发生的事情之前,我要先请大拇指儿帮忙找到大概还埋藏在这个石岛上的一些东
    西。”
    男孩子正站在那里欣赏着几个漂亮的贝壳,当阿卡提到他的名字时,他抬起了头。
    “大拇指儿,你肯定在想,我们为什么离开了原来的飞行路线,来到西海。”阿卡说。
    “我是觉得奇怪,”男孩子说,“但是我知道,你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有充足的理由
    的。”
    “你是这样的信任我,”阿卡说,“但是我几乎担心,你现在会失去对我的这种信
    任,因为我们这次飞行很可能一事无成。”
    “事情发生在很多年以前,”阿卡继续说,“我和现在雁群中几只年纪大的老雁进
    行春季迁徙时突然遇到风暴,狂风把我们卷到了这里的石岛上。当我们看到眼前只是一
    片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时,我们担心会被风暴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而再也无法回到岸上,
    因此就落到了波浪上。狂风迫使我们在这些荒芜的石岛中停留了好几天。我们实在饿得
    要命,于是有一次就到一个石岛的裂缝中去找吃的东西。我们甚至连一根草都没有找到,
    但是我们却看见几只捆扎得很严实的袋子半埋在沙土里。我们当时希望袋子里装的是粮
    食,因此就扯来扯去,直到把布袋撕破,可是从里边滚出来的不是粮食,而是闪闪发光
    的金币。这些东西对我们大雁来说毫无用处,因此我们原封不动地把它们留在了那里。
    这些年来我们没有想过我们所发现的东西,但是今年秋天发生的一件事却使我们希望重
    新找到那些金币。我们很清楚,这些宝物留在老地方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还是来到
    了这里,请你找一找金币到底还在不在。”
    男孩子纵身跳进裂缝,两只手一手抓一块贝壳开始扒沙子。他没有发现什么袋子,
    但是当他挖出一个很深的坑的时候,却听见金属的撞击声,并且发现他挖到了一枚金币。
    他就用双手在地上摸,感觉到沙土里埋了好多圆圆的金币,于是赶紧跑到阿卡跟前。
    “袋子已经烂掉了,”他说,“因此金币散在沙土里了。但是我相信所有的金子还都
    在。”
    “好极了,”阿卡说,“把坑填上,用沙土盖好,不要让人看出这里有人动过!”
    男孩子按照阿卡的吩咐做了,但是当他回到那块大石头的顶上时,他惊奇地看到阿
    卡领着其他六只大雁严肃地向他走了过来。他们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并多次点头鞠躬,
    看上去是如此的庄重,他不得不脱帽鞠躬还礼。
    “事情是这样的,”阿卡说,“我们几个年纪大的雁一致认为,如果你,大拇指儿,
    在人类那里为他们也像在我们中间那样为我们做了这么多好事,他们不给你丰厚的酬金
    是不会让你走的。”
    “不是我帮助了你们,而是你们一直在照顾我,”男孩子说。
    “我们还认为,”阿卡继续说,“当一个人在整个旅途中一直和我们结伴而行,他
    就不应该像刚来到我们中间的时候那样一无所有地离开我们。”
    “我知道,一年来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比物质和金钱更宝贵的东西。”男孩子说。
    “这些金币过了这么多年还在石缝里,肯定是没有主儿了,”领头雁说,“我想你
    可以把这些金币拿回去使用。”
    “怎么,不是你们自己需要这些财宝吗?”男孩子问。
    “是的,我们需要这些金钱是为了给你当报酬,让你的父亲和母亲觉得,你在尊贵
    的人家里当放鹅娃挣了钱,”她说。
    男孩子半转过身子,向海上源了一眼,然后双眼直视着阿卡那双明亮的眼睛。“阿
    卡大婶,我还没有提出辞职,你就解雇我并付给我薪水,我觉得很奇怪。”他说。
    “只要我们大雁继续留在瑞典,我认为你就可以留在我们身边,”阿卡说,“不过
    我只是想先告诉你财宝藏在什么地方,因为我们这次不用绕许多弯路就可以来到这里。”
    “但是,仍然像我所说的,在我自己还不想离开你们的时候,你们就想辞掉我了。”
    大拇指儿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想我要求跟你们一道到外国去不算太过分。”
    男孩子刚说完,阿卡和其他大雁吃惊地伸出他们那长长的脖子站了一会儿,然后半
    张着嘴巴深吸了一口气。“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阿卡平静了一点以后说,“但是,
    在你决定跟我们一起去之前,最好还是听听高尔果要讲的话。你也许知道,我们离开拉
    普兰的时候,高尔果和我商量好,他到你的老家斯康耐去一趟,设法为你争取更好的条
    件。”
    “是的,这是真的,”高尔果说,“但是,正如我对你说过的,我没有办成。我找
    到豪尔格尔·尼尔森的家没费多少时间。我在他家院子的上空来回盘旋了好几个小时,
    终于看见了小精灵在房子之间躲躲闪闪地走出来。我立即冲上去,把他带到一块地里,
    以便和他单独交谈而不受他人的打扰。我对他说,我是受大雪山的阿卡之遣前去问他,
    能否给尼尔斯·豪格尔森更好的条件。‘我希望我能够办到,’他回答说,‘因为我听
    说,他在旅途中表现一直不错。但是我无能为力。’我当时就火了,我说,如果他不作
    让步的话,我就不惜一切代价要挖掉他的眼睛。‘你可以对我随心所欲,’他说,‘至
    于尼尔斯·豪格尔森,还是我原先说的条件。但是,你可以转告他,他最好还是和雄鹅
    尽快回家来,因为他家的日子很艰难。豪尔格尔·尼尔森有个弟弟,他很信任这个弟弟,
    因此在弟弟借款时当了保人,但是他弟弟后来还不起债,他现在不得不为弟弟还债。此
    外,他还借钱买了一匹马,但是他把马赶回家的当天马就瘸了腿,从此以后,这匹马就
    再也没有用处,成了匹废马。总之,告诉尼尔斯·豪格尔森,他的父母已经被迫卖掉了
    两头奶牛,如果他们不能从某个方面得到接济的话,那么他们就只有背井离乡了!’”
    男孩子听到这里,紧锁起眉头,两拳握得紧紧的,指关节都发白了。“那个小精灵
    真是残酷无情,”他说,“他给我订下了如此苛刻的条件,使我不能回家去帮助我的父
    母亲。但是他休想使我成为一个背信弃义的人。父亲和母亲都是正直的人,我知道,他
    们宁愿不要我的帮助,也不愿意我昧着良心回到他们的身边。”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