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一座大庄园-正文-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52.一座大庄园
    老绅士和小绅士
    好几年之前,西耶特兰省有个教区里有一位小学女教师,她为人贞静贤淑、温顺善
    良,长得娇小玲珑,楚楚可人。她既善于为人师表,又很严格要求遵守秩序。孩子们都
    很喜欢她。凡是这个女教师教的功课,他们没有念熟的话就会不好意思去上学。学生的
    父母对她十分满意。惟一不能明白她有多少长处的人只有她自己,她总是自惭形秽,总
    是以为别人都比自己更聪明、更能干,因而她常常为自己无法像别人一样聪明能干而黯
    然神伤。
    那位女教师教了好几年,教区的学校管理委员会建议她到奈斯手工艺学校去学习一
    段时间,这样她在以后的教学中不但能够教学生用脑子想,而且还可以用手来做了。没
    有人能够想得出来,在她得知此事后,心情是多么害怕。奈斯庄园离她的学校很近。她
    从那个美丽和气派的庄园旁边来回走过好多次,亲耳听到过大家对在那座古老的大庄园
    里举办的手工艺讲座有许多赞扬。全国各地都有男女教师到那里去学习做手工,甚至外
    国也有人到那里去学习。她事先就可以想像得出,她在那座学校里见到那么多出类拔萃
    的人物,自己的心一定会紧张得难以自制。她觉得,去上那样一个学校,担子实在太沉
    重,她一定胜任不了。
    但是她又不愿意拒绝教区学校管理委员会的建议,因此就报名申请入学。她被那个
    学校录取为学生,六月一个清朗的傍晚,也就是夏季班开学的前一天,她把自己的衣物
    收拾在一个小背囊里,然后就动身到奈斯去。一路上,她曾经有好几次停下脚步想打消
    原来的念头,尽管她不想走到学校,但是她最后还是走到了学校门口。
    奈斯庄园热闹非凡,各地来的学员在这里被引领到庄园里权当临时宿舍的各个别墅
    和平房。大家初来乍到,对陌生的环境都觉得很不习惯。但是那位女教师就像平日一样,
    总觉得别人都不像自己那样拘束和笨拙。她由于过分紧张和恐惧,看起东西来眼也花了,
    听起话来耳朵也重听了。她碰到的事情也真是够不称心的,叫她烦恼得不知如何是好。
    她被分配到一座漂亮别墅的一间房间里去住,同一房间里还要有几个跟她素昧平生的年
    轻姑娘和她一起同住,她还不得不和七十个陌生人在一起吃晚饭。在饭桌上,她的一边
    坐着一个皮肤发黄的矮个子先生,大概是日本人;另一边坐着瑞典北部约克莫克来的一
    位男教员。一张张长桌子周围从一开始起就谈笑风生,大家一见如故,彼此介绍结成朋
    友,只有她一个人正襟危坐,一声都不敢吭。
    第二天早晨学习开始了,这里同普通学校没有什么两样,上课之前先唱赞美歌和念
    晨祷。然后由主持课程的校长讲述了手工艺的概况并对应该怎样上手工课作了几项简短
    的规定。她还没有真正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带领到一台刨床前面。她一只手拿起
    一块木头,另一只手拿起刀子。一个上了年纪的手工艺课老师在一旁给她讲解,应该怎
    样才能够切削出一根可以用来支撑花卉的木杆。
    女老师过去从来没有亲手做过那样的手工活计。她的双手僵直麻木,不听使唤。她
    的头脑里一片模糊,一点也没有听懂应该怎么做。待到老师一走开,她就把刀子和木头
    放到刨床上,双眼怔呆呆地愣在那儿。
    房间的四周都是刨床,她看到所有人都生龙活虎地在那儿刨呀、削呀,干得十分起
    劲。有几个对手工艺懂点门道的学员走过来想帮帮她。可是她根本对那些要领一窍不通。
    她站在那儿,脑子里不断在想,四周的人谅必都看出来她是多么的愚蠢笨拙。她心里难
    受得不得了,浑身如同瘫了一样。
    干了一会儿就是吃早饭。早饭过后继续上课。校长详详细细地讲了一堂课。然后上
    体操课,接着又是手工课。午休时间,他们都到那个宽敞而舒适的大客厅去吃午饭和喝
    咖啡。下午又是手工课和学唱歌,最后是在室外做游戏。女教师整天都在一刻不停地活
    动,都和别人在一起,然而却仍然觉得手足无措,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事隔很久以后,她回想起在奈斯庄园最初一两天的光景,她自己都觉得好笑。那时
    候她浑浑噩噩,一天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连走起路都仿佛在腾云驾雾一般没有个着
    落。她放眼望出去,周围什么东西都是模模糊糊,迷茫一片。她简直是视而不见、听而
    不闻,一点弄不明白周围发生的事情。她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度过了两天,直到第二天晚
    上,她才豁然开朗起来。
    那天晚饭过后,有一位曾经多次到奈斯庄园来讲学的平民高中的老教师对几个新学
    员讲起了这座手工艺学校兴办的经过。她那时正好坐得离他很近,自然也就洗耳聆听了。
    那位老教师讲道,奈斯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庄园,不过也仅仅是一座很漂亮的大庄园
    而已,现在的庄园主人,那位老绅士,搬到这里来住之后庄园才有了改观。他是一个腰
    缠万贯的大富翁,在搬来定居的最初几年里,他把庄园的主楼修茸一新,把花园整修得
    花木扶疏。他还慷慨解囊,资助手下雇用的长工兴修起了不少住房。
    可是他的太太不幸染病弃世,他因为没有子女在膝下承欢,孤身一人居住在偌大的
    庄园里,时常觉得老景凄凉,因而落落寡欢。他有一个年轻的外甥,很受他的赏识和器
    重,因此他就说服那个外甥搬到奈斯庄园来和他共住。
    那位老绅士起初的打算不外乎要那个年轻绅士来替他料理照看一下庄园。然而,年
    轻绅士为了经营好庄园,便在长工住的棚屋一带来回走动。他看到穷苦人家的棚屋里的
    生活情况之后,竟然异想天开地产生了一个念头。他注意到,在大多数庄园里,到了冬
    天,男人或者小孩都是无所事事地度过漫长的夜晚的,甚至妇女也是如此,没有人做什
    么手工活计。在从前,人们必须胼手胝足地缝制衣服和制作日常生活用具。然而如今什
    么东西都可以买得到,所以他们就把手工艺活计撂开了,再也没有什么人费那劲头了。
    可是那个年轻绅士似乎觉察到,农舍之中不再围聚在一起做手工活计,那么一家人的家
    庭乐趣就减色不少,生活富裕也不免大打折扣。
    有一回,他碰上一家人在耕耘之余,父亲勤于木工活计,做桌椅板凳,母亲纺织缝
    纫。不难看出这户人家的光景要比别人家富裕一些,而且也幸福得多。
    他向舅舅讲起了这件事情。那位老绅士深为嘉许这一想法,而且以为人们在冬季农
    闲时间从事手工劳作,必定是莫大的乐趣。但是要让他们有些一技之能,不消说得必须
    从童年时代就把双手训练得操作娴熟,灵巧自如。两位绅士商量下来,觉得他们不妨兴
    办一个手工艺学校,这乃是对乡里桑梓最大的造福。他们希望能够教会雇工的孩子们从
    小就能用木头做出一些简单的用具来。他们深信不疑,要是从小就能够熟练地用刀子切
    削,那么长大以后就不难使用铁匠的铁锤和鞋匠的榔头了。而从小没有学会用双手来做
    手工活计,那么也许他长大之后终身都很难明白过来,他那一双灵巧的手是比任何东西
    都有价值的工具。
    于是,他们就开始在奈斯庄园教孩子们做手工,他们过了不久就发现,这对小孩来
    说确实大有好处,使孩子们长进不少。他们便进而希望瑞典全国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受到
    类似的教育。
    可是这一奢望如何付诸实现呢?瑞典全国有数以几十万计的儿童。总不能把他们统
    统集中到奈斯庄园来给他们上手工劳作课吧。这是匪夷所思的空想。
    那位年轻绅士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想想看,倘若不是为孩子们,而是为他们的
    教师兴办一所手工艺学校,那该有多好!想想看,要是全国各地的教师都到奈斯庄园来
    学会手工劳作,然后他们再把手工知识传授给他们学校里的所有学生,那该有多好!用
    这种办法,瑞典所有的孩子都可以把他们的双手训练得和他们的头脑一样灵活精巧。
    他们深深地沉湎于这一想法之中,决计不让它成为泡影,于是他们想方设法来把它
    付诸实施。
    这两位绅士齐心合力地动手做这工作。那位老绅士负责布置手工劳作车间、集会场
    所和体操馆,还负责所有到学校来的学员的伙食和住宿。年轻绅士担任学校的校长,负
    责安排教学事务,监督工作的进展和举行讲课。而更主要的是,他经常同前来学习的学
    员吃住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每个人的情况,成为他们最亲热、最贴心的朋友。
    他们从一开始就收到了踊跃的报名,每年举办四期培训班,而报名的人数总是远远
    超过学校的接待能力。那座学校不久之后闻名遐迩,世界各国的男女教师也不惮远道而
    来,到奈斯庄园学习怎样进行手工劳作课的教学。瑞典没有任何地方像奈斯庄园那样在
    国外也享有盛名。没有一个瑞典人像奈斯手工艺学校的校长那样在世界各地有那么多朋
    友。
    那位女教师坐在那里凝神细听,愈听愈觉得四周明亮起来。她早先并不明白为什么
    手工艺学校会设立在奈斯庄园,她早先也没有想到这座学校竟是由两个全心要造福乡里
    父老的人所创建的,他们根本不考虑这样做是没有报酬的,甘愿为了使桑梓父老生活得
    更幸福、更美好而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当她想到蕴藉在这一切之中的伟大的慷慨、慈悲和人类博爱时,她感动得至深至切,
    几乎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样的善举她过去是闻所未闻的。
    第二天,她就怀着另外一种心情去对待自己的工作。既然这一切都是仁慈的善举,
    她就应该比以前更加珍惜它。她忘却了自己,一心只想着手工艺和要通过手工艺去达到
    的崇高目标。自从那一刻起,她便不再妄自菲薄,而在各方面都十分出色,什么都一学
    就会。
    现在,她的那一双美丽的眼睛也终于从迷蒙恍惚中解脱出来,她这才真正注意到那
    无处不在的伟大的仁慈心肠。她看出来了,整个课程安排都充满了爱,对他们这些学员
    照料得无微不至。参加学习的学员所学到的远远超过了手工劳作的教育方法。校长为他
    们举办了教育学讲座,他们还上体操课,组织了一个歌咏协会,几乎每天晚上都有音乐
    和朗诵的集会。庄园上还可以借阅书籍、划船、游泳和弹钢琴,这样课余之后便可消遣。
    这一切都是为了使他们在庄园上过得舒服、愉快和幸福。
    她开始明白过来,在夏天清朗的日子里能住在一座巨大的瑞典庄园里消暑真是一种
    无可估量的享受。老绅士住的宅邸坐落在一个山丘的高处,土丘被曲曲折折的一片湖面
    环抱,一座美丽的小石桥横亘在土丘和陆地之间。宅邸前面的斜坡上奇花异葩争艳斗妍。
    四周的园林草木郁葱,古树参天。湖岸边垂柳依依,曲径通幽。湖心的石岛上,亭榭翼
    然。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美丽的地方。她只要有闲暇时间,就可以到宅邸的园林里去尽
    兴漫游,因为学校校舍就在宅邸对面的华盖亭亭的草坪上。她觉得,她在这样一个美丽
    的地方消暑之后,才真正领略到了一些夏天良辰美景的乐趣。
    事情是这样的,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她并没有变得更勇敢或者更大胆,
    但是她的心灵,却荡漾着幸福和欢乐,那是仁慈的善举使她的心灵充满了温暖。她不再
    恍惚不安了,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希望她能取得成功,并且都乐意帮助她。在课程结束,
    学员们即将各奔东西之前,学员们纷纷讲述了他们的心得体会,以此向那老少两位绅士
    表示出自肺腑的衷心感谢。而她却仍然腼腆得没有敢说话,虽然她在心里对别人能够滔
    滔地直抒胸臆羡慕不已。
    她回去以后,像过去一样在学校里教课,而且像以往一样愉快地生活。她住的地方
    离开奈斯庄园不算太远,下午课余之暇就信步走到那里去看看。在开初的时候,她倒是
    经常去那里。可是手工艺学校课程一完就开新班,她见到的是一张张新的陌生面孔。于
    是腼腆怕陌生的毛病又在她身上作祟起来,她渐渐成了那里的稀客。但是她自己在奈斯
    庄园度过的那段时光却一直成为她心中的最美好的回忆。
    春季里有一天,她听说奈斯庄园的老绅士阖然去世。她追忆了自己在他庄园里度过
    的那个愉快的夏天,然而却未能真正面谢一番,她对此一直歉疚在心。那位老绅士诚然
    从尊卑贵贱各个阶层听到过数不清的感谢之言,但是倘若她自己能对他说上几句话,亲
    口告诉他自己对他花费那么多心血来栽培她感激涕零,这样她的心里就可以感到一些宽
    慰。
    奈斯庄园的教育工作仍然同老绅士生前一样照常不误地在进行,因为整个庄园已经
    按照老绅士的遗愿赠送给了学校。他的外甥仍旧在那里照料掌管一切。
    女教师每一次到奈斯庄园去,总能看到一些新奇的东西。如今那里不仅仅是举办手
    工艺培训班啦,那位校长还别具匠心地想要使古老的民间风俗和人们喜闻乐见的民间游
    艺复苏过来,所以又兴办了唱歌、游戏培训班,还有其他好多课程。但是在那里人们生
    活得仍然同过去一样,处处都感觉得到仁慈善举所散发出来的温暖,处处都感觉得到学
    校的安排和管理都是为了让他们过得愉快。这样,他们在回到全国各地的小学生中间去
    的时候,不仅要把知识带回去,而且也要把工作的乐趣带回去。
    老绅士去世了不多几年之后,有一个星期天,女教师在教堂里听人说起奈斯庄园的
    校长身染重病。她知道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校长曾经心脏病复发过几次,但是她一直不
    肯相信那是有生命危险的。可是许多人说这一次他恐怕在劫难逃,大数已定了。
    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情绪不断地翻腾,心里反复地在琢磨,校长也许会像老绅士
    那样在她还没有来得及亲口面谢之前就撒手人寰的。她反复思索怎样才能够及时地向他
    表示谢意。
    当天下午,女教师就赶忙跑了东家跑西家,央求邻近人家的孩子一起跟她到奈斯庄
    园去一趟。她想,既然校长疾病缠身,倘若孩子们能够为他唱几个歌,他一定会感到欣
    慰的。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那几天月华如洗,晚上走路并不费劲,所以女教师决定当
    天晚上就赶去,免得第二天耽误了事情。
    西耶特兰的故事
    十月九日  星期日
    大雁们离开了布胡斯省,这时候正站在西耶特兰省西部的一块沼泽地上睡觉。小人
    儿尼尔斯·豪格尔森为了避开潮气,便爬到了一条横穿沼泽地的大路路边上,正想找个
    地方睡上一觉,蓦地看到大路上来了一群人。那是一个女教师带了十二三个孩子,女老
    师走在中间,孩子们都簇拥着她。他们谈笑风生,非常亲热,男孩子好奇心大动,忍不
    住要跟着他们走一段,想听听他们究竟在谈点什么。
    对于他说来,跟随那些孩子们走一段路并非难事,因为他在大路路边的暗处奔跑,
    几乎没有人能够看得见他。再说十四五个人成群结队地往前走,脚步声音很响,他的小
    木鞋踩在沙砾上发出的声音别人谁也听不见。
    女教师为了不让孩子们感到劳累,便边走边给他们讲古老的民间故事。男孩追上他
    们的时候,女教师刚讲完了一个。但是孩子们马上又请求她再讲一个。
    “你们听过西耶特兰的那个老巨人搬到北海里一个偏远的孤岛上去的故事吗?”女
    教师问道。孩子们众口一致地说没有听过。于是女教师就讲起了那个故事:
    “从前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在一个漆黑的暴风雨的夜晚,有一只船在北海的一个
    小岩石岛附近遇险了。那条船碰撞在海岸的岩石上,船身裂得粉碎,船员当中只有两人
    幸免于难。他们浑身水淋淋就像是落汤鸡一般,并且冻得籁籁地抖个不停。我们完全可
    以想像,当他们看到海岸上有一大堆篝火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会有多么的高兴。他们拼
    命地朝向那堆篝火奔跑过去,头脑里根本不曾闪过一丝会有危险的念头。他们一直跑到
    了跟前才发现,篝火旁的阴影里坐着一个面目狰狞的老人,他身材高大,魁梧非凡。这
    两个船员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活该倒霉,竟然碰到了一个巨人。
    “他们脚步越趄起来,迟疑不决到底要不要往前靠拢过去。然而岛上凛冽的北风在
    狂暴怒号,倘若他们不靠近巨人的篝火堆旁去暖暖身体,不用多久就会被冻得硬梆梆的。
    于是他们就横下一条心来,硬着头皮走到他那里去。‘晚上好,大伯,’年纪较大的那
    个船员毕恭毕敬地招呼说,‘您肯让两个遇险的水手在您的篝火堆旁边暖暖身子吗?’
    “巨人猛地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直起腰板,从剑鞘中抽出宝剑。‘你们是什么
    人?’他大喝一声,因为他年岁实在太大,眼睛已经几乎视而不见了,弄不清楚是谁在
    同他讲话。
    “‘如果您想知道的话,我们两人都是西耶特兰人,’年纪较大的船员说道,‘我
    们的船在海上触礁沉没了,我们几乎光着身子爬上了岸,都已经快要冻死了。’
    “‘我通常是不能容忍有人来到我的岛上的,不过你们是西耶特兰人,那就是另一
    回事啰。’巨人口气缓和下来,把宝剑也人鞘了,‘你们不妨坐下来暖暖身子吧,我自
    己也是西耶特兰人,曾经在斯卡隆达的那个大古墓里住过许多年头。’
    “两个船员在石头上坐定下来。他们惊魂甫定,不敢同巨人攀谈搭话,只是默默地
    坐着,怔呆呆地盯住巨人。他们对他看得越久,越是觉得他巨大无朋,而自己越来越显
    得渺小无力。
    “‘如今我的眼睛不大好使,’巨人一语道破自己的毛病,‘我差不多连你们的人
    影都看不见。要是能够知道现在西耶特兰人长的什么模样,那我会十分高兴的。喂,你
    们两个人起码要伸一只手过来,让我摸摸看瑞典究竟还有没有热血!’
    “那两个人瞅瞅巨人的拳头,又比比自己的,没有一个人敢去试试巨人的手劲。可
    是他们看到巨人常常用来捅篝火的一把铁火叉放在火堆上,有一头烧得通红。那两个人
    就一齐用力,把铁叉抬了起来,朝着巨人递过去。巨人抓住铁叉,双手一拧,他的手指
    缝里淌下来了一滴一滴的铁水。‘嗯,不错,我摸出来啦,瑞典至今还有热血!’他满
    意地对那两个船员说道,而那两个人却被吓得膛目咋舌了。
    “篝火堆旁一片沉寂。不过,巨人既然碰巧遇到了两个同乡,不免想同他们叙叙西
    耶特兰的乡谊,昔日旧事一幕幕地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喂,我想问问斯卡隆达古墓如今状况怎样?’他开口问那两个船员。
    “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座古墓的状况。‘唔,大概早就塌为平地了吧,’有
    个船员探着口气这么回答说,他觉得那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是很丢人现眼的。
    ‘喔,喔,那是不消说得的,’巨人说着频频点头表示赞同,‘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因为那座坟是我妻子和女儿用围裙兜着泥土在一个清早赶着堆起来的。’
    “他又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在挖空心思地追忆着往事。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西耶
    特兰了,要花很大功夫才能苦苦想起以前发生过的事情。
    “‘不过希耐山呢?毕陵山呢?还有散落在那块大平原上的其他小山头大概都还在
    吧?’巨人说道。
    “‘倒都还在,’两个西耶特兰人齐声回答说。有一个人为了表白他知道巨人是何
    等厉害,还特意加了一句:‘大伯,有些山头可能是您老人家填土堆起来的吧!’
    “‘哦,那倒不是我,’巨人说道,‘不过我可以自慰地告诉你们,那几座山至今
    还在,那要感谢我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西耶特兰没有什么大平原,现在是平原的地
    方早先是一座山脉,它从维特恩湖延绵到耶塔河。可是有几条河下了决心,非要把那座
    山脉冲垮,并且将它沉入维纳恩湖里去不可。那座山脉并不是坚不可摧的真正的花冈岩,
    多半是石灰岩和石板岩,那些河流很容易就可以把它们冲刷下来。我还记得,在我年幼
    的时候,那些河流怎样把山间缝隙和河谷冲刷得越来越宽,最后干脆把河谷冲积成平原。
    我父亲和我有时候出去看看那些河流在干什么,父亲对它们居然要毁灭整个山脉十分反
    感。‘哼,它们起码也要给我们留下几个休息的地方才是啊!’他气鼓鼓地说道。于是,
    他就把自己的石头鞋脱下来,一只远远地扔到西边,一只远远地扔到东边。他又把自己
    头上的石头帽子脱下来,放在维纳恩湖上的一个山丘上,把我的石头帽子扔到了南边。
    然后他又把自己手里拿着的那根石头棒褪也朝那边扔了过去。我们随身带着的那些石头
    做成的用具统统被他撒落到四处去了。在这以后许多年里,河流剧烈冲刷着,几乎把整
    座山脉冲掉了。但是我父亲用那些石头物品保护起来的地方,那些河流却心存忌惮,不
    敢去冲,因此完好无恙地保存了下来。父亲扔过去一只鞋的地方,鞋后跟下面保护住了
    哈莱山,鞋底下面是胡耐山。第二只鞋保护下了毕陵山。父亲的帽子保护下了希耐山。
    我的帽子底下是莫塞山。石头棒槌底下是奥莱山。西耶特兰平原上别的小山得以保住,
    也全亏他出了大力气,现在我真想知道,西耶特兰究竟是不是有许多人知道他的丰功伟
    绩,从而对他十分尊敬。’
    “‘这桩事情轻易可说不好,’船员回答道,‘不过我可以这么说,在古代那时候
    什么河流呀、巨人呀,都耀武扬威得不得了。可是照我看,我对我们这样的人类愈来愈
    尊敬了,因为如今人类已成了平原和山脉的主人。’
    “巨人冷笑了一声,看样子他对这样的回答是甚为不满意的,不过他过了片刻又开
    口讲话了。‘喂,特罗赫登瀑布现在怎么样啦?’他问道。
    “‘它水势湍急,响声喧哗,就像以前一样,’船员回答说,‘大概像保护住西耶
    特兰的山脉一样,您也参与了修造那些大瀑布吗?’
    “‘哦,那倒不是,’巨人谦虚地回答说,‘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兄弟几个常常把
    它当做滑梯来滑。我们骑在大圆木上,顺着格洛瀑布、托布安瀑布和其他三个瀑布直泻
    下去。我们跌落而下,速度快得惊人,几乎可以一直滑进大海里去。我真不知道,如今
    西耶特兰还有没有人常常玩这种游戏呢?’
    “‘那可不容易弄清楚,’船员回答说,‘不过我觉得我们人类的功绩更加了不起,
    我们顺着那些瀑布修造了一条运河,这样一来我们非但能像你孩提时代那样从特罗赫登
    瀑布滑到大海去,而且还能乘着平底船和汽艇逆流而上哪!’
    “‘唔,听起来倒有点稀奇,’巨人瓮声瓮气地回答说,他似乎被这个回答冒犯了,
    有点生气,‘你能不能够再告诉我,米恩湖边那块地方,也就是大家称为饥饿崖的地方,
    如今境况怎样?’
    “‘哦,那个地方一直都是使我们头疼的,’西耶特兰人说道,‘大伯,说不定把
    那么贫瘠和无药可救的地方摆在那里也有您老人家参与其事吧!’
    “‘唉呀,倒并没有,’老巨人回答说道,‘我在那里的时候,那里森林繁茂,绵
    延无际。可是我要为我女儿准备婚礼,要用大量木柴来烧烤吃的。于是我就拿了一根粗
    大的长绳子,把饥饿崖那片森林圈住扎紧,发了个狠劲就把森林全都连根拽起,再把它
    背回家去了。如今可是没有人能够把那么大片的森林一下子拽倒吧?’
    “‘我可说不上来,’西耶特兰人嗫嚅道,‘不过我知道,在我小时候,饥饿崖还
    是一片光秃秃的,啥也不是。而如今人们把那一带地方全都种上了树木。我盘算着人类
    的力量也不小吧。’
    “‘好吧,不过西耶特兰南部呢?那里大概没有人能够生活吧?’巨人问道。
    “‘那一带地方也是您亲手安排的吗?’西耶特兰人反问道。
    “‘哦,并非如此,’巨人支吾地说道,‘不过我记得,我们这些巨人孩子到那里
    去放牧的时候,我们用石头垒起了许多小房子。我们玩游戏的时候,你朝我扔石头,我
    朝你扔石头,把那块地方砸得坑坑洼洼的,糟塌得不像样子。我想,在那一带地方要垦
    荒种地那是难上难的。’
    “‘是呀,此话不错,那一带地方种植庄稼那真是白白扔种子。’西耶特兰人应声
    附和说,‘不过那里的人们都以纺织和伐木为生。我相信,他们能在那样穷苦的地方生
    活得下去,足够表明人类的聪明才智要远远胜过那些毁坏这片地方的家伙。’
    “‘现在我只想再问一件事情,’巨人神色尴尬地说道,‘在尤塔河入海口一带,
    你们生活得怎么样?’
    “‘难道您也插上一手玩了什么把戏不成?’船员问道。
    “‘那倒没有,’巨人说道,‘不过我记得,我们常常到海边去玩,我们招引来了
    一条鲸鱼,骑在鲸鱼背上在入海口一带的峡谷和岛群之间尽兴遨游。我想问问,你知道
    不知道,现在还有人这样地道游沿海一带吗?他们有这份能耐吗?’
    “‘我无法回答,’船员回答说,‘不过,我们人类在尤塔河的入海口兴建了一座
    大城市,从那里开出的船只航行在世界各大海洋上。我认为人类的能耐起码是同样了不
    起的。’巨人听着便不吱声了。那两个船员的家就住在那座名叫哥德堡的大城市里,便
    对巨人侃侃讲述了哥德堡这座商业城市如何物阜民丰,百货集散,货如轮转。他们讲到
    那个城市拥有开阔巨大的港口,有许多桥梁、运河和整齐的街道。他们还告诉巨人,那
    座城市里群英姿革,有许多苦心经营的商贾,也有许多英勇无畏的航海家。那些人一定
    会把哥德堡建设成北欧最令人神往的大都会。
    “一个接一个的回答使得巨人越来越蹙眉皱额,显而易见他对人类俨然以大自然的
    主人自居是极其恼火的。‘唔,我听上去,西耶特兰倒冒出了不少新奇的怪玩意儿哩,’
    巨人耿耿于怀地说道,‘那么看起来,我应该回到家乡去一趟,把那里好好地收拾整顿
    一番。’船员听了他的这句话,情知有异,心里很为不安。他思忖着,巨人一定心怀叵
    测才要回到西耶特兰去的,可是他又不敢露出声色。‘大伯,您可以相信,您返回故乡,
    一定会受到最光荣的接待的,’他非常殷勤地说道,‘我们为您的到来要让所有的教堂
    钟声长鸣。’
    “‘啊呀,西耶特兰还有教堂的大钟保留下来,’巨人惊呼道,他面色大惊,神情
    十分犹豫。‘那么胡萨比、斯卡拉和瓦恩海姆那些大铃挡难道还没有敲碎吗?’
    “‘说哪里话,那些教堂的大钟都还在,而且在您离开以后又增添了许多兄弟姐妹。
    如今在西耶特兰没有一处地方听不到教堂钟声的。’
    “‘唉,那么我只好还是在这里呆下去啦,’巨人悲叹地说道,‘就是那些钟声才
    吓得我从那里搬走的。’
    “他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他又转过脸,对两个船员说起话来。‘你们安安生生
    躺在篝火堆旁边睡觉吧,’他吩咐道,‘明天清晨我安排一下,让一只船从这里经过,
    把你们捎回家去。我那么慷慨好客地招待了你们,你们也要为我办件事情作为报答。你
    们一回去就马上到全西耶特兰地方最出色的人那里去,把这个指环送给他,并且转致我
    的问候,告诉他说倘若他把指环戴在手上,那他将会比迄今为止更加出人头地,更加立
    竿见影地取得成功。’
    “两个船员一回到家,就去找了西耶特兰最出色的人,把指环转交给他。那个人倒
    挺有心计,他并没有把指环马上戴在手上,而是把它挂在他院子里的一棵小槲树上。大
    家眼看着那棵槲树像着了魔似的疯狂抽长,它立刻长出新芽,新芽又绽出新枝,枝杈越
    来越粗,树皮越来越硬。树上新叶成荫,马上又都凋落,接着就开花结果。转眼之间那
    棵槲树长成了谁也没有见过的硕大无朋的巨型槲树。然而好景不长,那棵巨树几乎还没
    有长足,就开始枯萎起来,树枝扑籁籁地折断掉落下来,树干空了心,整棵树都烂掉了,
    不久之后只剩下了一个树桩。”
    “那个西耶特兰人气得要命,把指环扔得远远的。‘哼,那个巨人原来送来的是这
    么一样礼物,它能够在很短时间里使人力大无比,威风无穷,因而使得他比任何人都强
    得多,’他恨恨地说道,‘可是这个人也比别人要远远衰老得快,他的聪明才智和幸福
    快乐只是一刹那的过眼烟云。我不屑于要这样的礼物,而且我也希望不要有人把它拣去,
    因为送礼的那个家伙没有安好心。’”
    “可能,那个指环大概还是被人拣走了。所以当一个好人为了做一桩有益的事情而
    劳损过度的时候,人们就要疑心他是不是拣到了巨人送来的那个指环。是不是那个指环
    在作祟,迫使他拼命苦干,鞠躬尽瘁,以至于未老先衰,事业未竟就撒手人寰。”
    歌声
    女教师一边嘴里讲着故事,一边加快脚步往前走,当她讲完故事的时候,她发现那
    座奈斯庄园已经赫然在望了。她已经可以见到绿荫掩映下的庄园四周的房屋和园林里的
    花卉草木。她穿过那些平房,看到了坐落在坡地上的那座大宅邸。
    直到此刻为止,她都在为自己的举动而感到欣慰,一鼓作气,毫不迟疑,而在她看
    到那座庄园的时候,那股勇气却渐渐消失了,她感觉到了恍惚不安,只消想想看,倘若
    别人觉得她的做法太荒唐了,那么她该怎么办呢?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人会来问一问她的
    感恩图报的心情,而大家只会对她取笑一番,因为她不管天晚路远带着这么一群孩子匆
    匆赶来,究竟想要干啥呢?就算来唱歌吧,那么她和孩子们也并不内行,决不会歌喉一
    展就博得人们如痴似醉的喜爱的。
    她的脚步越趄起来,在她走过宅邸坡地前的台阶时,她竟然拐出两道走了过去,拾
    级而上。她心里很清楚,自从那位老绅士去世以后,这座宅邸一直就是空着的。她到那
    里去只是为了有点功夫来好好想一想,她究竟应该继续往前走呢,还是掉转身来返回家
    去。
    她走上坡地,举目凝视着那座身披璀璨的月华的宅邸,再环视四周的树篱、花圃,
    看到那雕刻着成行花盆的大石头栏杆和气派非同凡响的阶梯,她越来越气馁了。她觉得
    那里的一切都是那样豪华和富丽,仿佛就是为了使她真正懂得像她这样的寻常平民是无
    缘踏进这个世界的。“哼,休得靠近我,”她觉得那座优雅雍容的白色宫殿在龇牙咧嘴
    地朝她大声喝道,“你不要自作聪明啦,自以为你和你的那些毛孩子能够做出一番事情,
    来使得居住在这样的富贵天地里的大人先生感到高兴。”
    女教师为了驱散偷偷爬到自己心灵上来的犹豫不决的阴影,便对孩子们讲起了她自
    己在这里上手工劳作课程时候听到的关于老绅士和小绅士的故事。讲完之后,她的心情
    平静得多了,勇气也陡然大增。这毕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座宅邸和整个这块地方都
    已经遗赠给了手工艺学校。遗赠的用意就是要让男女教师在这座风景优美的庄园上度过
    一段快乐幸福的日于,然后再把在这里所学到的知识和分享到的欢悦带给他们的学生。
    这两位老小绅士竟然把偌大的一座庄园作为礼物赠送给学校,表明了他们是多么珍视、
    器重学校的教师和员工。他们这一举动明白无误地显示出来,他们心目当中瑞典儿童的
    教育是高于一切的事业。那么在这样的地方她决计不应该感到胆怯的。
    这些想法使她得到了不少安慰,她觉得应该继续不变地按照既定的想法去办。为了
    增强自己的勇气,她朝着宅邸的山坡和湖滨之间的园林里走去。她走在沐浴在似水月光
    底下的黑黢黢的。有点神秘感的参天古树之间,许多愉快的往事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对孩子们讲述了她那时在这里学习、居住的情景,讲述了她每天上完课之后都可以来
    这个美丽的园林里尽兴地游逛一番的喜悦心情。她讲到了那些聚餐会、游艺活动和手工
    劳作,但是最着重讲的还是老小两位绅士的慷慨大度的仁慈心肠,正是如此这座豪华的
    大庄园才朝向她和许许多多像她一样的教师敞开了大门。
    讲完之后,她的勇气倍增,她穿过了园林,走过小桥,来到湖滨草坪上,校长的别
    墅就坐落在许多校舍的中间。
    紧靠着小桥的是一片芳草如茵的游戏场,女教师从那里走过的时候,对孩子们讲述
    了夏日夜晚这里的欢乐场面,那时游戏场上人头攒动,到处都是服饰淡雅的男男女女,
    歌唱、游戏和球类活动一个接着一个。她指给孩子们看了工艺学校的那个名叫校友之家
    的集会大厅,点给孩子们看了举行讲座的地方。她还指给他们看了进行体操活动和上手
    工劳作课的那几幢别墅。她脚步走得很快,嘴里讲个不停,似乎想要不让心情紧张起来。
    但是当她最后走到能够看得见校长的别墅的时候,她猛然收住了脚步。
    “孩子们,都听好,我想我们不要再往前走啦,”她说道,“我方才没有想到,校
    长既然病得十分厉害,我们唱歌会打扰他的休息。倘若我们使他的病势加重,那就更帮
    了倒忙啦。”
    小人儿尼尔斯·豪格尔森一直跟在孩子们背后,女教师说的话他句句都听得十分真
    切。他弄明白了,原来他们走了很长的路来到这里,是为了唱歌给别墅里一位病重的病
    人听的,而现在他又知道了他们怕打扰病人而不唱歌了。
    “唉,他们不唱歌就回去,未免太遗憾啦,”男孩子想道,“本来是很容易的一件
    事情嘛,只消进去问问那个病人是不是经受得住听唱歌。为什么竞没有人走进别墅去问
    一声呢?”
    可是那位女教师好像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慌慌张张地转过身来慢慢往回走去。
    孩子们老大不乐意,提出了一两声反对,可是女教师央求他们不要再多说了。“算啦,
    算啦,”她苦恼不已地说道,“都只怪我不好,我想得太不周到了,这么晚跑到这里来
    唱歌,只会打扰病人的。”
    尼尔斯·豪格尔森觉得既然没有别人进去询问,那么只有他当仁不让溜进去打听打
    听,弄清楚究竟病人是不是虚弱得连听听唱歌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他就离开了学生们,
    朝着那幢房子跑过去。别墅外面停着一辆马车,一个老车夫站在马匹旁边等着。男孩子
    还没有走到大门口,那扇大门就豁然打开了。一个女仆手里端着托盘走了出来。“喂,
    拉尔森,你再等一会儿,医生还要一阵功夫才能出来,”她说道,“太太吩咐我端点热
    的东西给他送去。”
    “那么男主人的病怎么样啦,”老车夫关切地问道。
    “唉,校长先生现在倒不觉得心绞痛了,可是心脏似乎快要停止跳动啦。他直挺挺
    地躺了一个钟头,毫不动弹。我们几乎弄不清楚他究竟是活着呢还是咽了气。”
    “那么医生是不是说他快不行了?”
    “唉,校长是躯体还躺在那里听候主的召唤,而他的灵魂却已经离开了,但是又舍
    不得人间,拉尔森,可以说校长先生的灵魂在那儿飘忽来飘忽去。要是主的召唤来到了,
    那么他就要蒙主宠召,我们谁都留他不住啦。”
    尼尔斯·豪格尔森一听此话,觉得大势不妙,事不宜迟,赶紧奔跑着去追赶女教师
    和孩子们。他奔跑的时候,想起了外祖父临终垂危的情景。外祖父是个海员。在他弥留
    之际,他央求大家把窗子打开,让他最后一次听一听海风的呼啸。那么,这位病势笃重
    的校长此时此刻是不是也殷切盼望着在他病榻四周挤满了年轻学生,再听一次他们的歌
    声和看一次他们的游戏,才能安心撒手尘寰呢?
    女教师心情恍惚地朝着庄园外面的林荫大道走去。方才她一路从家里来的时候,总
    想着不要去了,回家算啦。而现在她从奈斯庄园往回走的时候,却又满肚子委屈,不想
    回家去了。她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心情陷入极大的痛苦骚动之中。
    她不再同孩子们说话,闷声不响地走着。她走在大道的浓密树荫之下,四周黑黢黢,
    什么也看不见。然而她似乎听到有个声音在呼喊。那个声音是成千上万的人从四面八方
    朝她呼喊出来的焦急万分的心声。“我们别的人都在远方,”那个宏亮的声音在号召,
    “而你却就在他的身旁。快去把我们大家的心声歌唱出来!”
    她又记起了校长醍醐灌顶、诲人不倦的情景来,她也记起了校长曾经帮助或者关怀
    过的那一个又一个人来。他助人为乐,悉心尽力地去帮助每一个处于困境的人,这样的
    精力是超人的。“快去为他唱歌吧!”有个声音在隐隐低语,这声音就在她身边发出来
    的,“千万不要让他还没有听到他的学生的慰问就离开人间!你不要再总想着你是多么
    渺小和微不足道,要想想你身后有那么多人和你站在一起!务必要在他离开我们之前让
    他知道,我们大家都热爱他。”
    女教师的步伐越来越迟滞。这时候她听到的不仅是她自己灵魂深处发出的呼声和召
    唤,而且也听到了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的声音,那个声音非常细弱,不像是一般的人的
    说话声音,而像是鸟儿的调嗽声或者是蝈蝈儿的鸣叫声,不过,她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那个声音在呼唤她,叫她务必赶紧返回庄园去。
    这一切已经足以使她鼓起勇气返回到奈斯庄园去了……
    女教师和孩子们在校长窗子外面唱了几首歌,她自己觉得那天晚上他们的歌声是那
    么异乎寻常地优美悦耳。这仿佛是有一种素不相识的陌生声音在同他们一起歌唱,整个
    宇宙似乎充满了一种催人欲睡的模糊曲调和声音,只消他们齐声歌唱,所有的曲调和声
    音就应声附和,汇成铿锵嘹亮的歌声。
    别墅的大门匆匆地被打开了,有个人跑了出来。“哦,现在他们准是来告诉我,不
    让我们再唱了,”女教师想道,“但愿我没有造成不幸!”可是事情并不是那样,那人
    是来传个口信,请她和孩子们到屋里去休息一下,然后再唱几首歌。
    医生从台阶上朝她迎面走来。“这次发病总算脱离了危险,”他说道,“他躺在那
    里昏迷不醒,心脏跳动得愈来愈微弱。但是当你们唱起歌来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召唤,
    听到了所有需要他的人一齐向他发出的召唤,于是他觉得此时此刻人士为安未免时间太
    早了,便产生了求生的欲望。再唱些歌吧,要高高兴兴地唱,因为我相信正是你们的歌
    声才使得他起死回生。现在我们一起来努力,让他再多活上几年。”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