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年代诗歌-正文-玻璃球游戏-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学生年代诗歌
    悲  叹
    我们是短暂过客。
    我们只是乐意千变万化的河水,
    流过白天、黑夜、洞穴和教堂,
    我们却忙忙碌碌,
    渴求永存。
    我们填补,填补,
    永不休慈,
    却没有故土,
    快乐的或贫困的,
    我们永远在途中,
    在作客,
    没有田也没有犁,
    我们没有收获。
    我们不知道,
    上帝要我们怎样,
    上帝把我们当作掌上的粘土,
    可以塑造,
    不会笑、哭和出声,
    上帝捏揉,却从不用火锻炼。
    有朝一日凝为坚石!
    永恒长在!
    我们为此而永恒渴求,
    然而留给我们的只有恐惧,
    我们永远在途中,
    永无休憩。
    ------------------------------------------------------------
    让  步
    永恒深信不疑和单纯的人
    当然不容忍我们的永恒质疑。
    世界是平的,
    他们简单断言,
    所谓深只是瞎编的神话。
    倘若在两种熟悉的尺度之外,
    果真还存在另一种尺度,
    一个人怎能稳当活着?
    怎能不担心末日即将来临?
    为了获得和平安静,
    让我们抹去一种尺度吧!
    倘若深信不疑的单纯者果然正确,
    凡是目光深邃者果真危险,
    那么就把第三种尺度也抹去吧。
    但我们暗暗地渴望……
    优雅、富于灵性、雍容华贵,
    我们的生活像仙女绕着虚无旋转,
    为了这柔美的舞蹈,
    我们奉献出当前和生存。
    我们的梦美丽,游戏可爱,
    这里的气息芬芳,音调和谐,
    而晴朗外表的深处微燃着
    渴望黑夜、鲜血和野性之火。
    我们在虚空中旋转,无灾无难,
    我们自在生活,时刻准备游戏,
    但我们暗暗地渴望现实,
    渴望生育、繁殖,
    渴望受苦、死亡。
    ------------------------------------------------------------
    字  母
    有时候我们拿起笔在白纸上写下一些符号,
    人人都懂得符号在说什么,
    我们的游戏有自己的规则。
    倘若来了个野人或者月球人,
    拿到这古体文耕耘的纸张,
    好奇地放在眼皮底下考察,
    一个奇异的陌生世界便迎向他,
    一座满列着稀世图景的魔术大厅。
    他会把A和B看成人和兽,
    看成活动着的眼睛、舌头和四肢,
    他时而驻足迟疑,
    时而步履匆匆,
    好似乌鸦在雪地上跳跃行走,
    他奔跑、他滞留,
    他随着符号飞舞,
    透过凝固冻结的黑色符号,
    好似看见造化的一切形象;
    透过字母组成的装饰花样,
    好似看见爱在燃烧,
    痛苦在颤抖。
    他也许会惊讶,
    大笑,
    哭泣和震惊,
    因为在这片文字组成的栅栏后面,
    他看到全世界都屈从于它们的压力,
    世界在缩小,
    在符号间变矮变形,
    字母像逃犯般死命奔跑,
    看起来每一个都互相相像,
    因为生与死,欲望和苦恼,
    已成为难以区分的亲兄弟……
    ------------------------------------------------------------
    读一位古哲人时的遐想
    昨天,
    千百年前的思想果实,
    还光彩夺目,
    令人敬畏,
    今天突然褪色、凋萎、全无意义,
    好似藤蔓上飘落的一片枯叶。
    人们已经抹尽一切记号。
    魔力的重心便从房中逃逸,
    屋子轰隆隆坍塌,朽烂,
    和谐的乐音已成永恒的回响。
    我们曾经敬爱的智慧老人,
    他的脸也会皱缩变形,
    智慧之光消失在临终时刻,
    唯有迷途的游戏颤巍巍留剩。
    即或在意气风发的时刻我们也会不自觉地快快不乐,
    就像心里早已踞坐神人,
    预知一切总将腐烂、凋萎、死亡。
    即或在这可恶的死亡之谷,
    向往不朽精神的烽火不息,
    我们虽然痛苦,
    却不可摧毁,
    制服死神,
    让自己属于不朽。
    ------------------------------------------------------------
    最后一个玻璃球游戏者
    他弯身坐着,
    手握彩色玻璃球,
    他的玩具。
    他周围的土地被战火和灾难蹂躏,
    一片荒芜,
    废墟上常春藤繁茂,
    蜜蜂嗡嗡。
    一首柔美的圣歌穿透昏沉沉的和平,
    响遍世界,
    那静谧的老迈世界。
    一个老人坐着玩他的彩色球,
    这里用蓝色,
    那边配白色,
    选一颗大的,
    又挑一颗小的,
    玻璃球游戏就是选配得当。
    他曾是符号游戏的伟大胜利者,
    学得多种艺术,
    掌握多种语言,
    让他走遍世界,
    熟悉世界,
    让他声名远扬,
    直到地球两极,
    学生和同事簇拥在身边,
    从不间断。
    如今他老朽、伶仃,
    成了多余的人,
    再没有年轻人来祈求祝福,
    也没有同事邀请,
    参与辩论。
    一切已成过去,
    连同神殿,
    图书馆,
    卡斯塔里的学校,
    一切都不再存在…
    老人歇息在废墟上,
    手握玻璃球,
    象形符号啊,
    曾经光辉夺目,
    如今却只是彩色的玻璃碎片。
    玻璃球从衰老的双手滚落,
    无声无息在沙中消失不见……
    ------------------------------------------------------------
    听巴赫的托卡他
    沉寂凝固……
    黑暗统辖一切……
    一束光芒从云层锯齿状缝隙射出,
    来自看不见的虚无而进入玄冥,
    它穿透白天黑夜,
    建起理想空间,
    让峰顶、山脊、斜坡和深井突现,
    让广阔太空湛蓝,
    让沉沉大地厚实。
    光束有力地劈分功绩和战争,
    光束把萌芽中的收获一剖为二,
    把一个惊人的世界照得晶亮。
    光芒的种子落地之处一切皆变,
    世界井然有序,
    乐音袅袅,
    赞美生活,
    赞美光的胜利。
    光束凭借神力翩翩向前,
    把力量注入一切宇宙生物,
    用伟大的力量唤醒神性精神。
    它进入人的哀乐、语言、艺术和歌曲,
    一个个世界交叠成大教堂神圣拱形,
    那是人的欲望、精神、奋斗、快乐和爱。
    ------------------------------------------------------------
    梦
    在山里一座修道院短暂客居,
    修士们都去祈祷的时候,
    我踏进一座陈列书籍的大厅。
    黄昏的微光中,
    我看见,
    沿墙有成千本羊皮纸书脊,
    上面闪烁着奇妙的铭文。
    我怀着狂喜,
    迫不及待地,
    取下了靠近自己的那本:
    《最后阶段是圆中求方》。
    我想,快快拿走读吧!
    另一本书映入眼帘,
    皮面四开本,
    书脊上有一行小小的金字:
    《如果亚当也吃了另一棵树……》
    另一棵树?
    什么树?
    是生命之树!
    亚当会不朽么?
    还是徒劳空忙?
    于是我知道,
    我因何来此。
    又一册大书映入眼帘,
    对开本,书脊、书角和截面闪出七彩虹光。
    手绘的封面阐述着书的题名:“色彩与音响相辅相成。
    证明:每一种色彩和色调,
    都是对相关音调的答复。”
    哦,色彩的合唱多么动人,
    闪闪发光!
    每拿起一本书,
    都逗引起我的遐想:这儿是天堂的书库。
    令我内心焦躁的一切问题,
    在我脑际盘根错节的疑难,
    这儿都有答案,
    这儿还为每一个精神渴望者供应充饥的面包。
    我只探询地匆匆望它一眼,
    那本书便回报一个充满承诺的标题。
    这里早已为一切灾难作好准备,
    这里有满足求知的一切果实,
    不论是幼小学生的胆怯要求,
    还是任何大师的大胆探求。
    这里提供最深邃、最纯净的思想,
    替每一种智慧、诗和科学提供解答。
    凭借魔力、谱号和词汇阐释质疑,
    神秘无比的书籍为光顾者提供保证,
    给予最美妙的精神精髓。
    这里为任何疑难和秘密提供钥匙,
    赋予每一位魔法时刻光临者以恩惠。
    我用颤抖的手,
    放一本如此可爱的书在斜面书桌,
    我辨认出那些神秘的图形文字,
    是啊,就像人们常在梦中快乐背出一篇我们从未学过的东西。
    然后我翩翩飞舞直上星空,
    我的灵魂与黄道十二宫同行。
    在这里,
    一切民族袒露自己的观知,
    自己千年的世界经历,
    在这里,
    一切都在新关系中和谐会合,
    旧的认识、见解、意象和发现,
    始终不断在更高的新层次上流动更新,
    让我在几分钟或几小时阅读中,
    又一次走遍人类的全部途径,
    他们向我发出最古老和最新鲜的信息与我内心深处的意识融和汇合。
    我读着,
    观看着铭文组成的形象,
    聚合又分离,
    又叠成一团,
    排列成圆圈,
    又纷纷散开,
    再一次汇聚成新的图形,
    变为寓含无限深意的万花筒,
    每一景都蕴藏着取之不尽的新意义。
    我把视线从书本移开,
    略事休憩,
    因为观望已令我头晕目眩。
    这才发现我不是唯一的客人。
    一位老人站在大厅中,
    面对书籍,
    也许他就是档案管理员。
    我看出他正认真忙着工作,
    如此热切地与书为伍,
    为了什么,
    这引起我少有的探听欲望,
    想知道他工作的性质和目的。
    我望见老人用衰老的手,
    取出一本书,
    读着书脊的文字,
    苍白的嘴唇把热气呵向书名--
    一个书名竟有偌大吸引力,
    无疑是本值得一读的有趣的好书!
    可是他随即用手指轻轻抹拭书脊,
    微微含笑地填上另一个书名,
    那名称与原名迥不相同。
    他漫步到处走动,
    这边拿起一本,
    那边又拿起另一本,
    擦去书名,
    填写上另一个书名。
    我茫然地久久凝视着他,
    全不理解他工作的意义,
    便把目光回转刚读过几行的书本,
    却不再能辨认这图形文字,
    那些刚刚还令我心醉神迷的形象,
    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个符号世界,
    我还来不及细细品味的寓意世界正在逃跑。
    它摇晃不停,
    旋转不已,
    好似在迅速萎缩、溶化和消逝,
    回复成空白羊皮纸微闪灰光。
    我觉得有只手搁在我肩头,
    举目一望,
    老人正站在我身旁,
    我连忙站起身子。
    他微微含笑,
    拿过我的书。
    我不禁一阵战栗,
    因为他的指头海绵般抹过书脊,
    在空白的羊皮上写下新的书名,
    又写下新的问题和希望,
    还有许多古老难题的最新变种。
    他小心翼翼地写完他的字母,
    沉默地拿起书和笔消失不见。
    ------------------------------------------------------------
    礼  拜
    远古时有位贤君统治国家,
    田地、庄稼和犁耙都沐浴恩光,
    祭祀有时,
    度量有法,
    凡人自知难以永生,
    便苦苦渴求看不见的公道,
    让太阳和月亮永恒和谐平衡,
    让沐浴永恒光芒的躯体,
    不识痛苦,
    也不知死亡世界。
    诸神的神圣后裔早已离去,
    遗留下孤零零的人类众生,
    沉潜于欲望与痛苦,
    不认识真正的生命,
    不知道无限的发展成长。
    然而真正生命的信息从未熄灭,
    我们在下沉的职位上,
    依然从符号、游戏和诗歌,
    继续敬畏着神圣的告诫。
    也许有一天,
    黑暗会消失,
    也许有一天,
    时光会倒转,
    太阳再一次成为我们的上帝,
    重新接受我们双手的奉献。
    ------------------------------------------------------------
    月
    泡历经多年苦苦思索和探究,
    一位老人精炼出他的老年杰作,
    弯弯的常春藤卷须般篇页里,
    嬉戏着无数美妙的智慧。
    一个热血沸腾的勤奋学生,
    在图书馆和档案室里挖掘,
    勃勃雄心燃烧着他,
    写出了第一本才华横溢的青春杰作。
    一个孩子坐着,
    手握麦秆,
    他吸足气吹出一串彩色泡泡,
    每一个都像赞美诗般光彩夺目,
    他把自己的灵魂吹入了泡泡。
    三个人,老人、学生和孩子,
    都在创造玛雅世界的泡影,
    魔术般的幻象,
    一无用处。
    永恒之光却微笑着加以认可,
    欣喜地燃烧得更加明亮。
    ------------------------------------------------------------
    《护教大全》读后
    生命在我们眼中,
    曾符合真理,
    世界井然有序,
    思想明朗清晰,
    智慧和知识还不曾分裂为二。
    他们活得完整、愉快,
    那些古人,
    无论是柏拉图,
    还是中国的圣贤,
    他们的至理名言传遍天下。
    我们每一次进入阿奎那圣殿,
    欣然拜读这部护教之书,
    一个甜美的成熟世界便出现眼前,
    从远处向我们致意,
    这个真理的世界,
    那里一切都晶亮,
    自然和精神融会,
    人来自上帝,
    还复归于上帝,
    法律和秩序约束于美妙的形式,
    建立起没有裂口的完整个体。
    然而,
    我们作为后辈人,
    命里注定要奋斗,
    要流浪荒野,
    要怀疑,
    还要辛辣嘲讽,
    我们毕生要经受渴望的煎熬。
    然而我们的子孙后辈,
    有朝一日落入我们类似境地。
    他们会从我们这儿焕发精神,
    称我们既有福又有智慧,
    在他们耳中,
    我们生活的混乱噪音,
    却是和谐的历史回响,
    一个已趋熄灭灾难和斗争传说中的神话。
    我们中那些最缺乏自信,
    最擅长怀疑的人,
    也许可能,
    会在他们的时代中留下痕迹,
    青年人将奉为先驱,
    翘首景仰。
    那些怀疑自已忏悔痛苦的人,
    也许会被视作幸福者钦羡,
    那些不知恐惧苦恼为何物的人,
    把一生当作娱乐的人,
    他们的快乐只是儿童的幸福。
    因为我们心里也有一个永恒心灵,
    把一切时代的精神都称为兄弟:
    你和我都会消逝,
    它却是永生不灭。
    ------------------------------------------------------------
    阶  段
    如同鲜花凋萎,
    青春会变老,
    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曾鲜花怒放,
    每一智慧,
    每一德行都曾闪耀光彩,
    却不能够永恒存在。
    我们的心必须听从生命的召唤,
    时刻准备送旧迎新,
    毫不哀伤地勇敢奉献自己,
    为了另一项全新职责。
    每一种开端都蕴含魔术力量,
    它将保护我们,
    帮助我们生存。
    我们快活地穿越一个又一个空间,
    我们决不拘泥于哪一种乡土观念,
    宇宙精神使我们不受拘束,
    它鼓舞我们向上攀登,
    向远处前行。
    当我们的生命旅程稍稍安定,
    舒适生活便使意志松懈,
    唯有时刻准备启程的人,
    才能够克服懒惰的习性。
    也许在我们临终时刻,
    还会被送进全新的领域,
    生活的召唤真正永无穷尽……
    来吧,我的心,
    让我们快活告别!
    ------------------------------------------------------------
    玻璃球游戏
    我们时刻准备在肃静中聆听宇宙之声和大师的乐音,
    我们在纯洁文雅的庆典中,
    召唤天才时代的伟大心灵。
    我们听任神秘力量把我们提升,
    这魔法无边的格式文字,
    容纳一切天涯、风暴和生命,
    统率万象于澄澈的譬喻。
    黄道十二宫鸣响清脆的乐音,
    为星座服务是我们生命的意义,
    没有一颗星星会脱离自己的领域,
    它们总是运转在神圣的轨道。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