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达 尔-正文-我弥留之际-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50 达 尔
    他站在黑黝黝的门口,仿佛他是黑暗凝成的,他穿着内衣,瘦得像一匹赛马,这时,初起的火光照亮他。他跳到地上,脸上有一种狂怒与不敢相信的神情。他早就看见我了,不用回头也不用转动眼珠,在他的眼睛里火光在游动,宛如两把小小的火炬。“快来,”他说,一边跳下斜坡冲向谷仓。
    一时之间,他飞奔在月光下犹如一条银链,接着,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无声的爆炸,他蹦跳起来,像一片从铁皮上剪出来的扁平的人形,这时整个谷仓的顶部同时起火,仿佛里面塞上了炸药似的。人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谷仓的正面,那面有方方正正入口的圆锥形的墙——透过门口可以看见搁在锯架上像立体派画里的一只甲虫的方棺。在我的背后,爹、吉利斯皮、麦克、杜威·德尔和瓦达曼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他在棺材旁停了下来,他弯下身子,瞅着我,满脸怒容。在我们头顶,火焰的声音响如雷鸣;一股凉风从我们身边冲过:风里一丝热气都没有,一把糠骤然飞起,迅疾地被吸到马厩那边去,马厩里有一匹马在嘶鸣。“快,”我说;“先救马。”
    他又狠狠地盯了我一阵,抬头看了看屋顶,这才朝马儿嘶鸣的厩房跳过去。那匹马又是冲又是踢,发出的撞击声被火焰声吸了进去。火焰的声音听起来像一列无限长的火车在经过一座无限长的高架桥。吉利斯皮和麦克从我身边冲了过去,他们穿着身长及膝的睡衣,嘴里在叫嚷,声音又细又尖而且没有意义,但同时又是极度的狂暴与悲哀:“……母牛……马厩……”吉利斯皮的睡衣给风扯到他的身前,在他多毛的大腿前鼓了起来,像是一个气球。
    马厩的门砰的一下关上了。朱厄尔用屁股重新把门顶开,接着他弓着背,肌肉在外衣底下胀鼓鼓的,他拽着马头把马拉了出来。在火光中马的两只眼珠滚动着,里面显现出柔和、迅疾、狂野的蛋白色的反光;它昂起头,使朱厄尔双脚离地,它的肌肉隆起,在皮肤底下滚动。朱厄尔仍然慢慢地、死命地拖着马儿往前走,他扭过头来又朝我投来狂怒、迅疾的一瞥。他和马走出谷仓之后,那匹马还在挣扎,在往门里退,这时吉利斯皮光着身子从我身边经过,他的睡衣蒙在一头骡子的头上,他揍了那匹惊马几下才把它赶出门去。
    朱厄尔奔跑着回来;他又一次低下头去看看棺材。可是他往前走了。“母牛在哪儿?”他经过我身边时嚷道。我跟在他后面。麦克正在厩房里和另一头骡子争斗。当它的脑袋转到火光里来时我也看见了它那两只狂乱地滚动着的眼球,可是它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它仅仅是站在那里,扭过头来看麦克,麦克一靠近它就用后脚踢麦克。麦克回过头来看我们,在他脸上,眼睛和嘴巴形成了三个圆圆的窟窿,脸上的斑点像是摆在一个盘子里的英国豌豆。他的声音尖细,显得很遥远。
    “我就是拽不动它……”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从他的嘴唇边被卷走,飘出去很高很远,然后又经过一个很长很累人的距离传回来似的。朱厄尔悄悄地从我们身边蹿了过去;骡子把身子一扭,乱踢乱蹬,可是他已经抓住它的脑袋了。我靠到麦克的耳边说:
    “睡衣。裹住它的头。”
    麦克瞪大了眼看我。接着他把睡衣扒下来罩在了骡子的脑袋上,它马上就安静下来了。朱厄尔又对他吼叫道:“母牛?母牛呢?”
    “后面,”麦克喊道。“尽里面的那个厩房。”
    我们进去时母牛瞅着我们。它退到了一个角落里,仍然在咀嚼,不过速度加快了。可是它不肯动。朱厄尔站住了,朝上面看了看,突然之间我们看到阁楼和地板全都没有了。它们变成了一片火海;一阵七零八碎的小火花像雨一样地降下来。朱厄尔朝四下看了看。身后畜槽底下有一只三条腿的挤奶用的凳子。他抄起凳子朝后墙的板壁砸去。他砸断了一块木板,又砸断一块,接着是第三块;我们把碎木片扯下来。正当我们在缺口处弯腰清理时一样东西朝我们当中冲来。是那头母牛;它飕的一声就从我们当中冲出缺口,去到外面的亮光之中,它的尾巴又僵又直地翘着,仿佛是垂直钉在它的尾椎骨上的一把笤帚。
    朱厄尔转身朝谷仓里面走去。“等等,”我说;“朱厄尔!”我去拉住他;他把我的手打开。“你这傻瓜,”我说,“你没看见你从这儿回不进去了吗?”谷仓的过道看上去直像探照灯照亮的雨景。“来,”我说,“咱们从这边绕过去。”
    我们刚穿出缺口他就奔跑起来了。“朱厄尔,”我说,也跑了起来。他已经绕过一个屋角了。等我来到这个屋角时他都快到第二个屋角了,他衬在强光之前真像用铁皮剪成的黑影。爹、吉利斯皮和麦克站在远一些的地方看着这座谷仓,他们是粉红色的,他们后面是一片黑暗,月光一时之间黯然失色了。“抓住他!”我喊道,“截住他!”
    等我来到前面时,他正在和吉利斯皮扭打;一个是瘦瘦的,穿着内衣,另一个则是一丝不挂。他们像是古希腊柱楣上的两个图形,给红光照得远离一切现实,我还未赶到,朱厄尔已经把吉利斯皮打倒在地,他转过身冲进了谷仓。
    现在火焰的声音相当平静了,就像那条河发出的声音。我们透过谷仓门口那片逐渐变小的舞台,只见朱厄尔猫着腰跑到棺材靠里面的那一头,弯身在它的上面。燃烧的干草雨一般落下,形成一幅火珠子织成的门帘,有好一会儿朱厄尔抬起头来朝外面看我们,我还看得出他叫我的名字时的口形。
    “朱厄尔!”杜威·德尔大声叫道;“朱厄尔!”我现在才听到五分钟来她一直在叫唤的声音,我也听到了她在抱住她的爹与麦克之间挣扎,在尖声叫唤“朱厄尔!朱厄尔!”朱厄尔现在没有在看我们。我们看见他肩膀上一使劲,把棺材竖了起来,他用一只手一托,让它从锯架上滑下。棺材高得让人难以置信,把朱厄尔整个人都挡住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真不会相信艾迪·本德仑需要这么大的空间才能舒舒服服地躺下;下一分钟棺材直立着,火星落在它上面溅了开来,好像这样的碰撞又引发出了更多的火星。接着棺材朝前倾斜,速度一点点加快,露出了朱厄尔,火星同样像雨点似的落在他的身上,也迸溅出更多的火星,因此他看上去就像围裹在薄薄的一层火云里。棺材没有停顿地朝前落下,翻了个身,停住片刻,然后又慢腾腾地朝前倒下去,穿过了那道火帘。这一回朱厄尔骑在它上面,紧紧抱住它,直到它砰然倒地把他摔出好远,麦克朝前一跳,跳进了一股淡淡的焦肉气味当中,他拍打着朱厄尔内衣上开花般冒出来的那些迅速扩大的、有深红色边缘的窟窿。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