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营地-正文-尼克·亚当斯故事集-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印第安人营地
    又一条划船拉上了湖岸。两个印第安人站在湖边等待着。
    尼克和他的父亲跨进了船梢,两个印第安人把船推下水去,其中一个跳上船去划桨。乔治大叔坐在营船的尾部。那年轻的一个把营船推下了水,随即跳进去给乔治大叔划船。
    两条船在黑暗中划出去。在浓雾里,尼克听到远远地在前面传来另一条船的桨架的声响。两个印第安人一桨接一桨,不停地划着,掀起了一阵阵水波。尼克躺倒下去,偎在父亲的胳膊里。湖面上很冷。给他们划船的那个印第安人使出了大劲,但是另一条船在雾里始终划在前面,而且越来越赶到前面去了。
    “上哪儿去呀,爸爸?”尼克问道。
    “上那边印第安人营地去。有一位印第安妇女病势很重。”
    “噢,”尼克应道。
    划到海湾的对岸,他们发现那另一条船已靠岸了。乔治大叔正在黑暗中抽雪茄烟。那年轻的印第安人把船推上了沙滩。乔治大叔给两个印第安人每人一支雪茄烟。
    他们从沙滩走上去,穿过一片露水浸湿的草坪,跟着那个年轻的印第安人走,他手里拿一盏提灯。接着他们进入了林子,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走去,小道的尽头就是一条伐木的大路。这条路向小山那边折去,到了这里就明亮得多,因为两旁的树木都已砍掉了。年轻的印第安人立停了,吹灭了提灯,他们一起沿着伐木大路往前走去。
    他们绕过了一道弯,有一只狗汪汪地叫着,奔出来。前面,从剥树皮的印第安人住的棚屋里,有灯光透出来,又有几只狗向他们扑过来了。两个印第安人把这几只狗都打发回棚屋去。最靠近路边的棚屋有灯光从窗口透射出来。一个老婆子提着灯站在门口。
    屋里,木板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印第安妇女。她正在生孩子,已经两天了,孩子还生不下来。营里的老年妇女都来帮助她、照应她。男人们跑到了路上,直跑到再听不见她叫喊的地方,在黑暗中坐下来抽烟。尼克,还有两个印第安人,跟着他爸爸和乔治大叔走进棚屋时,她正好又尖声直叫起来。她躺在双层床的下铺,盖着被子,肚子鼓得高高的。她的头侧向一边。上铺躺着她的丈夫。三天以前,他把自己的腿给砍伤了,是斧头砍的,伤势很不轻。他正在抽板烟,屋子里一股烟味。
    尼克的父亲叫人放些水在炉子上烧,在烧水时,他就跟尼克说话。
    “这位太太快生孩子了,尼克,”他说。
    “我知道,”尼克说。
    “你并不知道,”父亲说。“听我说吧。她现在正在忍受的叫阵痛。婴孩要生下来,她要把婴孩生下来。她全身肌肉都在用劲要把婴孩生下来。方才她大声直叫就是这么回事。”
    “我明白了,”尼克说道。
    正在这时候,产妇又叫了起来。
    “噢,爸爸,你不能给她吃点什么,好让她不这么直叫吗?”尼克问道。
    “不行,我没有带麻药,”他的父亲说道。“不过让她去叫吧,没关系。我听不见,反正她叫不叫没关系。”
    那做丈夫的在上铺翻了个身面向着墙壁。
    厨房间里那个妇女向大夫做了个手势,表示水热了。尼克的父亲走进厨房,把大壶里的水倒了一半光景在盆里。然后他解开手帕,拿出一点药来放在壶里剩下的水里。
    “这半壶水要烧开,”他说着,就用营里带来的肥皂在一盆热水里把手洗擦了一番。尼克望着父亲的满是肥皂的双手互相擦了又擦。他父亲一面小心地把双手洗得干干净净,一面说道:
    “你瞧,尼克,按理说,小孩出生时头先出来,但有时却并不这样。不是头先出来。那就要给大家添不少麻烦了。说不定我要给这位女士动手术呢。等会儿就可以知道了。”
    大夫认为自己的一双手已经洗干净了,于是他进去准备接生了。
    “把被子掀开好吗,乔治?”他说。“我最好不碰它。”
    过一会儿,他要动手术了。乔治大叔和三个印第安男人按住了产妇,不让她动。她咬了乔治大叔的手臂,乔治大叔说:“该死的臭婆娘!”那个给乔治大叔划船的年轻的印第安人听了就笑他。尼克给他父亲端着盆,手术做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父亲拎起了孩子,拍拍他,让他透过气来,然后把他递给了那个老妇人。
    “瞧,是个男孩,尼克,”他说道。“做个实习大夫,你觉得怎么样?”
    尼克说,“还行。”他把头转过去,不敢看他父亲在干什么。
    “好吧,这就可以啦,”他父亲说着,把什么东西放进了盆里。
    尼克看也不去看一下。
    “现在,”他父亲说,“要缝上几针,看不看随便你,尼克。我要把切开的口子缝起来。”
    尼克没有看。他的好奇心早就没有了。
    他父亲做完手术,站起身来。乔治大叔和那三个印第安男人也站立起来。尼克把盆端到厨房去。
    乔治大叔看看自己的手臂。那个年轻的印第安人想起什么,笑了起来。
    “我要在你那伤口上放些过氧化物,乔治,”大夫说。
    他弯下腰去看看印第安产妇,这会儿她安静下来了,她眼睛紧闭,脸色灰白。孩子怎么样,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一清早我就回去,”大夫站起身来说。“到中午时分会有护士从圣依格那斯来,我们需要些什么东西她都会带来。”
    这当儿,他的劲头来了,喜欢说话了,就象一场比赛后足球运动员在更衣室里的那股得意劲儿。
    “这个手术真可以上医药杂志了,乔治,”他说。“用一把大折刀做剖腹产手术,再用九英尺长的细肠线缝起来。”
    乔治大叔靠墙站着,看着自己的手臂。
    “噢,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没错的。”他说道。
    “该去看看那个洋洋得意的爸爸了。在这些小事情上做爸爸的往往最痛苦,”大夫说。“我得说,他倒是真能沉得住气。”
    他把蒙着那个印第安人的头的毯子揭开来。他这么往上一揭,手湿漉漉的。他踏着下铺的床边,一只手提着灯,往上铺一看,只见那印第安人脸朝墙躺着。他的脖子贴两个耳根割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直冒,使躺在床铺上的尸体全汪在血泊里。
    他的头枕在左臂上。一把剃刀打开着,锋口朝上,掉在毯子上。
    “快把尼克带出棚屋去,乔治,”大夫说。
    其实用不到多此一举了。尼克正好在厨房门口,把上铺看得清清楚楚,那时他父亲正一手提着灯,一手把那个印第安人的脑袋轻轻推过去。
    父子两个沿着伐木道走回湖边的时候,天刚刚有点亮。
    “这次我真不该带你来,尼克,”父亲说,他做了手术后的那种得意的劲儿全没了。”真是糟透了--拖你来从头看到底。”
    “女人生孩子都得受这么大罪吗?”尼克问道。
    “不,这是很少、很少见的例外。”
    “他干吗要自杀呀,爸爸?”
    “我说不出,尼克。他这人受不了一点什么的,我猜想。”
    “自杀的男人有很多吗,爸爸?”
    “不太多,尼克。”
    “女人呢,多不多?”
    “难得有。”
    “有没有呢?”
    “噢,有的。有时候也有。”
    “爸爸?”
    “是呀。”
    “乔治大叔上哪儿去呀?”
    “他会来的,没关系。”
    “死,难不难?爸爸?”
    “不,我想死是很容易的吧。尼克。要看情况。”
    他们上了船,坐了下来,尼克在船梢,他父亲划桨。太阳正从山那边升起来。一条鲈鱼跳出水面,在水面上弄出一个水圈。尼克把手伸进水里,让手跟船一起在水里滑过去。清早,真是冷飕飕的,水里倒是很温暖。
    清早,在湖面上,尼克坐在船梢,他父亲划着船,他满有把握地相信他永远不会死。
    玉  澄译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