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岸前夕-正文-尼克·亚当斯故事集-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上岸前夕
    尼克在一片漆黑的甲板上散步,走过坐在一排甲板躺椅上的波兰军官。有人在弹曼陀林。里昂·乔治亚诺维奇把脚伸出在暗处。
    “嗨,尼克,”他说,“哪儿去?”
    “不去哪儿。只是走走。”
    “这儿坐。有张椅子。”
    尼克坐在空椅上,趁着海上的夜色,望着人来人往。六月夜,天好热。尼克背靠着椅子。
    “明天咱们就进港了,”里昂说。“我听无线电报务员说的。”
    “我听理发师说的,”尼克说。
    里昂哈哈笑了,用波兰话跟身边躺椅上那人说话。他探身过去,对尼克一笑。
    “他说不来英语,”里昂说。“他说是听盖比说的。”
    “盖比在哪儿?”
    “跟什么人在上面救生艇里。”
    “加林斯基在哪儿?”
    “不定跟盖比在一起。”
    “不,”尼克说,“她跟我说过她受不了他。”
    盖比是船上唯一的姑娘。她长着一头金发,总是披散着,笑声爽朗,身材健美,只是有股臭味。她一个姑妈正送她回巴黎投亲,开船以来,她姑妈就没离开房舱过。她父亲同法国航运公司有点儿关系,所以她同船长共餐。
    “她干吗不喜欢加林斯基?”里昂问。
    “她说他看上去象海豚。”
    里昂又笑了。”快,”他说,“咱们去找他,跟他说说。”
    他们站起身,走到栏杆边。救生艇在高处晃晃荡荡,准备放下了。船身倾斜,甲板歪向一边,救生艇也歪吊着,拼命晃荡。海水轻柔地悄悄流动,水下大片大片磷光闪闪的海藻翻滚、冒泡。
    “船走得好快啊,”尼克俯视着水面说。
    “咱们在比斯开湾①里,”里昂说。“明天咱们该见到陆地了。”
    他们在甲板上转悠,走下舷梯,又到船尾去看看磷光闪闪的尾波,放眼望去,一路上象犁平的土地似的在翻滚。他们上面是炮台,两个水手在炮边走来走去,衬着海水蒙蒙的泛光,黑糊糊的。
    “船正曲折行进,”里昂望着尾波说。
    “一整天了。”
    “据说这些船运送德国邮件,所以绝对不会被打沉。”
    “不见得,”尼克说。“我不信。”
    “我也不信。不过这想法不错。咱们去找加林斯基吧。”
    他们发现加林斯基在他的舱里,他拿着瓶干邑白兰地,正用漱口杯喝着。
    “嗨,安东。”
    “嗨,尼克。嗨,里昂。来一口吧。”
    “你跟他说,尼克。”
    “听着,安东。我们替一位美人儿捎个信给你。”
    “我知道你们那位美人儿。你去要那美人儿,上烟囱去跟她鬼混吧。”
    他仰躺着,双脚顶着上铺的弹簧床垫,往上使劲。
    “挑刺儿佬!”他大声喊道。“嗨,挑刺儿佬!醒醒,起来喝酒吧。”
    上铺边上露出一张脸。圆滚滚的脸,戴了副钢边眼镜。
    “我醉了,可别叫我喝酒。”
    “下来喝吧,”加林斯基吼叫道。
    “不,”上铺的人说。“把酒递上来给我。”
    他转过身去,又靠着墙了。
    “他醉了两星期啦,”加林斯基说。
    “对不起,”上铺的人说。“我才认识你十天,你这么说并不正确。”
    “难道你不是醉了两星期吗,挑刺儿佬?”尼克说。
    “那当然,”挑刺儿佬面对墙壁说话。“可是加林斯基没权利这么说。”
    加林斯基用双脚顶得他上下晃动。
    “我把话收回,挑刺儿佬,”他说。“我看你没醉。”
    “别逗了,”挑刺儿佬有气无力地说。
    “你在干什么?安东!”里昂问。
    “想我那个在尼亚加拉瀑布的女朋友呗。”
    “得了,尼克,”里昂说。“咱们别管这只海豚了。”
    “她跟你们说我是只海豚吗?”加林斯基问。“她对我说我是只海豚。你们知道我用法语怎么跟她说来着?‘盖比小姐,你身上没一点儿叫我动心的。’喝一口吧,尼克。”
    他递过酒瓶,尼克喝了几口白兰地。
    “里昂?”
    “不。走吧,尼克。咱们离开他。”
    “我半夜里跟大伙儿值班,”加林斯基说。
    “别喝醉了,”尼克说。
    “我从来没喝醉过。”
    挑刺儿佬在上铺嘀咕着什么。
    “你说什么,挑刺儿佬?”
    “我在请求上帝打他呢。”
    “我从来没喝醉过,”加林斯基又说了一遍,斟了半杯干邑白兰地。
    “快,上帝啊,打他吧,”挑刺儿佬说。
    “我从来没喝醉过。我从来没跟女人睡过觉。”
    “来吧。上帝,动手吧。打他啊。”
    “来吧,尼克。咱们走。”
    加林斯基把酒瓶递给尼克。他喝了一口就跟那高个子波兰佬出去了。
    他们在门外听见加林斯基的嗓门在叫。“我从来没喝醉过。我从来没跟女人睡过觉。我从来没说过谎。”
    “打他啊,”传来挑刺儿佬的细嗓门。“别信他那一套鬼话,上帝。打他啊。”
    “他们倒是一对宝,”尼克说。
    “这个挑刺儿佬呢?他打哪儿来的?”
    “他在救护队里干过两年。人家打发他回国了。他给大学开除了,现在他又回去了。”
    “他喝得太多了。”
    “他不顺心。”
    “咱们去弄瓶葡萄酒,睡到救生艇里去。”
    “快走。”
    他们在吸烟室的酒柜边歇脚,尼克买了一瓶红葡萄酒。里昂站在酒柜边,一身军装,更见身材高大。吸烟室里有两场大牌局。要不是这是在船上的最后一夜,尼克准会一起去玩的。大家都在打牌,舷窗全都紧闭,还拉上百叶窗,弄得烟雾腾腾,热浪滚滚,尼克瞧瞧里昂。“要打牌吗?”
    “不。咱们还是边喝边聊吧。”
    “那就来两瓶吧。”
    他们拿着两啤酒,从热烘烘的吸烟室里出来,踏上甲板。爬到外面吊艇架上时虽然尼克吓得不敢往下看水面,不过要爬上一条救生艇去倒也不难。他们在艇里,系上救生圈,仰天躺在坐板上,倒也逍遥自在。有一种置身于海天之间的感觉。不象乘在大船里感到阵阵震动。
    “这儿挺不错,”尼克说。
    “我每夜都睡在其中一条救生艇里。”
    “我就怕发梦游症,”尼克说。他拔开瓶塞。“我睡在甲板上。”
    他把酒瓶递给里昂。“这瓶留着吧,替我打开那一瓶,”波兰佬说。
    “你拿着,”尼克说。他拔开第二瓶的瓶塞,摸黑跟里昂碰碰酒瓶。两人喝了。
    “在法国就喝得到更好的酒,”里昂说。
    “我可不会在法国。”
    “我忘了。真希望咱们能一起当兵。”
    “我一点也不中用了,”尼克说。他打小艇舷边往下瞧着漆黑的水面。刚才他爬到船外吊艇架上已经吓坏了。
    “不知我会不会害怕,”他说。
    “不会,”里昂说。“我想不会。”
    “看看所有那些飞机这一类玩意儿准好玩。”
    “是啊,”里昂说。“我只要能调动,马上就去开飞机。”
    “我可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不知道。“
    “你可千万别想着心里害怕。”
    “我没。我真的没。这我倒决不担心。因为刚才爬到外面救生艇里,我才这么想。”
    里昂侧卧着,酒瓶竖直放在脑袋旁。
    “咱们不必想着心里害怕,”他说。“咱们不是那种人。”
    “挑刺儿佬害怕了,”尼克说。
    “是啊。加林斯基跟我说过。”
    “所以他才被遣送回去。所以才一直喝得醉醺醺。”
    “他可不象咱们,”里昂说。“听着,尼克。你我都是有点儿胆量的。”
    “我知道。我也那样想。别人可能送命,可我不会。那点我绝对相信。”
    “对极了。咱们就是有那么股劲儿。”
    “我想加入加拿大部队,可是人家不肯收我。”
    “我知道。你跟我说过。”
    他们都喝着酒。尼克仰天躺着,瞧着天上飘过烟囱里冒的烟。天色亮起来了。不定月亮快出来了。
    “你有过女朋友吗,里昂?”
    “没。”
    “一个也没有?”
    “对。”
    “我有一个,”尼克说。
    “你跟她同居。”
    “我们订了婚。”
    “我从来没跟女人睡过觉。”
    “我在窑子里跟女人睡过。”
    里昂喝了一通。衬着天色,只见黑糊糊的酒瓶在他嘴边斜着移动。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那事我也干过。我不喜欢。我意思是说,跟你心爱的人整夜睡在一起。”
    “我女朋友本来就愿意跟我睡。”
    “可不。她爱你的话就会跟你睡。”
    “我们就快结婚了。”
    陈良廷译
    ----------
    ①比斯开湾:在伊比利亚半岛和布列塔尼亚半岛之间。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