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奖词-正文-癌症楼-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授奖词
    瑞典学院  卡尔·拉格纳·基耶罗
    〔1970年12月10日,亚历山大·索尔但尼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皇家学院常务秘书卡尔·拉格纳·基耶罗在受奖者缺席的情况下宣
    读了此授奖词〕
    像所有作家一样,索尔仁尼琴无疑受到时代的社会条件和政治条件的影响。索尔仁尼琴是在苏维埃新政权下成长起来的第一代作家。他的创作才能的激发是跟他的祖国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的。然而,他的作品却具有全球性的艺术魁力,这种魅力来自他对贯穿于许多伟大前驱作品中无可比拟的俄罗斯传统的继承。他和他的前辈作家各个以不同的艺术形式象征性地表达自己对俄罗斯苦难的沉思和对俄罗斯母亲的挚爱。
    随着《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1962;《伊万·杰尼索维奇一生中的一天》,1963)的出版,苏联和全世界都承认索尔仁尼琴已跻身于伟大俄罗斯作家的行列。《真理报》将索尔仁尼琴与列夫·托尔斯泰相提并论,认为他对“即使处于备受屈辱时刻的人的品质”的描写也会使人的心灵痛苦得紧缩起来,使人的精神得以升华。对非俄罗斯世界来说,这部小说以其对时代的发人深思的启示而具有同等强烈的吸引力:对不可摧毁的“人的尊严”的肯定和对破坏这一尊严的一切企图的批判。
    索尔仁尼琴曾对他的这种“复调”展示方法作过重要阐释:个人不应作为集体的一员出现,当行动与个人有关时,个人便应成为“主角”。而“人的地位是平等的……个人的命运体现在千百万人中间,千百万人的命运集中在个人身上”。这是人道主义的精髓,索尔仁尼琴为此而被授奖。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