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正文-一个人的圣经-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30
    马路上一包包水泥袋层层叠叠,码得半人多高,留出一个个枪眼。街垒前面,横七竖八堆满了修路的路障水泥搅拌器倒扣在地浇柏油的大锅,架起的钢筋都缠绕上带刺的铁丝,马路当中留出个刚能过人的豁口。交通已经割断,无轨电车卸了电缆杆,一长串八辆空车都停在十字路口这边。人行道上却挤满行人和附近的居民,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在人堆中钻来钻去,还有抱孩子的女人,穿背心拖鞋摇蒲扇的老人,都堵在铁栏杆圈住的人行道口看热闹,在等一场武斗?人群中叽叽喳喳,有说:“红总司”有说“革总”的,总归,两派都进入总动员,要决一死战。他弄不清前方去火车站把守路口的是哪一派,索性从人群中出来,穿过十字路口!朝路障走去。
    缠绕带刺的铁丝网的豁口后,一群戴袖章的工人,头戴柳条的安全帽,手恃变尖了力困签,堵住去路。他出示工作证,把守的翻开看了一眼,摆摆手让他过去了。他好歹不是当地人,超然于两派斗争之外。大街上一无车辆,空寂无人,他索性走在马路当中,柏油路面暑热蒸腾,烈日刺眼。人总不至于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发疯,他想。
    叭的一声,十分清脆,划破了炎热而令人困倦的这片空寂。他没立刻意识到是枪声,环顾街道两边,见一座高大的厂房墙上赫然涂写的标语:“为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血战到底。”一个个斗大的字。他这才同枪声连系起来,撒腿就跑,但即刻又止住脚步,别显得惊慌失措,隐避的枪手眼中,会成为更加可疑的目标。可他还是赶紧上了人行道,挨墙疾行。
    无法知道枪声从何而来,是擎一告行人?还是就冲他来的?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人,他一个路人,同这血战的双方毫无关系。可要是人就射杀他,又有谁能作见证?他突然意识到很可能莫名其妙死在这冷枪下,性命就悬系在这偶然之中,随即拐进第一个巷口。巷子里同样空寂无人,居民似乎都撤出了这个街区。心里不由得生出恐怖,这才相信一座城市可以轻而易举进入战争,人与人霎时间便互为仇敌,只因为一条看不见的路线,而双方还都为之血战。
    火车站前的广场上,竟然聚集了许多人,环排成长蛇阵,起端在售票处紧闭的窗口,都是等车票的旅客。他问前面的人,什么时候开始卖票了那人也不知道,撅撅嘴,他还是排上了。不一会,背后又接上一串人,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前前后后都没有带大件行李的,也没有老人和孩子,都是青壮年男人,只前面两步远,隔了几人,有个扎两只短辫子的姑娘,时不时向后张望二碰到人的视线便转脸低头,显得慌慌张张,可能怕人认出来。他猜度,这排队等票的不少人是在逃难,可这许多人麋集在广场上倒让他心安,于是就地坐下,点起一支菸。
    前后的人突然骚乱起来—队形随即散了,不知出了什么事。他拦住人打听,说是马上要封江。他问封江是什么意思?轮渡和火车都走不了!文有说要血洗!谁血洗谁?也问不出个所以。广场上的人群瞬间四散,只零零星星剩下十多个像他这样无去处的,渐渐又汇拢!依然排到紧闭的售票处窗前,形成一小队,仿佛非如此不足以相互依靠。这就到了大阳西斜,车站上的大钟指针已过五点,再也没有人来了。
    断了消息来源的这十多人也都知趣,不再按顺序在阳光下排队傻等,就近找阴凉处说话或是抽菸。有人时不时评说,两派正作最后谈判啦,军队很快要介入啦,铁路运输不可能长时间中断,再晚也等不到明天啦,都是一番想当然。他也不再询问—那姑娘还在,抱腿低头,缩在墙角,同别人都隔开一段距离。
    他饿了,想起得买点吃的,也好准备熬夜。水泥地枕上背包,大不了望一夜星空,这夏夜怎么都好过。他离开售票窗口,转了一圈,车站附近的小卖部全都上了铺板,没一家饭馆还开门的。两边街巷也空无一人,几个小时没有车辆经过了,他这才感到气氛凝重,有点紧张,不敢走远,便又折回车站。钟楼的阴影已伸延到广场中央,售票处前,那一伙又少了几个,那姑娘却还蜷缩在原地,饶舌的那主不再说话了。
    钟楼的阴影伸延到大半个场子上,阴影的轮廓同影子外的阳光对比得更加分明。这么个无人相识的车站前,等一班不知钟点的火车,要是铁路干脆就中断?没准在等一场内战?
    砰砰砰!一阵沉闷的枪声在人心里响,众人都站起来了。接着又一排连射,同样沉闷,是机枪,就在不远的什么地方。人霎时如鸟兽四散,他也弯腰贴墙跑,这就是战争了,他想。
    一个火力的死角,狭窄的通道一边是墙,另一边码迭得高过头的麻袋,他不知怎么躲进了一个货栈。停下脚步,喘息的间隙,听见还有个声音,回头见那姑娘正靠在麻袋堆上,也上气不接下气在喘。
    “那些人呢?”他问。
    “不知道。”
    “你哪里去?”
    这姑娘没回答。
    “我去北京。”
    “我…也是,”那姑娘迟疑了”下,说。
    “你不是本地人!”他问,那姑娘不回答。
    “大学生—.”他又问,那姑娘也不答。
    天渐渐黑下来,凉风穿过,他感到污透了的衬衫贴住脊背。
    “得找个地方过夜,这里也不安全,”他说,走出货栈,转身见这姑娘还默默尾随,但总保持两三步距离,便问:
    “知不知道哪里有旅馆?”
    “车站附近,再回去太危险,江边码头那边还有旅店,可要走一大段路。”这姑娘低声说,显然是本地人。他于是让她带路。
    果然,沿岸大堤下方一条都是老房子的小街里,居然还有几个青年站在家门口,或是坐在门槛上,隔着街聊天,互相打探战况。子弹没打到头上来之前总不免好奇,还挺兴奋。店铺和小吃摊子都已打烊,两处门口灯光明亮的都是旅店,那种老旧的客栈,早年跑单帮的和手艺人落脚的地方。一家已客满,另一家只剩个单人铺位的一小间。
    “要不要?”柜台后面摇把蒲扇的胖女人问。
    他立即要下了,掏出证件,女人接过去,在簿子上登记。
    “什么关系?”女人边填写边问。
    “夫妻。”他瞥了身边这姑娘大眼。
    “姓名?”
    “许——英,”这姑娘迟疑了一下,赶紧答道。
    “工作单位?”
    “她还没工作,我们回北京。”他替她回答。
    “押金五块。房钱一天一块钱,退房时结帐。”
    他交了钱。女人把他的证件留下了,起身拿串钥匙从柜台后出来,在楼梯边打开扇小门,拉了下门里的拉线开关。斜的楼板下吊了个灯炮,楼梯底下的储藏室改成的这小房里,有张单人铺板床,一头塞进人都直不起腰的角落里,房里另一头只放了个洗脸盆架子,连把椅子都没有。穿双塑料拖鞋的胖女人踢里踏拉,晃动串钥匙走了。
    他合上房门,同这叫许英的姑娘面面相觎。
    “过一会我就出去,”他说。
    “不用,”这姑娘说,在床沿坐下了,
    “就这样也很好。”
    他这才看清楚这姑娘,面色苍白,便问:
    “是不是累了?你可以躺下休肩。大概是在天井里冲澡。这小间也没窗户透气,闷热不堪。
    “要不要把房门打开?”他问。
    “不要,”这姑娘说。
    “我替你打盆水来?我可以到外面去冲洗,”他说。
    这姑娘点点头。
    他再回到房里,这姑娘已经梳洗完毕,换了件无袖的小黄花圆领衫,脱了鞋,坐在铺板上,一对短辫子紧紧的重新扎过,面色也红润了,显出女孩气。她屈腿让出半截床,说:
    “你坐呀,这有地方,”
    这姑娘第一次有了笑脸。他也就笑了!松弛下来,说:
    “不得不那么讲。”说的山口然是登记住宿时填写的夫妻关系。
    “我当然明白。”这姑娘抿嘴笑了。
    他于是插上房门,脱了鞋,上床在对面盘腿坐下,说:
    “真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这姑娘歪头问。
    “这还用问?”
    这叫许英的姑娘又抿嘴一笑。
    事后,很多年之后,他回忆当初,记起这一夜也有过调情,有过诱惑,有过欲望和冲动,也有过爱情,不仅仅是恐怖。
    “那是你的真名?”他问。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那么,什么时候?”
    “到时候你自然知道,得看。”
    “看什么?”
    “这你还不清楚?”
    他便不说话了,感到舒缓和适意。楼板上没响动了,门外天井里的水声也已平息,却凝聚了一种紧张,仿佛在等什么意外,这感觉也是他多年少后回顾这段经历时,才重新感受到。
    “是不是可以把照熄了?”他问。
    “有点刺眼,”她也说。
    关了灯,摸回床上的时候他碰到她腿,她立即挪开,却让他在她身边躺下。他很谨慎,仰面伸直了躺在床边。可这么张单人辅板,身体不免有些接触,只要对方不有意挪开,他也努力不过分。这姑娘潮湿的体温和屋里的闷热都令他浑身冒汗。暗中望着依稀可辨倾斜的楼板,似乎就向他压过来,更觉得气闷。
    “是不是可以把衣服脱了?”他问。
    这姑娘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反对的表示。他赤膊和褪下长裤时都碰到她,她都不挪动,可显然也没睡着。
    “去北京做什么?”他问。
    “看我姨妈。”
    这难道是走亲戚的时候?”他并不信。
    “我姨妈在卫生部工作,”这姑娘补充道。
    他说他也在机关里工作。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就刚才,你拿出工作证。”
    “你也知道我姓名?”
    “当然,不都登记了吗?”
    他黑暗中似乎看见,不如说感觉到这姑娘在抿嘴笑。
    “要不然,我也不会……”
    “睡在一起,是吗?”他替她把话说出来。
    “知道了就好啦!”
    他听出她声音里有种柔情,竟不住手掌摸住她腿,她也没躲闪。可他又想是出于信任,没敢再有什么动作。
    “你哪个大学的?”他问。
    “我已经毕业,就等分配,”她绕开说。
    “学的什么?”
    “生物。”
    “也解剖过尸体?”
    “当然。”
    “包括人体?”
    “又不是医生,我学的是理论,当然也去医院的化验室实习过,就等分配工作,方案都定了,要不是……”
    “要不是怎么?这文革?”
    “本来定的是去北京的一个研究所。”
    “你是干部子女?”
    “不是。”
    “那么,你姨妈是高干?”
    “你什么都想知道?”
    “可连你名字是真是假都不清楚。”
    这姑娘又笑了,这回身体索索在动,他手感觉得到,便握住她腿,隔着单裤,摸得到她的肌肤。
    “会告诉你的,”她手抓住他手背,把他的手从大腿上挪开,喃喃道:
    “都会让你知道的.…:”
    他便捏住她手,那手渐渐柔软。
    砰砰的打门声!敲打的是旅店的大门。
    两人都僵住了,屏息倾听,手紧捏住手。一阵响动,大门开了,查夜的,或许就是来搜查。一帮子人先在楼下大声问值班的那女人,然后敲开楼下”间间客房。也有上楼去的,脚步声在他们头顶楼板上响—楼上搂下都在盘查。突然,楼板上吨随直响,有人跑动,立即叫骂声起,跟着一片混乱。钝重的大声,像沉重的麻袋坠地,继而一个男人嚎叫和纷杂的脚步声,那嚎叫立刻变为撕裂的尖叫,渐渐哈哑了。
    他们都从床板上坐了起来,心坪坪直跳,就等人敲这房门。又好一阵折腾,从楼梯上到了楼下。也不知是忽略了楼梯下的这间小房,还是登记簿上他填写的来历同这盘查无关,这门终于没人碰。大门又关上了,那女人嘟嘟嗳嗳几句之后,楼上楼下复归寂静。
    黑暗中,她突然抽搐起来,他一把抱住那抖动的身体,吻到了汗津津的面颊松软的嘴唇,咸的汗水和眼泪混在一起,双双倒在床席上。他摸到同样汗津津的乳房,解开了裤腰间的钮扣,手插到她两腿间,全都湿淋淋,她也瘫痪了,任他摆弄。他进入她身体里的时候两人都赤条条的……
    她后来说,他利用她一时软弱占有了她,并不是爱,可他说她并没有拒绝。默默完事之后,他摸到她胯间的黏液,十分担心,要知道那个时候大学生不仅不许结婚,未婚怀孕和堕胎都会给她带来灾难。她相反却宽慰他说:
    “我来月经了。”
    他于是又一次同她做爱,这回她毫不遮挡,他感到她挺身承应。他承认是他把她从处女变成个女人,他毕竟有过同女人的经验。可当时,如果她对他只有怨恨而无柔情,也不会在从门缝透进来的晨曦中还对他袒里无馀,让他用湿毛巾替她擦洗大腿上血污,之后又对他那么依恋。他记得他跪在砖地上亲她那对翘起的奶头,是她双手紧紧抱住他脊背,喃喃喃喃说她怕,别弄大了,可她还是仰面在床板上,闭上眼,再一次交给了他。
    当时,无论谁都无法知道等待他们的最什么,也无法预计之后的事。抑止不住的狂乱,他上上下下吻遍了她,她没有任何遮挡,恐惧之后郁积的紧张决口横溢,弄得两人身上都是血,她竟然没有一句责怪他的话。事后,他出门换了一盆清水,她叫他转过身去,等地收拾停当。
    她是在江边码头他刚上渡船时被拦住了。他们先在旅店里听说火车通了,又说是火车站只有出站的不许进站,上车的得由轮渡到江对岸。积压下来的旅客果然都集中在轮渡码头,黑簇簇的一群。早晨江面上”片大雾,当空的太阳赤红一团,像是未日的景象。渡船上,圆领衫上别个胸章的水手提着扩音喇叭喊:
    “让外地的旅客先上!外地的出示工作证先上!”
    簇拥在码头上的人群本来就不成队行,顿时一片混乱。他们被挤开了!他叫了声她的名字,头天晚上在旅店登记的那名字,她当时没有反应。可她的书包还在他手里—这包又是在那混乱的当口塞到他手里的,地或许就要摆脱这包,里面有她的学生证和她那派组织油印的告急材料。他被簇拥上甲板,拿不出外地证件的全被截住在码头上,扎小辫子的她那头也夹在挤来挤去的人头之中。他俯在甲板栏杆上,又叫了她一声,也还是她的假名,她似乎还没听见,楞在原地不动,或许来不及明白是在叫她,渡船便离开了码头。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