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正文-一个人的圣经-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47
    雨天,又是两天,细雨绵绵。下午上完两节课早早放学了,乡里的学生回家去还有活要干。你房间在教员办公室边上,砖屋有木板的天花再不漏雨。你心地平静,尤宜一壶口欢雨天,再不用顶个斗笠下田两腿泡在泥水里。关起房门,便风声雨声读书声,虽然并非声声入耳,你不过在心里默读,或是写作。可你终于过上个正常人的生活,尽管没有家室。你也不再要个女人同你在一个屋顶下,与其冒被揭发的危险不如独处。欲望来了,你写入书中,也赢得了幻想的自由,想什么样的女人笔下都有。
    “老师,陆书记叫你去!”一个女学生在门外叫。
    他装的是撞销,不让人随便进他房里,同学生谈话都上隔壁的教员办公室,特别是女生。住在对面篮球场那头的校长总盯住他这房门,人熬了二十年当上的小学校长,现今一下子改成了中学,生怕这位置被他这么个得到陆书记关照的外来人顶替掉。要是抓住他同女学生有点不轨,正好叫他卷铺盖就滚。他不过求个安身之地,还无法把这点向校长挑明。
    这女学生孙惠蓉长得标致伶俐,她爸早病死了,妈在镇上的合作摊贩卖菜,拉扯上三个女儿,这姑娘是老大。她总找此已实:“老师,帮你把脏衣服洗了吧!”“带把苋菜给老师,我家园子里刚摘的!”他每回路过孙家门口,女孩要看见他总跑出来招呼:“老师,进屋来喝杯茶!”这小街上每家每户他差不多都认识,不是进堂屋里坐过,就站在门槛边抽根烟。且把他乡认故乡,他如今就是这地方的人了,可唯独没进这女孩的家门。女孩对他说过:“我们家是个女人国。”大概想有个父亲,未必就想到男人。
    女孩冒雨跑来的,头发淋湿了,他拿了把伞,叫她把伞拿去,又进房里去取斗笠,女孩就跑了。他赶上几步叫她,女孩子雨中转身,摇摇头,湿了的前襟贴住上身,显出发育了的”对小奶,很得意,格格笑着跑了,大概是为她老师带来了如此重要的口信。
    陆住在公社大院里的后院,从面对河堤的旁门进去。天井里干干净净,青石板地面,一口小水井,这自成格局的小院是枪毙了的豪绅当年的小老婆住的,甚为幽静。陆靠在垫了块羊獐子皮的竹躺椅上,砖地上放个火盆,香喷喷炖的一锅肉。
    “辣子狗肉,派出所老张端来的,说是套的条野狗,谁晓得野狗还是家狗?由他说吧。”陆没起身,“你自拿碗筷,倒酒吧。我这脊背不舒服,过去枪伤留的后遗症,阴雨天就犯。那时候打仗哪有什么医生,拣条命算是万幸。”
    他于是自己倒上酒!在火盆前的小板凳上坐下,边吃边喝,听陆靠在躺椅上侃侃而谈。
    “我也杀过人,亲手开枪打死的,那是打仗嘛,不去说它。死在我手下的也数不过来了,不是都该死的。可该死的,反倒死不了。”
    陆一反往常的沉默冷淡,兴致十足,他不明白陆要说的究竟是基么。
    “林彪这老东西跌死啦,都传达了吧!”
    他点点头。党的副主席外逃坠机蒙古,文件是这么传达的。乡里人并没有多大的震动,都说看林彪那一脸猴相就没好下场。要相貌端正呢!在乡里人眼里就该是皇帝。
    “也还有没跌死的。”陆放下酒杯冒出这么”句,他也就明白陆的愤懑。但这话也等于什么没说,陆老于世故,历经政治风险,不会同他真的交心,他也不必把砂锅打破。他在这保护伞下,陆书记太平,他也可以苟活。喝酒吧喝酒,就辣子狗肉,也不管是野狗还是家狗。
    陆起身从桌上拿过一纸,写的是一首五言律诗,字面上表达的是对林某摔死的欢欣。“你给我看看平仄对不对?”
    这大概就是叫他来的目的。他琢磨了片刻,建议动”两个字,说这就无可挑剔了!还说他有本专讲古诗词格律的书,可以送来供参考。
    “我是放牛娃出身,”陆说,“家穷哪上得起学,总趴在村里私塾先生的窗口听蒙童诵读,学会背些唐诗。老先生见我有心好学,也就不收学费,我时不时给他打担柴,得空就跟着上课,这才识了字。十五岁上,扛了把火统,跟去打游击了O”
    这”带山里正是陆当年游击队的根据地,如今的身分虽然是下放蹲点,没有职务,却是远近好些公社新恢复的党委书记们的书记。陆隐遁在此,之后还向他透露过也有敌人,当然不是早已镇压了的地主富农和土豪的民团武装,而是“上头有人”。他不知陆说那上头在哪里,有人是谁,显然还不是县城里的那些干部能整得掉他。陆随时防备,枕下的草席子盖住一把军用刺刀,床底下*个木箱子里有一挺轻机枪,擦得油光锡亮。还有”绝没起封的子弹,都是公社民兵的装备,搁在这屋里谁还没法指控。陆是不是在等待时机,东山再起?或许防范这世道再乱,都很难说。
    “这山里人,平时为民,耕田种山,乱时为匪,杀头可是常见的事。我就看杀头长大的,那时候捆绑的土匪都昂个脑袋,站着等大刀砍下,面不改色,不像现今跪着枪毙,还勒住喉咙。游击队也就是土匪!”这惊人的话也是从陆嘴里说出来的,“不过有个政治目标,打豪强,分田地。”
    陆没说的是现今这分的田地也归公了,按人头分下点口粮,多的都得上交。
    “游击队要钱要粮,绑票撕票,手段同土匪一样残忍。到时候没交到指定的地点,就把抓来的活人两腿分开,绑到碗口粗才长出来的新茅竹上,齐声一喊,扳弯的茅竹弹起来,人就劈了!”
    陆没干过也显然见过,在教育他这个书生呢。
    “你一个外来的读书人,不要以为这山里就这么好混,不要以为这山里就太平!要不扎下根来,待不住的—.”
    陆同他不讲那些还一个劲往上爬的小干部的官话,相反,把他脑子还残留的*点革命童话扫荡得干干净净。陆或许有朝一日需要他,得把他变得一样残忍,一样手狠,成为这山大王东山再起的一名助手?陆还真说到他们游击队里从都市里来投奔的白面书生。
    “哪些学生懂得什么叫革命?老人家这话倒是说对了,”陆说的那老人家指的是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别看那些将军和政委,谁手上没占鲜血?”
    他说这辈子是当不了将军,就怕打仗,心想得把话说在头里。
    陆也说:“没这么大的瘾,要不躲到这山里来O.可你得防人把你宰了。”
    这就是生存的法则,就是陆活过来的人生经验。
    “你呀,到镇上去做点社会调查,就说是我叫你来的。这不用开什么公函,就说是我给你个任务,要你写个这小镇阶级斗争的历史材料,你就听他们谈吧,营由然谁的话你也别全信,现今的事你也别问,问也问不出个名目。由他们侃去,就当听故事,你心里就有数了。早先这里汽车都不通,就是个土匪窝子。你别看那铁匠给你瞌头,就那么乖巧?把他放过了,感恩戴德。要逼急了,能黑地里背后给你一釜子!那街上烧茶水炉子瘸腿老太婆,你以为她是小脚?这山里不兴缠脚的,是游击队绑的肉票,大冬天把鞋扒了,脚趾都冻烂掉了,女人嘛,还就算给她留了条命。这房子就是她家的,她老子镇压了,长兄劳改死掉了,就一个老二,说是跑到国外去了。”
    他就这么教导你,生活也这样教会你,把你那点同情心正义感,以及由此不觉唤起的义愤和冲动统统泯灭掉。
    “喝多啦!”陆说,“明朝酒醒,跟我去南山上转转,山上有个庙子,叫日本的飞机炸平了。日本人没来到这里,只到了县城,游击队都躲在山里,只好把山顶的庙子炸了。那早先是太平天国失败后一个和尚修建的,长毛造反也不就是土匪成了气候?还是抗不过朝廷,失势后躲到这山里来的,当了和尚。山上还有块断碑,字迹不全,你去认认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