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中的奇遇-帝王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夜游中的奇遇

    伊斯哈格是哈里发迈蒙的亲信,也是宫中著名的歌手。他讲述了一段十分离奇的故事。
    一天我协助哈里发迈蒙处理一些国家大事后,便告辞回家。走在途中,我想小便,看看四周没什么行人,便拐进一条小巷里撒尿。我刚要回身继续往家里走,猛然间发现前面隐隐约约有一件东西悬在那里。这情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不由自主地走到近前一看,原来那是一个有四个把儿的大吊篮,篮中铺着锦缎制的垫子。我顺着吊篮往上看,才知那是从一个敞开的大窗户里吊下来的。我心里暗自琢磨:“这只大吊篮是不会平白无故从窗里吊到这里的,这其中必定是有缘故的。”我越想越奇怪,这个大吊篮大得很,能容一个人躺在里面,我倒想试试,躺到里面会是个什么滋味?受到好奇心的驱使,我竟身不由己地爬进吊篮,嘿,躺在里面还真舒服!不料,我刚躺好,那吊篮就动了起来,我想跳出来,已经来不及了。吊篮不停地往上升,一直升到窗口,几只手伸过来,一下子把吊篮弄到屋子里去了。
    我在慌乱中抬头一看,只见四张美丽的脸蛋冲着我,连声喊着:
    “你好啊,欢迎你到我们这儿来做客!请下来吧。”
    四个姑娘把我从吊篮中搀扶出来,我定睛一看,原来这儿是个客厅,里面的摆设十分考究,我坐在那里,恍忽是置身于哈里发的王宫之中。我正在欣赏时,对面墙上挂着的帷幕慢慢地往上卷去,帷幕后面出现一群侍女,每个侍女的手中都拿着东西,有的举着明晃晃的蜡烛,有的提着焚烧着沉香的香炉。在这群侍女的中间,是一个长得很美的女郎,在侍女们的簇拥下,那女郎迈着姗姗步伐朝我走来,笑容满面地对我说:
    “您大驾光临,使寒舍蓬荜生辉!快请坐吧!”
    待我坐定后,她便坐到我的身边,与我交谈起来。她问我:
    “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我说:“我在回家的路上,折进这条巷子中来,见墙边吊着一只大篮子,觉得十分奇怪,便身不由己地爬进篮子里,不知不觉中被人吊到这里来了。”
    女郎听了,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吧,你不会受责怪的,我倒希望你能因错得福,有个好的报应呢!请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随口说道:“我在巴格达做买卖为生。”
    女郎问我:“那么你懂得文学艺术吗?你能背诵一些诗文吗?”
    我说:“我对文学艺术略知一二,也能背诵些许诗文。”
    女郎听了,显得很高兴,便说:“那就请你背诵几段,给我们听听好吗?”
    我赶忙说:“你知道,我初来乍到,心绪未定,觉得有些紧张。胆怯。这样好不好,请你先开个头,然后我来背诵。”
    “你说得有道理。”女郎同意我的建议,她先朗诵起来。
    我听她朗诵的内容,知道那都是古代文人学士们的名言。绝句。她在朗诵时,显得神采飞扬,而且胸有成竹。我很受感动,异常兴奋,可是自己却弄不清楚,我如此激动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她朗诵得精彩?还是她那美妙无比的举止神态?
    女郎怡然自得地朗诵完了,笑着问我:“你现在还紧张吗?”
    我说:“现在好多了。”
    “那么请你现在给我们背诵一些名诗。佳句,好吗?”
    我这回没法推辞了,便把古诗人的名作。佳句朗诵了几段。她听了十分赞赏,不停地夸奖了我一番,说道:
    “世上的许多事是难得下断言的,真看不出来,在巴格达的商界中还有像你这样文才横溢的人呢!”
    她兴奋之余,吩咐侍女们摆上丰盛可口的饭菜款待我。我看着桌上那馨香扑鼻的。品种繁多的鲜花和各种时令果品,不禁想到哈里发的餐桌上的御用食品。茶余饭后,女郎又提出让我讲故事给她听。我兴致所至,即兴给她一连串讲了许多好听的故事。她听得津津有味,不断地感叹道:
    “你的学识真是太渊博了!你讲起故事来,娓娓动听,感人至深,又极富哲理性。不过确实很难令人相信,你作为生意场中的商人.怎么会懂得那么多的道理,会讲那么多的故事?而且都是宫廷帝王将相中鲜为人知的史实。轶事。趣闻?这太令人称奇。羡慕了!”
    我见她如此机敏。好奇,怕露了馅,忙托辞道:
    “我所讲的故事,也是听人家说的。我有一个邻居就是在宫中任职的,他经常陪哈里发聊天。他在宫中服务年深日久,耳闻目睹的事情就很多了。我跟他的关系很好,只要他有空,我就跑到他家中,与他说说话儿,听他讲述一些宫中的奇闻轶事,听多了,自然是记在心里了。”
    女郎说:“如此说来,是你的记忆好,不过,你讲的故事,我听了,似乎觉得是你身临其境。亲身感受似的。”
    就这样,我和女郎毫无倦意地谈着,一直谈到深更半夜。每当我谈完一个话题,她就滔滔不绝地接过话茬儿说下去,因此我们的谈话从未间断过。客厅里香气缭绕。彩灯放射着明亮而柔和的光芒,女郎那美丽动人的容颜给人一种愉快的感觉。我当时就想,如果哈里发迈蒙置身此种氛围中,他一定会陶醉其中,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的。
    女郎见我陷入沉思之中,又找了个话题,对我说道:
    “你这么深沉于什么?你这人虽然文质彬彬。知书达理。快乐有趣,但是也有美中不足之处。”
    她这么一说,倒引起了我的注意,忙问:“请你说说看,我的美中不足表现在什么地方?”
    她说:“一个才华横溢之人,应该是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才对,如果你能弹奏演唱一曲,那就算是尽善尽美了。”
    我说:“实际上,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平时常爱弹奏各种乐器,但是我总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成不了大音乐家。演奏家,所以中途就停止了练习,至今已有好长时间不操琴了。现在经你提起弹唱之事,值此良宵美景,我倒愿意弹唱一番,以助雅兴,也好终此良夜。”
    女郎听了,嫣然一笑,回头吩咐侍女取来一把琵琶,递到我手中,说:
    “那就请你不要再推辞了,请弹唱一曲,让大家高兴一回吧。”
    我接过琵琶,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在你面前献丑了。”
    说完,我就弹唱了一曲,博得女郎的满口喝彩。我把琵琶递给她,请她也弹唱一曲。女郎大大方方地接过琵琶,轻抒玉臂,慢调丝弦,用委婉动听的歌喉,抑扬顿挫地弹唱起来。她唱得十分感人,弹奏得分外动听;她的弹拨,时而像行云流水,时而如山涧瀑布,时而似春风拂面,听得我如醉如痴。忘乎所以。她的琴声戛然而止,只听她问道:
    “你听得如此着迷,我问你,你知道这曲调是谁唱的吗?这诗是谁写的吗?”
    我忙说:“我对此一无所知。”
    女郎很自豪地说:“我告诉你吧,这诗是古人的名作,而谱曲者是大名鼎鼎的伊斯哈格!”
    我说:“不管是什么人写的诗。谱的曲,没有你这么优秀的弹唱,也难以显示出歌曲的魅力。你说说看,伊斯哈格也能像你这样弹唱吗?”
    听了我的问题,女郎急忙摆摆手,用玩笑的口吻对我说道:
    “唉呀!话不能这么说呀,我这个无名小卒,怎能与伊斯哈格的大名相提并论呢?我和他绝对不是在一个档次上!伊斯哈格是当今音乐界的天才。泰斗,他的演唱才算地道,无人不知,谁个不晓?怎么你会这样说?真叫人不可思议!”
    我故意感叹道:“如此说来,伊斯哈格是得天独厚的人了。”
    “那还用说吗?”女郎颇为自豪地说,“我弹唱这种样子,你还叫好不绝,假如你听了伊斯哈格亲自弹唱这首诗歌,还不知道你会激动到什么份儿上了呢!”
    我和女郎畅所欲言,忘了时间在飞快地流逝,直到东方发白。一个老侍女来到我们面前,对女郎说:
    “时间到了。”
    女郎听了,立刻站了起来,说道:“你是我尊贵的客人,欢迎你再来。我认为人与人之间只要相互信任才能相识相聚倾心交谈,我相信你,愿意和你交个朋友,才对你如此推心置腹,不过,你要保守这个秘密呀。”
    我下保证说:“这个自不待言,请你放心吧,我愿意随时为你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会履行这个诺言的。”
    我向女郎告辞,她派一个侍女为我引路,一直把我送出她家大门。我回到家里,才感到困乏得很,倒身便睡。可是我还没睡够,哈里发迈蒙就派人来召我进宫。我不敢不从,照例随差人进宫,朝见哈里发,与他一起处理国家大事。到了晚上,我急忙辞别哈里发,走出宫殿。我这时心中没想别的,只是尽情回味昨晚那奇妙无比的良宵美景。是的,只要不是麻木不仁。无动于衷的人,只要是感情丰富的人,都会对那种场景心驰神往。我急忙奔向那条小巷,果然看到那只大吊篮像昨晚那样的悬在那里,我急不可待地坐进去,刚一坐稳,大吊篮就被拽了上去,还是那四个姑娘笑脸欢迎我,并把我带到那个光彩夺目的客厅里。
    那美丽的女郎正襟危坐在客厅里,见我来了,表示热烈欢迎,说道:
    “真是一回生。二回熟,你现在已是轻车熟路了。”
    经她这么一说,我倒显得不好意思了,忙说:
    “我是不是太冒失了?”
    “不,”女郎笑着说,“你来了,只能使我高兴。”
    女郎让我坐到她身边,像昨晚那样地谈天说地。背诵诗歌。警句,讲述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我们欢天喜地地度过又一个良宵美景。
    天放亮时,我告辞回家,刚睡了一会儿,哈里发迈蒙又派人来召我进宫。我和往常一样地协助哈里发迈蒙处理各种国家大事,又忙了一天。太阳落山了,我急着辞别哈里发迈蒙,因为我心里还在惦记着去会见那个美丽的女郎。可是哈里发迈蒙却不急于让我离开,反而对我说:
    “伊斯哈格呀,你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哈里发迈蒙转身到里屋去了。我这时的心情格外激动,因为我只想早些见到那个女郎,跟她聊天,谈诗论文,弹唱消遣。可是哈里发迈蒙却根本不理解我的心情,他让我在宫里等着,不知又有什么大事交待我去办呢?如果是件麻烦事,一时半会儿办不完,那不就耽误了我与女郎的约会了吗?那可不行,当时我一个劲儿地胡思乱想,竟不顾哈里发的威严,鬼使神差地拔腿就走,逃难般地离开王宫,急不可耐地奔向那条小巷,心急火燎地爬进那只大吊篮里,被拽了上去,与女郎见面。女郎仍笑容可掬地对我说:
    “欢迎你又光临寒舍!你已成了我的一个知心朋友了。”
    我巴不得她这样看待我,激动地说:“是的,我早就把你当作知己了!”
    女郎说:“看来你似乎已把我这儿当作你的家了。”
    我忙说:“你这儿确实是最好的家!按照我们的习俗,待客要满三日。我作为你的客人,理应在这儿享受三天。可是我愿意流血牺牲,不惜一切代价,在三天后继续与你见面。交谈呢!”
    我与女郎呆在一起谈天说地,喻古论今,无所不及,把其他的一切都置之脑后去了。可是快天亮了。我该告辞回家时,却猛然想到,昨天傍晚哈里发迈蒙在宫里让我等他一会儿,说有话对我讲,我却将哈里发的圣旨当儿戏,今天哈里发迈蒙肯定会追究此事。唉呀,想到这里,我就紧张了,方才想到哈里发的威严。我想,假如自己不从实招来。不把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他一定会龙颜大怒,到那时,我就再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假如我把如何会见女郎的情况如实禀告哈里发迈蒙,他一定会很感兴趣,说不定还会提出要见她呢!看来,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了,为自身安全着想,倒不如早做准备,也好防患于未然呢!想到这些,我索性对女郎说:
    “看起来,你的音乐天赋好,造诣也高,值得人称赞。我知道的爱好音乐的人中,有我的一个堂兄弟,此人仪表堂堂,品行端正,知书达理,他在音乐方面的知识比我渊博多了。”
    女郎一听,心里很高兴,嘴上却说:“你这是要给我介绍新朋友啊,怎么,你一个人在我这里白吃白喝还不够吗?还要拉来新的食客吗?”
    我说:“这事儿我得听你的,我对你是惟命是从啊。”
    女郎说:“其实我是喜欢结交更多的音乐爱好者的。如果你的堂兄弟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是很欢迎他来做客的。”
    说到这里,天已大亮。我辞别女郎,急匆匆地往家里走。不料我刚到家,就被一群官兵包围了,他们不由我说什么,把我抓住,就带到宫中,一直押到哈里发迈蒙的面前。我赶忙对哈里发迈蒙赔着笑脸,不料他却满脑门子的官司,脸上阴云密布,对我怒目而视,恶狠狠地质问我:
    “伊斯哈格,你变得我都不敢相信你了,你如今竟敢违抗我的命令,你该当何罪?”
    我急忙收起笑容,跪倒在地,连连叩头,说道:
    “启禀众穆民的领袖,微臣从来都不敢想丝毫违抗您的命令啊!”
    哈里发迈蒙听了我的辩解,气更大了,厉声厉气地问我:
    “那你不辞而走,我让你等我一会儿,你却不理睬,是何道理?快快从实招来!”
    果然追究下来了!人们预料之中的事情,往往不久就发生了。可是由于我已有了准备,便心平气和地。压低声音说:
    “遵命!陛下命我说清楚,我不敢不说。只是此事不便声张,仅能与陛下私下交谈。”
    看到我满脸的神秘,哈里发迈蒙顿时产生了好奇心,脸上的怒气也消散了许多。他举手挥了挥,让左右人等退下,并示意让我靠前坐下。于是我便把如何偶然结识女郎,怎样与她交谈的情况,毫不保留地说给哈里发迈蒙听。我注意观察着他,只见他脸上由阴转晴。由怒转喜,额头上皱纹也舒展开了,两眼闪射出异常好奇的神色。看到这些变化,我心里明白我的危险过去了,我的幸运到来了。于是我说:
    “我已经跟女郎约好了,想今天晚上就陪陛下去看她。”
    哈里发迈蒙听了,高兴得满脸喜色,说道:
    “很好,你做得很好,正合我意!”
    这天我照例陪伴哈里发迈蒙,协助他处理国家大事。可是自从我将实情告诉他之后,我就发现他一直心事重重的,有时心不在焉。我们好不容易挨到天黑,便急忙起身一齐匆匆离宫,前往那条小巷中。在路上,我叮嘱哈里发迈蒙说:
    “陛下,到了女郎那里之后,请您不要直呼我的姓名,您就暂时把我当作您的一个随从好了。”
    哈里发迈蒙对我的建议并无异议。我们并肩来到那条小巷中,发现今晚那里增加了一只大吊篮,于是我搀扶着哈里发迈蒙坐进一只吊篮,自己坐进另一只吊篮中。两只吊篮平稳地往上升,直到窗口,这回有八个侍女在拽吊篮,她们扶我们从吊篮中出来,引我们来到我所熟悉的客厅里。
    女郎起身笑脸迎接新朋友,哈里发迈蒙一见到女郎,立刻就被她那迷人的容貌所吸引,只顾盯着她看个不够。女郎落落大方地对新朋友表示由衷的欢迎,让座。沏茶。摆果品糕点,满招待,这更使得哈里发迈蒙心花怒放。女郎侃侃而谈,对新朋友满怀激情。十分友好,哈里发迈蒙一见到她,就钟情于她,格外亲近她。女郎显得十分兴奋,抱起琵琶,边弹边唱道:
    残夜时分情人突然来到,
    我起身毕恭毕敬请坐好;
    “此时莅临,不怕人瞧?”
    “爱能致勇,情不动摇!”
    女郎唱完,放好琵琶,指着哈里发迈蒙问我:
    “你这位堂兄也是个商人吗?”
    我忙说:“是的,是的。”
    女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哈里发迈蒙,然后说道:
    “你们兄弟俩长得还真像。”
    我又忙说:“是啊,是有点相似。”
    在这种友好的气氛中,哈里发迈蒙听了女郎的优美动听的弹唱,看到女郎那婀娜多姿的身段,顿时激动万分,居然忘了我与他在路上的约定,忘乎所以地大声直呼我的名字:
    “伊斯哈格!”
    我一听他一本正经地叫我,便也习惯地应答道:
    “众穆民的领袖,您有什么吩咐?”
    他说:“你摹仿着这种调子给我演唱一曲吧!”
    女郎十分震惊地听了我们君臣之间的对答,这才明白她的这位新朋友不是别人,正是当今赫赫有名的哈里发迈蒙!于是她急忙垂下头去,悄然赶忙退席。我听哈里发迈蒙对我下了命令,不敢不从,只好当场弹唱了一曲。哈里发迈蒙听完了我的弹唱,又吩咐我说:
    “你去问一下,这里的房主到底是谁?”
    我遵命下去问侍女们,回禀哈里发迈蒙道:
    “启禀陛下,这是相爷哈桑。赛赫里的府第。”
    哈里发迈蒙说:“你去把他请来见我。”
    宰相哈桑。赛赫里慌忙赶来。哈里发迈蒙当面问道:
    “你有一个千金小姐吗?”
    宰相答道:“是的,微臣膝下有一小女。”
    哈里发迈蒙问:“她叫什么名字?”
    宰相说:“她叫海娣钗。”
    哈里发迈蒙又问:“她许配人家了没有?”
    宰相说:“小女尚未许人。”
    哈里发迈蒙听到这里,笑了笑说:“我想向她求婚呢。”
    宰相听哈里发迈蒙这么一说,受宠若惊,喜不自胜地说:
    “众穆民的领袖啊,我们都是您的奴仆,小女就是陛下的一个使唤丫头,她的终身大事,不就是陛下您的一句话就可以定下来的吗?”
    哈里发迈蒙说:“我要以三万个金币作为聘金,娶她为后妃。聘礼马上就送过来,今晚上你就把她给我送到后宫去吧。”
    宰相连忙叩谢哈里发迈蒙,说道:“微臣遵命!”
    哈里发迈蒙处理完此事,起身要走,我就陪着他告别宰相,跟随哈里发迈蒙回宫去。在路上,哈里发迈蒙再三嘱咐我说道:
    “此事就这样办了,伊斯哈格,你必须严守秘密,不得泄露出去。”
    我对哈里发迈蒙向来是言听计从的,自然对此事一直守口如瓶。此后在哈里发迈蒙在世期间,我对此事一直闭口不谈。始终保持缄默,所以除了我和哈里发迈蒙两人,其他人对我们的这段奇遇都无从知晓。
    往事如烟,忆想当年,每每想到此事,便浮想联翩,觉得在我的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日子,只有那四天。在那四天中,我度过神秘莫测。精神亢奋的时光,白天正儿八经地到朝中与哈里发迈蒙在一起办公事,处理至关重要的国家大事,到了晚上,我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这个在宫廷中地位显赫。举足轻重的人物,在音乐界声望极高的人,趁天黑人静之时,偷偷摸摸地潜入民间小巷中,坐在吊篮里,去与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交谈。那种时光如梦似幻,令人流连忘返。尽管与海娣钗相处的日子十分短暂,但是它是值得永远怀念的。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