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欧德公主请教父王-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苏欧德公主请教父王

    阿卜杜拉决定善待两个哥哥,并按哈里发的旨意不再鞭挞它俩。他领着两条狗进屋后,便胸有成竹地。放心地睡着了。突然他被一阵响声惊醒,睁眼一看,地面裂开了,苏欧德公主站在他面前,厉声厉色地喝斥道:
    “阿卜杜拉,我来问你,今天夜里你为什么不打它们?为什么除掉它们脖子上的枷锁?你这不是存心违背我。轻视我的叮嘱吗?你不把我放在眼里,你究竟想干什么?这回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轻饶你了,不仅要抽打你,而且要像处治它俩那样,在你身上施魔法,把你也变成狗,这是你自作自受!”
    阿卜杜拉见苏欧德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便对她说:
    “我的主人啊,我并不想惹你动怒,而是另有原因。我只请求你让我把话说完,说完之后,你想怎样处治我都可以,我心甘情愿地接受。”
    “好吧,那你就快说吧!”苏欧德不耐烦地说。
    阿卜杜拉说:“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奉了人类的哈里发。穆民的领袖拉施德的命令,哈里发命令我今夜不要再打它俩,为此,他让我代他向你致意,他特别写了一道手谕,让我当面交给你。我作为哈里发的属下,必须服从他的旨意,因此就没有再打它俩,还解开了它俩的枷锁。”说着,阿卜杜拉取出哈里发的手谕,说道:“喏,这就是哈里发的手谕,请你收下,过目之后,你自己再做决断吧。”
    苏欧德接过手谕,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道:
    凭大慈大仁的安拉之大名:
    人类的君主何鲁奈。拉施德致书红王之女苏欧德公主殿下。如今阿卜杜拉已经原谅了他的同胞兄弟,愿意放弃追究他们罪责的权利。在我的调解下,他们兄弟之间已经彼此达成谅解,并和好如初。他们既然已实现和解,那么长达十二年之久的惩罚手段,也应随之消除为好。如果我的裁决不被你重视,那么你的决定也会受到我同样对待。我们的习惯。教育如果能够得到你们的尊重。支持,那么你们的法则。旨令同样也会受到我们的尊重。支持,这就是平等互利。互相尊重的意思。鉴于此,我建议你不要再过问阿卜杜拉兄弟之间的事情,假如你是信仰安拉的虔诚信徒,那么对于我这个代替安拉行道之人应该是服从的。如果你大度地宽容了他俩,那么借助安拉给予的权力,我是会重重地酬谢你的。而除掉他俩身上的法术。恢复他们作为人的本来面目,让他们明白是非,从此自由自在地来见我,这样做,就是听从我的安排的具体表现。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愿意让他们恢复人形,那么我就要凭安拉的帮助,一定要强制你解救他俩不可。到了那个时候,就请不要怪我言之不预了。
    看完哈里发的手谕,苏欧德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阿卜杜拉,此事关系重大,我不能私自做主,必须先回去征求父王的意见,把哈里发的手谕拿去,让父王亲自过目,由他裁决后,我才能给你回话。”
    说完,她遁入地下,匆匆而去。
    阿卜杜拉见苏欧德的态度有所转变,不再像以前那样简单粗暴,觉得事情有点眉目,心中喜不自禁,乐得喜滋滋。飘飘然,自言自语道:“安拉眷顾穆民的领袖,提高他的威望,连神也畏惧三分哩。”
    苏欧德赶回她父亲红王那里,向他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把哈里发拉施德写的手谕拿给他看。红王听说是人类领袖哈里发的亲笔手谕,便毕恭毕敬地接过来,放到嘴上吻了一下,再放到头上顶了一会儿,然后过目。他看完了哈里发的手谕,低下头来,想了很久,然后恳切而又担忧地说道:
    “孩子,哈里发的旨意我们得遵守,他的裁夺我们必须执行,我们不可能违抗他。你马上赶到那两个男人那里,给他俩解除法术,恢复他俩的本来面目。你要对他俩说,是人类的君王解救了他俩。苏欧德呀,你要永远记住,我们千万不能惹恼人类的君王,因为一旦他生我们的气,我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咱们可以不去管它的事情,最好不要去管它。”
    苏欧德有些不解地问道:“父王,人类的君王生我们的气的时候,他会怎样处置我们呢?”
    红王说:“人类的君王的权力是无可比拟的,这其中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他是宇宙间最强大的群体人类的领袖,是安拉挑选出来的;第二,他是安拉的代理人;第三,他坚持晨祷,矢志不渝,就是集宇宙间所有的神的力量也打不败他。相比之下,我们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如果人类的君王生了我们的气,只要在晨祷后,对我们大吼一声,我们就得乖乖地跑到他面前,任由他的摆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好像摆在他面前的鱼肉,只能任他随意宰割。他可以随意处置我们,可以把我们驱赶到遥远而荒凉。寂寞。无法居住的地方;可以促使我们互相残杀,最后消亡。我们对他的旨令是不能违抗的,否则,他在盛怒之下,只要放一把火,就能把我们都活活烧死。在他看来,我们犹如屠户眼中的羔羊,只能任由他处置,没有希望逃脱。类似于他所拥有的这种权力,在每个坚持晨祷的虔诚的信徒身上都存在着,他们是有能力来约束我们的。我这样说,就是要告诫你,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而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到目前为止,哈里发还没有动怒,你得尽快去解救那两个男人,让他们恢复本来面目,这样哈里发也就不会生我们的气而处置我们了。”
    苏欧德从她父亲这一番话中,深切地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为了不使由于此事而祸及她的全家,她立即遵照父亲的意见,赶到阿卜杜拉那里,把她父亲的意思转告给他,并诚恳地对他说道:
    “劳驾你代我们吻哈里发的尊手,并恳请他赐教于我们。”
    苏欧德说完,掏出一只碗,盛满了水,对着水碗,口中喃喃地念了一通咒语,然后将碗中水洒向两条狗,说道:
    “你们脱离狗的模样,变成人形吧!”
    她的话音未落,两条狗摇身一变,便恢复了人的原形。阿卜杜拉见哥哥脱离了苦海,非常高兴。他的两个哥哥扑通一声齐刷刷地跪倒在他的脚下,泪流满面地吻他的手和脚,恳求他原谅。饶恕他俩,他们表示从今以后,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们忏悔道:
    “我们因为贪婪成性,又受到魔鬼的怂恿。欺骗,从而对你犯下了滔天大罪,为此,我们受到了惩罚,这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使我们深受感动的是你竟然不记前仇,以大海一样的宽广胸怀饶恕我们,你的深情厚谊,我们永生不忘!”
    他俩口若悬河。不厌其烦地向弟弟阿卜杜拉表示出改过的决心和对过去罪责的深深悔恨。沉痛之情。
    阿卜杜拉接受了他们的忏悔。他关切地询问道:
    “你们快告诉我,我从石头城带回来的那个未婚妻现在何处?你们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两个哥哥说:“我们把你抛到海里后,又为了那个女郎争得面红耳赤。我们两个谁都想将她攫为己有,互不相让。那女郎听了我们的争吵,明白了一切,便跑出船舱,失声痛哭道:"你们俩不必如此大吵大闹的了,我要正告你们,快死了这份心吧,我不会嫁给你们的。现在你们已经把阿卜杜拉给弄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说着,她奋不顾身地跳进海中,为你殉情而死了!”
    阿卜杜拉闻听此言,大惊失色,不禁放声大哭起来,他边哭边说道:
    “我可怜的未婚妻呀,竟为我而死,你对我的这种深情厚谊,我也只有在来世报答你了!”他又对两个哥哥说道:“你们破坏了我的幸福婚姻,这实在是很不道德的行为,不仅如此,你们还进一步逼迫她投海自尽,你们的罪孽太深重了。”
    他两个哥哥连忙求饶道:“我们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罪恶是不可饶恕的,安拉对我们的任何惩罚,我们都毫无怨言。”
    阿卜杜拉思前想后,觉得不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造成的严重后果已无法挽回,便唉声叹气地垂下头来,不想理睬他俩,也表示对他俩的饶恕,可是苏欧德对此却忿忿不平,她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指责道:
    “阿卜杜拉呀,你不能就这样轻易地饶过这两个犴猾狠毒的家伙!”
    阿卜杜拉说道:“事已如此,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他必定能得到安拉的恩赏的。”
    苏欧德明白阿卜杜拉的意思,但还是告诫他道:
    “但是,像他们这种人还是应该时刻严加提防的,你要记住,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毛病的!”
    说完,她无可奈何地告辞而去。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