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向哈里发认错-鸟兽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哥哥向哈里发认错

    阿卜杜拉解救了两个哥哥,心情格外地高兴,他和他俩坐在一起,快快乐乐地互相敬吃敬喝,直到天亮。然后他带他俩到澡堂里洗澡,洗净他俩身上多年的污垢,又给他们买了崭新的衣服穿上。接着他叫仆人端上来美味水果和可口的饮料,让他俩尽情享受。他的跟班和仆人见他们穿戴打扮得十分体面,犹如上层人士,便纷纷上来向他们问好,表示祝愿,说道:
    “我们尊贵的省长大人啊,衷心地恭喜你,你终于和你的两个哥哥见面了。可是,我们有一点不明白,就是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俩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事到如今,阿卜杜拉觉得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他对他们直截了当地说:
    “他们俩就是你们以前天天见到的那两条狗啊!是安拉把他俩从苦难中解救了出来。”
    阿卜杜拉把两个哥哥带到皇宫,他们站在哈里发拉施德面前。哈里发关切地问道:
    “阿卜杜拉,事情办得怎样了?”
    阿卜杜拉说:“启禀陛下,昨天我告辞了陛下,带着两个哥哥回到寓所,想到有陛下的手谕,一定会在陛下的关怀下,解救两个哥哥,心中感到异常的快乐,因为我认为,只要是陛下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为此我坚定了成功的信心,回到寓所,我便毫不迟疑地解开了套在他们脖子上的枷锁,并和他俩同桌吃饭,仆人们见我竟和两条狗在一起吃喝,便小看我,私下里议论纷纷,他们有的说我疯了,在发神经;有的认为一个堂堂省长竟然与狗平起平坐,实在是有失体统。他们把剩饭剩菜全倒掉了,说狗吃剩的东西是最脏不过的了。总之,他们对我的做法十分不理解,而且表示厌恶,在私下里批评我。抨击我。可是我却胸有成竹,对他们的议论。指责不予理睬。我不理睬他们,同时也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两条狗原本就是我的哥哥,不知者不怪罪嘛,所以我不和他们多说什么。到晚上,我让仆人们先去休息,我也躺下了。半夜时分,我突然被一阵响动惊醒,睁眼一看,只见地面裂开,苏欧德公主站在我面前,她的两眼冒着火星,气得浑身发抖,厉声厉色地斥责我……”
    阿卜杜拉把自己和苏欧德之间的交涉。苏欧德和她父亲红王的谈话内容,以及她最终怎样为两条狗解除了魔法,使他俩重新恢复了人的本来面目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述说了一遍。最后他指着两个哥哥,说道:
    “穆民的领袖啊,我衷心地感谢你用你的巨大威力使他们脱离了苦海!现在我把他们俩带来了。”
    哈里发拉施德回头看了看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见他们是相貌端庄的年轻人。他用严厉的语言怒斥阿卜杜拉两个哥哥忘恩负义。贪利灭亲的罪恶勾当,同时对阿卜杜拉的善行义举大加赞扬,说道:
    “阿卜杜拉,愿安拉代我报答你,因为你告诉了我一件十分有益的事情,而我所做的都只是我应该做的。若是安拉愿意,我今后只要活着一天,我就坚持每天早晨做祈祷。”
    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在哈里发面前,承认自己的过错,并表示今后不再犯。哈里发听了,挥挥手说道:
    “过去发生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愿安拉宽恕你们。现在大家要向前看,你们兄弟之间,互相原谅,携手共进吧!”接着,他又嘱咐阿卜杜拉说:“让你的两个哥哥做你的助手,你要好好教育。保护他俩。”
    同时他还叮嘱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一定要尊重。服从阿卜杜拉。哈里发见阿卜杜拉兄弟三人和好如初,心中十分高兴,便赏给他们一些金银财宝,让他们一起回巴士拉去。
    阿卜杜拉告别哈里发,带着两个哥哥和哈里发所赐的金银财宝,高高兴兴地离开巴格达,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返回巴士拉。省里的官吏和庶民听说省长归来,都兴高采烈的装饰城市,张灯结彩,纷纷结伴出城恭候迎接。同时他们为欢迎省长一行,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典礼仪式。人们个个身着新衣,载歌载舞,欢呼不止,为阿卜杜拉祝福祈祷,祝愿他长命百岁。阿卜杜拉坐在彩车上,把一些金银珠宝撒向群众,以表示自己对官吏。庶民们的诚挚的谢意。人群沸腾了,欢呼声此起彼伏,声浪一阵高过一阵。人们都把敬爱。羡慕的目光投向阿卜杜拉,可是对他身边的两个哥哥却不予理睬,看都不看一眼,反而有的人知道他俩所犯的罪,私下里议论纷纷。
    面对这盛大隆重的欢迎,听着这发自内心的欢呼,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一面羡慕弟弟能享此殊荣。同时对阿卜杜拉所拥有的声望和威信,产生了嫉妒心。他俩在阿卜杜拉身边感到如坐针毡,无地自容,随着人们欢呼声的高涨,他俩的这种嫉妒心慢慢地变成了一种仇恨。阿卜杜拉眼见这种情况,心里产生一种担忧,他不想因为自己身价的提高而冷落了两个哥哥,便有意地尽力去迎合将就两个哥哥,但是使他始料不及的是,这种刻意的迎合。将就,反而加剧了他俩对他的嫉妒和恨意。这情景,恰如诗人所云:
    我尽力迎合将就他们,
    得到的却是嫉妒怨恨,
    曲解我的人盼我不幸,
    这使我难以舒适安分。
    阿卜杜拉明知两个哥哥对他心怀不满,反而加倍地关怀。优待他们,他为两个哥哥每人找了个出身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成婚,给每一家分派四十名男女奴婢仆从,还给他们每一家配备了一支由五十个骑兵组成的护卫队。同时他还给两个哥哥划定了各自管理地方的职权范围,规定了薪水,并委任他俩为自己的心腹要员。从此,阿卜杜拉的两个哥哥便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防备严密的达官贵人的生活。阿卜杜拉这样做,除了亲情关系之外,他也是为遵守哈里发要他好好对待两个哥哥的旨令。他对两个哥哥说道:
    “我和两位兄长其实都是一样的,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同。就拿巴士拉省的统治权来说,除了安拉和哈里发之外,通通由我和你们俩所控制。不管我是否在场,凡是你们俩裁判。决定的事,都必须要贯彻执行。当然,我们作为省里的领导,在行使权力时,一定要怀着对安拉的敬畏之意,千万不能为了一己的私利而亏待冤枉了我们的子民。凡是出于私心做事,都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相反一切出于公心,主持公道,坚持真理,伸张正义,才能获得成功。在对待庶民百姓方面,你们也不能无故对他们施暴,以免引起他们的责骂诅咒,从而把怨言传到哈里发那里,致使我们丢人现眼,备受惩罚。做人要公私分明,不能侵吞他人的财产。侵害别人的利益,不是自己的东西,一点儿也不能拿。如果有一天,你们看到别人的东西好,想把它据为己有的话,你们就来拿我的东西来满足你们的占有欲好了,千万不可见利忘义。见钱财起歹心,以损人的目的去干坏事,终将以害己而告终!《古兰经》中所记载的那些禁止凶恶残酷地剥夺别人的章节,想必你们都是比较熟悉的。正如诗人所云:
    有人损人利己从中谋利,
    邪恶之心不会永埋心底。
    聪明人不为获财费心计,
    行动之前定要看准时机。
    有见识者把话留在心里,
    愚笨之人总是喳喳叽叽。
    量力而行者会量体裁衣,
    懂得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人要学会对外严守秘密,
    言行不慎致使暴露无遗。
    底细邪恶身份不清是谜,
    他总是唠叨加胡言乱语。
    信用蠢人去任要员官吏,
    不啻是糊涂虫愚昧无比。
    人前乱说不分是友是敌,
    只能授人以柄遭敌攻击。”
    哥哥对弟弟下毒手
    阿卜杜拉反反复复。恳恳切切。不厌其烦地教导着两个哥哥,希望他们一定要坚持公理主持正义,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他以为经过自己如此苦口婆心地忠实告诫,一定会赢得两个哥哥对他的理解。敬重和拥护。他内心感到十分欢乐快慰,从此放心地办他的公事。
    但是事与愿违,他的主观设想和客观实际,相差得太远了。他越是耐心地开导他俩,而他俩反而觉得他软弱可欺,他越是敬重他俩,而他俩却反而更加怨恨他,愈发强烈地痛恨他。久而久之,他俩的这种逆反心理演化到了谋财害命的程度。终于有一天,纳赛尔用挑拨的口吻对曼苏尔说道:
    “咱们的弟弟阿卜杜拉一个人手握大权,对咱们颐指气使。发布命令,只让咱们对他惟命是从,做他的手下,这种情况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日子到什么时候才能终结呢?当初他只不过是个做小买卖的,可是他时来运转,一步步往上升,由商人变成官吏,由小官做到大官,如今得到哈里发的器重,成为名震一方的首领。可是再看看咱们吧,如今搞得声名狼藉,既没有什么荣誉声望势力,又看不到什么发展前途!想起来只是令咱们寒心!他这样对待咱们,说穿了也只不过是借咱们之手往上爬,这不是在戏耍玩弄咱们,又是什么呢?让咱们做哥哥的做他的帮手,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存心要让咱们心甘情愿地服从。侍候他一辈子?其目的不就是要永远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我要告诉你,正是他妨碍了咱们的发展,延误了咱们升官发财的机会。我看哪,只有把他除掉,咱们才能飞黄腾达,他活着一天,咱们就得不到他的金银财宝,也就发不了大财。只有把他给杀了,才能把他的权力夺到手,把他的钱财弄到手,供咱俩享用。杀了他之后,咱们给哈里发筹备一份厚重的礼品,恳请他任命咱俩为省长。现在有两个方案,一个是巴士拉省长,一个是库发省长,我要问问你,你是愿意任巴士拉省长呢,还是任库发省长?我可以让你任选一个,余下的一个省长职位就是我的。如此一来,你我就都有了正式的身份。名望和地位了。当然要实现这个愿望,首先得杀掉他才行。”
    曼苏尔像捣蒜似的频频点着头,说道:“你把我心里想的全说出来了。可是咱们怎样才能杀死他呢?”
    纳赛尔说:“这样吧,咱们在家里准备一桌宴席,邀请阿卜杜拉来做客,咱们好吃好喝地热情周到地服侍他,亲热地和他聊天,要显得自然。大方。随意,让他觉得咱们对他确实情同手足,还要讲各种各样的笑话。故事给他听,使他忘乎所以完全沉浸在一种欢乐无比的亲情之中。到了晚上,咱们给他铺床,让他睡下。等他睡着了,咱们就骑到他的身上,使劲摁住他,将他活活地掐死,再把他的尸体扔到河里去。到了第二天早上,咱们就散出风去,就说昨夜里他正同咱们在一起高兴地吃喝说笑时,突然间,他认识的那个女神来到我们面前,对他说道:"你这个人类中的败类,你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敢在哈里发面前指控我?你以为我们会害怕你吗?他是人类之王,我们是神类之王,他对我们不友好,我们就可以干掉他,毫不留情!现在我要先杀死你,看你们的哈里发有什么花招?,说完,她就一把抓住阿卜杜拉,把他带进裂开的地缝中,悠然消失了。我们当时被这一突如其来的险情吓呆了,昏死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咱们把这个张扬出去,再派人去晋见哈里发,向他呈报事件发生的详细经过。哈里发知道此事,也无可奈何,此后必将任命咱俩为执政者。咱们要乘胜再接再厉,向哈里发赠送厚礼,请求他委任咱俩为省长,一人在巴士拉,一人在库发,这两个地方都不错。如此这般,咱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好兄弟,”曼苏尔对纳赛尔的阴险计谋十分赞赏,说道,“你这一招,高!实在太高了!”
    就这样,纳赛尔和曼苏尔谋害亲兄弟阿卜杜拉的恶毒诡计炮制出来了。他们说干就干,既然已经决定谋杀阿卜杜拉,便立即依照周密计划行动起来。
    纳赛尔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恳请弟弟阿卜杜拉来做客,对他说:
    “亲爱的弟弟,咱们是手足同胞兄弟,你对我的大恩大德实在回报不尽。今天我略备饭菜,特请你和曼苏尔光临,随便吃一顿便饭,让我因此感到荣耀。当人们在说:"省长阿卜杜拉到他哥哥纳赛尔家中做客,时,我心中会有多么高兴!”
    阿卜杜拉听说哥哥纳赛尔请他去吃饭,便高兴地说:
    “那太好了,我很高兴接受你的邀请。其实咱们兄弟之间也不必如此客气,不要分得这么清,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吗?你既然请我去做客,我若是推辞,不就是显得我过于清高了吗?不过,既是兄弟之间吃饭。聊天,你一定不要搞得太铺张浪费了啊。”他又转身问曼苏尔:“你愿意和我一块儿去纳赛尔家中做客吗?”
    曼苏尔说:“当然愿意!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下保证,在到他家做客之后,接着要到我家中来做客,否则的话,我决不跟你一起去!你想想呀,他是你的哥哥,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哥哥吗?你待他这样好,也必须这样待我才行呀。”
    听了两个哥哥如此情深意长的话,阿卜杜拉心中热乎乎的,两个哥哥确实变了,变得对他这么体贴。关怀,话也说得如此亲切动人!他笑着说:
    “好的,好的,我答应你。其实我很愿意我们兄弟之间经常互相走动。探望,这有益于加深我们彼此的感情。这样吧,我一走出纳赛尔的家,立刻就进你的家门,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哥哥。”
    第二天,阿卜杜拉骑着马,和他哥哥曼苏尔一起带着卫队,到纳赛尔家中做客。他们来到纳赛尔家中,主人热情地招呼客人们坐下,端出丰盛的饭菜,亲切周到地招待。大家吃饱喝足了,收拾好杯盘碗筷,纷纷起身洗手。主人又端上来饮料。水果,大家围成一圈,彼此亲热地一边吃喝,一边聊天。玩乐,无不陶醉在深情厚谊之中,夜幕降临了,他们做晚祷告。夜祷告,随后他们又坐下来喝着饮料,继续聊天。这个时候,纳赛尔和曼苏尔轮流着讲故事。说笑话,逗得阿卜杜拉哈哈笑个不停。他今天太高兴了,似乎好久没有和哥哥们这样随意地聊天。说家常了,在这无比欢乐的家庭气氛中,他几乎忘掉了一切。他无拘无束地和哥哥们说笑着,他的仆从们则坐在另外的房子里吃喝。谈笑,大家都在痛痛快快地互相取乐玩耍,兴致越来越高,他们有说不完的故事。开不尽的玩笑。讲不完的奇闻轶事。
    时间不知不觉已到深更半夜,阿卜杜拉已睡意,便脱衣睡下,纳赛尔和曼苏尔也装作困得不得了的样子,便在阿卜杜拉旁边的床上倒下了。他们虽然躺在床上,却时刻清醒地盯着阿卜杜拉,耐着性子等着他进入梦乡。看到他确实睡熟了,他俩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上爬起来,一齐跳到阿卜杜拉的床上,双双骑到他的身上,一个用力摁住他的双脚,一个使劲儿抓住他的双手。阿卜杜拉被惊醒了,见两个哥哥骑在自己身上,大吃一惊,便奇怪地问:
    “两位哥哥啊,你们在干什么?怎么都骑到我身上来了?”
    “谁是你的哥哥?”纳赛尔和曼苏尔把脸一变,恶声恶气地骂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们不是你的哥哥,也从来就不认识你,你去死吧,你死了我们也就踏实了!”
    他俩边骂着,边用手狠命地掐着阿卜杜拉的脖子,阿卜杜拉一看就明白了一切,他拼命抵抗着。挣扎着,可是他究竟斗不过两个哥哥。渐渐地,他感到窒息,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毫无声息。纳赛尔和曼苏尔认为阿卜杜拉已经气绝身亡,便把他拖到屋外,丢到河里去了。
    事有巧合,阿卜杜拉被扔到河里时,刚好有一头海豚游来,把他救了起来。原来纳赛尔的住房就在海边上,他家的厨房后窗户正对着大海;每当他家杀牛宰羊切鸡剁鱼时,厨师便把剔剩下来的肠子肚子什么的不要的东西,随手从后窗户扔进海中,那头聪明的海豚偶然游过这里,意外地吃到那些东西,觉得味道不错,从此便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在这附近游来游去,专门等着吃那些美味佳肴,已经形成一种习惯。这天,从附近窗户里扔下来的是阿卜杜拉,在海水里激起一阵浪花,那头海豚以为这次可吃的食物比往常更多,便欢快地游了过来。它一看,这一次扔下海水里的却是一个人!聪明的海豚心想,人类是它的好朋友,一个人落水遇难了,自己应该设法搭救。于是它用脊背驮着阿卜杜拉,用力游到对岸,又用头把他顶到岸边。那里是人们经常来往经过的地方,海豚把他顶到岸边,使他不至于在海水中淹死,让他在岸边由人类去救护他吧。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有一队商人路过这里,见海岸边有一个人躺在那里,以为是一个在海中溺水而死的人被海浪冲上岸来的,他们便好奇地围拢上前观看。这个商队的队长,为人善良,又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他对医药。相术的造诣也不同凡响。他拨开人群,伏下身去,仔细地观察阿卜杜拉,便对大家说:
    “此人并没有死,从面相上来看,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商队队长让同伴们帮忙,把阿卜杜拉抬起来,随商队前进。途中队长对他进行了一番抢救。治疗,烧火给他烤暖,给他换上一身新衣服。经过三天三夜的精心治疗,阿卜杜拉终于苏醒过来了!可是他显得十分虚弱。疲倦,呼吸困难,有气无力。商队队长为了使他完全恢复健康,便亲自到处去采集药品,精心地治疗他,使他一天天好起来。
    商队不能停止前进,阿卜杜拉也就跟着商队走,渐渐地离开巴士拉越来越远。他们日复一日地走着,经过四十天的跋山涉水,最后来到波斯境内的俄支城,在一家旅馆中下榻。
    这天夜里,阿卜杜拉显得异常的烦躁不安,他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还不停地喊叫着,吵得四邻不安。第二天早晨,店老板找到队长,问道:
    “你们商队里的那个病人,看起来病得不轻呢!他整夜地叫喊,吵得整个旅店里怨气冲天。”
    队长说:“这个人是我在旅途中发现的,当时他躺在海岸边,已经奄奄一息了,差一点儿就没命了,我们救了他,把他带到这里来,一路上千方百计地为他治疗,他的病情好多了,但还没有全好。”
    店老板说:“不如趁你们住在这里去让拉吉哈看看吧。”
    队长问:“这个拉吉哈是什么人?”
    店老板说:“她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人很好,而且医术高明,任何人生了病,都愿意让她看,她给治疗一夜,第二天准好,而且恢复得很快。”
    队长一听,高兴地说:“那太好了,快带我们去看看吧!”
    店老板说:“说走就走吧。”
    阿卜杜拉与未婚妻重逢
    商队队长带着阿卜杜拉跟随旅店老板来到一个偏僻幽静的地方,见那里的一个房子前面进进出出地汇集了不少人,往房子里走的人,个个满怀希望,企盼着自己的病能治好,从房子里出来的人,个个喜笑颜开。眉飞色舞,显然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店老板进屋,说道:
    “拉吉哈,请你给这个病人治治吧。”
    一个姑娘的声音:“让病人进来吧。”
    店老板得到允许,回头对商队队长说:“听见了吧?多痛快!让病人进去吧。”
    阿卜杜拉掀开门帘,走进屋里去,只见一个姑娘笑脸相迎。他和她一打照面,不禁一下子都怔住了:阿卜杜拉认出来了,这个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他从石头城中带出来的未婚妻!同时,拉吉哈也认出来了,进屋的这个病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日思夜想的未婚夫!两个情投意和而又命运多舛的未婚夫妇紧紧地拉着对方的手,惊喜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阿卜杜拉关切地问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获救的?”
    拉吉哈激动得流着热泪,向他叙述了自己的遭遇:
    “那天你被你两个哥哥扔进海里,我心中万分痛苦。他俩狠心地害了你,回过头来又逼我。他俩为争夺我而吵得不可开交,我觉得你既然已被害死,自己活着已毫无意义,我对他俩的卑鄙行径十分厌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纵身跳入海里,幸亏侯赛尔长老救了我的命,把我送到这里来,他叮嘱我在这里行医。治病救人。他对城里的人们说:"凡是有病求医者,都可以免费得到拉吉哈的医治!,人们听到这一消息,都慕名接踵而来,得到我的医治。侯赛尔长老曾经对我说过:"你就在这儿耐心地住下吧,你的未婚夫还在世上,他一定会到这儿来的,你们终究会喜相逢的。,从此,我就满怀信心地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出现,每天为前来求医的人看病,我从侯赛尔长老那里学到了高超而神奇的医术,对任何疑难杂症,无不手到病除。我的名声不胫而走,传播得很快,人们都敬重我。感谢我,为我祝福,而且还给我送来不少礼物,治病救人的生活使我感到很充实。很愉快,觉得人生很有意义。”
    阿卜杜拉知道了未婚妻的这段经历,看到她红光满面。精神焕发,自己的心情也大为好转,再经她推拿治疗。悉心调理,病症顿时消失,拉吉哈无微不至地关怀着阿卜杜拉,请他美美地吃了饭。
    侯赛尔长老每逢星期五都来看望拉吉哈,而阿卜杜拉和拉吉哈相逢的这一天,也正好是星期五。当晚,侯赛尔长老来了,跟他俩亲热地交谈了一阵,便把他俩从这个偏僻幽静的地方带走,一直把他俩送到巴士拉省府,才告辞而去。
    阿卜杜拉从中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自己的官府中。这时外面传来一片嘈杂声,他急忙走到窗前,蓦然发现他的两个哥哥正被吊在绞架上拷打,不禁感慨万分。
    原来,他的两个哥哥把他扔入海中后,即按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准备了一份厚礼送给哈里发,并请求哈里发赐予他们省长职位。
    哈里发认为此事有些奇怪,便派亲信赶到巴士拉,召纳赛尔和曼苏尔进宫,要当面询问此事的来龙去脉。纳赛尔和曼苏尔拜见了哈里发,把事先准备好了的话说了一遍,不料,他俩的瞎话没能骗过哈里发,反而使哈里发大发雷霆,吩咐卫兵把他俩软禁起来,因为他不相信忠厚老实的阿卜杜拉会像他两个哥哥说得那样。哈里发思前想后,彻夜未眠,他耐心地等待着,漫漫长夜总算过去了,闪烁着光芒的朝阳终于升起来了。哈里发像往常一样祈祷,并召来鬼神。听到哈里发的召唤,各路鬼神立即赶到。哈里发问他们阿卜杜拉现在何处?鬼神们诚惶诚恐地向哈里发发誓说他们从来也没得罪过阿卜杜拉,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正当哈里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红王的女儿苏欧德赶到了,她向哈里发详细地诉说了阿卜杜拉真实的遭遇。
    哈里发获悉了真实情况后,便让鬼神们回去。这时候,天已大亮了,哈里发决定亲自审理这个大案。他命人狠狠地抽打纳赛尔和曼苏尔,让他俩将自己的罪行从实招出来。他俩忍受不住酷刑的折磨,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罪行。哈里发听了他俩的招供,气得浑身发抖,他最痛恨的就是那种忘恩负义。耍阴谋玩诡计的人。他认为纳赛尔和曼苏尔两人知法犯法,死不悔改,感到十分痛恨,便当即吩咐卫兵把这两名罪大恶极的罪犯押到巴士拉并处以死刑,立即执行。纳赛尔和曼苏尔就这样被处死了,并在省政府广场上鞭尸示众。
    经历过千辛万苦而最终保住了生命的阿卜杜拉,深感人世沧桑,变幻无穷。他曾忍辱负重,竭力帮助。挽救误入歧途的两个哥哥,但最终未能如愿,他叹息着埋葬了两个哥哥的尸首。然后他骑马启程,赶往巴格达去谒见哈里发,把自身的遭遇和两个哥哥几次害他的经过,如实地向哈里发禀报一番。
    哈里发听了阿卜杜拉的陈述,感到十分惊讶,此后,他吩咐法官和证人进宫,把阿卜杜拉从石头城带来的那个女郎许配给他,并祝愿他们夫妻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从此阿卜杜拉继续在巴士拉担任省长职务,他和拉吉哈互敬互爱,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