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僧人的故事-神魔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一个僧人的故事

    先父是个国王,他的弟弟也被分封出去做了国王。说来凑巧,叔叔的儿子和我都是在同一个夜里出生的。我们的生活条件都优越无比,叔叔经常邀我到他那儿去玩,一去就是几个月,因此与叔叔的儿子十分要好,我们朝夕相处,苦乐与共,彼此不分。
    一次,堂兄弟说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我尽力帮忙,同时还要替他严守秘密。我说:
    “不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尽力帮助你的!”
    他要我对他下保证,才相信我的话。他带我来到一座宏伟的大厦前,指着一扇窗子让我看。那里有一个姑娘正在向下俯视,似乎早已和他约好。我们站了一会儿,那姑娘便翩翩而至,她衣着华丽,满身珠光宝气。堂兄弟把我们领到郊外一个墓地,那里有一个极深的洞穴,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宽大古墓。他带我们跳进洞穴,用随身带的小铲在旁边挖了挖,一会儿露出一个木盖来。他掀开盖子,带我们沿台阶下到一个宽敞的大厅里。里面有两间房子,一间放着许多干粮和水等生活必需品,另一间放着一张华丽的大床。
    堂兄弟回头对我说:“你原路回去,盖上木盖,用带来的石灰和水混在一起,涂在墓石之间,别让人看出被挖掘的痕迹来。此事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
    我向他们告辞,回到地面,并遵照堂兄弟的嘱咐一一照办了。我昏头昏脑。踉踉跄跄地回到住处,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合眼,心里一直纳闷,惦记着堂兄弟。
    次日清晨,我想到昨晚为堂兄弟做的事儿,感到十分懊悔。我觉得不该那样做,便跑到墓地,寻找我的堂兄弟和那姑娘隐居的墓穴。可是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找到。我回到宫中,茶饭不思,苦不堪言。后来我天天去找,又找了七天,还是没找到。当时叔父出猎未归,我又不敢把这事告诉他,便整装回国。不料,我刚刚踏上国土,就被一群士兵逮捕。他们将我押到父亲的宰相面前,这时我才知道,在我离家的日子里国内发生了政变,宰相杀了我父亲,篡夺了王位。
    他们逮捕我,是因为我和宰相之间早有怨仇,原因是这样的:原来我很喜欢射箭,一天,我站在王宫的阳台上,见一只鸟儿落在相府的阳台上,我兴致来了,举弓就射,谁知一箭射去,那只鸟没射中,却误伤了从室内来到阳台上的宰相的一只眼睛。对此事我很内疚。当时宰相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尽管他心中很生气,但是慑于我父亲的权势,没有把愤恨流露出来,但是,他与我从此结下了怨仇。
    宰相见我被押来,便恨恨地说:“如今世道已变,王位到了我的手里,我的瞎眼之仇也该报了!”
    “我决不是有意的,而是误伤。”
    “可是我的眼睛在我的生活中有多么重要!”说着,他用手挖了我的左眼。
    之后,他把我加上镣铐,关在一个木箱子里,又吩咐刽子手:“把他带到郊外去,用你们的宝剑把他杀掉喂野兽去吧!”
    押我的士兵恰好是我父亲原来的一个侍从,跟我也很熟悉,他不能违抗命令,却又不愿杀我,于是便把我带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旷野,将我放了。
    我无处可去,便离开故土,投奔叔叔。我叔叔打猎归来,正在为儿子的失踪而忧心忡忡。他见我一副狼狈相,忙问我是什么原因,我将父亲遭难一事讲给他听。又说明堂兄弟的去向。叔叔先是悲哀,后是惊异。他为兄长的死和王位被篡夺而难过,又为儿子有了下落而欢欣,他让我带他到墓地,仔细地寻找,终于找到了那座古墓。
    我们刨开石土,揭起盖子,沿梯而下。迎面扑来一股浓烟,呛得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我们走到那张床前,见堂兄弟和那姑娘躺在上面,他们盖的被子已被烧成灰烬,两人也被烧成焦炭。叔叔见状惊愕不止,转而又冲堂兄弟脸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
    “这就是你不成器的报应!是真主咒你入了地狱,你不听我的劝告,甘愿做风流鬼,完全是自作自受!”骂着,他又脱下靴子,向堂兄弟掷去。
    我和叔叔将古墓原样封好,伤心地离去。
    没过多久,那个篡夺我父亲王位的宰相,又带领人马侵入了叔叔统治的城市。我担心再落入敌手,便刮了胡子。头发和眉毛,化装逃到了巴格达。这不,凑巧与这两位独眼人相遇。我们都是初来乍到,摸不清门路,只好先到这个大院里借宿一夜。
    女主人听完他的讲述,说:“摸摸你的头,然后你就走吧。”
    “不,我要听了别人的故事才走呢!”
    接着,第二个僧人站到女主人面前,开始叙述他的故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