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尔满载回埃及-神魔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朱德尔满载回埃及

    他们回到萨迈德家中,萨迈德从鞍袋中取出饮食,摆成丰盛的宴席,盛情款待朱德尔。饱餐之后,萨迈德对朱德尔说:
    “朱德尔,你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又为我们历尽艰险,取来了宝物,实现了我们的愿望,我们对你真是感激不尽。现在我要问你,你希望得到什么报偿?我可以告诉你,无论你想得到什么,我们都会满足你的。”
    朱德尔想了想,说道:“朋友,那四件宝物你收下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请你把这个鞍袋送给我好了。”
    “没问题,”萨迈德说,“这个鞍袋就送给你了。不过,我的好兄弟,这个鞍袋只能供给你饮食,却没有别的用途。你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取到四件宝物,这样吧,我要让你满载而归,除了这个鞍袋之外,我还要送给你一袋金银珠宝,使你今后有雄厚的资本去做买卖,让你的家庭富足起来。”
    说完,萨迈德把鞍袋送给朱德尔,又用一只大袋子,装满金银财宝,把两个袋子搭在骡背上,对他说:
    “朋友,骑这匹骡子回家去吧,我安排一个仆人为你带路,他会带你回家的。到家后,你把鞍袋和这只金银袋子留下使用,然后打发这个仆人骑这匹骡子回来就行了。不过,希望你今后严守我们的秘密,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母子今后才会享不尽荣华富贵。”
    朱德尔对萨迈德的殷勤款待和悉心指点,表示衷心感谢,两人热烈拥抱。吻别后,朱德尔带好东西,骑上骡子,离开摩洛哥,向埃及进发。
    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第二天清晨到达埃及,刚进城门,便见母亲坐在路边行乞。他眼见这种悲惨情景,大惊失色,慌忙翻身下骡,扑到母亲怀里。老眼昏花的母亲睁大眼睛,细细打量,认出儿子朱德尔,母子抱头痛哭一场。他将母亲搀扶起来,让她骑上骡子,亲手牵着缰绳,一起回到家中,扶母亲从骡背上下来,卸下鞍袋和口袋,收拾停当,打发仆人带走骡子,这才坐下来与母亲谈心,问道:
    “母亲,您这是怎么了?我那两个哥哥呢?”
    母亲不说话,只是哭个不停。在他一再催问下,她才唉声叹气地说:
    “你出门前两天,交给我一百个金币,出门前一天又交给我一百个金币,出门当天还交给我一千个金币,我都好好保存着,舍不得用。可是,你那两个哥哥当着我的面下保证,要重新做人,让我把家里的钱都拿给他们去做买卖,说什么赚了钱供养我,我心慈手软,轻信他们的话,把钱拿出来了。不料,他们将钱拿到手,就不再管我了,害得我饿得死去活来,不得不上街乞食。”
    朱德尔忙安慰母亲说:“母亲,您不用悲伤,我这次回来,今后您的饮食起居就有保证了!”说着,他指着带回来的东西,说道:“这些金银珠宝,足够您享受的了;至于吃喝,那更是不成什么问题的。”
    “孩子,”母亲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有好几天没吃饱肚子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这太简单了,”朱德尔笑着说,“您想吃什么,就尽管说,我马上就能把饭菜摆到您面前。”
    母亲左顾右盼,奇怪地问道:“孩子,你开什么玩笑?你带回了金银珠宝,可是这些东西不能当饭吃呀!”
    朱德尔伏到母亲肩头,小声对她说:“我告诉您吧,这只鞍袋里有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呢!”
    母亲饿极了,就信口说道:“我不管你怎么说,你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
    朱德尔颇有感触地说:“是啊,人在饥寒交迫之时,只要有东西糊口,就心满意足了,这就是饥不择食的道理。不过,现在我有钱了,也有办法来满足您的需求,您就说吧,您现在心里最想吃的是什么?”
    听了他的话,母亲也认真起来了,便信口说道:
    “你要问我现在想吃什么,我现在最想吃的就是一个热面包。一片干乳酪了。”
    “那怎么行呢?”朱德尔较起真来了,“您现在的身份不同往常了,面包和乳酪怎么可以与您的身份相配呢?”
    母亲惊诧地问:“我的身份有什么变化?我不还是我吗?你若认为我的身份已不同以往,那你就酌情给我些东西吃吧,我都快饿死了!”
    朱德尔却不急,他仍不紧不慢地说:“母亲,您现在的身份已不同以往,而且差距很大,您应该吃山珍海味,最起码也要吃红烧肉。红烧鸡。辣椒炒饭。此外,至于"面巴鲁勒麻哈什叶(埃及风味食品,即把大米填入羊肚中煮成。),。"格鲁尔勒麻哈什叶(切开小瓜瓤,将大米放进去煮成。),。"海鲁富勒麻哈什叶(将大米填入鸡腹中煮成。),。"祖勒尔莱麻哈什叶(将大米填入肋条肉内煮成。),。"千纳凡(将面浆制成面丝,再混糖做成的一种甜糕饼。),。蜜。糖。蜜饯。杏仁饼之类,应该是家常便饭。”
    “你都说些什么呀?”母亲越听越不对劲,以为儿子拿她开玩笑。奚落她,便制止他道,“快别说了!你这不是在说梦话吗?你明明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我想吃而吃不到的,却故意说来馋我!”
    朱德尔见母亲真急了,便教母亲,说道:“别急,别急,您想吃到的东西马上就好,您把手伸进这个鞍袋中去取吧!”
    母亲半信半疑地接过鞍袋,把手伸进去,一摸,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她气急败坏,刚要发作,朱德尔接过鞍袋,亲自伸手从里面取出刚才提到过的所有食品。母亲又惊又喜,看着面前摆列的许许多多美味佳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问:
    “孩子,世界上真是无奇不有,这个鞍袋就这么大,而且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你怎么会从里面取出这么多热气腾腾的饭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朱德尔笑着说:“母亲,这个鞍袋不是普通的鞍袋,它是那个摩洛哥人送给我的,它已被施过魔法,里面有奴仆,听候主人的差遣,您想吃什么,只要点出名来,对着鞍袋默语:"鞍袋的仆人啊,给我准备吧!,奴仆马上就会提供。”
    “那么,”母亲问道,“我可以用同样的办法向他们要吗?”
    “可以的,”朱德尔说道,“你伸手要吧。”
    母亲将手伸进鞍袋,说道:“鞍袋的仆人啊,给我准备吧!请给我一盘"祖勒尔莱麻哈什叶,吧。”
    她说完,便从鞍袋中取出一盘"祖勒尔莱麻哈什叶,来。她看到自己也会取食了,显得十分高兴,竟像孩子那样手舞足蹈起来。接着,母子俩便坐下来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饱喝足了,朱德尔对母亲说:
    “每次吃完了饭,得把空盘子放进袋中。今后,您要好好保存好鞍袋,并且要严守秘密。您想吃东西时,就向鞍袋索取吧,如果哥哥们来要吃的,也可照此办理,我们也别忘了拿些食品去救济揭不开锅的穷苦人。”
    正当他们要收拾盘子的时候,朱德尔的两个哥哥突然闯进屋里来。原来,他们听街坊说,朱德尔身着华丽的衣衫。骑着高头骡子。带着仆人,满载而归。这个信息,使他们吃惊不小,坐立不安,最使他俩担心的是,母亲会把他俩的恶劣行径告诉他,使得他俩在他面前无地自容。可是,他俩转念一想,母亲为人面慈心软,不见得能把他俩的所作所为都告诉弟弟,再者,弟弟向来以宽容为怀,只要向他赔不是,承认自己的过错,他也是会原谅的。想到这里,他俩便回到家里。
    朱德尔见到哥哥,忙起身迎接,并招呼他俩一起坐下来吃喝。他俩一见到家里摆着那么多好吃的,立刻口水直流,他俩早已把从母亲那里骗来的钱挥霍殆尽,有几天没吃上饱饭了,便争先恐后地抢着大吃大嚼,饱餐一顿。朱德尔等他俩吃饱喝足了,便说:
    “你们吃饱了,别忘了穷邻居,把多余的饭菜,拿去施舍给他们吧。”
    “什么?”他俩异口同声地说,“这么好的饭菜拿去给别人?还是留着我们晚上再吃吧。”
    朱德尔说:“听我的,拿去施舍穷邻居,晚饭我保证让你们吃得更多更好。”
    他俩半信半疑地将剩余的饭菜拿出去,分送给了穷邻居们,然后带着空盘子回来,朱德尔让母亲洗净盘子,装进鞍袋里,这个细节,没让两个哥哥看到。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