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尔遭哥哥暗算-神魔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朱德尔遭哥哥暗算

    该吃晚饭时,朱德尔在厨房里,从鞍袋中取出四十盘饭菜,然后回到餐厅,陪哥哥坐下,对母亲说:
    “母亲,给我们晚饭吃吧。”
    母亲走进厨房,见饭菜已经取出,便把四十盘饭菜顺序端了出来,摆成一桌丰盛的宴席,母子们坐下来,痛痛快快地吃喝。饭后,朱德尔又让哥哥们将剩余的饭菜,拿出去施舍给穷苦人。第二天,他们一家人用同样的办法吃喝,尽情享受,日子过得十分舒适。愉快。就这样,他们过了十天。
    朱德尔的两个哥哥虽然好吃懒做,可是一点儿也不傻,在这十天里,他俩吃饱喝足了,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不是闲逛,就是蒙头大睡。可是,到了第十一天,两个哥哥突然产生了疑问:朱德尔每天三顿饭全都摆宴席招待我们,夜里还有甜食,吃剩的东西一点儿也不留,全都白送人,这种派头只有帝王将相才有啊!我们光顾着吃了,也不想一想,这么多山珍海味,他是怎么得来的?再说了,光见母亲从厨房里把珍馐美味端出来,将盘子收进去,可从来也没看到母亲和朱德尔到集市上采购,更没见母亲在厨房里生火做饭啊?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于是,兄弟俩绞尽脑汁。千方百计要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他俩想,这个秘密是弟弟朱德尔带回来的,从他那里难以揭开谜底。这样看来,只有从母亲那里才能打开缺口。探个究竟。一天,朱德尔外出办事,家里只有母亲一人,兄弟俩鬼鬼祟祟地来到母亲面前,用手捂着肚子说:
    “母亲,我们都饿了,快弄点吃的吧。”
    “没问题,”母亲兴致勃勃地说,“只要等一会儿,就齐了。”
    说完,她信步走进厨房,从鞍袋中取出饮食,端到他俩面前。
    他俩说:“母亲,您是烹饪高手,这谁都知道,可是,刚才我们没见您生火煮饭。洗菜烧菜,怎么一会儿工夫就弄出来这么多热气腾腾的饭菜呢?”
    母亲太兴奋了,不假思索地说:“是的,我并没有生火煮饭。洗菜烧菜,告诉你们吧,这些饭菜都是从鞍袋中取出来的。”
    “鞍袋?”他俩忙问,“什么鞍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母亲小声对他俩说:“这只鞍袋……”她把鞍袋的来历。被施过魔法。有着护符等情况全盘托出。最后她嘱咐道:“这可是秘密呀,你们对外人可不能随便说出去。”
    “绝对保密!”兄弟俩信誓旦旦地说,“不过,从鞍袋中取食的具体操作程序,还请母亲为我们演示一番。”
    母亲正在兴头上,也顾不得许多,便立即演示了一番。他俩将一切默记在心,又如法伸手去取,果然取出食物来。他俩获取鞍袋的秘密,喜不自胜,可是并不满足。他俩在背地里合计着:每天让朱德尔和母亲从鞍袋中取出食品,然后施舍给我们吃喝,我们就像奴仆一样,接受他人的恩赐,这太被动了,如此下去,将来又会怎样呢?如果能把鞍袋夺到手,我们不就成了主人了吗,到那时又有谁敢小看我们呢?可是朱德尔在家里一天,鞍袋就属于他的,得想个办法,把他骗走,鞍袋不就成了我们的吗。
    诡计多端的兄弟俩反复商量,终于想出了一条毒计:把朱德尔卖给苏伊士地区的管理人。
    主意既定,马上行动。他俩来到人贩子家中,对他说:
    “我们来见你,是为了一桩好买卖,保你有利可图。”
    人贩子听说有利可图,便眉开眼笑地说:“只要能赚钱就行!到底是什么买卖,说吧。”
    他俩说:“我们是亲兄弟,家里还有个弟弟。家父过世后,留下一份遗产,我们把遗产分了,他拿走一份,却不走正道,终日吃喝嫖赌,很快就挥霍完了。他走投无路,便来找我们的麻烦,诬我们霸占遗产,侵犯了他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被迫无奈和他打官司,白白花了很多的钱。一场官司刚刚了结,他又来告我们,又和他打官司;就这样反复多次,直到把我们拖穷了,他还不依不饶,使我们感到精疲力尽,苦恼万分。对于这样的玩世不恭的弟弟,我们不打算再容他在家里,因此决定卖掉他,请你买下他吧。”
    人贩子说:“那你们把他送来吧,我转手把他弄到苏伊士去做苦工好了。”
    兄弟俩说:“把他送到你这儿来是很难的,这样吧,今晚请你随身带两个人到我们家里去做客,等他睡熟后,我们俩协助你们,五个人一齐动手,把他捆绑起来,塞紧他的嘴,你们趁黑夜带走他,随便处置算了。”
    人贩子赞同这个劫持行动方案,说道:“那就这么办吧。我最多出四十个金币,你们卖不卖?”
    “卖了,”兄弟俩毫不迟疑地说,“今晚你带人来吧,我们在街口等你们。”
    双方买卖谈定,便分头行动去了。兄弟俩回到家中,热情地跟朱德尔打招呼,上前亲吻他的手和面颊。朱德尔觉得奇怪,便问:
    “两位兄长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客气?”
    大哥说:“亲爱的小弟,我有一个朋友,你不在家时,他经常请我到他家中欢宴,把我当作上宾看待,非常尊敬。刚才我们到他家去看他,他又要请我们吃饭。我对他说:"谢谢你的盛情,可是我家中还有个弟弟,我们不能撇下他不管呀。,他很爽快地说:"你们把他带来好了。,我说:"他不愿意来,还是请你带两个兄弟到我们家中去吃饭吧。,我这么说,是因为当时他的两个兄弟也在场,就顺便一说,满以为他会客气地推辞,谁知我的话音未落,他们却欣然答应,对我说:"今晚我们仨一定要去见你们的弟弟,就请你在门外等我们吧。,这样一来,我反倒觉得为难了,因为事先也没跟你商量好,就让他们到家里来。弟弟,你是我们最亲的人,你能不能赏我一个脸,今晚以你的名义请他们吃顿饭呢?如蒙你不弃,那就太好了,如你不愿意,我就只好到邻居家去招待他们了。”
    朱德尔听大哥这么一说,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干吗要到邻居家里去呢?是不是咱家的屋子太窄,容不下他们呢?还是我们拿不出像样的饮食来招待他们呢?这样的事还要跟我商量吗?你不是不知道,咱们家里现在有的是好吃。好喝的,招待几个客人,还会有什么困难吗?以后一旦有人要来家里做客,就尽管请他们来,想吃什么都可以。如果我不在家里,就让母亲请他们好了,她会满足客人,提供任何饮食的。好了,你尽管去请他们来吧!”
    大哥听了朱德尔的话,觉得一切事情已安排就绪,便吻别朱德尔,走出门去,到街口去接应来人。日落时分,人贩子带人来了,大哥忙迎上前,将来人带进家门。朱德尔见客人来了,表示竭诚欢迎,陪他们坐下来谈心,向母亲索取可口饭菜,招待他们。母亲也不明真相,到厨房从鞍袋里取出四十盘山珍海味,摆下宴席,让客人饱餐一顿。晚饭后,宾主们又促膝谈心,在夜半时分,朱德尔还取出甜食,招待客人,真是盛情款待。无微不至。
    到了下半夜,朱德尔又困又乏,睡得很香。这时,兄弟俩协助来人,蹑手蹑脚地将朱德尔捆绑得结结实实,嘴里塞着东西,让他出不了声,趁夜深人静,将他送往苏伊士地区,给他钉上镣铐,作为俘虏役使。可怜善良又单纯的朱德尔,只知以善待人,却未防以怨报德的小人。从此,他便开始了囚徒的苦难生涯。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