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骗警官夫人-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诱骗警官夫人

    戴丽兰披挂齐整地来到城里,她走过大街,穿过小巷,走进一条胡同里。她发现巷内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洒过水,地面铺着云石。小巷里有一户人家,大门是拱形的,门槛是用方解石砌成的,有个马格里布人守护在门口,显然这是个官宦人家。这个官邸的主人原来是哈里发宫中的巡警总监,谁都知道他,管他叫黑道哈桑。为什么人们管他叫黑道哈桑呢?这是因为他不管处理什么人。什么事,不问青红皂白,先把人痛打一顿再说。黑道哈桑从哈里发那里每月领取一笔可观的俸禄,除此之外,他还置有田产地业,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黑道哈桑的妻子是一个十分贤惠。非常美丽的女人。新婚之夜,妻子要他当面起誓,他不得不表示,以后不再娶女人,也绝不在外面过夜。婚后很长时间,他们一直没有生儿育女。他在宫中见官员们个个家中都有儿有女,相比之下,就觉得自己的家庭生活太不美满了,因此时常闷闷不乐。他回到家里,对妻子就没好气地说:
    “都是你使我的生活失去了乐趣!”
    妻子满心欢喜地迎接他回家,他的话却像一盆冷水,一下子把她浇了个透心凉。她莫名其妙地问他:
    “你怎么这样说话呢?”
    他满腹牢骚地说:“我就这么说话,怎么啦,我们结婚的那天晚上,你逼着我让我发誓不再娶妻。现在宫里的官员谁家没有一两个儿子,如今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了,可是你却从没怀过孕,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没有多少年活头了,膝下却无一男半女的,想起来就够让人寒心的!”
    一提到这件伤心事,他妻子也是满腹委屈,他不提则罢,提起来她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怒目圆睁,喝斥道:
    “你还有脸说呢!还不都是因为你,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吃药,你呢?你自己不找找原因,赖得着我吗?”
    黑道哈桑越听越有气,叫道:“得了,我不听你瞎说了,等我旅行回来,另娶一个女人算了!”
    他妻子也不甘示弱,比他的声音还高:“你去死吧,我的命运由安拉来定夺!”
    黑道哈桑同妻子大吵一顿,心里老大不高兴,嘟嘟囔囔地出门去了。他妻子独自坐在窗前,生着闷气,越想越伤心,不住声地哭起来。
    这时戴丽兰路过此处,见黑道哈桑的妻子独自坐在窗前抽泣,发现这个女人衣着打扮非同寻常,佩带的首饰都是十分名贵的。戴丽兰一见到她,便想:我得把这个女人从家中骗出来,扒掉她的衣服。夺走她的首饰才好!想到这儿,她便走到窗下,高声叫着:“安拉啊!”而且装得十分虔诚的样子,冲她喊道:“安拉的朋友们,上等人家们,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见见你们呢?”随着她的呼唤声,巷子里各家各户的妇女都纷纷打开窗户。探出头来。黑道哈桑的妻子也低头看去,见戴丽兰那一身打扮,十分特别,看到她的脸上显现出耀眼的光芒,便和其他妇人们一样夸赞她:“这位老太婆给我们带来安拉的福泽了!”于是她吩咐女佣人道:
    “你快下楼去告诉门房(在阿拉伯国家,住宅楼门口一般都雇有看门人,称为门房。)艾布。阿里,让他叫那个老太婆上楼到家里来,就说我霍突妮请她呢!”
    女佣急忙跑到大门边,对门房艾布。阿里说:
    “我们夫人吩咐,让你去叫这个老太婆到家里坐坐,以便沾她的光得享洪福。”
    门房艾布。阿里对房主的吩咐惟命是从,赶忙跑到戴丽兰跟前,想吻她的手,对她表示欢迎和敬重。不料,戴丽兰却把手缩了回来,说道:
    “你给我站远点儿,免得破坏我的小净。你听着,艾布。阿里呀,你是最后受到上人。圣贤们提拔。保护的人,安拉要拯救你,要改变你受奴役的地位呢!”
    老迈的艾布。阿里听了戴丽兰的话,颇为感动,因为他自从受雇充当门房以来,哈桑家就像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已有三个月没发给他工资了,害得他没吃没喝的,生活异常艰难困苦。可是他又找不到别的什么活可干,只好忍气吞声地继续受哈桑一家的盘剥。这时,他见戴丽兰气度不凡,便求她说:
    “好心的老妇人,你可怜可怜我吧,给我一口水喝吧!”
    戴丽兰二话没说,就从背上解下水壶,把水壶拿在手中来回地摇晃,直到小线松开了,三个金币掉到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听到金币坠地的声音,艾布。阿里眼睛一亮,他好久没听到这种动人心魄的美妙的声音了,心想,这个老太婆还真的是一位有钱的上等人呢,她能明察秋毫。洞悉我的艰难处境,故意拿三个金币来接济我呢!他俯下身去,从地上捡起那三个金币递给戴丽兰,对她说:
    “尊敬的夫人,这三个金币是从您水壶上掉下来的,请收下吧。”
    不料戴丽兰却连看都不看一眼,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拿去用吧,这点钱我根本就不感兴趣。这三个金币就当作哈桑总监欠你工资的补偿吧!”
    门房艾布。阿里对戴丽兰佩服得五体投地,女佣人也感动。佩服得不得了。她恭恭敬敬地请戴丽兰上楼,引她进屋与霍突妮见面。戴丽兰一见到她,心里这高兴劲儿就甭提了,她看着浑身上下佩金戴银的女主人,就像在看用自己的秘密符咒开启的宝库一样。女主人霍突妮见到如此高雅。如此大方的老妇人,也满心欢喜,忙不迭地吻她的手,请她坐下,吩咐女佣人取出丰盛的饮食款待她。戴丽兰却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摆摆手说道:
    “可爱的女主人,我的女儿,我是奉了默示才到你这儿来的。你要知道,我长年坚持斋戒,每年只开戒五天,除了天堂中的食物,我是不随便吃喝的。我看到你似乎有心事在怀,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忧愁苦闷吗?也许我能让你高兴起来呢。”
    霍突妮像见到了知心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说来话长了,我结婚那天晚上,我丈夫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他只爱我一个人,绝不移情他人。娶别的妻妾。后来他看到别的官吏都是有儿有女的,生活美满,可我们结婚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便望子心切,责怪我没有给他生养儿女,我气急败坏,也骂他不能生育。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临走前,他对我说:"等我旅行回来,就另外娶一个老婆。,伯母啊,这事弄僵了,如果他真的休掉我。另娶他人,那我可怎么办呀!他在宫中做事,薪俸可观,又有田产地业,很有钱,他另娶他人,生下儿女,我肯定会被别人取而代之,到那时,我恐怕连个女佣人都不如了。”
    戴丽兰一听,笑了笑说:“我的好女儿,别这么着急上火的,这件事太好办了!你没听说那个名叫艾布。哈姆勒图的长者吗?此人神通广大。手段高明,善于救人于危难之中。有一些欠债之人去拜访他,安拉就帮助他们解决了欠债问题。不生育的妇女去求他,她从此就能怀孕。生孩子。”
    “真有此事?”霍突妮听说有这等好事,脸上的愁云变成了笑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伯母呀,不瞒您说,从打结婚那天起,我就没下过楼。出过门,任何生丧嫁娶的红白事都没参加过,街坊四邻都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呢!”
    戴丽兰说:“这有什么,我带你去见那位艾布。哈姆勒图长者,让你当着他的面,把你心中的苦恼全都向他倾诉出来,并向他许下心愿。这样一来,等你丈夫旅行回来和你过夜后,你就会受孕的。日后你生下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都要投靠艾布。哈姆勒图,做他的门徒,终生修身养性。”
    霍突妮受了戴丽兰的花言巧语的迷惑,不假思索地。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她的建议,马上站起身来,换上一套更为华丽的衣服,戴上纯金首饰。她嘱咐女佣人好好看管房子,便跟随戴丽兰下楼。她们来到大门口,门房艾布。阿里问她:
    “夫人要上哪儿去?”
    霍突妮说:“我去拜访艾布。哈姆勒图长者。”
    门房艾布。阿里说:“夫人,我应该封一年的长斋,因为这位老大娘是个慈善家,一见面她便知道我的情况,不等我自己开口乞讨,她就大大方方地赏给我三个金币,帮助我解决了眼前的困难。”
    霍突妮听了门房的话,愈发觉得戴丽兰可亲可爱可信了,便跟着她走出大门。戴丽兰说:
    “我的好女儿,你就放心地跟着我去拜望艾布。哈姆勒图长者吧,你在拜望他老人家之后,心情肯定会愉快起来的,而且你日后一定会怀孕。生育的;不仅如此,你丈夫也会由此对你另眼相待,爱你如同掌上明珠。”
    霍突妮高兴地说:“这正是我最大的心愿!”
    戴丽兰见她完全上当了,心里高兴,脚步也加快了。可是她看到街上人来人往的,很多人都在好奇地瞧着她俩,心里就犯嘀咕了:街上人多眼杂,我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扒她的衣服。夺她的首饰呢?她想来想去,便对霍突妮说道:
    “我的好女儿,你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什么人也不认识。可是我就不同了,我是走南闯北的人,认识的人很多。他们总把自己难办的事交给我去办,因此我肩上的担子太沉重了。走在街上,许多人会认出我来,跟我打招呼。吻我的手。这样吧,咱们别并肩走了,咱们一前一后,拉开点距离,这样更好些。”
    霍突妮此时对她的话只有听从的份儿,便放慢脚步,远远地跟在后面。她身段苗条,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身上的首饰。佩件在阳光下闪烁着夺目耀眼的光芒,引得过往闲杂人的注目。当她经过一个店铺门前时,年轻潇洒的店老板赛义德。哈桑一见到她,就被她美丽的容颜给迷住了,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个不停。诡计多端的戴丽兰机敏地发觉了这一情况,便停下脚步,回头对霍突妮说:
    “我的好女儿,我到里面去有点事儿,你在这家店铺前歇会儿,我去去就来。”
    霍突妮顺从地点点头,在店铺门前坐下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