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到商人和染匠头上-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骗到商人和染匠头上

    戴丽兰见霍突妮坐在店铺门前,自己便走进店铺,对店老板说:
    “你是商人穆哈辛的儿子赛义德。哈桑吧?”
    “是的,我就是赛义德。哈桑。”年轻的店老板奇怪地说,“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
    戴丽兰压低声音对他说:“这个你就甭打听了。听我对你说,门外的那个丫头是我的闺女,她父亲原先也是做买卖的,去世后给女儿留下不少的财产。如今她已经到了该结婚成家的年龄了。这孩子就是守规矩,从来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不,今儿个是头一次跟我出来,这是为了遵循前人关于”宁可为女选婿,不须为子择偶“的遗训,我才诚心诚意地把她带来,让你相相面并娶她为妻。假如你手头紧,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作聘礼。结婚,也不要紧,我可以帮助你成亲,而且还可以替你开两个铺子,使你兴旺发达起来。”
    听了戴丽兰的一顿胡诌八扯,年轻商人赛义德。哈桑暗自思忖:我在祈祷时,祈望安拉能赏我娶到一个聪明美丽。贤惠如意的妻子,现在安拉答应了我的祈愿。不仅给我送来了如此娇美的妻子,而且还将使我富裕起来。于是他对戴丽兰说道:
    “伯母,你给我的指点实在是太及时。太重要了。对于我的婚姻大事,家母十分关切,多次为我提亲,我都没同意,因为我认为自己的眼光最可靠。”
    戴丽兰见他上钩了,便说:“那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相亲,让她站到你面前,让你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年轻的赛义德。哈桑听戴丽兰如此说,禁不住她甜言蜜语地诱惑,便决定随她去相亲。他刚要走,又想: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去,总得买点什么像样的东西呀,或先须缴订婚手续费。想到这儿,他打开钱箱,取出一千个金币带在身上,这才走出门来,锁好店铺,跟戴丽兰相亲去。戴丽兰见赛义德。哈桑把店铺门锁了起来,心里就急了,她想:这个家伙把店铺关上了,叫我带霍突妮到哪儿去呢?她对赛义德。哈桑说:
    “听着,你跟在我们后面走,保持一定的距离。”
    于是戴丽兰走在最前面,霍突妮走在中间,赛义德。哈桑走在最后,三人前前后后地走着,一直走到染坊门前。这个染坊里的老板名叫哈只穆罕默德(凡是到沙特阿拉伯麦加朝圣过的穆斯林,均称为“哈只”。),此人声名狼藉,好吃无花果和石榴。他听到一阵脚镯的叮当响声,抬头一看,见三人拉开距离向这里走来。他向戴丽兰点点头,戴丽兰问他:
    “你是哈只穆罕默德吗?”
    他说:“是的,我是哈只穆罕默德,你有何贵干?”
    戴丽兰口若悬河地说道:“经过好心人的指点,我才找到你的。你看,在我身后这个美丽的姑娘是我的女儿,在她身后那个英俊的小伙子是我的儿子。如今她们已经出落得花枝招展。英俊伟武,可是你要知道,教养。培育她们有多么不容易,把她们拉扯这么大,数不清花了多少钱!我告诉你,我居住的那幢房子很高大,但是破旧不堪,不少地方只好用木柱子支撑着,否则就会墙倒屋塌。一个土木工程师就对我明确地指出:"这幢房子看起来就要坍塌了,你不能再住下去了,以免房子倒下来把你压死在里面。你们先搬出去找个地方住下来,等房子修好了以后再回来住吧。,他的话显然是有道理的,因此我们就出来了。幸蒙好人指点,让我们来找你,我打算让我的女儿和儿子在你家中寄住几日,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戴丽兰这一派胡编乱造的谎言,竟使得染坊老板穆罕默德听得心花怒放。激动万分!他心想,自己以前整天想发财,早也盼。晚也盼,就是盼不来。今日时来运转,有钱的人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忙对戴丽兰说:
    “欢迎你们来住,要说平时呀,恐怕请都请不到吧!我家里有一间卧室。一间客厅和一间库房,客厅和库房虽然空着,可是我需要用来接待客人和一些进城的农民呢。”
    戴丽兰说:“我们也不会在你这儿住太久,等我的房子修好了,我们就立马搬回去。我们远道而来,暂且让我们在客厅中住下吧,你再有客人来,就让他们在客厅。库房中挤一挤,也没关系,我把他们当作你的亲人一样看待,与他们同吃同住,我们会相处得很好的,你就放心吧!”
    染店老板觉得戴丽兰说得有理,便同意了她的办法,递给她一串钥匙,其中有一把大的,一把小的,一把弯的,对她说:
    “这把大钥匙是开大门用的,小钥匙是开库房用的,弯的是开客厅门用的。”
    戴丽兰拿着那串钥匙,带着霍突妮和赛义德。哈桑,来到一条胡同里染店老板穆罕默德的房门前,用大钥匙开了大门,让霍突妮跟她进去,指着客厅对她说:
    “好女儿,这就是艾布。哈姆勒图长者的居室,你先去卸妆,我一会儿就来。”
    戴丽兰见霍突妮忙着去卸妆了,便对随后赶到的年轻人赛义德。哈桑说道:
    “你快去到客厅里等一下,我女儿马上来和你见面。”
    她等年轻人穆罕默德在客厅里坐好,自己走进里屋。霍突妮见她进来,便对她说:
    “伯母,我想在见别人之前,先拜望艾布。哈姆勒图长者。”
    这时戴丽兰立即装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对她说:
    “有一件事情,我不能不对你先说明。唉,提起来还真叫人难为情!这儿有我的一个傻小子,经常赤裸裸地一丝不挂,不管天冷天热都是如此。他是艾布。哈姆勒图长者的代理人,长者百事缠身,不得不由他经常出面来接待来访者。他还有一个怪癖,就是每次见到像你这样的名门闺秀前来拜望长者,便首先抢夺人家的首饰,他把人家的耳环。戒指什么的掠夺到手不说,还要扯破人家身上穿的好衣服。好女儿,我不忍心看到你也遭受到其他人那种待遇,所以我劝你还是趁早先把你的全部首饰和衣服先脱下来,由我替你保存好,这样去拜望长者,就很安全了。”
    既然已来到此地,那就入乡随俗吧!霍突妮听从戴丽兰的摆布,百依百顺地把全部首饰和名贵的外衣都脱了下来,递给戴丽兰。戴丽兰接过首饰和衣服,又对她说:
    “你先在里面等一会儿,我把你的首饰和衣服放到长者的帷幕下,让你沾沾长者的余光!”
    说着,她把霍突妮的首饰和衣服藏到楼梯下面,然后转入客厅。一直坐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的年轻人赛义德。哈桑一见到她,便迫不及待地问:
    “你的女儿怎么还不出来?快让我看看她吧!”
    这时戴丽兰慢慢垂下头来,唉声叹气不止。赛义德。哈桑见她沉默不语,又很难受的样子,便关切地问她:
    “你这是怎么啦?”
    戴丽兰气愤地说:“别提了,我那些邻居们一个个嫉妒成性!刚才他们见我带你进屋来,便询问我你是谁?我对人向来只说实话,便告诉他们说:"这是我替女儿选择的姑爷呀。,那些不得好死的邻居便对我女儿说:"你妈真是的,怎么不管你的死活,非要把你嫁给一个麻风病人呢?,他们这种流言飞语把我女儿给吓坏了,说不弄明白,绝不和你谈婚事。事到如今,我就只好劝她,并发誓让你脱掉衣服,让她看个明白,也就放心了。”
    年轻人赛义德。哈桑哪能受得了这种污蔑?他撸起袖子。提起裤管,露出又白又嫩的肌肤,让老婆子戴丽兰看,让她放心。戴丽兰说:
    “这么好的皮肤,哪里是麻风病患者呀!不过我放心了还是不行,我女儿没见到,还是不信呀。这么着吧,我让她和你彼此都赤身裸体地看一看对方,不就都放心了吗?”
    “那好吧,就这么办吧,你去让她来看我好了!”年轻人赛义德。哈桑无可奈何地脱掉黑貂皮外衣,解下腰带和匕首,干脆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把衣物和那一千个金币全放到一起。戴丽兰马上说:
    “让我来保管你的衣物吧!”
    说着,她把赛义德。哈桑的衣服。钱等抱起来,快步离开客厅,边走边说:“你别着急,我女儿马上就来见你!”她跑到楼梯口下,连同霍突妮的首饰和衣服一起,卷成个大包袱,很快地溜出大门,回身把大门锁好,扬长而去。她来到自己所熟悉的一家香水铺里,把骗到手的首饰。钱和衣物都寄存在她认识的老板那里。然后又飘然来到染店老板跟前。那老板见她满面春风。得意扬扬的样子,便说:
    “看起来,你对我的房子很满意吧?”
    戴丽兰说:“那还用说吗?你的房子好极了!我要去雇几个搬运工把我的被盖搬进去。可是我女儿和儿子现在饿极了,得让她们吃些东西,这是一个金币,你拿去买些肉食,送给她们先吃着,你也去吃吧,不用等我了。”
    染店老板说:“我可以去办这件事,可是谁来看管染店呢?这里面的衣服可都是人家的呀!”
    戴丽兰说:“这有什么值得为难的呢?让小伙计看着就行了。”
    “好吧,就这么办吧!”染匠匆匆去买肉食去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