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丽兰母女受封赏-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戴丽兰母女受封赏

    被骗的人都带着自己的钱物各自归去,只剩下戴丽兰一人留在宫中,哈里发问她:
    “戴丽兰,这事儿总算是闹明白了,我问你,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呢?”
    戴丽兰直言不讳地说:“陛下,先父原是在宫中做官的,任过驯鸽官。我小的时候,曾帮助先父驯过幼鸽,因而学会了一些驯鸽技术,掌握了一定的本领。再说我的丈夫秉承我父亲的遗业,同时他也曾是陛下的一名忠臣,维持过巴格达城中的治安工作,我们堪称为官宦之家。为了继承先父和先夫的未竟之业,我一直潜心努力,巴望着有朝一日能为陛下尽点绵薄之力。同样的,我的小女戴乃白,也有同样的想法,她也要继承她父亲的事业,大干一场,为陛下效犬马之劳。这就是我的愿望。”
    哈里发觉得戴丽兰一家忠心可嘉,便点点头,答应了她的请求,要为她母女俩安排宫中差事。这时戴丽兰又表示希望委派她去做皇家旅舍的看门人。这个所谓的皇家旅舍,是哈里发经营的一幢三层楼的旅馆,是专门为来往巴格达城的富商巨贾们居住的,又称为皇家客栈。在这个客栈里工作的服务员有四十人,另外还养着四十条看家狗,有一个厨师负责为服务员。客人们做饭和喂狗。哈里发见戴丽兰提出来具体要求,认为这项工作还挺适合她的,便立即答应了,对她说:
    “我委派你去负责皇家客栈的工作,如果客栈中有丢失现象,一律由你负责。”
    戴丽兰对哈里发说:“微臣遵命!另外我还要恳求陛下能够允许我女儿戴乃白住到客栈的楼上去。因为客栈屋顶平台十分宽阔平坦,很适合驯养信鸽。”
    哈里发又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就这样,哈里发信守诺言,公平合理地处理了这件事情,为戴丽兰母女的工作做了妥当的安排,让戴丽兰做皇家客栈的总管,让客栈里的工作人员,都要服从她的指挥,不得有误。
    戴丽兰终于以自己高明的骗术赢得了哈里发的好感,争取到哈里发对自己的委任,继承了先父和先夫未竟的事业,梦想成真,如愿以偿。她对本职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深得各方面的好评。白天她让女儿驯养信鸽,为哈里发准时无误地送信,夜里她命人将四十条狗放出来,帮助维持客栈的安全。
    戴丽兰母女一朝得势,便意气风发,风风火火地大干起来。埃及骗子阿里。米斯里
    “埃及骗子阿里。米斯里从前,埃及有个大骗子阿里。米斯里,到处行骗,受害者甚众。王宫里的警长萨里赫布置他手下四十个巡捕,挖个陷阱,诱捕他,为民除害。一切安排得十分周密,可是,在预定的时候到陷阱中逮人的时候,他却像水银泻地,溜得无影无踪。因此,他就得了个绰号,叫载伊百谷。米斯里(载伊百谷:阿拉伯语意为水银。)。
    阿里。米斯里神奇地用各种方法躲过官方的缉捕,藏身在一个人们不易发现的地方。一天,管家见他愁眉苦脸。闷闷不乐地呆坐着,便说:
    “主人,你这是怎么了?如果你心里不痛快,倒不如到城里去逛逛。散散心也好哇。”
    阿里。米斯里觉得管家说得在理,便信步走上街头,他在城中大街小巷中溜达,却总觉得胸中的烦闷驱之不去。这时,他路过一家小酒馆,心想,到酒馆里坐一会儿,喝上几杯,也好借酒消愁啊。他心里这么想着,脚已迈进小酒馆里了。只见酒馆里人不少,有七排位子已经坐满。他叫住服务员,对他说:
    “我想找个位子,单独坐着,一个人饮酒。”
    服务员为他腾出一个桌子,并端出一些下酒的菜肴。于是,他独斟独酌,开怀畅饮,直喝得醉眼蒙,才起身走出酒馆,身子轻飘飘地。一脚高一脚低地在街上游荡。他来到艾哈麦鲁街,那里有不少人认识他,都惟恐躲闪不及。惹祸上身。他见自己所到之处,人们都忙着给他让路,心中略感欣慰。他得意扬扬地边走边东张西望,一眼看到一个挎着皮水囊。手里拿着碗和壶的卖水老头,跌跌撞撞地迎面而来,口中喃喃地叫道:
    “饮料中最好喝的是葡萄酒,交往中最惬意的是和情人幽会,言语中最有益的是与正人君子一席谈。”
    阿里。米斯里听到卖水老头的叫卖,便向他招手,说道:
    “喂!卖水的,你过来,给我来一杯。”
    卖水老头见有人买水,忙跑过来,站到他面前,用熟练的动作十分麻利地倒了一碗水,递给米斯里。可是,米斯里接过水碗,并不马上喝水,却注视了一下碗中水,摇晃一下,把水泼到地上。卖水老头奇怪地问他:
    “你要喝水,我倒给你,你却把水泼到地上,难道你不喝吗?”
    阿里。米斯里摇晃着身子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喝,我要是不喝,叫你过来干什么?”
    卖水老头又给他倒了一碗水,递给他。他接过来,同样注视了一下碗中水,摇晃一下,又把水泼到地上了。接着,他又向卖水老头要水,卖水老头又递给他一碗水,他又照例泼掉。这下子,卖水老头急了,没好气地对他说:
    “你要是不喝,我可是要走了。”
    阿里。米斯里赶忙拦住他,说道:“你又说我不喝,我喝!我喝!再来一碗吧。”
    卖水老头耐着性子,又给他灌满一碗水,他这回接过来,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然后,他掏出一个金币递给卖水老头。卖水老头嫌钱少,米斯里不但不肯多给钱,反而认为卖水老头顶撞了他,便拔出腰刀,抓住老头的衣领,要杀死他。他满脸怒容地对老头吼道:
    “你这个老头,我给你一个金币,你还嫌少吗?说破大天去,你的皮水囊也只值三个金币,我泼掉你的三碗水,能值几个钱?我给你钱就不错了,你还敢嫌少?你说说看,你难道还见到过比我更勇敢。更慷慨的人吗?”
    卖水老头并不怕他,阿里。米斯里吃了一惊,忙问:“阿里。米斯里吃了一惊,忙问:“那你说说,比我更勇敢。更慷慨的人是谁?”
    “你先把你的爪子拿开!”卖水老头见米斯里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才开始对他细细道来:“我告诉你,我这人亲身经历的奇闻轶事,恐怕你是从未见到听过的呢!你听着,我的父亲原来是开罗城中卖水人的头目。他去世时,给我留下五头骆驼。一匹骡子。一所房子和一个店铺。一般地来说,穷人是不能妄想发财致富的,因为,等他白手起家。发财之时,他就已到了风烛残年。因此,我并不妄图钱财,只是一心要到麦加朝觐。于是,我变卖了房屋牲畜,预备了路费,实现了到麦加朝觐的宿愿。不料,在麦加朝觐完,才发现自己不仅花光了所有的钱财,而且还欠了人家五百金币的债。当时我想,如果我就这样转回埃及去,就会被债主告发,也就少不了遭受铁窗之苦。想到此,我就决定先不回埃及,便跟随一些从叙利亚来的朝觐者一块到哈勒白,又从哈勒白到巴格达。在巴格达我打听到卖水人的头目,便前往拜访他,如实告诉他自己的遭遇和苦衷,博得他的同情,他很关心我,专门腾出一间铺房供我居住,还给了我一个皮水囊和一套壶碗,使我重操旧业。自谋生计。次日一大早,我就挎上皮水囊,出门卖水。我在城中穿大街走小巷,向过往的行人兜售囊中水。我看到一个人迎面走来,以为他要喝水,便灌一碗水递给他。没成想,那人不但不喝水,反而冲着我大喊大叫起来:
    “"怎么又是水,我还没吃东西,又让我喝水!刚才有个人说是要请我吃饭,我去了,不想那个家伙吝啬得很,只在我面前摆上两个水罐,其他什么也没有。我气恼地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请我来吃饭,却不摆出饭菜,只管让我喝水。算了吧,等我到别处吃饱了饭,再来喝你的水好了!”,又有一个人迎面走来,我把一碗水递过去,他却婉言谢绝,说道:"愿安拉给你预备衣食。,就这样,我在城中各处转悠,一直到中午,也没卖出一碗水。赚到一分钱。我懊悔自己不该到巴格达来。正当我懊恼烦闷之时,突然发现大街上的人们没命地奔跑起来,好奇心驱使我尾随着人们向前跑去,只见有一队威风凛凛的骑兵,排成两行,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通过大街。我仔细看那些骑兵,见他们一个个全副武装,头上缠着缠头,腰挎宝剑,手执长矛,这种威严壮观的场合是我从未见过的。我向行人打听:"这是谁的队伍?,行人说:"这是艾哈默德。戴乃孚的队伍。,我又问:"他是什么官职?,行人说:"是禁卫军队长,兼任巴格达城中的警官,也负责维持城外的治安。他本人每月要拿一千个金币的薪俸。他们这是从宫中出来,回营房去呢。,
    “正当我和那个行人在一旁说话时,艾哈默德。戴乃孚看我是卖水的,便叫道:"来,给我一碗水喝!,我当即倒了一碗水递上去。他接过去,注视一下,摇晃一下,随即把水泼到地上;我又倒了一碗,他又泼到地上;我第三次递给他一碗水,他才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喝完了水,他问我:"水夫,你是哪里人?,我说:"我是埃及人。,他又问:"那你干吗到这儿来卖水?,
    “于是,我把自己的身世。遭遇和困境,很快地对他说了一遍。他知道我是个负债的人,为躲债才流落到这儿来的。他听了,便赏我五个金币。然后,他对部下说:"你们也来救济这个可怜人吧!,于是,他的部下每人给我一个金币。最后,他对我说:"欢迎你到巴格达来,你给我们水喝,我们会照顾你的。,
    “从那以后,我经常跟这支军队接触,他们每回都照顾我。恩赏我。就这样,没过多久,我就积蓄了一千个金币。有了钱,就开始想回家。我决定动身回埃及后,到营房里去拜访艾哈默德。戴乃孚。他问我:"你还需要什么帮助?,我对他说:"我打算回埃及去,正好有一个商队到埃及去,我要随他们一路回家。,
    “艾哈默德。戴乃孚见我归心似箭,很体谅我思念故乡的心情,便很慷慨地给我一匹骡子和一百个金币,并对我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托你在开罗为我办一件事。,我说:"我认识很多开罗人,有什么事就请尽管说吧!,他手书一信,交给我说:"请你将此信亲自交给住在开罗的载伊百谷。米斯里,并代我向他问好,告诉他,我在哈里发宫中任禁卫军队长。,
    “我收下他的信后,便跟随商队回到开罗,先去找到债主,还清了债务,此后仍以卖水为生。可是,我转了很多地方,却至今未找到那个名叫载伊百谷。米斯里的人,没有完成艾哈默德。戴乃孚交付给我送信的任务,这是使我耿耿于怀的一桩心事啊!”
    阿里。米斯里听到这里,高兴地拉住卖水老头的手说:
    “老人家,天下之事,无奇不有,您用不着发愁了,我就是您要找的那个载伊百谷。米斯里,最早追随艾哈默德。戴乃孚的也是我。你把信交给我就是了。”
    卖水老人定睛看了他半天,从怀里掏出那封信,递到他手中。阿里。米斯里打开信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阿里。米斯里兄弟:
    别来无恙乎?
    我在开罗时,耍尽手腕愚弄。欺骗萨拉哈丁,终于活埋了他,并收揽他的部下,其中有个叫阿里。赭麦尔的好小子。
    如今我在哈里发宫中服务,兼任巴格达城中的警官,负责维持城内外的治安。如果你有心履行我们之间的约言,可前来巴格达找我,以便借机施展你的天才骗术,以博得哈里发的重视和信任,便有望达到进入王宫为官受禄的目的。希望你马到功成。
    顺祝康宁。
    你的兄弟
    艾哈默德。戴乃孚”
    阿里。米斯里读了信,内情皆知。他高兴地亲吻着来信,还把信放到头上顶了一下。然后,他掏出十个金币,赏给卖水老头。
    阿里。米斯里亲往巴格达城
    阿里。米斯里兴高采烈地。急急忙忙地跑回寓所,迫不及待地把收到信的喜讯,告诉给他的弟兄们,对他们说:
    “我要走了,我把你们的事交给你们自己了。”
    说完,他收拾好行李,换上一身新衣服,披一件斗篷,戴一顶红毡帽,并把装在匣子中可以折叠的全长二丈四的长枪取了出来,预备随身带走。他的助手见他行色匆匆,便对他说:
    “你要走了,可是咱们的钱快用完了,怎么办?”
    他说:“别着急,我到叙利亚后,会尽快寄钱给你们用的。”
    说完,他告别众兄弟,去找到一个整装待发的商队。他很快就了解到在这个商队中,除了一个为首的商界头目外,还有其他四十个大大小小的商人。商人们的货物都绑扎在骆驼背上,弄得妥帖无恙了,可是,那个商界头目的货物还没有绑扎妥帖,帮他绑扎货物的叙利亚人一个人忙不过来,召唤其他骡夫来帮他,不料,那些人不仅不动手帮忙,反而蹲在一旁对他冷嘲热讽。叽叽咕咕地谩骂他。这情景,米斯里看在眼里,心中想着,我要跟这个头目搞好关系,他是带队的,帮他做点事,他以后会帮我的。想到这里,他走到头目跟前,向他问好。头目问他:
    “你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看你一个人管理这四十驮货物,实在太辛苦了。你干吗不多雇几个人帮你呢?”
    头目说:“我曾雇过两个年轻人,给他俩发衣服,还给每个人预付了二百个金币。可是,他俩在半途中却弃我而去了。”
    阿里。米斯里不失时机地对他说:“那我来帮你吧。”
    头目同意了。米斯里手脚麻利,很快就帮头目绑扎好货物,得到头目的赞许。商界的头目高兴地跨上高头骡子,带领其他商人一道动身启程。商队由那个叙利亚人带路,他很喜欢米斯里。日落时,商队住下来过夜。大家吃饱喝足,便各自休息。
    次日清晨,商队继续跋涉,直到一处猛兽经常出入的森林地带。他们早就听说过,以前,曾有商队路过此地时,有的商人被猛兽吃掉了。但是,这儿是商队的必经之路,为了避免所有的商人担心被猛兽吃掉而寝食不安,便利用抽签的办法,在旅客中抽出一人来作牺牲品,把他抛给猛兽去果腹,其他人则趁机通过最危险的地段。这次的商队也同样沿用传统的办法,用抽签方式决定谁去作牺牲品。他们抽签的结果,商界头目成了牺牲品。商队已处于最危险地段,猛兽果然远远地出现了。商界头目见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心中异常悲苦,可又别无他法。他哭丧着脸,埋怨带路人说:
    “你这个该杀的家伙!看来是你把我送上死路了,也许这是命该如此。你听着,我死后,你要把我的财货如数交到我的后代手中。”
    阿里。米斯里见头目和同伴们在做生离死别,觉得很奇怪,便问道:
    “你们一个个悲痛欲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人们便把这一带是商队的必经之路,现在正遇到猛兽的事情,对他诉说一遍。他听了,却觉得人们不必为此大悲大哀,说道:
    “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何必要逃避野兽?让我来杀死它,替大家除害好了!”
    阿里。米斯里的豪言壮语,使在场的人精为之一振。商界头目听说米斯里自告奋勇去对付猛兽,万分激动地说:
    “那太好了,如果他真的杀死野兽,我愿给他一千个金币!”
    其他的商人也纷纷表示,如果他能为众人除害,使他们今后再路过此地免得一死,那就都效法商界头目重谢他。
    说干就干。阿里。米斯里抛掉斗篷。抽出宝剑,呐喊着冲进林中,正好碰到那头拦住商队非要吃人才能放行的猛狮。那头体态巨大的狮子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他手举宝剑,对准狮头,果断地刺去,将它劈成两半,凶猛的狮子在他的利剑下顿时一命呜呼。商界头目及其同伴们眼见米斯里手举剑落,结果了猛狮的性命,激动不已,狂呼起来,对他十分钦佩。感激。米斯里抹掉剑刃上的血迹,若无其事地回到商队,对带路的人说:
    “你也用不着着急。害怕了,继续上路吧。”
    带路人见猛狮被杀死了,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拉着米斯里的手说:
    “你真了不起!我应该做你的仆人才对!”
    商界头目拿着一千个金币送给他,其余的商人也纷纷解囊,每人给他二十个金币。阿里。米斯里把所得到的金币全都交给头目代为保存,然后和商队一起,安然通过林区,继续往前走,直到天黑,才停下来过夜。
    次日清晨,商队又启程,向巴格达城迈进。可是,他们中途遇到一群强盗,拦住商队的去路,要抢劫商队。这伙强盗的头子是个恶贯满盈的家伙,他经常带领一些以抢劫为生的强盗出没于山林。壕堑之中,拦路抢劫过往的商队,恶名远扬,令人提心吊胆。商界头目一见强盗袭来,顿时慌了手脚,仰天叹道:“这回,我的货物就全完了!”其余的商人们也都见贼丧胆,慌忙丢货四散逃命去了。阿里。米斯里却显得十分镇静,他身穿一件系满响铃的皮衣,手执二丈四的长枪,向强盗们冲过去,一把夺过一匹骏马,跃身跨上马背,冲到强盗首领跟前,毫无惧色地向他挑战,说道:
    “大胆贼头,你敢与我对阵吗?”
    强盗头目嘿嘿一笑,说道:“我还真没见到过有谁敢与我交锋的,少嗦,快快前来受死吧!”阿里。米斯里摇动身上的响铃,两腿一夹骏马,迎上前去。两人枪对刀,一招一式,没打几个回合,他就用长枪击折贼头人的大刀,旋即一个措手不及,一枪挑死贼头人。强盗们见头人被杀,气急败坏地一拥而上,把他围在中央。米斯里面对群敌,毫不退缩,从容举枪横扫群敌,直杀得众强盗落荒而逃。
    阿里。米斯里干脆利索地杀死贼头人。击退众强盗,保全了商队的生命和财产。他的骁勇善战。豪情壮举赢得了商队头目和所有商人的好感,从劫难中获得重生的商人们纷纷慷慨解囊,都倾其所有,把金币送给他。就这样,他们重整商队,继续前进,终于安然到达巴格达。米斯里从头目那里要回存放在他那儿的金币,将所有的钱交付给带路人,让他如数交给自己在开罗的副手。
    阿里。米斯里和戴乃孚久别重逢
    阿里。米斯里在巴格达城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到城中各处去打听戴乃孚的住所。可是,行人见他的着装打扮和口音不像是本地人,都不愿意跟他搭话。他并不灰心丧气,而是孜孜不倦地继续找寻;他走到纳夫竹广场,看到有一群小孩正在那里玩耍,他心想,童言无忌,从他们口中,兴许能打听到戴乃孚的下落。他左顾右盼,见附近有个卖糖果的商贩,便灵机一动,到商贩那儿买了一些糖果,拿在手中,召唤着孩子们。那群孩子见米斯里手中拿着糖在召唤他们,呼啦一下子跑过来围着他要糖吃。阿里。米斯里说:
    “糖是要给你们吃的,可是你们得有人帮我找到一个名叫艾哈默德。戴乃孚的人才行。”
    这时,孩子当中有一个年龄稍大些的走到米斯里跟前,对他耳语道:
    “你跟我来,我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跟着。”
    那孩子说完,就照直往前跑去,米斯里在后面紧跟不舍。他跑到一座房子前,用脚趾夹个石子抛向大门,又回头朝米斯里使个眼色,表明要找的人家到了。阿里。米斯里上前拉住小孩的手说:
    “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说:“我叫艾哈默德。勒勾图。你自己去敲门吧,我该走了。”
    阿里。米斯里送走勒勾图,转身前去敲门。戴乃孚在屋子里听到敲门声,便吩咐管家说道:
    “你快去开门吧,这准是阿里。米斯里找我来了。”阿里。米斯里进了门,见到戴乃孚,久别的老友重逢了,他们热烈地拥抱着,互相问寒问暖。戴乃孚手下的四十个弟兄也出来和他见面,亲热地问候他。戴乃孚取出一套衣服送给他,说道:
    “这是哈里发委任我为队长时发给部下的,我特意给你留下这一套。那时我就料到你今天会来找我的。”
    次日,戴乃孚外出前对阿里。米斯里说:“你这几天先呆在家里,不要上街。”
    阿里。米斯里一听就急了,嚷道:“为什么不让我上街?干吗要把我关在屋里,像坐牢似的!”
    戴乃孚耐心地对他说:“小伙子,你别以为巴格达像开罗一样,巴格达是哈里发所在的京城重地,这儿的情况十分复杂,城中的骗子手。地痞流氓不少,你初来乍到,冒失外出,就很可能上当受骗。”
    阿里。米斯里听从戴乃孚的指点,在家中安静地呆了三天。戴乃孚对他说:
    “一个大小伙子总是在家里闲呆着,其实也不是个事儿,这么着吧,我看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去见哈里发,他也许会委你一官半职的。”
    阿里。米斯里与戴乃白
    阿里。米斯里在家里呆着,闷得发慌,他决定不顾一切地冲出家门,到大街上去溜达溜达,借此消愁解闷。巴格达城对他来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那里繁华的街道。喧嚷的市场。拥挤的人群,对他来说都显得十分新奇。他边走边看,穿过大街走过小巷,时间长了,一时感到有点儿饿了,便走进一家餐馆,饱餐一顿。
    这时,被哈里发委派负责兼管皇家旅舍的戴丽兰率领她的四十个仆从,由王宫转回皇家客栈,正好从这家餐馆门前路过;米斯里从餐馆里跑出来看热闹,见这四十个仆从个个精神抖擞,头上戴着崭新的毡帽,腰间挎着银光闪闪的弯刀,排着两行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前走。在队伍后面压队的就是身披锁子铠。头戴镀金盔。骑着高头大骡子的。威风凛凛的戴丽兰。米斯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她见米斯里身穿带帽子的毛外衣,外披斗篷,腰间挂着一把长剑,他的个头。胖瘦猛一看和艾哈默德。戴乃孚不相上下。她还注意到他的目光炯炯,显出一派英雄气概,不同凡响,心中留下颇为深刻的印象。回到旅馆,她把女儿戴乃白叫到跟前,并取出沙盘,为他占了一卦,从占卦的结果来看,知道此人名叫阿里。米斯里,并了解到他的经历和遭遇。
    戴乃白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占卦,为谁占卦,便问道:
    “妈妈,您在为谁占卦?结果又怎样呢?”
    戴丽兰解释道:“我刚才在路上看见一个小伙子,模样长得特像艾哈默德。戴乃孚。看到他以后,我强烈地感到他肯定是和艾哈默德。戴乃孚在一起。正因为如此,我很担心,他会知道你骗过艾哈默德。戴乃孚和他的部下,他会为了替他们报复而混迹于市民当中,伺机来欺骗我们呢!”
    听了妈妈的分析,戴乃白连忙点头,说道:“您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也认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过,对于此事,您也不必着急上火,就放心地让我来处理吧。”
    戴乃白胸有成竹,立刻梳洗打扮起来,挑出一套非常华丽时髦的衣服穿上,坐在梳妆台前,精心地描眉画眼,把最好看的钻戒。头簪。耳环戴上,打扮得浑身上下金灿灿。银闪闪,耀眼夺目。收拾装扮好了以后,她便走出家门,来到大街上。她那妖艳的装扮。婀娜的身段,惹得来往行人不时地注目观看。见到行人对自己如此关注,戴乃白心中喜不自禁,她不停地为自己打气,暗暗发誓:我要用轻柔诱人的步伐来迷惑人,用水灵灵传情的双眼来诱骗人,我就不相信我的目标不上钩!她这么想着。念叨着,两眼又不停地东瞧西看。终于,在一条繁华的街道,她看到她妈妈形容的那个青年人出现了。此人正是阿里。米斯里!她见阿里。米斯里迎面走来,便故意迎上前去,用胳膊轻轻地撞了他一下,又急忙向他道歉说:
    “真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着你了,请原谅!”
    阿里。米斯里其实已经注意到了迎面而来的美丽的姑娘,巴不得跟她认识呢,见姑娘主动和他搭话,顿时心花怒放,忙说:
    “没事儿,没关系。请问你这位漂亮的小姐,姓什名谁,家住哪里呀?”
    戴乃白诚心要戏弄他,不直接回答他,便说:“我可要告诉你呀,我是结过婚的人,我的主人是和你一样的花花公子!”
    阿里。米斯里见她如此轻佻,便壮着胆子说:“小美人儿呀,咱们好好聊聊吧。”
    戴乃白说:“在这儿说说话不是很好吗,不瞒你说,我哥哥是个大商人,我的丈夫也是做买卖的。平时我总是呆在家里,今天可是头一次抛头露面地上街呀。我出门上街是因为我今天心绪紊乱,刚才我在家里做了很多菜,可是没有人陪我一块儿吃喝。聊天,觉得没什么意思。现在碰到你,见你一表人才,教人喜欢。不知你能不能拨冗光临寒舍,陪我一起吃喝。谈笑,果真如此,我会感到很高兴的。”
    听了戴乃白的话,阿里。米斯里顿时心花怒放,便迫不及待地对她说:
    “这太好了,你邀请我到贵舍去做客,这可真是我天大的荣幸啊!”
    于是,在戴乃白的引导下,阿里。米斯里兴高采烈地跟着她穿过大街,走过小巷,往她家里走去。阿里。米斯里走着走着,心中产生了一种想法:自己是外地人,初次到此地,人生地不熟,不能冒冒失失地惹事生非。我在大街上随便认识人,又轻易地答应到她家里去,和这种轻浮的女人鬼混,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想到这儿,他的脚步放慢了,从兜里掏出一个金币,递给戴乃白,用委婉的语调对她说:
    “这位姑娘,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打算到你家中去了,请你收下这个金币,改天我再来拜访你吧。”
    戴乃白正喜滋滋地带着他往家里走,不料他却半路上变卦,心中甚为着急,忙说:
    “这怎么能行呢?说好了的事情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今天你应该到我家里去,我一定要让你去,因为我已备好了饭菜,让我们尽情地吃喝玩乐吧!”
    她边说边用力拉住他的手,生拉硬拽地把他弄到一幢大厦门前,对他说:
    “你去开门吧!”
    阿里。米斯里问:“钥匙呢?”
    她问:“钥匙让我给弄丢了。”
    他说:“没有钥匙,让我开门,我破门而入,这不就成了入室偷盗吗?”
    戴乃白笑了笑,走到门前,用面纱盖住门锁,口中念念有词,大门豁然洞开。阿里。米斯里见大门已开,便信步走了进去,抬头一看,见里面墙壁上挂着宝剑和各种武器,整个房间显得十分森严可畏,阿里。米斯里心里一阵紧张。可是,当他看到戴乃白热情如火的神情,内心的恐惧顿时烟消云散。他想,既来之,则安之,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伴是很快活的。戴乃白让他随便坐,自己转身去端出来丰盛的美味佳肴,陪阿里。米斯里边吃边谈笑,显得十分轻松自在。阿里。米斯里吃饱喝足了,戴乃白去取来水壶,到井中打了一壶水,端个脸盆,让阿里。米斯里洗手。正洗着手的时候,戴乃白突然把手指头攥成拳头,痛心地捶着自己的胸膛,“哎呀”一声大叫起来。阿里。米斯里忙问:
    “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吗?”
    戴乃白惊慌不安地对他说:“不好了,真是不幸!我丈夫有个嵌宝石的图章戒指,原来是别人拿来用五百个金币作抵押放在家里的,我很喜欢这个戒指,可是我戴它又嫌大了些,只好用蜡涂上把它填窄些,这样我戴起来勉强合适。刚才我到井中去为你打壶水洗手,不想手指上的戒指滑下来,掉进井里去了。丢了人家的戒指,我得赔上五百金币呀!不行,我得下井去捞上来。这样吧,你先背过身去,让我脱掉衣服下井去捞戒指。”
    阿里。米斯里听说她的宝石戒指不慎掉到水井里了,心里“格登”一下,又见她要下井去捞,忙制止她,说道:
    “且慢!下井的事怎么让你个姑娘家去呢,我一个男子汉应该义不容辞地去捞,否则的话,不就成了我莫大的耻辱吗?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阿里。米斯里自告奋勇,立即脱掉衣服,让戴乃白取来一根绳子,系在身上,跟戴乃白一块儿来到水井边,让她放他下井。戴乃白慢慢放着绳子,阿里。米斯里见井深水多,便在井下喊道:
    “再继续往下放绳子,井太深,我还没有到达井下呢!”
    戴乃白在井沿冲井下喊:“不行呀,绳子太短,已经没的放了。不如这样吧,你好事做到底,干脆把你身上的绳解开,自己下到井水里去吧!”
    阿里。米斯里听她如此说,也无可奈何,只好听从她的指点,把系在身上的绳子解开来,索性跳进井水中。他潜入井水中,井水没了头顶,脚却碰不到井底。他的水性也不好,扎猛子在水井中胡乱摸了半天,根本摸不到什么戒指。这时,他在冷水中呆不住了,拼命用手脚撑住井壁,大声喊人,井上却无人应声。原来,戴乃白见阿里。米斯里轻信她的话,果然下到井中,又在下面解开了绳子,没办法上来了,便收好绳子,回到房中,把阿里。米斯里脱下来的衣服,席卷起来,又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然后破门而出,一路小跑,来到皇家客栈的门楼里,高高兴兴地向母亲戴丽兰报告道:
    “妈妈,那个阿里。米斯里上了我的当了!他被轻而易举地弄到巡警总监哈桑家里水井下了,他就甭想上来了!”
    戴丽兰一听,非常高兴地亲吻着女儿,心想,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再说那个外号叫黑道哈桑的巡警总监办完公事,回到家中,发现大门是开着的,不觉心中起了疑心,便问他的马夫:
    “你干吗不锁好大门?”
    马夫忙辩解道:“不对呀,主人,我每回都是把大门锁得好好的呀。”
    黑道哈桑马上意识到出事了,便叫道:“家中被盗了,快进去看看吧!”
    说着,他和马夫冲进家门,在里面把角角落落搜了个遍,结果连个人影儿也没发现,也没察觉家中有什么东西丢失,这才疑疑惑惑地坐下来,吩咐马夫道:
    “你先到井边给我打壶水来吧!”
    马夫提着水壶来到井边,把大水桶放进井中。这时,还在井下挣扎着的阿里。米斯里正处于绝望之际,突然看到井上掉下来一只水桶,如同捞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用手抓住绳子,两腿盘住水桶。马夫往上提水桶时,觉得这桶水异常沉重,便将头伸进井中一看,吓了一大跳,水桶上有一个人!马夫惊慌之际一松手,水桶“扑通”一声又掉进井水里,他失神落魄地跑去对主人说道:
    “不好了,井里闹鬼了!”
    黑道哈桑也吃了一惊,忙说:“真有此事?那还了得!快去把四位懂教法的学者找来,请他们朗诵《古兰经》驱鬼!”
    马夫领命,马上去请来了四位法学大师。黑道哈桑把他们带到水井边,对他们说:
    “请你们围着这眼井朗诵《古兰经》,把妖魔驱走吧!”
    法学大师们开始围着水井转,边转边念《古兰经》。这时,马夫和仆人用力将水桶往上提。这时,在井下的阿里。米斯里索性潜入大水桶,缩在桶底,任由上面的人连桶带人拽上去,等到水桶被拽到井沿时,阿里。米斯里便麻利地从水桶里爬出来,站到法学大师们身边。他的突然出现,吓得他们措手不及,连声叫了起来。黑道哈桑定睛一看,见阿里。米斯里分明是个英俊的小伙子,根本不是什么鬼,便问他:
    “你怎么会到我家中来?又干吗到井里去?”
    阿里。米斯里灵机一动,编了一套谎言:“我到底格里斯河中去游泳,不想被水冲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口井中,又被你们打捞上来了。”
    黑道哈桑见多识广,看出他在扯谎,便揭穿他说:
    “这是不可能的事,你还是说老实话吧!”
    阿里。米斯里知道遇到明白人了,不得已,只好把如何被戴乃白诱骗到此地的全部经过详详细细地诉说一遍。黑道哈桑听了他的话,知道他的遭遇,认为情有可原,便给了他一套衣服,让他回去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