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戴乃白-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报复戴乃白

    阿里。米斯里狼狈不堪地回到住处,向艾哈默德。戴乃孚叙述了自己受骗上当的经过。艾哈默德。戴乃孚埋怨他,说道:
    “你初来乍到,凡事总得动动脑筋才对,在巴格达城里,有那么一些女人,终日打扮得花枝招展,专事用美色来勾引好色男人上钩,将他们骗到手之后,掠去他们的钱财,一走了之。对这种美艳绝伦的女人,你要格外当心才对!”
    哈桑。舒曼讥讽他说:“阿里。米斯里呀,你在开罗城里,也是数得着的人物呀,怎么到了这里,反而被一个小姑娘给骗了呢?你告诉我,这个小姑娘长得什么样儿?”
    阿里。米斯里把戴乃白的模样儿形容一番,又羞愧得无地自容。听了他的形容,哈桑。舒曼说道:
    “这个小姑娘名叫戴乃白,是皇家客栈门卫戴丽兰的女儿。这个小姑娘可厉害了,艾哈默德。戴乃孚首领和他的部下都曾被她骗过,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她剥得精光呢!”
    阿里。米斯里愤愤不平地说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大家都是奇耻大辱!”
    “那么,”哈桑。舒曼问,“你自己打算怎么办呢?”
    阿里。米斯里说:“我要娶她做老婆。”
    哈桑。舒曼说:“娶她做老婆?就你这种水平?你是白日做梦吧!”
    阿里。米斯里严肃地说道:“我可是认真的。不过,我得求教于你,我该怎么办,才能达到目的呢?”
    哈桑。舒曼见他意志坚定,便低头想了想,对他说:
    “这样吧,这事儿你得听我的安排,你要是真的服从我的指挥,我就有办法使你如愿以偿。”
    “好吧,为了达到目的,我听你的。”阿里。米斯里坚定不移。
    于是,哈桑。舒曼取来一口锅,往锅里放了一些柏油似的黑糊糊的东西,燃火熬了熬。然后,让阿里。米斯里脱光衣服,往他身上抹,把他身上抹黑之后,又把他的脸上,他的腮。眼皮。耳朵。脖子都抹成黑色;然后让他穿上一身奴隶穿的破衣服。这样一来,阿里。米斯里就变成了一个黑奴的模样。哈桑。舒曼还给他准备了烤羊肉和啤酒,对他说:
    “皇家客栈有个厨子,你现在的样子与他一般无二。那个厨子专门为戴丽兰母女和客栈中的四十个奴仆做饭,还负责喂狗,平时购粮买菜也是他的事儿。现在你去找他,跟他说话时,要用黑奴常用的口语,要做黑奴的动作,要跟他搞好关系,打得火热。见面时,你要主动跟他套近乎,请他吃喝。当他和你吃喝时,你要多灌他几杯,将他灌醉。当他醉意蒙时,你要乘机让他告诉你如何做饭烧菜,伙房里放钥匙的地方。酒后吐真言,他会把你要知道的一切情况全都告诉你的。然后,你瞅准机会,用迷蒙药将他麻醉倒,然后你换上他的衣服,把他用的两把刀别在腰间,提个篮子到菜市场去买菜和肉,回来后在厨房里烧火做饭,在饭菜中多放些迷蒙药,然后端给戴丽兰母女和奴仆们吃,并拿这些饭菜喂狗。这样,她们都会一一被麻醉倒,待她们都失去知觉后,你就闯进门楼里,把里面的衣物全弄走。尤其要注意的是,别忘了把戴乃白喂养的四十只信鸽都弄回来。”
    阿里。米斯里认真地听从哈桑。舒曼的指点,随身带着些美酒佳肴,来到皇家客栈的厨房,找到那个厨子,亲热地对他说:
    “你好!我看你这么忙,干吗不休息一下,让我陪你喝一杯吧!”
    那黑奴厨子闻到酒香,心里一阵高兴,说道:“我好久没闻到酒香了,你知道,我一向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得为戴丽兰母女。四十个奴仆做饭烧菜,还得喂狗,哪里有工夫到酒店里去喝酒呢?”
    阿里。米斯里忙说:“我知道你是个重任在身的大忙人,这不,正因为你忙,我才把烤羊肉和美酒都带来了,你先歇会儿,让我好好陪你喝几杯吧。看来,也只有我这么关心你了!”
    黑奴厨子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人把现成的美酒佳肴送到自己面前,一时得意忘形,便腾出手来和阿里。米斯里开怀畅饮起来。酒过三巡,黑奴厨子醉意蒙,找不着北了。阿里。米斯里不断殷勤地为他添酒夹肉,乘机问道:
    “朋友,你每天给他们烧几个饭菜?”
    黑奴厨子正喝得高兴,便信口说:“午餐和晚餐各烧五个菜,他们不满足,这不,昨天还要求我再给他们加两个菜呢!一个是加蜜稀饭,另一个是煮石榴子。”
    阿里。米斯里又问:“你是怎样安排开饭次序的?”
    黑奴厨子说:“我先侍候戴丽兰,然后再奉承戴乃白,她俩吃饱喝足了以后,我又要去喂奴仆,最后是喂狗。这些狗食量很大,每条狗至少要吃一磅肉。”
    顺利地获悉这么多的情况,阿里。米斯里一时高兴,竟忘了打听钥匙放在何处,便匆忙地往酒里下迷蒙药。待黑奴厨子被麻醉得不省人事时,他换上黑奴厨子的衣服,把他的两把刀别到自己的腰间,然后抓起菜篮子,急忙到菜市场去买肉和菜,再往客栈走。可是他刚进门,便看到戴丽兰坐在门堂里,虎视眈眈地监视着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在她的身后,站着全副武装的彪形奴仆,显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他先是怔了一下,但马上镇静下来,低着头,照直往里走。
    戴丽兰不是等闲之辈,她死死地盯着阿里。米斯里,待他走近了,猛然大喝一声,说道:
    “站住!大胆的匪徒,竟敢骗到老娘的眼皮子底下来了!快说,你到这儿来是为了什么?”
    阿里。米斯里听戴丽兰这么说,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心想,都说这个戴丽兰非同小可,今日面对面交锋,果然厉害!可是,事已至此,不能就此罢休宣告失败呀。他暗暗给自己打气,鼓足勇气说:
    “总管,您这是在说些什么呀?”
    “还装蒜呢?你是怎么装扮成黑奴厨子的?你把真正的黑奴厨子怎么处置了?弄死他,还是麻醉了他?从实招来!”
    “总管,您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难道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厨子吗?”阿里。米斯里故意反问道。
    戴丽兰不依不饶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黑奴厨子,你是阿里。米斯里!”
    点了名字!阿里。米斯里全身凉透了,这个骗子手真是名不虚传,着实厉害!这下子全完了,彻头彻尾地完了!阿里。米斯里觉得自己已前功尽弃,看来只有束手就擒了。可是,他转念一想,你能骗,难道我就不能骗吗?一不做,二不休,今儿个就跟你干到底了!他强打精神,故作镇定,又说:
    “总管,我真不懂你的意思,请问,你有几个厨子?我是你的厨子,难道还会有别的厨子吗?刚才你说什么阿里。米斯里?他是白人还是黑人?什么事情都不能黑白颠倒是非混淆吧,我可是一直在这客栈中给你们卖力的呀!”
    这时,有几个奴仆有点不耐烦了,在一旁议论纷纷:
    “这个厨子今天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了?”
    “我看,不是厨子有什么事,而是我们的总管今天有点奇怪。”
    戴丽兰厉声制止他们,说道:“少废话!你们这些没心没肺的东西!也不动动脑筋好好想想,别教人给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侍从小声嘀咕道:“越说越离谱了,他分明是那个厨子,怎么说他是别人呢?再这么拗下去,谁还给我们做饭呢,我们都饿了!”
    这时,戴丽兰也沉不住气了,对侍从们说:
    “你们坚持说他是那个厨子,那好吧,他既然是厨子,那么他一定知道昨天你们吃的什么饭菜,也应该清楚每天开几次饭,每餐烧几个菜吧?”
    侍从们说:“这有何难?”于是,他们便详细地询问他。他胸有成竹,便如数家珍般地从头道来:
    “每天午餐和晚餐都是烧五个饭菜,其中有扁豆。肉汤。葱头烧肉。玫瑰露和米饭。昨天,我为你们另外增加了蜜稀饭和煮石榴子。”
    “可不是吗,就这些呀!”侍从们异口同声地嚷了起来。
    “这算什么?”戴丽兰仍不依不饶,她又吩咐道:“你们跟着他进去看,如果他不认识厨房。餐厅,你们就不要迟疑,干脆把他杀了算了!”
    侍从们听命,让阿里。米斯里走在前面,去认厨房。餐厅的门。阿里。米斯里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心里在想如何继续对付他们。突然有一只猫一下子蹿到他的肩上,“喵喵”地叫着。原来,这只猫把他当作黑奴厨子了,它平时习惯于呆在厨房门口,等厨子来了,便跳到他的肩头上,跟他亲密一番,然后钻进厨房里,吃个饱喝个足。阿里。米斯里并不知情,用手把猫从肩头上扒拉下来,那猫跳到地上后,径直朝厨房门口跑去,反倒成了他的领路者。他跟着猫走到厨房门前,看到门边挂着几把钥匙,却不知道哪一把是开厨房门的。他边伸手,边冷静地观察着,发现有一把钥匙上粘着一根鸡毛,便断定它是开厨房门的。他用这把钥匙果然打开了厨房门。他信步走进去,坦然地放下竹篮。然后,他又转身去找餐厅。可是,餐厅又在哪里呢?他心里一阵紧张,如果走错了门,就真的会引起侍从们的怀疑。正迟疑间,那只猫又出现了,这猫见它的“厨师主人”没停留多久便转身出去,也跟着出来了,它知道在餐厅地上到处有吃的,便急匆匆地跑到餐厅门口等着开门。阿里。米斯里紧跟着猫,来到餐厅门口,见门边挂着钥匙,有一把油腻的钥匙引起他的注意,心想,这把肯定是餐厅门钥匙了,一试,果然打开了门。
    阿里。米斯里从容不迫的举止和熟练的动作,使侍从们对他深信不疑。他们来到戴丽兰面前,用十分肯定的口气对她说:
    “总管,您就放心吧,此人就是黑奴厨师,如果不是的话,他怎么会那样熟悉去厨房和餐厅的路,又怎么会毫不迟疑地取下钥匙打开门呢?我们都亲眼看到他从容不迫地进出厨房和餐厅的,我们可以为他作证!”
    戴丽兰听了他们的汇报,又询问了所有的细节,她的结论却与他们的完全相反,她以教训的口吻对侍从们说:
    “我不能赞同你们的看法,你们也不动动脑筋,往深处想想?那只猫肯定是错认了人,把他误认为是黑奴厨子了。而此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将错就错,以猫为向导,摸到厨房和餐厅;再说厨房和餐厅的门钥匙,各有特殊的痕迹,他从那些细枝末节中察颜观色,判断出哪一把钥匙能开哪一道门。他的这点小伎俩瞒不过我,倒是能骗过你们这些蠢家伙!今天时候不早了,你们先去吧,不过,此事还没完,你们要继续密切观察此人,处处小心防范,千万不可疏忽大意。我还要想办法试探他,我就不信抓不到他的把柄!”
    这时,阿里。米斯里见侍从们对他深信不疑,戴丽兰又没有表现出特殊的反应,便索性继续装扮下去。他一本正经地在厨房里把从市场上买来的肉和菜,按黑奴厨子的“指点”,样样件件地做好。午饭做好了,他先按顺序端给戴丽兰吃,然后端给戴乃白,再端给侍从。奴仆们以及客人们。戴丽兰母女和侍从。奴仆们吃得挺香。到晚餐时,阿里。米斯里在给戴丽兰母女。侍从。奴仆们。客人们的饭菜中,放了迷蒙药,让她们吃下。然后,在关客栈大门时,他故意高声喊道:
    “现在开始守夜了,我就要放狗了,谁若是让狗咬着了,谁自己负责!”
    说完,他在狗食中放了许多毒药,喂狗吃了,把它们全都毒死。过了一会儿,他估计戴丽兰母女。侍从。奴仆们都被麻醉倒了,便把她们屋里的衣物和四十只信鸽,全部掳走,回到艾哈默德。戴乃孚那里。哈桑。舒曼见阿里。米斯里凯旋,便对他说:
    “看来,你已经顺利地办完了事。”
    于是,阿里。米斯里便把自己如何混进皇家客栈,如何闯过道道险关,最终骗过大骗子手戴丽兰母女,取得成功的经过,向他们详细地叙述了一遍。哈桑。舒曼听了,心中十分高兴,取来药草水,把阿里。米斯里身上的黑颜色除掉,让他恢复了原样。阿里。米斯里又潜回皇家客栈,为黑奴厨子穿上衣服,并给他灌上解药,这才扬长而去。那黑奴厨子服下解药后,慢慢苏醒过来,觉得这一觉睡得好香,伸伸懒腰,痛痛快快地打着哈欠,又开始工作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