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航行-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七次航行

    朋友们,你们知道,由于长年旅行在外,我已养成了好动的性格。在家里住不多久,就又想去旅行了。这时,亲属和友人们又来劝我,说如今生活得这样美满,要什么有什么,该安居乐业了,何必又要去自找苦吃呢?说要是我闲不住,可以教育孩子或者为乡亲们做点有益的事情。总之,他们想方设法阻止我。可是我却一点儿也听不进去,执意要去做第七次航海旅行。
    于是,我置办了商品和行装,先运到巴士拉,巧好那里有待发的船,我们便乘上船去。
    万里晴空,和风拂面。我们的商品颇受沿途一带海港和城市居民们的欢迎。我们又随时采购了一些其他商品,准备到别处去卖。
    帆船继续前行,最后进入中国海域。
    一天,正当我们坐在船上海阔天空地聊天时,突然,海面上风暴骤起,滔天狂浪,劈头盖脸地向我们打来。帆船顿时变成一只皮球,在惊涛骇浪中时浮时落。接着,滂沱大雨倾盆而下,而且越下越大。天空似乎要塌陷,大海几乎要倾翻。
    面对着风雨交加的苍穹和波浪滔天的大海,我们呆若木鸡。这个变化真是突如其来。怔了一会儿,我们才如梦初醒,急忙将能遮雨的东西都盖到货物上。
    这时,船长似乎发觉航向出了问题,便急忙脱下衣服爬到桅杆上左右眺望,所有人的眼光像聚光灯似的凝聚在他的身上,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在牵动着大家的心。
    当船长那惊恐的目光从高处投向我们时,所有的人都失望了,我们看到的是他满含痛苦和为难的目光,我们知道,大事不好了!
    “乘客们,”船长悲哀地。结结巴巴地对大家说,“让我们衷心地祈求真主解救吧,我们的船已被狂风吹得走错了航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听说,谁要进入这个地区,谁就休想再活着回去。大家互相道别吧,死亡是无法避免的了。”
    说完,船长从桅杆上滑下来,登登登地跑向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袋子。一把香灰似的土和一瓶水。他瞅了瞅这几样东西,然后用鼻子闻了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之,又从箱子里拿出一本书,打开看了几页,接着转向众人。大家都围在他的身旁,疑惑而紧张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可谁也猜不透他要干什么。
    只见他脸色蜡黄,用颤抖的声音语无伦次地说:
    “弟兄们,我要告诉你们,这本书里记载着一件奇怪的事情,说明凡是流落到此地的人必死无疑,无一幸免。这个地方有一处叫圣地,圣苏里曼。本。达伍德(即《圣经》中大卫的儿子所罗门)就葬在这里。附近的海域中有体大无比的鲸鱼,食量惊人,在此经过的船只,无不被它吞食。”
    船长的一席话,使我们更加恐惧不安,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巨浪铺天盖地而来,把帆船举到高空,接着又以闪电般的速度把船掷入浪谷。突然,一声雷鸣般的吼声从海面传来,我们吓得魂不附体,面无血色。只见远处一个黑乎乎的大山似的东西向我们的船冲来,想必就是刚才船长讲的那种鲸鱼了。我们慌忙抱作一团,两眼紧紧盯着它。这时又出现了第二条。第三条,一条比一条大,冲出水面向我们游来。伙伴们知道就要离开人世,哭得死去活来,互相诀别。
    那三条大鲸已将船围住,大家紧闭双目,不愿看到死前的惨状。正在此时,船又被一个巨浪涌起,紧接着一声轰响,船撞上了暗礁。刹时,船板四处飞散,人和货物掉入水中。无情的海浪将船从鲸鱼的嘴边夺走,又一口将船上的乘客连同他们的货物吞没了。
    鉴于前几次旅行中遇到过类似的灾难,我有了比较丰富的经验。这一回,当我刚被抛入海水中时,我就死死地抓住一块船板,任凭海浪腾起。跌落。晃荡,我总也不松手。
    不久,我就精疲力尽了,趴在木板上漂着漂着便昏迷过去了。不知不觉间,我又苏醒过来。此时天色已近傍晚,我饥肠辘辘,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
    此时,家乡和亲人又浮现在眼前,我又无限后悔此次旅行,反复自责贪得无厌的思想,可是后悔与自责都不能帮助我摆脱眼前的困境。
    在海浪中又颠簸了一夜,我尝尽了种种苦头。翌日,眼前终于显现出了绿色的陆地。我欣喜若狂,奋力向它游去。一个浪头涌来,把我推向岸边,接着又把我掀到了沙滩上。
    我使出最后的一点儿气力,拼命向陆地上爬去。可是,我的精力早已耗尽了,再也爬不动了。过了好长时间,我才恢复了一些体力,于是慢慢站起身,向岛上前进。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尽快找到点吃的,因为我都快要饿死了。
    走不多远,我就看见一片结满果实的树林和几条奔流的小溪。我狼吞虎咽一番之后,顿时有了精神。于是,我开始在岛上漫步,寻找出路。在岛的一端,我发现了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忽然,上次旅行的经历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我回忆起那条把我送到人们中间的长河和我那只自造的木筏。对,我应该再做一只木筏,乘上它,顺水而去。说不定它又会把我带到有人烟的地方,从而得救。
    想到便做,我着手收集木料。然后用植物纤维拧成几条绳子,将木头紧紧地捆在一起,制成一个木筏。我把木筏推入水中,在上面放了些果子作为干粮,然后坐上去,顺水而去。
    我乘着木筏连续漂流了三天三夜,从果树茂密的山岗出发,越过山山水水,来到一个无人烟无树木,杂草丛生的荒凉原野。后来我疲乏极了,便躺在木筏上,闭上眼睛,不知不觉间便昏然睡着了。
    一觉醒来,只见眼前是一座高山,河水穿山而过。我忘不了上次钻山洞时吃的苦头,便想停下来跳到岸上。可是水流太急,很快就把木筏冲向山下,推入一个山洞中。洞中一片漆黑,我不知去向,只好祈求真主在冥冥之中帮助我再次摆脱苦难。
    感谢真主,木筏在洞中行不多久,我就看到一道亮光,接着便出了山洞。这时,河道出现一个陡坡,河水急速向下倾泻,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只见河水穿过一条宽阔的山谷,谷中阳光流泻,我正要转头观察一下河的两岸,木筏已随流而下;我连忙用双手紧紧抓住木筏,深怕跌入水中。木筏一直随波逐流,无法让它停住,也无法把握方向,只好任凭它载着我顺流急驰而去。水珠溅到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视线,水声在山中哗啦啦的巨大回响,震得我两耳轰鸣。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发现有件像鱼网一样的东西在向我袭来。我又是一阵晕眩,醒来时,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美丽的城市,那里有许多房舍和高大的建筑。岸上人头攒动,人们像围观一个奇怪的动物似的在对我评头论足。
    人们用大网把我和木筏一起拖上岸来,我神志恍惚地躺在人群中,已奄奄一息。一个老年人走近我,亲切地跟我说着什么,从他的表情和动作看,他在对我表示慰问和欢迎,并赞扬了我一番。他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脱掉了我身上的湿衣服,给我换上一身干净的新衣。我感到了温暖,我感谢老年人和他的伙伴们把我从死亡线上拯救回来。
    人们都急于询问我的来历,但老人制止了他们,劝他们不要过急,要让我休息一下,待我养足精神。恢复了体力。熟悉了环境,心情愉快时再讲给人们听。
    老人示意让我跟他走,我站了起来,在人们的搀扶下向前走去。人们把我送进浴池,我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身上顿觉舒服多了。洗过澡,换了身衣服,我随老人来到他家。全家人竭诚款待我,为我准备了丰盛可口的饭菜,并让我坐在首席。吃饱喝足后,老人又为我腾出一间客房过夜。在老人家里,我成了其中的一员,显得自由自在,十分随便,他的仆人和使女也像对待主人一样侍候我。
    由于老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我的情绪逐渐安定下来,身体也逐渐康复。一天,老人对我说:“孩子,你安全脱险后又恢复了健康,这使我很高兴。现在,你想不想随我去市场,卖掉你的货物?”
    货物?真奇怪了,我惊愕地望着老人,不解其意,我哪里还有什么货物?这话又从何说起呢?
    见我疑惑不解,老人又说:“孩子,你不要犹豫,不要顾虑啦,就随我去市场看看吧,假如那里有人出的价钱合适,你就把货物卖掉,假如不合适,你就把货物拿回来,暂且存放在我的库房里,待以后有机会再卖。我们这里每年都有买卖季节,生意人将货物和商品摆在市场上,任凭顾客挑选购买。人们南来北往,有买有卖,十分热闹。非买卖季节,市场上的生意就比较清淡,现在就是属于买卖淡季。”
    越说越离奇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绞尽脑汁想呀想呀,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有什么货物没被抛入海底而带在身边。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简直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我迟疑片刻,还是决定陪老人去看个明白。于是便对老人说:“大伯,我一切听您的!”
    到了市场,我们见一群人正围着一堆木料指手画脚地在议论着。原来是我的那只木筏。人们已经把它拆开,把木头一根一根地码在地上,经纪人正在那里拍卖。他用响亮的声音说,这是上等的檀香木,每根都很值钱。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国家缺少檀香木料,而从他国进口又极困难,因此成了宝贝。
    商人越聚越多,争相提价购买,价格升至一千金币就稳住了。老人对我说:“孩子,你听着,这正是目前的行情,这样的价格你愿意脱手吗?还是先存在我的库房里,待价格上涨时再卖?”
    “大伯,我听您的。”
    “孩子,这些檀香木我多出一百金币,你愿意卖给我吗?”
    “好,好,我就卖给您。大伯,真太谢谢您了!”
    于是,老人吩咐仆人将檀香木运回家,存入库房里,然后拿出一袋金币,放在一个箱子里,用锁锁好,将钥匙连同箱子一并交到我手中。
    此后,我在老人家里继续住着,一家人待我一直很好。时间一久,我与老人的亲戚们逐渐熟悉起来。我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老人膝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现在正值妙龄,而且长得窈窕美丽。老人对她十分疼爱。
    一天,我想着自己的事情,心头一阵苦闷。这里的交通极不方便,看来我很难再返回家乡。慈父般的老人对我这样好,使我感到了温暖。既然如此,我为何不与老人的女儿结婚,做他的女婿,这样不仅对我的生活有好处,我还能借此报答老人的恩情。可是,老人会同意吗?他会将女儿嫁给我这个异乡人吗?我不敢求婚。时间一长,老人和他的亲戚发现我终日愁眉不展,若有所思,便询问其中原由。我便托辞说想念家乡,搪塞过去。老人的亲戚中有一个和我最要好,执意要我把实情告诉他。我被迫向他吐露了真情,他很赞同我的想法,决定去找老人商谈。
    说办就办,他找到老人,建议他把女儿嫁给我,老人欣然同意。他对我说:“孩子,你是个勇敢。坚强的人,我把女儿嫁给你也就放心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如果将来你想重操旧业去航海经商或返回家乡,没人阻拦你。”
    “从今往后,”我说,“大伯您就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一切都听您的。”
    于是,老人请来了证人和法官,写下婚书,把女儿许给我为妻。接着,他为我们操办了结婚宴席,全城的人几乎都来道贺。
    新婚之夜,新娘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着盛装,头戴珠宝首饰,显得非常漂亮。只见她明眸皓齿,含羞带笑,柔情万种,极其妩媚。我心中自然乐不可支。婚后,我们互相体贴,相敬如宾,小日子过得很美满。
    老人给女儿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能够保护她的丈夫,了却了心头的一桩大事。可是不久,他却病倒了,接着就与世长辞。我们为他老人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老人去世后,我作为他的女婿,继承了他的遗产,财物由我支配,奴仆听我使唤。商人们选我继任岳父原在商界的领导职务。这样,我一跃而成为本市有名望有地位的人。
    自此,我与该城里的人们交往日密,并逐渐了解了他们的风俗习惯和脾气秉性,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即每月在一定的时间里,男人们的形体会发生变化,后背突然像鸟类一样长出翅膀。他们飞上空中,暂时飞离城市,使城里只剩下妇孺和孩子。不久他们再飞回来。
    真奇怪,我反复琢磨,他们属于什么种族?什么教派?为什么能长出翅膀,而后又自行消失,如同被神明的法师或魔鬼施了魔法一般呢?
    以往,由于我终日与老人生活在一起,除了他的亲戚外,没有与外人接触过,因此,丝毫也没发现他们的这种习性。现在老人去世了,我与城里人交往了,才发现这件怪事。好奇心驱使我要弄清楚其中的奥秘。我想问问妻子,可又一想,不如亲自与他们飞一趟,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我耐心地等待着,一天,我发现那些男人的形体又发生了变化,一个个背上长出了翅膀,我知道他们就要成群结队地飞离地面,便背着家里人,偷偷地跑到我手下的一个商人家里,对他说:“背上我一起去吧,让我在空中看看人间景致,然后再跟你们回来。”
    他却说:“不行,我从来就没带过人。”
    可是,他耐不住我苦苦哀求,最后还是答应了。他把我背在背上,鼓动那骤然长出的双翼飞腾起来。他的同伴也和他一样振翅高飞。
    他们越飞越高,直冲云霄,离地面很远,什么也看不清楚了。一阵晕眩,我差点儿摔下来。我紧紧抓住他的腰身,才稳定住。
    我们像流星一样在天空中穿行。突然,一阵赞颂真主之声传入我的耳朵。我仿佛意识到,这是天神们在天堂朗诵赞美诗。我难以抑制自己,便情不自禁地高声颂道:“赞美真主,真主最伟大!”
    不料,我的喊声刚落,空中便出现一团火焰,包围了飞行的人们。他们赶紧逃避,降到一个山顶上。人们埋怨我,恼怒我,最后扔下我,一哄而散。
    站在山顶上,我茫然不知所措。我真恨自己没事找事,非要跟这些怪人出来,如今落在这高山之巅,说不定永远回不去了。我越想越沮丧,越想越害怕。我默念着真主的大名,心里暗暗祈祷:“真主啊,救救我吧,这次如能获救,今后我就息了旅行的念头,再也不来冒险了!”
    我在高山顶上徘徊着,突然,眼前出现了两个相貌英俊的青年。我不知他们来自何方,也不知他们是什么人,只见他们朝我走来,每人拄着一根金杖。我欣喜若狂,向他们迎去。我问候一声,然后说:“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是谁?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他们说:“我们是真主的仆人。”说着,他们给我一根金杖,随即匆匆而去。好奇心又促使我想跟踪追去,可是他们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是飞上了天际,还是钻入了地底,或跑进了山洞,我全然不知。
    我紧握那根金杖,继续在山上走。正走着,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山顶,走上了通往山下的一条小路。我兴奋极了,甩开大步继续往前走,不久,果真发现了一条通往山谷的斜坡。
    前面是一块块巨石,我不得不放慢速度,从一块巨石跳到另一块巨石上。这时,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我站在巨石上仔细地倾听,那是一种凄惨绝望的呼救声!我忙寻声而去,发现不远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一曲一伸的蠕动。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可怕的大蟒在吞食一个男子!他的下半身已进入大蟒的口中。只听他拼命高喊道:“救我性命的人,真主会解除他的一切灾难!”
    我毫不犹豫地高举起金杖,疾步向那恶蟒奔去。只打了一下,大蟒便吐出了男子并一命呜呼。那男子见自己已获救,而且四肢完整无缺,便激动地拉住我,又是拥抱又是亲吻。欣喜的泪水从他的双颊上流下,他口中喊道:“先生,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做您的仆人,追随您,侍候您,永远也不离开您!”
    他的激情深深地感染了我,我也动情地说:“欢迎你成为我的朋友!”接着,我向他讲述了我的遭遇,他听了又是惊奇又是赞叹,也向我讲述了他的来历。原来,他是一个草商,是到这山中寻找上等草的,不幸在此遇上大蟒,险些丧命。他不知如何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执意要我到他居住的那座城市去。他说他知道走大路要比那羊肠小道好走多了。我欣然同意,并为能遇上他而感到高兴。
    我们一路上吃野草。住山洞,吃尽了苦头,几天后才到达山脚。这天清晨,太阳升起之前,我们又上路了。走不多远,突然发现前面坐着一群人,看上去像刚从睡梦中醒来。见到这么多人,我们都很高兴,却又不敢贸然上前。
    我站在远处细细地打量着他们,发现他们之中就有背我遨游天际,后来又把我甩在山顶上的那个人,这使我惊愕不已。我身不由己地走上前去,吻他的头和手,请求他的原谅。然而,他却转过脸去,不搭理我。我柔声对他说:“朋友,我已请求你的原谅,可你该这样对待朋友吗?”
    他没好气地说:“因为你赞美真主,我几乎丧命!”
    “那就请你原谅,我丝毫也不知道你们的规矩,下次我再也不开口了。”
    最后,他同意带我回城,但提出一个条件,不许我赞颂真主。我只得满口答应,于是他又把我背到背上,腾云驾雾,飞回了城里。
    回到家里,妻子与我别后重逢,又悲又喜,埋怨我不打招呼就悄然离家而去。看着她那变得憔悴的面容,我心中好不难受!我再三向她表示歉意,并向她诉说了所发生的一切。
    妻子听后说:“你千万别再和他们出去,也别再与他们交往。这些人是魔鬼。邪神的伙伴,他们不信仰真主。”她又说,“我父亲不属于他们这一派,与他们的所作所为毫无关系,你知道,他把我嫁给你,就是为了你能保护我,免得日后受这些人的欺负。因为他见你善良。老实,与那伙人大不一样。现在我想,先父既已去世,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再住在这里,加上我们与这些人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又不相同,不如卖掉我们的财产,买些有价值的货物,转回你日夜思念的故乡去吧。我原以为,你这次失踪是撇下我回家乡去了。后来我得知前些时日根本没有船只来到这里,才消除了这种猜疑了。”
    她说得头头是道,我赞同她的意见。回故乡也是我的宿愿。于是,我开始变卖房屋地产,着手采购货物。
    由于一直没有开往家乡的船只,我们只好等了又等,一直等了好久,才等到启程的一天。
    这期间我都等得不耐烦了,有时索性决心永远住下了。这时,城里有一伙人决定造一条大船,到巴格达去经商和观光。我听到这个消息,以极大的热情支持这一行动,并拿出钱来入伙。
    功夫不负苦心人,一条漂亮的商船终于制造成功了。那天,我们将船推入海中,兴高采烈地庆祝了一番。随后,我们挑选了有航海知识。地理知识和气象知识的人作为船长和水手,便出发了。我的一家除了我和妻子之外,还有愿意跟随我们的男女仆人。
    一路顺风,我们经过了无数个岛屿和城镇,有我到过的,也有没有到过的,买卖也很顺利。
    不久,商船进入我所熟悉的海域,我们在离家乡不远的几个城市和海港经商。周游。这时,我是多么激动啊,我长叹一声:“啊,终于结束了这一漫长的航海旅行!”
    终于,我们到达了巴士拉。在那里,我们没有停留,紧接着就登上了一条开往巴格达的船。在底格里斯河上过了一日,我们就到了巴格达……我日思夜想的家乡……和平之城。
    弟兄们,不用我说,你们也可以想到,我的归来使亲人们感到多么意外和高兴。他们本以为我和那次同行的其他伙伴一样,早已不在人世了。他们屈指一算,从我第七次航海旅行之日起到回来,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比任何一次旅行花费的时间都要长。
    我旅行归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全市,人们成群结队地来到我的住宅,为我祝贺。我一一款待了他们,并送了礼物,还拿出一部分钱来接济穷苦人家。
    从此,我抛弃了航海旅行的念头,只求安居乐业,因为我毕竟已上了年纪,又深感体力欠佳,精力不足了。
    一个人吃饱了闲坐总是无聊的,只有勤奋的工作才能使生活充实,精神有所寄托。现在,我便在工作中排遣时间。寻找慰藉。我致力于慈善事业,对于那些贫苦无靠的穷人。被恶人欺负的弱者以及鳏寡孤独们,我都极力相助。昔日航海经商赚得的钱财是我进行这一事业的基础。
    航海家辛伯达讲完了他的第七次航海旅行,接着对脚夫辛伯达说:“现在,陆地上的辛伯达,你听完我的全部海上旅行经历,还像当初那样地看待我吗?”
    “先生,我不了解情况,请您原谅。”脚夫不好意思地说。
    “让我们一起祈求真主,使我们的晚年幸福如意吧!”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