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航行-庶民篇-一千零一夜-世界名著阅读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四次航行

    昨天我给诸位讲了,我第三次旅行归来,亲朋好友皆大欢喜。在家过了一些时候,我又腻烦了安逸的生活,向往惊心动魄的冒险生涯。我淡忘了妖怪吃人时的可怕场面,以及大蟒吞人时令人心惊胆颤的声音。眼下占据我全部身心的,却是旅行带来的无穷的乐趣。那美丽的异国风光,那奇特的风土人情,那新奇的自然景象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使我做出再一次旅行的决定。
    就这样,我取出一笔钱,采购了各种货物,捆扎包装妥当后便运往海港。到达巴士拉后,那里正停着一条整装待发的货船,旅客大都是去各地经商的商人。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海面碧波万里。帆船载着我们平稳前进,大家的心情也和天气一样的晴朗。
    不料,航行不久,天气突变,飓风骤起,海上波涛汹涌。我们的货船在万里海面上犹如一叶轻舟,顿时失去重心,东摆西摇。船长担心船翻货沉,忙令抛锚停泊。可是狂风继续戏弄小船。巨浪不断地拍打船身。最后,呼啸的狂风吹破了船帆,折断了桅杆,小船被巨浪吞没。我和一些水性好的人在浪中挣扎,后来我们抓到一块破船板,爬上去,用腿当桨,顺波漂荡。这样过了一夜,翌日狂风依旧。我们望着排山倒海般的巨浪,确信自己必死无疑,于是闭上眼睛,把头贴在船板上。这时,一个巨浪把我们卷入空中,又把我们重重地抛下,一阵头痛,我昏迷了过去。
    等到我苏醒过来时,奇怪地看到我和伙伴们躺在一块潮湿的土地上,身旁还有浓密的树林。我们互相看着,不知是处在梦幻中,还是生活在现实里。
    耳边传来了大海的咆哮声,浪花飞溅在我们的脸上,噢,我们原来躺在海滩上,我们得救了!饥肠辘辘,我们不得不爬起来寻找吃的。我们在岛上游荡着,发现一片密林,树上结满野果。大家喜出望外,纷纷采摘树上的果实吃。吃饱以后,我们又去寻找出路。
    穿过浓密的树林,我们在岛上转了好长时间,突然,大家欢腾起来了。原来,不远处出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物,绿树掩映着那宏伟的楼台,阳光洒满了那金色的屋顶,大家快步向它奔去。可是惟我心中像有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以往的经历已经成为教训,我担心这座漂亮的大楼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祸患。但此时又难于启齿,因为同伴们会说我是个胆小鬼。我强打精神和大家一起向前走去,走到近处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一个建筑群,我们从远处看见的是主楼,它的周围还有许多小楼。主楼大门洞开,我们走了进去,突然,从里面钻出一群赤身裸体的大汉,不由分说,把我们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抓住我们,把我们带到他们的国王面前。国王让我们坐下,吩咐摆出一桌我们不认得,但见了之后就恶心的食品。伙伴们尽管不愿吃,但是慑于裸体大汉们的威严,只好勉强咀嚼起来。我实在咽不下去,就装着在吃的样子。
    感谢真主的巧安排!我的同伴们刚一咽下那些东西,就变得争着抢着大吃大嚼。这时,裸体大汉拿来一桶油,那颜色和味道就跟烟油似的,让他们喝下去,并涂抹在身上。不一会儿,我的同伴们就变得痴呆了,两腮红肿,眼睛歪斜,见吃的就吃,见喝的就喝。
    由于我没有咽下那些东西,竟意外地免遭大难。这当儿,为了保全自己,我也只好装疯卖傻,装作大吃大喝的样子。由于人多,没引起人们的注意。看到同伴们那个样子,我心里难过极了,可是我又无能为力,只好自己想办法。找出路。我想,假如我一直装下去,早晚有被发现的危险。我必须设法尽快逃离此地。
    连续几天不吃不喝,我变得瘦骨嶙峋,弱不经风。裸体大汉见我病病歪歪的样子,便把我撇在一旁,不加理睬。而我那些失去理智的同伴,却被他们赶到野外,像牲畜一样的放牧;他们的身体越来越肥胖,几乎和野牛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人属于祆教僧。他们的国王以吃人肉为主,如果有人走错了路,误入其国,大汉们就将他捉住,像对付我的同伴们那样“招待”一顿。接着,这些人必定丧失理智,不能思索,而且无节制地大吃大喝。如此下去,势必长得身宽体胖,块大膘肥。国王需要时,即可杀吃。
    目睹这一切,真令人不寒而栗。我见他们不注意我,便决计逃走。我悄悄地离开那个鬼地方,迈开长腿向海边跑去。突然,我愣住了,近处海滩的一块巨石上坐着一位大汉,他不是别人,正是看管。牧放我的同伴的那个人。在他附近的岩石间,聚集着大批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他们都成了变了形的俘虏。我暗自叫苦不迭,扭头想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看守已来到我面前。他见我智勇双全,便示意我别害怕。可我心里嘀咕着,疑惑地望着他,静待着命运的摆布。不料,只听他说:“向后转,朝右走,可以找到一条大路。”
    太让人惊喜了,我高兴地冲他点了点头,便按照他的指示走去,果然发现了一条大路。但是,我对他的话却并不完全放心,他指引我走这条路,真的是让我摆脱他的同类吗?说不定他是让我再次陷入这群野人设下的陷阱?我感到自己仍未摆脱危险。
    这时,夕阳西下,夜幕沉沉,我不停地走着。午夜时分,我坐下休息。但由于太饿。太累,我竟久久难以入睡,这样,我又继续跋涉,直到太阳升起。这时,我发现路旁有许多植物,便连根拔出贪婪地吃了起来。我靠吃植物维持生命,又继续行走了七天。这期间,我没碰见过一个人,一只动物,也没发生过什么意外。
    第八天,我像往常一样行走,快要接近海岛尽头时,突然发现远处有人影晃动。我提高警惕,放慢了步子,以往的教训已经教会我遇事不再冒失。
    我仔细观察,原来是来采胡椒的人。是走过去呢?还是悄悄地避开他们?我一时举棋不定。
    站在那里,我设想了许多可能发生的情况,制定了几个逃跑的方案。考虑成熟后,我向他们走去。他们见到我,立即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我:“你是谁?从哪儿来?”
    在他们的追问下,我把那惨不忍睹的一幕告诉他们。他们听了,一个个瞪大眼睛望着我,仿佛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事情。待到工作完毕,他们邀我一起吃饭,好香的饭菜呀,我已有许久未能这样饱餐一顿了。
    此后,他们把我带到停泊在海边的船上,向他们的国家驶去。
    我们很快就到达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我那些新交的朋友们把我介绍给他们的国王。国王热烈欢迎我,盛情地款待我,并要求我讲一讲自己的来历。于是,我便将自己的出身。家世以及几次航海的奇遇讲给他听。他听后惊诧不已,对我更加另眼相看,并允许我到他的国土各处去观光游览。
    我在国王随从的陪伴下,走遍了这个国家的每个地方。这是一个不小的国家,经济发达,市场繁荣,人丁兴旺。这里的人大都经商,买卖十分兴隆,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我对这个国家很满意,对它的居民也很喜欢。可是,我惊奇地发现这里的人们无论是社会名流,还是平民百姓,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骑马都不用马鞍。就是国王出门也是骑一匹光秃秃的马。
    我忍不住有一天去问国王:“陛下,您骑马为什么不用马鞍?难道那样骑上去很舒服吗?”
    国王奇怪地反问我:“你说什么马鞍?我们根本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骑马还要用马鞍。”
    我忙说:“陛下,请您允许我给您做一个,您可以骑上去试一试。”
    国王半信半疑地说:“好吧,你去做吧!”
    我要了各种必需的材料和一个熟练的木工。我向木工介绍了马鞍的形状。样式。做法,木工听明白了,开始动手。我把一块皮革剪成马鞍形,将棉花塞进去,制成鞍褥。然后请来一个铁匠,教他打成一副铁镫,镀上一层锡。最后,我将木工制作的马鞍打磨光亮,包上一层绸布。
    一切准备停当,我叫人牵来一匹御用骏马,套上马鞍,牵去谒见国王。国王一见,连声称赞。亲自骑了一圈,感到格外舒服,便喜不自禁地夸赞我,重重地奖赏我。
    此事很快传开。宰相见到马鞍,也非常喜欢,要求我给他做一个。我照办了,得到许多报酬。从此,无论是朝臣,还是大小官员,或是其他人,都来要求我给他们制作马鞍。于是我租了一个小店,雇了一个木匠和一个铁匠,专门制作马鞍。就这样,我赚了一大笔钱,并在绅商士庶中获得了很高的名望和地位。
    一天,国王对我说:“你已经成为我们中间的一员,受到大家的尊敬和仰慕。你不用离开了,就留在我们这儿吧!我希望你能服从我给你的选择。”
    我说:“陛下,您对我的恩德无量,您的话我一定服从,一定照办。”
    “我打算给你找一个美丽。贤惠。虔诚。富有的妻子,好让你在这里安家落户。”
    国王的建议使我感到意外,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羞涩地垂下了头。
    国王又问我:“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只好说:“陛下看怎么办好就怎么办吧。”
    说办就办,国王立即吩咐侍从请来法官和证婚人,将一个门第高贵。家境富庶。相貌美丽的姑娘许配给我为妻,并给我一幢漂亮的房子。奴仆家丁成群,各种家具一应俱全。从此,我按月领取薪俸,过着舒适的生活,忘却了以往的一切灾难。危险和不幸。
    妻子很爱我,她像所有敬爱自己丈夫的贤妻一样,为了丈夫的幸福和家庭的欢乐,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作为丈夫,我也很爱她,她在我的心目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为了她的幸福。她的快乐,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我常想,如果有一天我能重返家园,我一定要带她回去,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只有和她在一起我才感到快乐。
    一天,和我要好的一个邻居的妻子去世了。送葬之前,我去他家吊唁。那位邻居愁眉苦脸,悲悲切切,好不伤心。我忙安慰他说:“好兄弟,珍重自己吧,不必为夫人之死而过分悲伤,也许你以后会找到一位更好的夫人。”
    他听了我的话哭得更加伤心了:“朋友,我怎么还能再娶?我只有一天的活头啦!”
    “好兄弟,请冷静点,别再说这类傻话,虽说每人都有终日,但谁也不知道自己死于何时何地。”
    “朋友,过一会儿,人们去埋葬我妻子时,我也将和她一道被埋葬。这是我们这儿的风俗习惯,妻子死了,丈夫陪葬;丈夫死了,妻子陪葬。因此,一对夫妻,只要一个去世,另一个也就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真主啊,这种风俗也太残酷了,任何人也是难以忍受的!”我惊诧不已地感叹道。
    这时候有不少人陆续赶来吊唁。同时一些人为送葬做准备。只见他们抬来一口棺木,将死人放了进去,然后带着哭得泪人似的丈夫走了。到了郊外一座濒临大海的高山上,人们揭开那里的一块大石头,露出一个绕满绳索的类似辘轳的东西。辘轳的下方,有一个好像矿井的深洞,人们将死者放下去,然后把死者的丈夫用绳子捆牢,也放了下去。他手里拿着一罐水和七个面饼。待他被放到下面,解开绳索,上面的人便用大石堵住洞口,然后离去了。
    见到此情此景,我悲恸不已。参加葬礼后,我立即去见国王。
    “陛下,你们这个地方为什么要让活人陪葬?”
    “这是我们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风俗,丈夫死了妻子陪葬,妻子死了丈夫陪葬,让他们活着在一起,死了也在一起,永不分离。”
    “那么,像我这样的外乡人,是不是也要遵守这种风俗呢?”
    “当然!”
    从此,我便烦恼不已,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惟恐妻子有什么好歹,在我之前死去。当然,有时我又自我解嘲,也许我还先死呢!这种事,谁又能预料呢!不过,我仍无微不至地照顾妻子。事无巨细,我都为她想得具体周到;尤其是对她的健康状况更为关心,如果她头痛感冒或者哪儿有不适,我就惊惶不安,心惊肉跳,会不惜一切精力和财力为她治疗,使她痊愈。
    不料,就在我邻居的妻子死后不久,我的妻子也患了不治之症。我痛苦异常,使出一切本事为她寻医找药,但都无济于事。她一命呜呼时,我当即晕倒在她身边。
    国王亲自来吊唁,本地人纷纷前来慰问我和妻子的家人。大伙儿给我妻子洗身体,为她穿上最华丽的盛装。戴上最名贵的首饰。接着把她放入棺木,抬到肩上向郊外走去。我走在队伍中,像在梦游。
    上了山,人们扒开石头,露出地洞,将我妻子的尸体放进去。朋友们和我妻子的家人围住我,与我诀别。我如梦中惊醒,疯狂地大哭大喊:“我不是本地人,你们的风俗习惯不适合我!”他们疑惑而又同情地互看一眼,但还是抓住我,将绳子捆在我的腰间,我拼命挣扎,哀求他们放开我,祈求真主解救我,他们却毫不理会。渐渐地,我的嗓子喊哑了,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我挣扎着对他们说:“请放开我,放开我!我是异乡人,受不了你们这儿的风俗习惯……”
    不管我如何地恸哭。哀求,他们全然无动于衷,仍按部就班地照例把七个面饼和一罐水捆在我的身上,把我放进洞里。
    “解开绳子!”当我的双脚在洞底站定时上面的人命令道,可我不愿意解开绳子,仍然不停地哀求乞怜着让他们把我拉上去。洞口的人没有办法,只好撇下绳子,堵上洞口,扬长而去。
    一线亮光从洞口缝隙处射进来,我借着这一线光亮审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洞穴,也许是由于光线太暗,我一眼望不到它的边缘。令我更为惊讶的是,我被四周堆积着的尸骸包围着。我既怕又悔,浑身颤抖不止,真后悔自己不该进行这次旅行,更不该在异乡结婚。
    我灰心丧气地呆坐着,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分不清白天黑夜,不想吃,不想喝。太累了,太失望了,我索性躺倒在地,闭上双眼,求死神尽快降临。过了不知多久,我睁开眼睛,觉得嘴里苦得像吃了药,喉咙像着了火一样疼。我挣扎着坐起来,用手摸到那罐水,喝了一口,顿时感到不那么口干舌燥嗓子疼了。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突然又感到腹中饥饿难忍。我抓起面饼,掰成小块,塞进嘴里。喝口水,吃了,觉得有了点精神。看来,这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既然如此,我何不努力设法活下去,找条出路逃离此地呢?
    想到此,我站起身来,沿墙摸索。可是,除了那一堆堆尸骨外,就是石头。没法子,我只好找一个栖身之处,暂且安身。面饼快吃完了,我就省着吃,在饥渴中苦挨时日。
    正当我饥渴难耐之时,一天,洞口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轰响,接着一道强烈的亮光刺入我的双眼。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用手揉揉双眼,硬睁着眼睛向洞口望去,原来洞口被打开了,一群人正在上面忙着往下放尸体。接着是一个被绳索捆住的。大哭大叫的妇人。
    这么说,洞里又来了新的客人,一阵怜悯之情涌上我的心。这时,我急中生智:我何不把生命的希望寄托在新来者的身上?这样,他们也不必在洞内受罪了。
    上面送葬的人堵上洞口,去了;洞里的妇人依旧在哭哭啼啼。我站在她看不清的地方仔细地观察着,然后捡起一根死人腿骨,悄悄地向她靠近。当走到她背后时,我抡起骨头狠命地向她的头顶砸去。她晕倒了,我又接连砸了几下,终于结果了她的性命。我把她拉到一个干净地方,又把她丈夫拉到她的身旁。然后,我取走了她的面饼和水罐,回到我的栖身地。我有了新的面饼和水,决定省吃俭用,等待着新的人被送下来。因为我杀了人,心情一直很沉重。“我不愿意作恶,一天也不愿意!”我痛苦地想,“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任何人,无论什么原因,都不愿轻易地丧失掉生命。况且,被送到洞里来的人都是来等死的,我只不过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而让他们死得快些罢了!”就这样,我自我安慰着,心里似乎轻松些了。
    又过了许多天,我在洞里几乎变成了一只野兽。每当洞口打开,扔下死人和活人,我都在暗处将活人打死,以他(她)的食物充饥。日久天长,我变得更加凶恶残忍了。我的指甲越来越长,胡须和头发越来越茂密,脸上满是污垢,肌肉松弛,目光呆滞,我变成了一个魔鬼!我的心中充满了负罪的感觉,矛盾和痛苦撕扯着我的心。真不如一死了之!
    正当我完全失望了的时候,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动从洞的一角传来。我立即警觉地侧耳细听,那声音还在继续着。这是什么声音?是不是我听错了?真奇怪,洞口并没有打开呀,也没有新人来,从洞口处射进来的光线看,此时正是清晨,这个时候,人们是不会举行葬礼的。然而,那种声音分明又响在耳际。我站起身,手里紧握着一根骨头,向那声音走去。由于长期呆在洞里,我的眼睛已经适应洞里的黑暗了。我终于看清了,原来是一只野兽在吃死尸!那只野兽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的出现,居然仓皇逃跑了。我的心头一阵惊喜:这洞里怎么会出现野兽呢?它是从哪儿钻进来的呢?
    不容多想,我跟踪那野兽追去,它逃到洞的深处不见了。我细细地寻觅,终于发现远处有个如同夜空中闪动的星星一样的东西忽隐忽现。我喜不自禁地向它走去。亮光逐渐变大,而且越来越清晰。
    “也许是洞穴的另一个洞口!”我这么一想,脚步也迈得大了。那里果真有个小口,大约只能容下一只野兽的躯体。我当时高兴极了,竟然手舞足蹈起来。我迫不及待地从洞口钻出去,贪婪地呼吸着洞外的新鲜空气,睁大眼睛饱览那广阔的天地。明媚的阳光。挺拔的参天大树。漫无边际的大海。我终于又获得了新生!
    低头看看周围,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把大海分为两半的高山之巅。它的一面是海岛,一面是城市,人迹很难逾越。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十分欣慰。过了一会儿,我又返回洞里,拿上余下的干粮,换上一套死人穿的干净衣服,收集了一些陪葬者戴的金银首饰。珍珠宝石,把它们裹在殓衣里,然后钻出洞口,选了一个显眼的高地,坐在那里静待海上过往的船只。
    我等呀等呀,终于有一天,我远远地瞥见万里碧波中出现了一只帆船。
    我兴奋极了,忙把一件宽大的白色殓衣系在一根腿骨上,拼命地晃动着。由于我站的地势高,又很明显,船上的人很快发现了信号,加速向我驶来。也许我有生以来从未如此欢快和惬意,向我驶来的白帆,顷刻间在我的眼中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新娘,让我倾倒,令我神往。我向她张开双臂,扑了过去。
    船上放下一只小艇,几个人划到我面前,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呆在这座从没出现过人迹的山上?”
    “朋友,我是个商人,不幸船在中途遇险,全舟覆没。我是靠一块船板漂到这里来的。”
    船员们招呼我上小艇,我背着那些宝物上了小艇,随他们去大船上见船长。船长问我:“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朋友?我在海上航行了一辈子,经常从这座山下经过,可是除了飞禽走兽之外,从来没见过人。”
    我只是简单地向他做了一番介绍,不敢告诉他们实情,担心船上有那个倒霉的城市里的居民。我取出许多金银财宝送给船长,说:“船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点礼物请收下,就算是我的谢意吧!”
    但是他不肯接受,他说:“我们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凡是碰上落在海里的人和困在荒岛上的人,我们都尽力搭救,并供给他衣服和饮食,送给他生活费用。我们做这些事,全是为了使真主满意,不需要报酬和感谢。”
    我万分感激,诚心诚意地为他祈祷。
    船载着我们经过了一个个海岛,越过了一座座城市,最后到达巴士拉。在那里停了几天,我返回巴格达。我和亲人们见面言欢,共叙离别之情。从此,我乐善好施,资助孤寡穷人,又开始了原先的那种快乐的生活。
    这就是我那奇特的第四次航海旅行。明天,我将给诸位讲述我那惊险的第五次航行,希望朋友们都来听。
    如同往常一样,航海家邀请脚夫共进晚餐,然后赠与他一百金币,送他离去。
    翌日,脚夫准时到来。吃过饭,航海家又开始了他的精彩讲述。
图书分类: